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不速之客(三)

  • 轮回控梦者
  • 刘姝言
  • 1366字
  • 2020-04-14 12:49:29

“我可以先洗把脸吗?”于梦舟红着脸低着头,羞答答的。

胡不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打水拿毛巾,还跑到院子里,抬手摘了一把白色栀子花,花枝是张婶家的,翻过墙头,越进了他们的院子里,枝繁叶茂的开着花,满院清香,胡天野忍不住咋舌,怪老头竟然还有这种闲情逸趣。

“小野,回屋读书去。”胡不为一转头发现了胡天野正觍着脸望着他,脸颊双侧爬上一抹红晕,厉声道。

胡天野心有不满却不敢顶撞,撅着嘴口中念念有词的回了自己屋里,还读书,见鬼,从小到大他认识几个字,十个指头都数得过来。

形迹败露,只好作罢,胡天野闷头在自己屋里急的跳脚,翻上爬下一番,他干脆整个人贴在了墙壁上,耳朵揉了揉欲听清对面的声音,这个老旧的破房子,隔音效果竟出奇的好,隔壁一点儿声音都听不到,胡天野贼心不死,欲故技重施。

“反正怪老头也不能一趟趟出来,我干脆再去墙角蹲着。”说到做到,胡天野蹑手蹑脚的开了屋门,然后憋足了气,悄悄又来到了窗子底下。

于梦舟梳洗了一番,换上了一身干净衣服,然后重新坐到胡不为的对面。

“我,担心被人认出来,所以才乔装打扮的,不为,你知道我为何不惜千里来寻你吗?”于梦舟也不拖沓,三言两语便进入了正题。

胡不为若有所思,他跟于梦舟自少年时便知根知底,他有负于她在前,所以一见到她,便有一种负罪感,沉默良久,不知如何作答,脑海里一片风起云涌,前尘往事,不提也罢。

后来他隐蔽于世,在清明镇落脚已有二十余年,杳无音讯,相安无事,他也没再如打探过她的消息,只是听说她一生未嫁,难免心中亏欠,更是不敢造次。

“当年一别,我从家父处得知你与苏姑娘的婚事,本想去问个明白,谁知我生了一场大病,病愈后你已与苏姑娘结为百年之好,我也不便再去叨扰,这些年我在朝歌清心礼佛,日子过得倒也自在,直到数月前,有人给了我一封书信,告知了一件事,并且将你的下落详尽书信中,我担心你的安危,又恐被有心人利用,所以才乔装打扮,日夜兼程,前来于此叮嘱一二,即便是假,有生之年,可以再见一面,梦舟也无以为憾了。”听完于梦舟的这番话,胡不为更是羞愧难当,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不再出来,倘若于梦舟此来将他痛骂一顿,或者说甩他几个耳光,他也不会如此这般脸上羞得火辣辣的。

他不敢直视于梦舟的眸子,这番深情,终是错付了,可久别重逢,于梦舟言谈举止间,似乎无半点怪罪之意,反而云淡风轻的一句日子过得倒也自在,真是羞煞人也。

“不为无以为报,只是我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唯一挂心的便是天野,苟活于世,只为护他一世周全。”

这绝对不是那个整日对他喊打喊杀的怪老头,而且从于梦舟的谈吐来看,她出身不凡,能够倾心于爷爷,想必爷爷当年也是翩翩公子一枚,怎会甘心在清明镇这个小地方苟活于世?只为护自己周全,什么意思?自己是爷爷的羁绊?

胡天野低下了头,他眼中的怪老头一下子变了,原来他不是因为清心寡欲才在这里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他原本可以有风光无限,才子佳人的良辰佳话,而自己不但成了累赘,竟然还厚颜无耻的躲在这里偷听,真是该死。

于梦舟淡然笑之,不为功名利禄所扰,不为生死有命,他还是朝歌湖畔边上,跟她吟诗对词的胡不为。

“天野就是刚才那个孩子吧?看上去聪明伶俐的样子,跟你年轻时很像,不过既要护他周全,你得安然无恙才可,接下来我的话你要记牢了,万万不可懈怠。”于梦舟浅笑道。

胡天野跑出了院子,门咣当一声,连带着晃悠悠乱颤了几下,差点惨遭毒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