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速之客(一)

  • 轮回控梦者
  • 刘姝言
  • 1374字
  • 2020-04-12 01:23:45

“小野,小野,醒醒啊。”胡不为找到胡天野的时候,他正倒在小溪边的碎石子上,昏迷不醒,喊了半天把胡不为吓坏了,如果不是他尚有鼻息,都要怀疑他已然出事。

“混小子,说了今天别让你乱跑,你就是不听。”胡不为转身捧了一把溪水,狠狠泼在了胡天野的脸上。

“啊?救命啊!!”胡天野觉察脸上一阵彻骨的凉气,登时睁开眼,手脚上下扑腾,还以为那白衣女子来索命,被吓个半死,气息一阵粗急,半晌才回过神。

“爷爷?”胡天野惊魂未定,瞪大了双眼看清面前的人不是白衣女子,而是胡不为时,一时神情复杂,低头不语。

“让你乱跑,活该!”胡不为骂骂咧咧,还不忘在胡天野的后脑勺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爷爷?哼,怪老头?我好歹是您唯一的亲孙子!”胡天野气不过,刚刚才死里逃生,保不齐没被白衣女子一刀捅死,反而被怪老头一巴掌拍傻。

咦,不对呀,胡天野摸了摸自己的胸前,啪嗒啪嗒往下滴的是血水没错,可是他的胸前却是一点儿也不痛,连个伤口也没有,明明清清楚楚的记得,白衣女子拿刀朝自己捅了过来,难不成是??

“没死就赶紧起来,滚回家去,大半夜的在山里鬼吼鬼叫的,让人以为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胡不为见胡天野恢复了神智,一把揪起他的耳朵,又恢复了喊打喊杀的场景。

“哎呦喂,爷爷您可小心喽,您孙子还尚未婚娶,折个耳朵断条腿什么的,可就砸手里了。”胡天野痛的呲牙咧嘴,全身都在抗拒,他一边想要逃离魔爪,一边又不得顺从,否则耳朵非撕裂不可。

“还知道这些个不少事,装睡的事我都还没找你算账。”胡不为松开手,提了精神,欲做一番教育,开导开导他。

“那您在酒里给我下药的事我也没追究您不是?一对一,扯平了。”形迹败露,又重获自由身,哪有不跑的道理?至于这些大道理,从小到大他不知听了多少,耳朵都要起茧子。

“混小子,你别跑,还敢跟我扯犊子,抓住你,非打断你的狗腿。”胡不为面子终究是挂不住的,爷孙俩个一前一后的在山路上追赶着。

“你终于还是来了。”又是那个熟悉的白衣女子的声音,眼前是她模糊的脸,阴冷的笑声,一直咯咯在耳旁萦绕,溪水又哗啦呼啦流淌起来。

一路玩命似的跑回了家,直到看到自家院子里的亮光,胡天野的心才总算安定下来,他喘着粗气一脚踢开了门,见鬼了,今晚发生的一切都他妈的见鬼。

“可是血水是真的。”

胡不为没再找胡天野的麻烦,就如他说的,他哄他装睡,他欺他下药,一对一,扯平了。

一夜未眠,直到清晨时分,他一直竖直了耳朵,听着床底木匣子的动静。

“呀,好痛啊。”一觉醒来,胡天野便觉胸口左侧靠近心脏的位置剧痛难忍,就好像一把刀子锋利无比直插了进去,但片刻功夫这种感觉又消失了,咦,不对,昨晚的事?胡野解开衣服,胸前的肌肤依旧平整光滑,毫无半点受伤的痕迹。

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咚咚咚,院子里传来了敲门声,胡天野赶紧穿好衣服,套上靴子,屁颠屁颠的跑去开门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请问这里有人吗?”胡天野刚跑出屋子,就看见门打开了,敲门的人也进来了。

这扇破门真的应该劈火烧掉了,竟连个讨饭的老太太都能轻而易举的‘闯’进来了。

“这位大娘,是想要讨东西吃吗?反正钱我们是没有的。”胡天野从布袋里掏出一把瓜子自顾自磕了起来,大清早的,他都还没吃饭呢,现在连要饭的都这么敬业了呢。

“先不急,我想请问家里的老人家在吗?”

“家里的老人?”

这家里的老人除了爷爷还有谁?我靠,难不成是爷爷年少时在外面惹下的风流债?如今找上门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