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16.问有无纸巾 回有卫生巾

小强长毛等人在教室后面聊的火热,我从毕芸瑶边上起身回到他们身边坐下。

小强见我终于回来,开始数落我。他说:“换口味了?”

“什么意思?”我故作听不懂。

“毕芸瑶这么重口味的菜,你都能下得了嘴,胃口够好的啊,哥们儿佩服。我说你长得人模人样,各零部件齐全的,怎么不见你对哪个女孩子动心,原来是早就对咱们王母娘娘虎视眈眈了啊。怎么,想当玉皇大帝一统三界了?”

“什么跟什么啊,哥儿们我这是为了爱情事业,不拘一格深入虎穴打探敌情。”我解释道。

“确实是够不拘一格的。”小强说。

长毛接着小强的话,对着我说:“难为兄弟了,你就赶紧收了她丫吧。我看她也是寂寞的很,老是大半夜的给我发各种莫名其妙短信,都快烦死我了。反正你也无聊每天球场玩球。你要是收了她,也算是围魏救赵,帮兄弟我一把了。”

“滚你丫的,老子有这么饥不择食嘛,什么肮脏淫秽思想。”

“难说,看你刚和她卿卿我我的样子,还无事献殷勤,相当暧昧,种种迹象表明,你丫堕落了。”小强摇摇头,说道。

“我操,献你大爷的殷勤啊,老子眼光有这么差劲么?”我说。

“难说,指不定你就爱和恐龙谈恋爱。”小强说,“哎哟我去,没看出来啊,你这是有企图啊……。”

“是啊是啊,哥儿们忍辱负重容易么我,接近她我就是有企图的啊。”对于小强终于理解自己的苦心,深表欣慰。

我正想接着说,小强这犊子又抢去话茬,说:“你这是想和他生个恐龙蛋出来,然后再孵出只小恐龙啊。”

“生你妹啊,让老子把话说完。”我急了,接着说,“还记不记得刘颖?”

“当然记得啊,不就那个军训时,坐你身上给你暗送秋波的那个姑娘嘛。”小强说,“那姑娘长得挺水灵的啊,白净白净的,身材还特棒。”

“今天我碰到她了。”

“你把人家给邂逅了?”

“我不小心用球把人家给砸了,不仅砸了,还砸脸上了。”

“我操,你丫罪过大了,好好一姑娘就毁你手上了。”

“那关你找王母娘娘什么事儿?”小强疑惑了。

“她俩是高中同学,当时毕芸瑶就在现场,所以我才找她打探消息来着。”我又对着长毛说,“长毛,晚上一起夜宵,我请。”

“哟,今晚这是吹哪股风啊,自打开学主动说请吃夜宵,头一回啊。”长毛说。

“我呢,还有我呢。”小强一听说我请吃夜宵没叫他,立马跳出来了。

“你哪儿凉快,哪呆着去,没你事儿。”我又对着长毛说,“不只咱俩,还有毕芸瑶。”

“我操,什么情况,有她在我不去,打死不去。”长毛一直烦着毕芸瑶,所以一听说她又她一起,即便是夜宵也顿时失去了诱惑力。

“我都答应她了,不就一起吃顿夜宵嘛,又不是让你陪着她睡觉,有免费吃的你还觉得亏啊。再说了,为了哥儿们我的爱情事情,你就委屈下吧。”

“为了你的爱情事业,你也不能干出卖兄弟的事儿啊。不去不去,打死不去。”

“不吃沙县,今晚成蹊苑边上XJ烤串,羊肉串管够,雪花啤酒任你喝。”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心疼。”

“不心疼,谁心疼谁孙子。为了姑娘,哥们儿我连兄弟都出卖了,钱算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其实已经在滴血,我清楚他一定不会心慈手软替我省钱,早已做好了下个月泡面到底的准备。

“必须带上小强光头。”长毛宰我的时候,终于发扬了兄弟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优良作风。

“行行行,你说了算。”我一咬牙,还是答应了。

小强这是得意的不行,和长毛互使了眼色。他说:“那我可得说在前面,我得叫上石佳。”

“我操,还有完没完,敢情都拖家带口呢。”

“不行是吧,不行就算咯,我约石佳俩人自己去咯。”小强说。

“小强不去,那好吧,那我也不去。我自己到沙县整一鸭头,再上两瓶啤酒,看着沙县里那女服务员可比看着毕芸瑶顺眼多了。”

我感叹长毛和小强的心狠手辣。小强捞着了免费的夜宵,立马站起来跑到石佳那边邀功行赏去了,他以一句“石佳同学,你好啊,漫漫长夜寂寞难耐吧,我陪你聊聊天吧。”为开场白直切主题,并借着自己请她吃夜宵的名义,和石佳聊的火热。

我看小强和石佳聊的眉飞色舞,笑容异常灿烂,决定去骚扰骚扰。我走到石佳和小强的边上弯下腰问:“请问有纸巾么?”

我不知道石佳和小强聊到了什么内容,石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答道:“我有卫生巾。”

顿时全教室的人鸦雀无声的看向这边,我狂汗,说:“你自己留着用吧,这东西我用不上。”

石佳环顾四周,也诧异自己嘴里为何莫名其妙蹦出刚才那句话,决定低下头用沉默来面对一切。小强急了,他朝我说:“你这人过来添什么乱呢,快走开。”

我一脸委屈,不知道我错在哪里,我只是向她要张纸巾罢了。我说:“那你继续对女性使大疑难解答,我不打扰你们的雅兴了。”

我感叹小强泡妞技术之精湛,效率之高,一会儿的功夫就将话题带到惊人的层面。我的心中对小强顿生敬意,决定日后定当虚心请教,以备后用。

吃夜宵的时候,毕芸瑶紧挨着长毛,主动给他又是倒酒又是递烤串的,照顾的无微不至。小强则和石佳窃窃私语,小强拿出积累了近二十年的黄色笑话逗着他,以致二人旁若无人的发出阵阵淫荡的笑声。

大家都很给我面子,敞开肚皮毫不客气的吃掉了我口袋里十多天的生活费。结束后,小强和石佳并没有和我们一同回去,而是借着酒劲到学校里压跑道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