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10.中秋节的恶作剧

军训已经过半,迎来了进大学的第一个中秋节。中秋节那天晚上,我们全大一段的新生集中在操场,每个班级都围成圈又是蹦又是唱的,班主任告诉我们说这叫中秋联欢会。期间,我们有幸目睹了教官们耍猴般的对打表演,有时教官们的配合也会出现失误,前面人还没动手,配合的教官就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翻个跟头摔倒在地。这次以后大家就知道这世界是多么的虚假,眼见不一定为实,社会上弄虚作假无处不在。

那天晚上,学校史无前例的打开了操场边大功率的照明大灯,这是我进大学以来唯一两次亲眼有幸目睹学校如此大方开操场大灯的其中一次,还有一次是上面下来几个比校长他爹还重要的评估人员,学校又开了一个。除了这两次之外我就再没见操场的灯亮过,大家都知道那只是个摆设。就像社会上某些机构人物一样,毫无实用之处,占着位置做个摆设,或许他们真正发挥作用的次数比我们操场亮灯的次数还稀少。

回到寝室又是像往常一样的无聊,我们想尽办法想自娱其乐,在大学里我们不得不这样子,不然非闷死在这里面不可。我们朝女生寝室里打骚扰电话。我们根据号码规律推算出女生寝室的电话号码,随机拨着号。我朝着电话压沉着声音说:“喂,你们是大一新生吗?我们是学生处的。”

电话那头接电话的女生听说是学生处,连忙回答道:“有什么事吗?”

我说:“首先代表学校祝贺你们中秋节快乐,现在你们的寝室长马上去领取中秋月饼。”

接电话的女生听说我们学校这么有人情味,中秋节还管分月饼,压抑不住内心的高兴之情,又是跳又是笑的朝着寝室其他人说:“啊——,学校有分月饼。”紧接着我就听到她们寝室里的人从床上匆忙爬下的声音和充满喜悦的欢呼声。那个女生对着电话问:“请问老师到哪里领月饼啊?”

我装模做样的朝着旁边的小强大声的喊:“陈主任啊,到哪里领月饼啊?”小强自然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呆头呆脑的站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我没等小强回过神来就对着话筒说:“陈主任说了,到学校传达室去领。你们还没选寝室长吧,要不你们马上商量一下选出一个,要快,迟了就……。”

听筒中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朝门外跑去,还没等我说完电话就被那个女生迫不及待的挂了。我挂了电话,只见寝室里的人已经笑的趴在地上起不来了。我依照刚才的方式朝很多女生寝室拨过去。我已经很难想象她们到了传达室以后,领不到月饼的尴尬场面了。

用月饼耍完女生,突然发现自己饿了。我在大家桌子上觅食,只在小强桌子上找到一包泡面。泡面是样很好的东西,尽管人们都管他叫垃圾食品。可它是大学生在校必备干粮,比如说经济出现危机了,可以拿它出来缓缓。吃饭没赶上吃放时间,食堂饭菜没了,可以拿它救命。课本的作用就是拿过来盖泡面,大学的课本面积大,一盖刚好能盖着整个碗。课本盖泡面次数多了,中间就自然向下呈碗状凹下去,自然的形成了一个碗的圆形.

在我泡泡面的时候,小强和长毛去超市卖烟了。他们刚走没到十分钟,我的手机响了。是小强打过来的,他在电话里说:“喂,陶杰啊,刚才我们被女生拉进女生寝室吃火锅了,你快来啊。”说完,他的嘴巴大概迫不及待要执行嘴巴的另一种功能——吃,马上就挂断了电话,没给我任何询问情况的机会。

我听说有免费的火锅吃,哪还有心思吃泡面,扔下筷子冲到女生宿舍楼下。我正兴致勃勃想冲进去的时候,那个看门的大妈就朝我喊:“喂,同学你干嘛呢,这是女生宿舍。”

由于我们学校决心彻底扫黄,实行男女生不同楼制度,规定男女生不得串门。我听到那老妇女在喊我,我停下来说:“废话,我要进的就是女生寝室。”

那个老妇女指指墙上的“男生止步”的牌子,然后说:“不认识这几个字呀,还大学生呢。”

我想了想,刚才小强他们不也进去了嘛,极不甘心,说:“刚才不是有三个男生也进去了吗?”

那老妇女听我说刚才有男生溜进去了,这是对她管理水平,工作实力的极大侮辱。于是扯着嗓子愤怒地嚷道:“老娘我又不是瞎子,这么晚有男生进去我会不知道吗?快出去,再不出去我叫保安了。”

我听说老妇女要放狗咬人,连忙退出女生宿舍。我出去拨了小强的手机说:“妈的,你丫骗我啊,那看门的老妇女不让进?”

小强马上骂过来,这是他进大学第一次找着机会骂我,也是我的智商第一次被小强侮辱。他说:“废话,当然不让进,你猪头啊,女生宿舍让你一男生光明正大进来就奇怪了,我们是爬上来的。”

小强叫我到女生宿舍楼的后面,他将在女生寝室阳台上指挥我下一步行动。我匆匆绕到女生宿舍后面,果真看到小强像巨人一样屹立在那里。在小强的英明指导下,我成功的违反了校规校纪,踩着楼梯窗户的铁栏栅爬上女生寝室阳台。

小强急忙把我拉进寝室,石佳关上阳台的玻璃门,并拉上窗帘。毕芸瑶和石佳同寝室,与白天军训时候不同的是毕芸瑶那根粗辫子,今天晚上一分为二变成了两根细辫子,我和长毛相视惊叹不已。

毕芸瑶一从开学并喜欢上了长毛,只要军训期间休息有时间,就会来男人堆里找长毛聊天。长毛长的风流倜傥,对于毕芸瑶来说,想追上长毛这难度显而易见。她深知要锁住一个男人的心,要留住男人的胃。今晚她就大举进攻,企图用火锅对长毛的五脏六腑进行狂轰乱炸。

大热天吃火锅,整个寝室热腾腾,我们四个男生先后除掉身上的衣服,在女生面前和她们一起拼了老命疯狂地吃。我已经管不了嘴巴里烫脱了多少层皮,吃在这个时候排第一。在女生的刺激下,我连汤里的辣椒也一起吃了下去,我的眼泪流出来,鼻涕也流进嘴巴,嘴巴红得像一个刚开始化妆而口红涂的一塌糊涂女生的嘴唇。他们看到我“眼泪和鼻涕齐飞,脸蛋共嘴巴一色”狂笑不已,我马上对刚才一时冲动后悔不已。

小强自从军训的第一天开始,就王八吃秤砣铁了的心,要让石佳跪在自己面前唱《征服》。于是,小强就边吃着火锅,还不忘腾出嘴巴来和石佳聊天。

直至火锅的锅底都被我们杀得片甲不留,我们原路爬下楼。就当此时,守在女生宿舍门口的那个老妇女发现了我们,见状追赶出来朝着我们喊:“你们给我站住,要是老娘查出你们是哪个系哪个班级的,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我们哪会傻傻地等着被抓,拔腿就跑。没跑出几步正巧碰到了刘颖,她胸口环抱着书本,正准备回宿舍。我跑过她身边,来不及和她打招呼。她站在原地目睹了这一切,转身看着我远去的背影,眼中对我们为何从女生宿舍爬下来充满了疑惑。我边跑边回头朝着她笑,来不及解释,只顾着奔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