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毛发怪

  • 轮回控梦者
  • 刘姝言
  • 1516字
  • 2020-03-18 07:34:54

“喂喂喂,你们看,外面的毛发怪不见了。”孟无涯透过利箭射进来的小孔瞅了瞅外面的形势。

“真的吗?”胡天野也凑过去看了一眼,还真是,走廊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了。

“西风,北安。”莫凌霜赶紧冲对面房间喊了两声,半晌没人回应,隔这么近就算是聋子也听得到吧,不对,聋子,莫凌霜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兰桑琴刚才似乎就这么说过,她心头一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了上来。

“我看事情没那么简单,大家还是提高警惕为好。”孟无欢一向谨小慎微,她给出的意见不得不听。

“嗯,孟姑娘说得对。”第一个点头赞同的竟然是兰桑琴,胡天野脸都要抽筋,真是对她刮目相看了,不过也是,五个同伴跑了一个又死了俩个,势单力薄的,跋扈也得挑个时候。

“外面有人。”孟无涯握紧了手里的佩剑,对着其他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悄悄的开了个门缝,然后迅速冲到了走廊上,对面站着一个黑衣人,头戴一黑色面罩,只露出一双眼睛,身上捂得严严实实的,连手上都是一副黑色皮制手套,透着光,摸上去应该滑溜溜的,见孟无涯出现,先是一怔,然后不容分说的对打了起来。

“他到底行不行啊?”胡天野看的提心吊胆,俩人打得不相上下,孟无涯竟然没占到半点上风,算是平手。

“你懂什么?他可是孟无涯,梦不落将来的家主,你也未免太小瞧他了。”兰桑琴估计也是个墙头草,谁出头送死她就帮谁。

“哦。”胡天野撇了撇嘴,勾了勾鼻子,原来他叫孟无涯啊,名字还挺好听的。

孟无涯一直在躲闪,其实是在寻求机会,黑衣人手拿一把短刀,那把短刀却是极快,刀柄弯弯拿在手里十分趁手,漆黑的刀身上有一只茯苓鸟,逼真异常,刀刃薄而坚韧,左一下右一下攻击,却又不伤其身,似乎就是在挑衅,他手脚灵活轻快,似一个假人,孟无涯瞅准了时机,一个长剑直入,差一点刺穿他的喉咙,莫名觉得他黑色面罩之下嘴角上扬了,然后短刀一勾,孟无涯的剑偏了方向。

“定!”孟无涯大喊一声,可对黑衣人似乎没有半点功效,竟然定不住他???

“莫凌霜,来帮我。”孟无涯自知凭一人之力恐怕收服不了他,至少没十分把握,便喊上了莫凌霜。

莫凌霜的欢至向来是出鞘必见血,所以刚才一直蠢蠢欲动,孟无涯钳制他的上半身,刀剑一来一回,彼此互不相让,莫凌霜则趁机偷袭了他的双腿,欢至一剑刺向他的小腿肚,可他一个轻盈的弹跳,不但躲开了孟无涯的剑,也顺势躲开了莫凌霜的偷袭。

三人不分伯仲,一来一回,倒有点黑衣人在放水,每次都是点到为止,他没痛下杀手,更像是在拖延时间,孟无涯跟莫凌霜俩人对视一眼,决定速战速决。

“他俩还挺般配的,配合的挺默契。”胡天野说完这句,就被兰桑琴拽到一边去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管这个?”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再说了他既不会刀,也不会剑的,除了贫上几句,让大家不至于那么紧张,怕也是别无他用了吧。

“莫凌霜,他想跑。”孟无涯刚喊完,黑衣人拼尽全力甩出一刀,逼得孟无涯跟莫凌霜连连退后,然后趁机嗖嗖嗖的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见鬼,竟然让他跑了。”孟无涯臭骂了一声。

“他出现到底为了什么?既不想杀我们,又……”莫凌霜突然想到了什么,她一脚踹开了对面的房间,西风跟北安俩人被五花大绑着,趴在地上如两只蚕蛹,嘴里还被塞了布,难怪刚才喊她们没有回应。

“是谁把你们绑起来的?”

莫凌霜用剑挑开了绑住她们的绳子,又把塞在嘴里的布生拽了出来。

西风先是大口喘了几口气,然后摇头道:“没看清,我们进来不久就被人从后面打昏了,只看到一个背影,好像是个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莫凌霜盯着自己的白衣看了看。

“啊……”兰桑琴突然惊呼一声。

“你又鬼叫什么?难不成是谁又死了?”莫凌霜有点不耐烦,这个兰桑琴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刚才他们几人待的房间里此时屋顶破了一个大洞,从上面掉下来一个人,正好落到了兰桑琴的脚边,差一点砸在她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