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初登兰家庄

  • 轮回控梦者
  • 刘姝言
  • 2153字
  • 2020-04-09 20:21:51

孟无欢回头看了一眼,转瞬摇摇头,这两个就像上辈子的宿敌,一见面就掐,一分开却又嘀咕,梦不落分开后,孟无涯提过多次,不过每次用的都是那个人这个称呼。

“孟姑娘,准备的略微匆忙,不到之处还请见谅。”阑珊道。

“无妨。”孟无欢含眉一笑,算是回答了,太过客套的话,她还真是不习惯。

此时几人已经穿过门廊来到了庭院里,不得不说,兰家这庭院当真当得起财大气粗几个字,光是地面就全部是上等的大理石一块块铺就而成,夜色里闪着微光,周围的庭廊柱台,无一不是金碧辉煌,精雕细琢的做工渲染的到处都是,即便是夜里出来赏个景,都会有一种仿佛置身于宫殿的错觉。

“孟无涯,你看,这可是纯金打造的。”胡天野虽抱着小君,可还是忍不住咋舌,他腾出一只手抚摸着正经过的回廊柱子,没细数到底有多少根这样的柱子,单一根就价值不菲,而他们刚刚一路走来,少说也有百米,啧啧啧,难以估计。

“你这一副乡野村夫的模样还是回房再显露才好。”孟无涯加快走了两步,忽而又慢下来,继续跟胡天野肩并肩同行。

“喂喂喂,我说这兰家以前干什么的?这么有钱?”胡天野手戳了孟无涯的手臂,凑上前小声问道。

“打家劫舍。”孟无涯用更低的声音回了他,然后眼白一翻,示意警告他不要大声喊出来。

胡天野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眼珠子轱辘轱辘转了一圈,接下来一脸不屑的吐了吐舌头,更往孟无涯身上靠了靠,“我说呢,难怪到处不是金啊就是银的,俗气的要命,对了,你们梦不落以前是干什么的?貌似不是……”

“不是什么?”孟无涯身子一倾,支开了胡天野,害他差点摔跤。

“喂,我怀里可还有个小孩子,靠一下你又怎么了?”胡天野这一声音量没控制好,竟引起了阑珊频频回头看他。

脸上讪讪的挂不住,只好假笑,笑的久了又差点抽筋,所以此刻胡天野的表情相当有趣,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小心点,装鬼吓唬小孩子是会遭天谴的。”孟无涯面无表情道。

“鬼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人心,比如你,整天一副我欠你情似的,我一心想跟你好好相与,你却总是摆个臭脸,我又没杀了你全家,破坏你父母感情,你干嘛老是这样?”胡天野说溜了嘴,还顺带着比划起手势,手一滑,怀里的小君翻了个身,没抱稳,差一点掉到地上,还好他及时曲膝接住了。

孟无涯没有接话,狠狠瞪了他一眼,对,这次不是翻白眼,只是说不清是何种感情,有点复杂,总感觉他有时想靠近,有时又干脆一把推开胡天野。

“嘿嘿,失手,失手……”

“这位公子,你如果累了就把小君交给我吧。”船夫被胡天野刚才的举动差点没吓个半死。

“无事,小意外,小意外。”

“这位公子想必是累了吧,前面就是客房,热水已备下,饭菜一会儿就会有人送来。”阑珊特地回头看了一眼,目光扫过胡天野全身上下,脸上依旧是客气的微笑。

“多谢,多谢。”胡天野道。

“这位公子真是有趣的很。”阑珊莞尔一笑,意味深长地吐出一句。

胡天野立马变了脸,什么叫做有趣的很,她分明是想说自己像个跳梁小丑般搞笑罢了。

“到了,阑珊还有别的事就先不耽搁各位休息了。”

她终于走了,胡天野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安顿好小君,他转身去了雅间,饭菜已经端了上来。

“呵呵,这么多好吃的,这大半夜的这么快准备这些,兰家果然是财大气粗。”胡天野不容分说,已经举起了筷子。

“是根基雄厚,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孟无涯先倒了两杯水,一杯递到孟无欢眼前,一杯放到了自己跟前。

胡天野不乐意了,嘴里塞的满满的,但还是露出了一点缝隙道,“你怎么只倒两杯水?我们呢?”他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船夫。

船夫只顾埋头吃饭,狼吞虎咽的顾不上喝水,胡天野说他的时候,他照旧胡乱往嘴里送着,胡天野拿筷子戳了下他后背才反应过来。

“怎么了?什么事?”一脸茫然。

“没事,就是看你吃的这么香,是不是需要一杯水?”孟无涯故意说给胡天野听,而且还刻意倒了一杯绕过胡天野送到了船夫面前。

“谢谢,谢谢,我是个粗人,吃饭时没有喝水的习惯,哈哈……”嘴上这么说着,手却接过茶杯,一口仰头灌了进去。

“可我有吃饭时喝水的习惯。”胡天野阴阳怪气的道。

孟无欢掩面偷笑,然后起身从身后的桌子上拿来了一壶酒。

“也许天公子适合这个。”

胡天野笑眯眯道:“果然还是孟姑娘最好,知我者你也。”

孟无涯不语,他向来不喜欢饮酒,又或者说酒品一般,喝多了容易做些让人匪夷所思之事,因此鲜少在外饮酒。

“公子,也给我来一杯呗。”船夫点着头呵呵道。

“来来来,我又不是小气的人,不过是倒杯酒,又累不死,满上满上,不醉不归。”胡天野一语双关,眼神却是飘忽,他知道孟无涯定是在朝他翻白眼。

“在别人家里喝地酩酊大醉,真是丢人。”眼看着一壶酒见底,孟无涯终于坐不住了,愤愤道不平。

胡天野脸上双颊起了红晕,话也多了起来,心情却是极好,又一杯酒下肚,船夫已经起身查看小君去了,担心她踢被子着凉。

“我又没在你家喝得酩酊大醉,干你何事?孟无涯??孟公子??你要是想管我,先有个合适的身份再来说。”

“谁说了想管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现在什么德行,我只是怕丢人罢了。”孟无涯甩了筷子,嘴里的东西差点一口喷出来。

“丢人?为何?你又不是我的谁?我也不是你的谁?何来丢人,呸呸呸,好了,看在孟姑娘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计较,回屋睡觉。”胡天野起身还不忘给孟无欢行了个礼。

孟无欢笑盈盈的看着他们俩个吵完,然后戳了戳孟无涯道:“无涯,你送送天公子,当心他回去摔了。”

“摔死他算了,倒也省心。”

“好了好了,不要闹小孩子脾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