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兰家庄

  • 轮回控梦者
  • 刘姝言
  • 2059字
  • 2020-04-12 19:19:32

“想不到这兰家庄如此热闹,兰冰言一个家主竟然比不上他大哥?那为何不让他大儿子做家主,何必又当又立呢?”胡天野想不明白,不过现在他更好奇的是那位传说中的兰家大少爷。

孟无涯揪住他的领子便往回拖,直言道:“虽是同根生,但父母也是常人,偏心喜好乃人之常情。芸芸众生,总是有区别对待的。”孟无涯看似无心说这些话,可眼底却是一片徒然。

“你似乎说得很有道理,只不过不知孟兄是否遇见过这样一人?值此区别对待?”胡天野直视着他,倒退了几步。

“我……”孟无涯摇摇头,不置可否,该从何说起?

迎面来了两个年轻男子,走在前面的人面色略苍白,一身白衣,衣襟处绣着金色云纹,层层叠叠,腰间两枚佩玉,皆是青白色,穗头紧缀,肆意飘洒,眉眼间跟刚才的兰冰言有几分相似,只不过他身形更为高大,看上去也更加壮硕罢了。

“瞎了你们的狗眼,还不赶快让道,竟敢挡我家大公子?嫌命活得长了?”未等来人开口,他身边的小厮模样的男子倒先叫嚣起来,只见他国字脸上鼻翼之间生了一颗大大的黑痣,给人一种不太友好的感觉。

“狗仗人势的东西脑子烧坏了赶着去投胎吗?明明是我们先过来的,又不是过不去,扯着嗓子瞎嚷嚷什么?吼叫能统治世界,驴早就抢先一步了。”最后这句好熟悉的感觉,呵呵,没想到有天他也能派上用场,胡天野最见不得这种仗着自家主子得宠到处乱吠的家仆,所以他一语双关的连带着他的主子也骂了一通,骂完之后还暗自得意,孟无涯竟也没拦他。

那小厮怒目圆睁,鼻翼间的黑痣跟着晃动了几下,撸了袖子,也不分轻重,欲抬手施暴,却被那人拦了下来,“疏星,不得无礼,近来家中来者皆是客,还不向两位公子道歉。”

他说话声音不大,可那小厮却真是个见风使舵的小人,嘴里冷哼一声,然后脸色一变,赔了笑脸奉承道:“是大公子。两位公子请见谅,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跟我们下等人一般见识。”

呵呵,一般见识了又如何,他又不是大人,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都说仆随正主,可如今这小厮骄横跋扈的模样,跟兰凤言半点无瓜,倒跟兰冰言他爹一个德行。

“这位就是兰大公子吧?久仰久仰,听闻您昨夜感染了风寒,一病不起,此刻烧得稀里糊涂,您母亲急得焦头烂额,您父亲刚才可是当着众人的面狠狠责备了令弟,我劝你还是好好回去养着吧,免得再吹一阵风着凉。”这话里有话,怕是瞎子也听得出来了,胡天野说完还做了个弱不禁风的动作讽刺。

兰凤言闻言,脸色一沉,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越加难看了,良久他才低沉道:“多谢这位公子好言相劝,我只是来……”

“来看看令弟即将如何受罚?还是跟随他的贱婢如何挨打?”胡天野嘻嘻笑道。

只是听见兰冰言受罚兰凤言只是皱了皱眉,可听到他身边的贱婢两字,兰凤言身体一抖,目光如炬,半天才问出一句,“阑珊姑娘被打了?”

“嗯,可不是,狠狠一大巴掌呢,这细皮嫩肉的,花骨朵一般的人儿,兰老家主下手也不知怜香惜玉。。”胡天野道。

孟无涯叹了口气,然后把他拉到身后,毕恭毕敬地对兰凤言道:“兰大公子无需担心,令弟目前并没受罚。”

“你傻呀,人家关心的根本不是他弟弟。”胡天野一语中的,却被孟无涯捅了一肘,哀嚎不绝。

“你闭嘴吧。”

“这位公子是?”兰凤言已经很多年不出兰家庄,以前倒是见过孟无涯,但那是多年前的事了,如今早已物是人非,因此自然不记得孟无涯的样貌了。

“在下梦不落孟无涯。”

“那他呢?”兰凤言关注的是胡天野,因为他总是能说中自己的心事。

“胡……天公子,我姐姐的朋友。”孟无涯道。

“令姐近来可好?”这话问起来,就有点让人尴尬了,原因嘛就是兰老家主早年对于自家打家劫舍起家的名头不满,可老祖宗开辟祖业也着实不易,众世家皆知梦不落家主孟子期清风雅凡,仙风道骨之气不言而喻,因此他曾有意欲跟其结亲,明里暗里多次表示想兰凤言跟孟无欢结为百年之好,只是可惜了,孟子期一直迟迟不肯答复,时间久了,这件事便作罢,可毕竟是一段佳话,一传十十传百,后来就变成了孟无欢曾与兰凤言有过婚约这样荒唐的传闻。

孟无涯对于这位传闻中的‘姐夫’算不上有好感,只知道他在兰家呼风唤雨,无所不能,至于他后来为何主动放弃了家主之位,可能有更多的版本。

“家姐一直安好,不劳兰大公子挂心,她这次也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有事先告辞了。”兰凤言像是看见了什么,匆忙拜别离开了。

他前脚刚走,孟无涯就骂起来了,“你找死啊,看你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什么他关心的不是他弟弟?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

胡天野却不以为然,他一只手搭上孟无涯的肩膀,凑近了小声道:“难道你刚才没看到这位兰大公子听到阑珊姑娘名字时,一副慌乱不堪的模样?像他这种世家子弟,又齐万千宠爱于一身,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关心一个婢女?可能这个阑珊是他安排在兰冰言身边的奸细?又或者直接点,他暗中觊觎自己亲弟弟的婢女,像这种风流少爷跟婢女的桥段,我以前听得多了,嘿嘿……”

孟无涯听到胡天野这鬼魅的笑法便知他打了什么主意,这话题如果继续下去,指不定他会扯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出来,所以甩了袖子冷哼一声,愤愤离开了。

“哼,无聊透顶的家伙,想不到这兰家还有不少新鲜有趣的事儿,这下不愁了。”胡天野心道,想到这儿他忍不住还痴笑了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