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王者归来

雨后初晴的江南小镇,空气中带着淡淡的泥土芬芳,清新舒润。

蔚蓝的天空中,几缕如烟似雾的薄云,为整个城市,频添了几分含蓄和朦胧之美。

一架白色铁鸟划过长空,缓缓降落在梁溪国际机场。

伴着一声手机铃音,一个20岁开外,穿着短款黑色皮衣,混搭浅蓝色破洞牛仔裤和白色棒球帽的女孩,潇洒地从机舱走出来。

她的肩上挎背着一个运动背包,拿着手机道:

“喂,师父,我到了,刚下飞机。”

安雪的声音很好听,清脆灵动,有着这个年纪特有的活力和朝气。

电话那头,显然是位长者,磁性的声音,低沉缓慢:“怎么样,累不累?能不能立刻投入工作中?”

“立刻?什么意思,是有案子要查吗?”

安雪愣了一下,表情有些惊讶。

“是啊,就在你降落的机场,可以吗?”

这句虽是问话,却已是笃定的回答了。

安雪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可以是可以,但是我还没有去警局戍职,他们不会让我进现场调查吧。”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会把委任书发到现场负责人的手机上的。”

“哦,那把案发地点给我吧。”

安雪的语调轻松,欣然答应了杨局的请求。

下一秒,她突然紧张起来,追问道:“等等,这个现场的法医主任,不会是白旭吧?”

“很明显,就是他。”

“师父,你……”

“我什么呀?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对方真的就是长辈教育小辈的口吻,语重心长道,“师父只是帮你少走点弯路而已。”

“那也不能这么直来直去吧。”

安雪嘟着嘴,小声嘀咕。

其实,她真的迫不及待想要见到白旭。可是,作为女孩子,总该有点矜持吧。

“那你想怎么拐弯抹角?要不,我直接告诉他,你回来了?”

“别!千万不要告诉他!”安雪连忙阻止,说:“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诶,这才对嘛!我们小雪有什么事情摆不平呀。”

他的话,听起来特别自豪。

安雪无奈地撇了撇嘴,说,“那先这样吧,挂了。”

“好,晚点师父给你接风。”

……

手机挂断后,安雪从裤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撕了包装纸,就往机组人员休息处走去。

没过多久,她就站在了案发现场门口。

大约10分钟后,她站在了员工休息室的楼下。

很明显,警方和发证人员已经达到现场,周围拉起了封锁带。

安雪咬着棒棒糖,朝着8楼处看了一眼,四周都是落地玻璃窗式样的结构,很滑溜,也没有外置的凸起物,可以让人从外面攀爬进入8楼。

所以,犯案人,只能是楼内的人。

确认完这点之后,安雪抬手,掀起封锁条,想要进入,就被看守的制服小警员拦了下来。

“警方封锁现场,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额,我也是警察,这是我的证件。”

安雪从外套口袋李拿出自己的证据,递给小警员。

对方看了一眼,依然不予通融。

“抱歉,你这个不是本国的警员证,所以,还是不能让你进去。”

这时候,想是算准了时间一样,小警员的通话器响了。

他连忙按下了接听键,下一秒整个人都怔住了。

一双黑眸,上下打量着安雪,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很快的,他回过神,连连点头,道:“是,明白!立刻放行。”

说罢,便主动掀开封锁带,恭敬地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安雪也没有迟疑,走进封锁区之后,立刻停步,转身打量着面前的小警员,说:“把你的证件给我。”

“啊?我的证件?”

“是,拿出来。”

安雪点头,态度明显是不容置疑的。

小警员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真的就把自己的证件送到了安雪面前。

安雪收下证件,看了一眼,立刻朝他“嘻嘻”一笑,说:“借我用一下,等会儿还你。”

说完,不等小警员反应,已经不见了人影。

很快的,她乘坐电梯到了8楼。

在电梯门打开时,挂上了小警员的证件。

她快步走进死者办公室,就看到一个穿着西装,身形挺拔的男人,正站在尸体前,做初步查验。

此时,他是背对着门口的,自然也就看不到他的长相。

不过,对于安雪来说,这个背影,已经足够熟悉。

未免被白旭一眼认出来,她特意拉低了帽檐。

白旭仔细检查过尸体的初步情况,说道:“刑侦队的人呢?到了吗?”

“到。”

安雪特意走到了逆光的位置,压低了嗓音,答应了一声。

白旭蹙眉,朝着声音的方向瞥了一眼,只能看清对方大概的轮廓,知道她是个身高160左右的女警员。

“新来的?”

“是。”

安雪伪装了声音,听起来有点沙哑。

“只有你一个吗?周队还没到?”

白旭虽然这么问,但是语调中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似乎这是一种常态。

安雪真的很不想跟他对话,但又不能不回,只好点头,低声应答:

“嗯,我离得近,他们等会儿就到。”

“那我先简单说一下,等周队到了,你复述给他听。”

白旭本就是个追求效率的人,不喜欢做重复的无用功。

安雪没有说话,只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她的目光,静静凝视着他,竟然有些贪婪。

十年过去了,他比过去更加清隽帅气了。一双不怒自威的凤目,看似淡漠疏离,实则深邃含蓄,给人一种暖暖的安全感。

他的唇,更加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害她不由自主的想入非非起来。

“咳!”

白旭察觉到安雪的目光,眉心不自觉地皱了起来。他挺讨厌花痴的,甚至怀疑这个新来的小女警,是怎么从警校毕业的,到底能不能胜任刑警的工作。

不过,说来也奇怪,原本从来不会多看异性一眼的他,竟然认真地打量了安雪几秒钟。

但,也仅是几秒钟而已。

很快的,他就垂下眸子,陈述道:“死者身体表面没有致命伤,只有右手手背处,有一道细长的伤口,应该是被某种金属制品划伤的。伤口微微发黑,加上嘴唇呈现暗紫色,说明他是中毒身亡的。”

说着,他抬起死者的手臂,继续道:“从尸僵程度看,死者的死亡时间,在1-2小时前。尸斑集中在背部和臀部,说明死后没有被移动过。”

“那他中的是什么毒?”

安雪随口提问,忘记了伪装声音。

白旭微微一怔,转头看了她一眼,依然是背光的身影,看不清楚面容。

但脑中,却有个人影,一闪而过。

白旭也没有过分在意,指着死者右手背上的伤口,道:“这道伤痕处,有轻微的杏仁味,应该是氰化类毒物。”

“你的意思是,毒物可能是从手上的伤口,扩散至全身的。”

“有这个可能,毕竟他的口腔内,没有检测出服用过毒药的痕迹。”

白旭比较简单地解释了这个问题。

安雪认真想了想,又问道:“那这种情况下,毒液从伤口渗入,他会立刻死亡吗?”

这样的提问,让白旭微微愣了一下,再次抬头看向安雪,解释道:“不会立刻死亡。”

“也就是说,从伤口接触到氰化物,到他真正死亡,需要间隔一段时间?”

安雪一旦进入案件调查,就非常专注,连最初的伪装都忘记了。

“是。”

“那是多久?”

“二三十分钟。”

白旭再次做出回答,原本淡漠的眸子,此刻仅有一丝光彩,但又转瞬即逝。

安雪抬手,捏着棒棒糖,默默嘬着,而后看了眼自己的手表,小声嘀咕:“也就是说,上午9点半到10点半之间,跟他接触过的人,有可能是凶手。”

正想着,身后的清洁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靠近。

安雪本能地侧身避开,反手擒拿,将人按在桌上,却不想还是迟了。

棒球帽落地,乌黑的长发,瞬间垂落。

白旭清楚了看到了她的长相,眉心不自觉的皱了起来,内心巨浪澎湃,脸上却不动声色。

是她,真的是她!

十年了,她总算又出现在自己面前了。

安雪尴尬,察觉到他颇带怒气的目光,连忙低头避开。

白旭看着她回避自己的样子,心里特别不是滋味,甚至是恼火的。

他故意提出质疑:“这警员证,似乎不对啊。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混进案发现场?”

这话,让在场的其他人,都齐刷刷地朝着安雪的方向看去。

安雪没好气地撇了撇嘴,心里知道他是故意针对自己,毕竟当初是自己不告而别的。

她清了清嗓子,将扣住的清洁工交给身旁的警员,道:“我确实是警察,今天刚从M国回来,即将到C区警局戍职。”

说话时,她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外籍证件和委任书。

白旭看着她手上的东西,已经明白她当年不告而别的原因了。

果然,她还是做了自己最不希望她做的职业。

“也就是说,你还没有去C区警局报到?”

白旭接着开口,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多余的情绪。

“是。”安雪点头,一双明亮的水眸,静静地注视着他,眼神可怜兮兮的,又无比真诚。

白旭几不可见地皱眉,心头的气未消,不打算给她好脸色,冷冰冰道:“那你不能在这里查案,先回警局戍职,然后再过来。”

“那多麻烦啊,就不能通融一下吗?”安雪朝他嘟嘴卖萌,试图讨价还价。

白旭却态度坚决,冷声回绝,“不能。”

……

安雪无语地咬着棒棒糖,满腹委屈地盯着白旭。

下一秒,也不知是怎么了,早就想好不给她好脸色的白旭,竟然于心不忍了。

他暗暗掐了自己一下,依然沉着嗓音,道:“除非,你能在一刻钟的时间里,找出真正的凶手,否则……”

“我可以。”

不等他说完,安雪已经给出了笃定的回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