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梦中的少年

  • 轮回控梦者
  • 刘姝言
  • 2033字
  • 2020-03-26 00:04:09

朝歌的日子变得有些无聊,白日里,胡天野就天天在长街上来回闲逛,有时候也淘些小玩意来解闷,只有夜色袭来,他才有了乐趣可言,那些各色梦境里,有无穷无尽的快乐。

“斗梦大赛?一定非常有趣。”胡天野一边吃着花生一边喝了一大口酒,啧啧啧,突然想念梦不落的牡丹酿,那可真真是好酒,只此一回,便让人此生难忘。

“孟无涯上辈子是积了多少功德?竟可以生在梦不落这样好的地方,美景美酒皆可。”这样想着,胡天野竟犯起迷糊。

热闹的集市上,一少年正盯着路边的油纸伞发愣,油纸伞上绘了一只小鸟。

“公子,喜欢这把伞?”

“嗯嗯。”

“那让你家人给你买下来就是。”

“可是……”

胡天野站在远处,盯着这少年,他个头一般,瘦削的身材,一双眸子生得非常好看,线条分明的双眼皮,适量的眼白,更添了几分灵气,只是他的右手一直藏于袖中,触碰到油纸伞时也是用的左手。

他是个左撇子?胡天野思量。

“爹,弟弟还没跟上来。”说话的是另外一个少年,他明显比刚才的少年高了一个头的样子,眉宇间多了一分贵气,皮肤白皙,腰间挂着一枚白玉,一看就价值不菲。

“冰言,快点,趁天黑前我们得回去。”说话的中年男子,语气里尽是不耐烦。

原来他叫冰言,胡天野伸手碰了碰那把油纸伞,上面的小鸟绘得栩栩如生,十分惹人喜爱。

“好。”冰言小声答了一句,然后一步三回头跟着中年男子离开了。

“你刚才在看什么?”另一个少年问道。

冰言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像是怕别人看穿他的心思,他连连摆手道,“没看什么,就是……”

“就是什么?”少年锲而不舍。

“没什么。”

“凤言,晚上你娘做了你最爱吃的回锅肉,可要多吃点,瘦了你娘会心疼的。”中年男子笑着跟少年并肩走着。

冰言,凤言,光是听名字也知这是兄弟俩个,只不过,似乎唤作冰言的少年并不讨中年男子喜欢,这是胡天野自己的感受。

“冰言,今晚有回锅肉哎,太好了。”凤言开心的跳了起来,中年男子娇嗔道,“兰家未来家主,竟没半点分寸。”

胡天野突然想起,兰家?兰家庄斗梦大赛,兰冰言兰凤言,这究竟是谁的梦境?

“去跟夫人禀报一声,公子回来了。”中年男子前脚刚踏进大门,便指派了小厮前去通报。

兰凤言拉着兰冰言的手,指着厅堂院子一一给他介绍,“冰言,你不在的这些年,我一个人在庄子里可闷坏了,父亲整日要求我熟读经书,还拿藤鞭陪读,严冬酷夏日日操练基本功,我的召唤术就是这样被逼出来的。”

中年男子听着兰凤言吐糟他,从背后敲打了他的脑袋,“为父如此严苛要求,还不是因为你是兰家庄未来家主?换作旁人,我都懒得管。”

换作旁人?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兰冰言偷偷用余光瞧了一眼父亲,十九年来,他不曾管过自己一天。

胡天野静静注视着这父子三人,略略听明白了,敢情这兰冰言一直被养在外面,这是因了某件事,才被接回来的。

“你们赶快去梳洗一下,风尘仆仆的,一会儿来厅堂吃饭。”中年男子叮嘱道。

“好。”

“好。”

两种截然不同的应答,兰凤言的拉了长腔,似跟父亲亲呢,兰冰言则是一句莫得感情的应承。

“冰言,这是你的房间,娘不记得你的喜好了,所以便按照我的来布置的,你不介意吧?”兰凤言看了看兰冰言的脸色,似乎没有不高兴,他脸上一直都是温和的笑容,没有什么大悲大喜。

“我没什么特别的喜好,所以都好。”

“那就好,我先回去,一会儿厅堂见。”

“好。”这大概是兰冰言今天说的最多的一个字了。

房门关上了,胡天野也跟着进了房间,蓝色的被褥,蓝色的纱幔,还有蓝色的衣衫,就连桌子上的茶壶都是蓝色山水图。

兰冰言脸色一沉,他走到床榻前拿起衣衫,抖开了,拿在身前比量了一番,何止是又大又肥,“惺惺作态。”

这四个字一出,胡天野一惊,因为不过四个字,口吻之狠毒,之厌弃,仿佛面前站着杀了你全家的八辈子仇人。

可兰冰言还是换上了那件衣衫,系紧了带子,整理了一番,去了厅堂。

“冰言,你的衣衫……”兰凤言欲言又止。

兰冰言苦笑一声,无奈的摇摇头,“我穿大了一点,没事,多吃点饭长高了就好了。”

“听起来好有道理的样子,那你多吃点,娘做的回锅肉可是一绝,轻易不露手的,你可真有口福。”兰凤言继续说着。

“冰,冰言,听说你爱吃麻婆豆腐,可是你哥吃豆子身上便会起红疹子,所以你就将就一下吧,再说了那也没什么营养,看你长得又矮又瘦就知道了。”中年男子说到又矮又瘦时,没有一丝避讳,更多的像是嘲讽。

“嗯,那以后就不吃了。”兰冰言道。

“不过冰言,你只比我小了两岁,却矮这么多,真该听爹的话。”兰凤言打趣道。

“趁热快吃,你呀,话怎么那么多。”一个中年女子从纱幔后面出来了,她微微富态,面色刻薄,似笑非笑,好假的样子。

“娘,你又说我。”兰凤言丢了一块回锅肉放进嘴里。

“好了好了,是娘的错。”

兰冰言只是安静的吃饭,甚至连咀嚼声都没有,如果不是看到这么大个人坐在这里,胡天野都要以为他是空气了。

“你很讨厌吃洋葱吧?”胡天野突然问了一句,抬头的是兰冰言,只有他能听见胡天野的声音,因为这是他的梦境。

“没有。”

“可你一筷子都没有夹过洋葱,还特意避开了夹到它。”

“你是谁?”

“你又是谁?”

胡天野突然间醒了,因为那个人也醒了。

兰冰言,他是个有秘密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