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内外夹击

  • 轮回控梦者
  • 刘姝言
  • 2016字
  • 2020-03-31 13:45:48

竹棍没有砸中,锅里的热气依旧在冒着。

小君看得哈哈大笑,她指着船夫挑衅的说,“舅舅,你下手的时候可是很准的,那把斧头几下就把他们剁了。”

剁了?剁了什么?胡天野瞪大了双眼,吓得他连连后退了几步,鬼都知道剁了什么,只是画面太过血腥暴力了。

孟无欢似乎也猜到了,可现在的局面,他们算是外人吗?置身事外吗?

孟无涯则握紧了手里的无垠,准备随时出手。

“大家都饿的要命,反正你们也是贱命,死了就死了。”船夫还咄咄逼人,趁小君转头之际,已经撰紧了拳头,他本就五大三粗,体格壮实,这一拳下去,小君估计不死也是个残废。

“去死吧。”他挥动了拳头,准备砸向小君的脑袋。

突然啪的几声,树枝断裂的声音,然后是锅子落地的声音,滚烫的汤汁溅的到处都是,地上散落着的还有血肉模糊的脑袋胳膊大腿,轱辘轱辘散了一地,尤其是那个破碎不堪的脑袋上,那双血红血红的眼球,像是碎成了好多片,正瞪着他们看,鼻梁也歪了,掉出来的舌头也是一摊烂泥,看的人触目惊心。

“啊……”

“啊……”

孟无欢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心噗通噗通乱跳,真是恶心的画面。

“舅舅,怎样?”船夫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中,小君转过了脑袋,她盯着船夫的拳头,用质问的口吻,轻描淡写的说着,不像刚才那般咄咄逼人。

“你,你……,恶毒的家伙……”船夫也着实被吓到了,一时竟凝噎。

“恶毒的家伙?哈哈哈……”又是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

“我们怎么办?”胡天野抓住了孟无涯的衣角,身子不由得往他靠拢。

孟无涯忍不住想翻白眼,他一个大男人,原来胆子这么小。

“我可是清楚的记得你连汤汁都不曾剩下一点点啊,现在竟然觉得他们恶心?恶毒?世上竟有你这种人渣?不过很快你就会知道了,我到底是不是恶毒的家伙,你刚才碰到的那个碗,上面涂了五尸散,你知道什么叫五尸散吗?就是你会像五马分尸那样被一点点分开,直到全部经脉断裂失血而亡,而只有我有解药。”小君又哈哈大笑起来。

船夫慌了神,盯着自己的双手,又看着小君,虽然依旧愤怒,却不敢再说一句。

“解药,你会给我……吗?”许久,船夫颤抖着声音问道。

“会,但有条件。”

“你说,什么条件都行。”

“杀了这三个人,我要他们的灵识跟肉身。”小君突然指向胡天野等人。

原来他们不是陪跑的,是来当主角的,不过是送死的主角。

“为什么要杀我们啊?”胡天野并不惧怕船夫,就算他手无缚鸡之力,孟无涯一个,足够了。

“因为我们很饿啊,哈哈哈……”又是一阵怪笑,不对,胡天野仔细看了看小君的脸,她的脸已经变得扭曲,然后怪笑也不是一个人发出的,像是群笑。

“胡天野小心,他们是怨灵,会吃人的。”说话间,孟无涯手中的无垠剑已经出鞘。

何为怨灵,就是那些死的不甘心的人,或者怨气极深的人死后化成的残破灵识,他们通常是筑梦高手,会引人入梦,然后伺机而动,吞食活人灵识,以此来躲避魂飞魄散的境地。

“妈的,早觉得他们都不是好人。”胡天野咒骂一句。

“你骂管个屁用?他们通常都是群居,想办法逃命才是上策。”孟无涯恨不能给胡天野一脚,踢醒他。

孟无欢也握紧了剑,她最讨厌的就是怨灵了,成群结队的出现,徘徊在灰飞烟灭之间,垂死挣扎,最让人恶心的还有她们亦真亦假的梦境,总是可以瞒过很多人。

“别怕啊,你们好歹也救过我,所以我不会动手,舅舅,事成了解药我自会双手奉上。”小君往后退了几大步,自动让出了位置。

“哼,怨灵的话你也信?看来真的个榆木脑袋,蠢死了。”胡天野跳出来辩驳了几句,然后又被小君阴冷的目光给吓了回去。

船夫赤手空拳,看了看孟无涯跟孟无欢手里剑,这不是摆明了让他往死里靠嘛。

“哦,对了,舅舅没有武器,接着,这把斧头舅舅用着一定趁手。”小君扔了一把斧头给船夫,斧头?剁了?咦,真是恶心。

“无涯,你保护天公子。”孟无欢话刚落,剑已经出去了。

“姐,小心。”孟无涯紧随其后,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很虚弱无力了。

“怎么会这样?”胡天野看到孟无涯剑刚出去,身体就抖了一下,然后剑垂了下来。

“妈的,卑鄙,竟然下药。”孟无涯破口大骂。

胡天野忽然想起,刚才落水时,只有船夫跟小君被保护着没有沾水,莫凌霜的将人丢进清江湖里喂鱼,可能清江湖里真的有会吃人的鱼。

“无毒不丈夫,哥哥,我们会很温柔的。”小君笑着,门外,梭梭的声音,像是人的脚步声,可又感觉不太真实,可是那种聚集的声音,胡天野再熟悉不过了,那是刚才踏进这里时,街上那群人的声音。

“我们竟然是死在别人的梦境里?真他妈的冤死了,传出去会被人笑死的。”

“别说这些了,你不是控梦者吗?召唤梦精灵,带我们逃离出这个梦境。”千钧一发之际,孟无涯只能寄希望于胡天野身上。

胡天野捂住了脸,他要如何说,自己只是个半调子,吹牛皮还行。

“舅舅,动手吧,外面的人可等不及了,他们饿了好久,如果你不能杀了他们,那我可保不住你。”

“慢着,明明是他杀了你父母,为何不报复他?我们可是救过你的人,难不成你想要恩将仇报?”孟无涯不解。

“哥哥,怨灵的世界没有对错,这个蠢货没有灵识,肉身也是肮脏至极,我们也是挑食的。”

这个说法,也是跪了,只能说运气背到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