第21章 21.姑娘来敲诈 自此熟成渣

第二天,我其实早已经把前一天和思思约好吃夜宵的事情忘记的一干二净,因为我压根想不起来思思长什么样。

傍晚时候的球场依旧非常热闹,看台上三三两两的坐着些人。其中有抱一起相互调情的情侣,远看像一个人近看才发现是两个人。也有坐着吹风,相互嬉闹聊天的女生。球场上穿着球服踢球的都是流氓,好比穿上军装的教官在我们眼里都是流氓是一个道理。

青春拥有激情,且富有力量,仿佛全身都是使不完的劲。我们踢完足球后,意犹未尽那是经常的事情,好像还有没发泄完的力量。于是,经常会拿着足球,鼓足了劲对着看台下的墙壁正脚背爆射。我想长此以往,看台坍塌是迟早的事情,就看是谁踢最后一脚了。

今天踢过球后,我感觉脚感出奇的好,脚法大有展进。我拿过球放在地上,隔着一个跑道看着看台上的大片女生。当时以我近视的眼睛,还是能分辨出看台上的人是男是女,而旁边的吴仁爱摘掉眼镜就连男女都分不清楚,在他面前我对自己的视力颇感自豪。

我指着看台最上端的几个穿短裤的女生,对旁边的吴仁爱说:“那几个女生穿的多淫荡,你信不信我能打几只下来。”

吴仁爱是有名的臭脚丫,点球都能射到门将怀里,每次他射门的时候都抱怨球门太小,巴不得球门再往两边扯开几米。由于他的脚法关系只能让他司职后卫,大家都很放心他的脚法,绝对进不了乌龙球。

他推开我,自己站在球前说:“我来,让我展示一下独门绝技‘吴氏弧线’把那几只都打下来。”

我对他的脚法甚是了解,知道实在不敢恭维。我说:“你先扯下你身上院队球服,别丢院队的脸。”

“放心,你就等我为我们院队脸上贴金吧。”

“别往自己脸上抹屎就行,不劳驾你为我们贴金了。”

吴仁爱斜四十五度站在球前,抬头望了一下那群女生的位置,低头注视着足球,一副胸有成竹。他那脚惊世骇俗的任意球不出所料,没能打到女生,砸在看台的铁栏杆上。球弹回来刚好落在我的脚前,我习惯性的直接抡起脚朝球踢过去,只听到女生一声尖叫,球像长了眼睛的导弹,落在那群女生当中。

吴仁爱毫不吝啬地向我竖起大拇指,说:“准备挨骂吧,你自己慢慢收拾残局,记得把球拿回来。”说完就抛下我逃之夭夭。

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又后悔地看了看那群女生,追悔莫及,冲动果真是魔鬼。我站到看台下,朝着上面的女生大声的说:“真对不起,能不能把球还给我?“

一个女生抱着我的球站在看台的栏杆边上居高临下俯视我。当时我心想她如果什么话也不说,直接把球扔下来该多么伟大,哪怕砸在我头上。

她朝我大骂:“你这个混蛋陶杰。”

我傻眼了,她认识我。我说:“同学,咱们认识么?”

“不是昨晚刚通过电话呀,我是思思。”

我产生想好好看她一翻的冲动。她们原来是刚排球训练完,怪不得还穿着排球训练服,这才让我明白为什么会有一群女生穿着这么性感耀眼的短裤,坐在看台上春光外现。我仰头看了半天,依然看不着她的脸。

我说“你能不能下来,从下往上看,老让我看到你的下巴和身体局部向外突出的部位,看不着你的脸。”

“真看不到脸吗?”

“看到两个鼻孔貌似挺大。”

“去死,那我下来让你看个够。”

她抱着我的球很快就下来了,站在我的面前。我不管怎么看,始终想不起曾经和她见过面。

她说:“你说过晚上请我吃夜宵的。现在可以去了吗?”

我抬头看了看西南边还光芒四射的太阳,然后说:“时间确实是不早了,是该去吃夜宵了。”

我说尽好话,把足球要回来,让她在我的宿舍楼下等。我上寝室放下球拿上钱,就跟她一起去吃“夜宵”了。在吃“夜宵”过程中我了解到,尽管我们同是大一,可她比我要大上一年零两个月,可后来她强行认我做了她大哥,并表示我作为大哥以后应对她多多照顾。我头上连续冒了三个问号,只好答应。

后来,她经常排球训练完就来球场上找我,见面后都会说:“缘分啊,又在球场上看到你了。”然后她又屡次以大哥照顾小妹为由,在太阳还没落山就逼迫我请她吃晚饭或夜宵。于是后来,我和她的关系就犹如茅坑和大便一样,熟的掉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