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波澜又起(一)

  • 轮回控梦者
  • 刘姝言
  • 1584字
  • 2020-04-18 12:18:57

胡天野从地上塌上找齐衣衫穿好,他一直假装找东西一边偷看孟无涯,这个臭小子竟然拉了被子,躲在里面蒙着头,神神叨叨一阵之后,再从被子里出来,他已经整理好了衣衫,腰带也束的整整齐齐,墨发低垂,我靠,他把他当什么人了,穿个衣服还用避着他?气得他也忍不住想翻白眼。

死人了,这可闹大发了,昨天晚上这帮子人吵翻了天,本就相互看不顺眼,也不知死的是谁家的,但愿是不相干的人,否则可能会很麻烦。

俩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门,回廊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胡天野一眼就看见了兰桑琴。

兰桑琴一见孟无涯跟胡天野时,未曾开口脸上竟先飞起红霞,惹得胡天野极为不痛快,她好歹是个世家女子,脑袋里整天装的却是些荒淫无荡的东西。

“姐,怎么了?”孟无涯开口问道。

“守夜的人死了,是,是噬梦家族的人,听说叫什么南阳。”孟无欢听见孟无涯的声音,一转头,拉了他到一旁,悄声告诉了他。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公然在莫凌霜眼皮子底下杀她家的人,难怪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敢吭声,更是看谁都不是好人的即视感。

“姑娘,昨晚守夜的只有我们跟召唤家族的人。”西风也没避嫌,当着所有人的面,高声跟莫凌霜回禀。

“翻过他的尸体瞧瞧,谁家下的手还能留不下痕迹?”莫凌霜自然听得出她话里的意思,于是主仆俩人一唱一和,矛头直指谁自是不必明说。

兰桑琴纵是跋扈,也不敢在这种事上胡搅蛮缠,嘴皮子上占点便宜也就罢了,人命关天还是谨慎点,弄不好两家真闹僵了,也不是她一个门生兜得起的。

北安蹲下身子轻轻翻过南阳的身子,胡天野使劲凑上去瞟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晕过去,南阳眼框里只剩两个空洞的窟窿,鼻子被压歪了,全身血管爆裂,七经六脉皆断了,说不好到底哪个才是致命伤,因为这几处,哪个单拿出来,也是活不了的。

“咦,好恶心,吓死人了。”

“这么残忍的手法还真是少见。”

“莫家到底得罪了何方神圣?”

哪里不对,胡天野直直盯着躺在地上的南阳,只感觉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上来,苦思冥想不得其解,他忍不住又往前挪了几步,手不小心触碰到了前面的莫凌霜的长发,这似曾相识的触感。

“他,毛发……”

“他的毛发怎么了?”莫凌霜别过脸,盯着胡天野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家伙似乎有点儿眼熟,在哪里见过他,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他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没见过什么场面,被吓得在这儿胡言乱语。

便又是一个白眼,胡天野早就习惯了,孟无涯也是同样的表情,只不过他的意思更像是驴抢先统治了世界。

胡天野被莫凌霜盯得不敢再说话,紧闭上了嘴巴,静静在一旁想着自己的心事,这个人的死法跟爷爷很像,只不过他死的比较正常,没有凌乱不断的毛发缠绕。

“啊,呀……”兰桑琴身旁的女子忽然失声尖叫。

“你是不是傻?不知道这是什么场合吗?还不给我闭嘴。”兰桑琴想也没想厉声呵斥了她,如果不是大家都在,估计得吃几个耳光也不一定。

“他,他……”可是她不但没有闭嘴,眼珠子恨不能瞪出来似的指着地上的尸体,声音颤抖,吐字不清。

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落下,众人又是一阵咋舌,兰桑琴的跋扈果然名不虚传。

可那女子不知是被打懵了还是被兰桑琴吓傻了,竟然失心疯似的跑了出去,一边跑还一边叫嚷着,见鬼了,见鬼了。

“她疯了。”兰桑琴愤愤道。

众人的目光收回来了,再次看向地上时,已是满地毛发,正如同浇了水的植被,疯了似的蔓延开来,脚下,墙上全都是,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

怪不得那女子被吓疯了,真是见鬼了。

“你刚才说什么?毛发?你怎么知道的?你是凶手?还是同谋?”莫凌霜第一个反应就是把胡天野揪了出来,用力抓着他的衣领,顶着他的下巴,恨不能把他摁进墙里,话说她一个女孩子力气大的真是惊人,胡天野几乎喘不上气,两只脚不停地蹬来蹬去,一双手也狂乱舞着。

“我,我……”胡天野勉强能吐出两个字。

“先放开他,让他慢慢说。”孟无欢为他解了围,莫凌霜犹豫片刻,也不好直接拒了孟无欢。

“先离开这里,赶快回自己房间,关上门,你们看,这些毛发只在地上跟墙上,根本进不了房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