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白衣女子又现

  • 轮回控梦者
  • 刘姝言
  • 2192字
  • 2020-04-13 18:31:33

胡天野微醺,走路略摇摇晃晃,身后的孟无涯一边盯着他的背影,一边叹气,上辈子造孽啊造孽啊,才会碰上他。

“喂,我房间到了,先回了。”孟无涯喊了一声,胡天野一脚踩空,回过头撇嘴道:“你姐姐说过让你送我回去。”

“你没长腿啊?自己走回去。”孟无涯用力踢开了门,估计把它当胡天野的脑袋了。

“你回吧,回头我告诉你姐姐,就说……”

“胡天野,你个卑鄙无耻小人……”孟无涯咬牙切齿的骂道,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收回了即将踏进房门的左脚。

“卑鄙无耻?我说什么了?”胡天野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双无辜的眼球转来转去,气得孟无涯直跳脚,手中的无垠颤抖的厉害。

“快点走,滚回自己房间不要再出来。”

“好。”

“干嘛说我是卑鄙无耻的小人呢,我本来是想说我就告诉你姐姐,您亲自护送我到了门口,看我安然入睡才离开的,我如此体贴却要被你说成卑鄙无耻的小人,冤死我算了……”胡天野喝多了酒就变成了话唠,一直碎碎念的说个不停,小嘴吧唧吧唧的一直往外倒,惹得孟无涯想一巴掌给他呼住。

“喂,你踩到我脚了。”胡天野只觉脚下一阵痛感,然后双目迷离的望向孟无涯,见他正含情脉脉的也看向他,心想我滴个乖乖,他怎么突然如此柔情似水,让人恶心的招架不了。

“闭嘴!”孟无涯一把捂住胡天野的嘴巴,因为手掌太大,连带着他的鼻子眼睛也蒙上了,妈的,他手劲可真大,这是要谋杀亲夫啊,转念一想,什么亲夫,他是个男的,男的。

“呜呜呜……”胡天野顿时清醒了,他想一把打掉孟无涯的手,可却被他反身压了下去。

“不要说话,有人。”孟无涯直接上手揽住胡天野的腰,一个后空翻把他送上了梁上,然后他也顺势跳了上去。

这时从不远处走来了一个身影,借着月色只能看清她的白色衣衫,蒙了面纱,如一阵风似的一闪而过,胡天野只看见她拐进另一侧的背影。

“你看这背影是不是很熟悉,还有那面纱?”孟无涯脚支着横梁,背贴着胡天野,压低了声音浅浅道。

“清明镇的白衣女子?”胡天野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嗯嗯,虽然只见过一次,她可是给了我一刀,化成鬼我也会记得他,不过她明明被封印了,怎么又会出现在兰家庄,三更半夜的她鬼鬼祟祟的要去哪儿?”孟无涯同样陷入了沉思。

“那还不简单,跟上去看看便是。”胡天野手肘拐了孟无涯的肩,然后纵身一跃跳了下来。

“喂,你快点,要不然就跑了。”胡天野见孟无涯还在愣着,直接将酒壶丢了过去。

“你真是大胆,万一我要是接不住该怎么办?”孟无涯瞬时清醒,跳下来的同时心还在噗通乱跳。

胡天野挑了挑眉,歪嘴笑道,“你可是孟三无,怎么会接不住呢?”

孟三无??这个胡天野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此时竟敢拿这个来揶揄他,真是找死,不过他找死也挑对了时候,眼下孟无涯无暇顾及。

“快点跟上,她从这边拐过去了。”胡天野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孟无涯紧随其后,不敢落下半步,这个胡天野什么都不会,算是半个残废,就算让他跟上又如何,指不定会被打个皮青脸肿,嗷嗷叫唤。

“小心。”隔了几步远,胡天野住下了脚步,趴在墙角盯着,屏住了呼吸,而后来的孟无涯也被他一把扯住,踉跄不住差点摔进胡天野怀里,然后那白衣女子突然也不动了,似乎是在朝他们这边查看。

胡天野只好踮起脚尖,把自己往墙上贴了再贴,孟无涯则往他怀里靠了再靠,胸口对胸口,脸颊对脸颊,俩个人只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从丹田到了腹腔,又从腹腔到了喉咙,然后从鼻孔里一点点透出来,热热的,让人不是很舒服。

胡天野的双手张开了往上做投降状,双腿夹紧了又觉得姿势不对,而后又张开,这就更加尴尬了,他隐约察觉到了孟无涯此时的身体,渐渐起了微妙的变化,俩个大男人如果被人看到这副场景,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白衣女子缓缓朝他们这边移动了几步,然后歪着脑袋探了探,就差几步就要撞上胡天野他们,然后她退了几步,又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噗嗤一声,总算是憋不住了,孟无涯身体都快僵住了,她再往前一步,估计胡天野就被他摁进墙里去了。

“啊,孟无涯,你快点闪开,压死我了。”胡天野低沉一声,可能因为被压的太久,声音听上去竟有点像是在呻吟。

“你以为我想这样啊,还不是你主动的。”

“你个流氓,拿开手,乱摸什么??”

“孟公子?你们这是在?”孟无涯的手刚从胡天野身上挪开,胡天野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虽说他刚喝了酒,脸色本来就微微泛红,这个声音是??

晴天霹雳,绝对是晴天霹雳,因为他们身后,阑珊不知何时挑了灯笼站在那里。

“啊啊啊……”

“我们,我们在活动筋骨呢,哈哈哈……”

“就是说,睡不着,屋子里太热,所以出来做……”

“我们一直这样,哈哈……”

说完三个人脸上的表情都奇怪极了,阑珊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说了句,“外面凉,有些事还是回房做比较好。”

胡天野跟孟无涯这才意识到他们到底说了些什么,再加上他们都喘着粗气,如果再把前面的话连起来,天啊,做,做什么啊??估计都心知肚明,所以阑珊才会好心告诫。

“我们不是那样的。”俩人齐刷刷的摇头道。

阑珊眨了眨眼睛,然后道,“可你们刚才说你们一直都是这样的。”

“这样不是那样的,哎呀,那样也不是这样的。”胡天野绕了半天,把自己都整蒙了,反正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阑珊倒不介意这个,只是将手里的灯笼递了过来,然后准备离开,末了,她回头来了句,“外面凉。”

胡天野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或者一头撞死。

“她不见了。”孟无涯咽了口唾沫,垂头丧脑的踢了一脚柱子。

“这个阑珊不是个好人,她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这么巧?她不来的话我们就跟上了。”胡天野手动扇风,才算缓和了脸上的热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