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梦想起航

下沙原本是个钱塘江畔的荒凉地,乘着二十世纪末高校扩招的东风,建成了一个拥有二十多所高校的大学城。

到下沙已经时值黄昏,我在离母校校门口不远的地方停下车,望着挂有校名铜字的大门和进出熙熙攘攘的人群,想起了与这里相关的一切.......

据我母亲描述,我的出生颇为传奇。当时正值九月上旬,受秋老虎影响,炎热不堪,树上的知了叫不停。正当我父亲半卧在靠椅上昏昏欲睡之际,我母亲肚子乍痛难忍,我母亲知道我在她肚子里也难熬炎炎夏日的暑气,想提早出来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了。

父亲说:“你这个小兔崽子,时候还没到,再在你妈肚子里呆会儿。”说罢继续半卧姿势,慢悠悠地摇着那把破蒲扇,全然不顾我急切想出来,提早光顾这个花花世界的强烈愿望。我母亲在边上发出撕心裂肺痛苦不已的呻吟声,但父亲早年就是跟随我爷爷出去杀猪的,所以早已习惯这般叫声,在边上无动于衷,全然不顾我母亲的痛苦。

关于我爷爷,他是个屠夫,当时在老家十里八乡颇有名气。他老人家一生杀猪无数,可谓是刀锋所向必血溅七步,跟杀猪刀的感情比跟我奶奶的感情还深。爷爷驾鹤西去后,我父亲并没有继承爷爷的屠夫职业,继续着爷爷那杀猪如麻的作风,而是收刀退隐江湖,开始下海经商,另谋生路。

后来因我母亲和尚在我母亲肚中的我的强烈要求下,我父亲把我母亲送到了医院。这时原本晴空万里的蓝天突然阴云密布雷声大作,刹那间,天边一道电光闪过,犹如一条巨龙从天而降。那道闪电吓得我母亲硬生生把我从肚子里憋了出来,比我父母的原计划提早了一个多月来到了这个复杂的世界上。

我自打出生就长哭不止,又因为母亲奶水不足,每每饥饿之时更是哭的肆无忌惮,这叫我父母心烦意乱,头疼不堪。在边上喝着小酒的父亲,甚为恼火,走到怀里抱着我的母亲面前,对着还听不懂人话的我大喊:“你这小兔崽子,谁叫你好好的你妈肚子里不呆,非要这么早出来的,再哭,再哭老子拍你。”

说罢举起硕大的巴掌准备柏下来。如果那一巴掌真拍下来,我想我不被拍傻也非拍出毛病不可,还好我父亲也及时认识到了这点,于是打消了拍下去的念头。回到桌边拿起筷子蘸了蘸碗里的小酒,然后把筷子头放在我的嘴巴里。

他说:“小兔崽子,老子就不相信弄不醉你。”

说也奇怪,这招还真管用,我蠕蠕小嘴,脸上泛起红晕,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我父亲,停止了哭泣。后来每每我哭的一发不可收拾,我父亲就往我嘴巴里塞蘸了小酒的筷子,想必现在我的好酒量就是那时候训练出来,打下的基础。

由于从小没吃够母亲的奶水,落下了一个发育不良的根,上小学时就比同班同学矮上半个头,座位永远固定在了第一排,上课吃尽老师的粉笔灰。而打架又不是男生的对手,连发育比男生早上两年的女生都可以随意的欺负我,经常放学鼻青脸肿的回家。

父亲见我一副狼狈不堪的落魄样子,就知道我在学校又被人揍了,又见我一副烂泥敷不上墙的孬样,气就不打一处来,用他早年不知道杀过多少只猪,粗壮有力的手臂,提起我屁股上的裤子就接着打,边打边说:“读书读不过人家,连打架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劣质的裤子被父亲这么一提,也几乎解体了,裤裆开裂成了开裆裤。他打完了还不许我哭,要我一动不动的站在他的跟前,自己就继续边喝着小酒边说道:“想当年,老子小时候一挑三都难逢敌手,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被人家当出气筒,只有挨揍份的小兔崽子。”

我当时想,一见你这么高大威猛,五大三粗的彪悍身躯,就知道小时候必定也长的虎头虎脑,块头小不到哪里去,当然能打了。想着想这,就在肚子里开始埋怨起父亲没把优良的基因遗传给我,以至我长得瘦不拉几弱不经风的非洲难民样,饱受被别人欺负的皮肉之苦。因为小时候被人欺负习惯了,所以我从小锻炼出了一身铜身铁骨的本领,有很强的挨揍抗击打能力。别人上课开小差被老师教鞭敲几下就哇哇大哭,而我皱几下眉毛也就过去了。

跨过千禧年,走进新时代。初二的时候,班上男生开始发育,嘴巴周围稀稀疏疏开始长胡子,而我依旧白茫茫的一片,毫无发育的迹象,因此被男生起哄取笑为太监。而我也总是自圆其说的为自己解释说:“老子是脸皮厚,胡子才钻不出来。”

已经发育的男生总是能拥有一副低沉磁性,能吸引女生的嗓子,叫我羡慕不已。他们开始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已经是大人了。于是在班上,喉结突出的男生与胸口突出的女生就一对对打着“我们已经长大了”的旗帜有恃无恐的开始恋爱了,当时老师告诉我们说,这是早恋。

记得一次上语文课,老师在教一首古诗,念道:“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来。”我听后,在全班同学毫无预料的情况下,根据班级上的情况十分顺口的念道:“......摸上来。”此话一出,我后悔不已,后来差点就叫了家长。

我发育慢了别人一拍,因此初中没赶上时机成功的早恋一次。高一的时候,我才感觉到自己身体逐渐长大,茁壮成长。青春期的对异性的蠢蠢欲动伴随了我高中三年,因班上女生质量实在太差,还是没能赶上早恋的末班车。

早恋的计划失败后,我只能将初恋的美好寄托在大学时代,于是我找到了学习的动力。我在高三那年发了疯似的学习,以致我们班主任都担心我因为考前压力过大,精神紧张过度而走火入魔,多次提醒我应该劳逸结合。我总是以一句“革命尚未成功,岂能贪享安乐”换回班主任欣慰的笑容。

高考做题时,每每遇到难题无法攻破而思绪混乱时,我只要想象出大学能给我带来憧憬已久的唯美爱情,顿时如有神助,下笔势如破竹。回想起理综考试那场,在考场上发生了一个意外。可能是题目过难,坐我右前方的一位女生或许是功力耗尽,以致鼻血犹如她初潮般涌出她的鼻子。监考老师和她本人见状都慌了,当时她的父母在考场外面候着,暂时不知道她流鼻血,估计没慌。监考老师问道:“同学,要紧不?你可担心点,千万别滴在试卷上,不然我没法向主考官交代。”我在一旁听的差点吐血。

高考结束后,我犹如卸了发条的玩具,没了任何动力,整天沉迷电脑前游戏。成绩出来的那天,当全国高考生都以各种方式忙碌着查询自己的成绩的时候,我还一如既往坐在电脑前继续着CS,杀的分外眼红。期间父母多次催促我去查成绩,后来我只好把准考证甩手给他们,让他们自己查询。

查完成绩后,我父母高兴的跟中了五百万彩票似的,表示明天就去上坟祭祖感谢八辈祖宗的保佑。

填完志愿后,邮递员叔叔开始忙碌,那段时间他比任何一种职业都伟大。莘莘学子都盼望邮递员骑着墨绿色的老爷车,能早日在自家门前停下,然后汗流浃背的递给你一份湿漉漉的录取通知书。他来的越早说明录取你的大学约好,如果直到大家都开始忙碌着收拾行李奔赴大学了,你的通知还了无音讯,那就说明你被大学放弃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