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那个神秘的女人
  • 情字里写满你
  • 慕雅若
  • 2095字
  • 2021-10-09 04:33:11

我今年27岁,在一座名叫DL的小城里开着一间规模不大的小酒馆。这座城市有一个非常漂亮的淡水湖泊,慕名而来旅游的人自然不少。我的酒馆就开在这美丽的湖泊旁。我在这里听说过许多人的故事,有的幸福有的伤感。我故事里的女主人公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慕雅轩。人如其名,她是一个十分漂亮且特有气质的一个女孩子。

美女无论在哪,都是个博人眼球的存在。而慕雅轩不仅漂亮她还是一个十分有气质的女人。我走进酒吧的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她。旅游淡季,酒馆里的人并不是很多。大部分来到酒吧的都是结伴而行,或许是几个朋友,也或许是情侣。而慕雅轩就一个人坐在窗边的角落里,修长白皙的手里还夹着快要燃灭的烟。她盯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整个人显得淡漠又疏远。她是一个不好接近的女人,这是她给我的感觉。

连着三天,她都来到我的小酒馆,每次都是点一瓶红酒,一个人坐着,在快要关门的时候她就会离开。这三天里有好几个男人都曾向她搭讪,她也只是淡漠的瞥一眼,并不理人,那神态就像最名贵的猫,特别高傲。这让我更加确信她给我的感觉,她确实是一个极不好接近的女人。

第四天夜幕刚刚降临的时候她又来了。穿着黑色的紧身T恤,配了一条米白色的阔腿裤。身上没有多余装饰品,就左腕上有一块精致的手表,无名指的大钻戒在夜幕的灯光下闪着璀璨华丽的光,这简单的装扮在她身上却有一种让人不容忽视的高级感。我偷偷观察了她很久,她一定是个有故事的漂亮女人。而且看来她并不缺钱,身上最简单的衣物做工都十分精致,那枚大钻戒估计能买下我这个小酒馆,每次点的红酒也并不便宜。一个不为物质烦恼的女人,每天都一个人来我这个小酒馆,那她是一定有故事。

我终于鼓起勇气,拿着酒杯走到她面前。也许是跟她搭讪过的人并不少的缘故,她淡淡的瞥了我一眼。她长着一双十分漂亮的凤眼,眼神却像冬季的雪花一般冰凉。我清了清嗓音,故作十分高深地跟她说道“时间能治愈的都是愿意自渡的人。”这是我从网络上学来的,可能是这句话戳中了她的心,她那双漂亮的凤眼中闪过一丝迷茫,这还真让我瞎猫碰上死耗子了。见杆就爬,我又跟她开口道“有些心事说给陌生人听,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看她没什么反应,我自顾地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让我惊喜的是,她并没有拒绝。这一天晚上,她都没开过口,偶尔跟我碰下杯,大部分时间都是看着那布满星辰的夜幕。

而后的每一天她都会来,还是坐在同一个位置。我还是会自顾的在她对面的位置坐下,她也不赶我,有时候还会亲自给我把酒就倒上,姿态优雅。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盯着窗外的夜幕看,当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我有些忍不住的问她“这夜幕有那么好看吗?”

她的声音很清丽也带着淡漠的疏离感,如同她这个人给人的感觉一般。“《小王子》里有一段话,星星真美,因为星星上有我看不见的花儿……”

听到她的这段话,我突然想起我的初恋,心中一阵难过。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深藏于心又不愿与别人分享的故事吧。我也随着她一起看向窗外的夜幕,湖面好似跟那星辰衔接在了一起,夜空中的星星闪着明亮的光,似情人的眼睛。

……

这个神秘的女人已经在这座小镇中待了一个多月,跟大部分游客不同的是,她似乎没有离开的打算。我与她之间好像也形成了一种默契,她依然每天都坐在靠窗的那个位置,我不忙的时候就会在她对面坐下,她偶尔会跟我碰下杯。我更好奇了,究竟是什么样的故事,能让一个女人独自选择躲在这样一个小镇中。“一个人待在这儿,不会觉得寂寞吗?”我有些心疼的问道。这里陪着她的或许只有这冰凉的夜幕。

她掏出一支烟,点燃。然后开口道“你相信一眼万年吗?从我第一次遇见他。”她杵着下巴,盯着桌上的红酒杯看,那液体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异常妖娆。她眼中却有着化不开的忧伤。

“那一定是个美丽的爱情故事。”

她有些自嘲的勾起嘴角,拿起酒杯跟我碰了一下。随即轻声说道“你有时间的话,我可以说给你听。或许就像你说的,把心事说给陌生人听是个不错的选择。遗憾的是,这个故事并不美丽,也许你并不会喜欢。”

往后的两个月里,这个位置几乎已经成为了她的专属,每天她还没来,我就会把这个她偏爱的位置给她留好。而我每天都会坐在这里听她讲故事。

有时候她会笑得像一个单纯的小女孩儿,有时候眼中又会有着化不开的忧伤。我认识她三个月,从没有见过她那么纯真的笑。她所有的纯真与美好都留给了那个让她一眼万年的男人。也让那个纯真美好的少女败在了世俗里。

原来命运的礼物早就暗中标好了价格。

再后来的有一天,夜幕降临了,她没有出现在这个小酒馆。无论刮风下雨都会来的她,是再也不会出现了吧。我盯着那个位置有些伤感,一直等到打烊,她也没有再出现。我知道这个小镇本就不属于她,或许她已经找到了自己要的答案。而我连她叫什么我都不知道。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突然收到了快递的电话,说我有从F 国寄来的包裹,我也有朋友在那个地方,但我直觉就是她。她本该属于那个遥远的地方。

包裹里有一封写的洋洋散散的信,还有俩瓶香水。信件的大概意思就是感谢我这三个月以来的陪伴,以及不厌其烦地听她讲故事。

有时候,看着那靠窗的位置,我依然会想起那个神秘的女人。那是个近乎无情的女人,认识这么几个月,她的名字我还是查阅香水的相关报道才知道。那个被媒体称之为“天才调香师”的慕雅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