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17.生活本无聊 同女排饮酒

大学的生活其实很无聊,除了上课和睡觉,我呆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学校操场,几乎每天下午我都会去踢足球,宣泄着青春时代旺盛的荷尔蒙。

我足球水平还不错,几次下来在球场上就认识了好多高年级的学长。其中,有一个和我同系大二的,名字很有个性,叫吴仁爱。我一直不能明白他父母为什么给他取这么低调的名字。他长有一张老熟的脸,不认识的人乍一看他,准把他当老师了不可。

吴仁爱和我一样也是温州人,所以两人一见如故。不同的是我足球水平高,他足球踢得臭却又出奇的热爱足球。他担心别人嫌弃,以后不带他一起踢球,即便是自己不抽烟,也烟不离身,见人球技好就拔烟。

一次踢完球后,他说女排队来了几个漂亮大一女生,煽动我跟他一起去猎艳。他说刚进大学的大一女生还没被糟蹋,趁早前去钓个回来,留作毕业以后美好的回忆,留作纪念。他此话一出,我顿时觉“防火防盗防学长”这句至理名言是有科学依据的。

实际上女排队里的大部分女生长的都不错,身材高挑,腿长的匀称,性格阳光,动作也放的开。搞排球的,一般不允许胸口抱两个篮球的的女生。一来,不会因为局部重力过大,影响跳跃和瞬间移动;二来,队里不需要胸大无脑的废物;三来,防止别人说:“丫的排球队怎么有胸口抱篮球的人。”

学校排球队是男女一起训练的,吴仁爱交际圈比较广,男排队里有几个他熟悉的队员,他就混在正一边休息的男排里,对着场上的女排指头论足,不亦说乎。显然,他对排球没有研究,自然不是在点评女排姑娘们的球技。

我没有参与他们对女排的议论,自顾自的抽着那根烟。我受不了排球管里的闷热,仿佛自己被憋在一口密封的缸里,外面熊熊烈火对着缸的外壁进行焚烧,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被堵死,喘不上一口气,,起身想独自离开。

吴仁爱说:“别走,等一下一起去吃饭。”

“那我在外面等你。”

我再向他要了根烟,点上火向外面走去。我坐在体育馆大厅前面的台阶上,低着头吸烟。女排训练解散了,吴仁爱和男排里呀的一个朋友成功地邀请到了五个女生一起吃饭。他们带着五个女生走出体育馆,有说有笑,打着趣。

我捡过地上的球服套上,站起来整了整,转过头对他说:“吴学长,我饿死了,咱们哪里吃饭去?”

此时,边上的女生不知为何捂嘴狂笑,窃窃私语的说道:“吴仁爱,无人爱…….。”。

原来吴仁爱也知道自己的名字难登大雅之堂,于是以前对女生介绍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只会说自己叫“仁爱”,从不把“吴”姓搭进去。此时,女生们得知他姓吴,个个捧腹不止。

吴仁爱为自己打圆场说:“我也觉得我爸妈挺幽默的。”

接着,我们就朝经贸学院生活区门口的温州大排档走去。

酒是样好东西,像催化剂,当你开心的时候帮你助兴,忧愁的时候让你愁更愁,一醉方休。饭桌时,我粗略观察了一圈在座的五个女生,虽说算不上倾国倾城,那也个个面容姣好,但并不是我特别心仪的类型。所以,喝酒时我尽量保持着低调,不抢吴仁爱风头,自顾喝酒,不去主动攀谈,参与他们的话题。

吴仁爱见我今天在女生面前表现的出奇的安静,好比看到大象骑到鼠背上一样神奇。他端起酒杯,杯底撞了撞桌上的盘子,然后举起来示意和我干杯。他说:“我说陶杰,你平时废话不是他妈的挺多,挺能侃的嘛。今天哑巴啦?该不会是见了漂亮女生,害臊了?”

“扯淡,你看我至于么?”我眼睛往上一翻,端起杯子和他干杯,仰头倒入胃中。

“姑娘们,这小子叫陶杰,和你们一样也是大一新生,没想到这犊子认生,今天哑巴了,你们多敬敬他。”吴仁爱主持着饭局,招呼女生和我喝酒。

五个女生一起端起就被敬我酒,我也没含糊,寒暄致谢了一番,一饮而尽。我杯子还未放稳,背部被人拍了一下,转头看到小强站正在我的后面。看他的样子,已经醉的只剩半个脑了。

小强大笑一声说:“哈哈!就知道是你这个贱人,声音化成灰也认得。原来和这么多女生逍遥快活呢,怪不得找不着你人,打你电话也不接。”

我指着自己的一身球服装备说:“我穿成这样,带了手机放大裤衩里呀。”

“去我们那桌喝点?”

“家里发工资了啊,前几天不还因为泡妞挥霍过度,一直靠泡面为生。”泡面又拯救了一条人命。

近日,小强对石佳攻势颇猛,不惜血本,早已把生活费挥霍一空,囊中羞涩。他说:“不是我请客,王克星此前在班长竞选中力压毕芸瑶,他为了庆祝自己荣登班长宝座,特地请兄弟们搓一顿。”

大学里,每个男生都是一把宰羊刀,不过每个男人或许也是一只羊。好比此时的王克星就是一只羊,众人其实对他磨刀霍霍已久。因为班级男人居多,所以在选举班长过程中,他自然而然的击败了毕芸瑶。大家清楚班长一职并无实权,还得为班级做牛做马,吃力不讨好。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借此机会三番五次的对王克星说:“克星啊,班长这个宝座可是肥肉啊,咱们兄弟可是把宝望你兜里送呢,可千万得记得点兄弟们对你的好,有空别忘了请兄弟们吃顿好的,补补身资,好做你坚实的后盾,天塌下来也好为你一起抗。”

于是乎,大伙趁着王克星囊中充足之际,对其进行剥削。而王克星做人厚道,见大伙屡次要求,也就应答了,然后就有了这顿饭。

我对吴仁爱以及其他人说了明情况,然后自罚三杯,跟着小强到隔壁王克星那桌去了。到哪桌都是喝酒,到哪桌都受欢迎。在众人的怂恿下,我又自罚三杯,紧接着又准备打个十几人的通圈。打到半圈的时候啤酒已经顶到了喉结,球服被喝溢出来的酒淋得贴在了突起的肚子上。我上了趟厕所回来,又生龙活虎接着继续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