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突然火爆了起来

  • 神医诊所
  • 钓鱼1哥
  • 2447字
  • 2020-03-08 14:41:06

贵嫂侄女身材瘦小,秦蹊也不好意思让人家一次用三贴,总共只需要三贴900元,比贵嫂少了1800元。让秦蹊很是惋惜,怎么就不像贵嫂呢?

发现自己竟然丝毫没有去注意贵嫂侄女的美貌,也没有被她的身材分散注意力,一心只想在她身上多贴两贴。撩起衣服贴伏贴的时候,眼睛也没有在白皙柔滑的皮肤上多停留。只是想了一下,如果把伏贴贴在比较平的熊上,是不是会促进血液循环,促进女孩的二次发育。真的只是闪过这个念头,而且完全是从医学角度出发。秦蹊觉得自己真的医者父母心。

将贵嫂与她侄女送走,秦蹊很是遗憾地想到,要都是贵嫂这样的重量级选手那该多好,世界也会多一分和谐。

这一天,来贴伏贴的人少了不少。新制作的五十张伏贴,只用掉了十几张。秦蹊很想靠伏贴发财的心思宣告破产。

秦蹊也不是很失落,反正自己的主要目标基本上已经达到。

头伏快结束的识货,秦蹊总共贴了不到两百贴,由于街坊们大多数是一次付清了三次的伏贴的费用,所以秦蹊现在手里有将近十万的现金。

而考验任务第二步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十二套动作已经完成了前五套,已经初步掌握了一心二用的窍门,之后的七套动作会越来越顺利。

五套动作完成,秦蹊已经体会到这五套动作的好处。每完成一套动作,秦蹊就会感觉到身体内的一部分经络中出现了一股热流,沿着经络在一些经脉上运行。

这前五套动作完成,秦蹊的手三阴经已经全部打通,手三阳经除了手太阳小肠经没有打通以外,其余两经络已经打通。按照这个规律,这十二套动作最后就是要打通身体内的十二经络。打通十二经络之后会有什么效果,让秦蹊很是期待。会不会成为武林高手啊,飞檐走壁。怎么想到这里,秦蹊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到女生宿舍去了。要是读书的时候就有这个系统,是不是上女生宿舍不用担心宿管阿姨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中伏的时候,秦蹊的三伏贴突然火爆了起来。

本来秦蹊以为准备两百贴就应该足够了,谁知道中伏第一天,两百贴就用光了。累得秦蹊躺在躺椅上直喘气,还有很多街坊只能等第二天过来贴。

秦蹊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诊所会突然火了起来,原本没打算来贴伏贴的街坊怎么会跑过来贴第二贴。甚至很多不是附近的人也跑了过来。

何大爷来得比较晚,走进来看着躺在躺椅上的秦蹊呵呵直笑。

“年轻人要懂得节制啊,少壮不留力,老大徒伤悲。”何大爷意味深长地说道。

秦蹊累得不想动,不然真想跳起来喷何大爷一脸,你个老痞子竟然如此下流。

“何大爷,你来晚了,我准备了两百贴,今天一天贴完了,你明天再来吧。”秦蹊说道。

“我知道,就是过来坐坐。你小子不错呀,原本以为你不是当医生的料子,没想到弄出来的伏贴还蛮好用。这一回赚了不少吧?”何大爷笑道。

“还好吧。多亏何大爷帮我宣传。”秦蹊在这一点上对何大爷还是蛮感激的。

“感谢我干什么。你的伏贴好,我不给你宣传,自然会有别人去宣传。现在街坊都晓得小秦医师的伏贴蛮好,亲朋好友都要通知一下。只是你不能光贴伏贴,伏贴只有三伏天贴的,过了三伏贴就没人贴了。你得多看看医书,长点本事才行。中医都是熬出来的。”何大爷说道。

“我晓得,每天都看医书。”秦蹊说道。

何大爷坐了一下就起身离开,走到门口又回头说道:“年轻人,节制点。”

秦蹊懒得理会,在躺椅上睡了几个小时,等到肚子饿得咕咕叫了,才起来出去吃了一顿。晚上又配制两百贴,搞到大半夜。

第二天人也不少,比起第一天稍微好了一点,两百贴没用完,还剩下几十贴。其中还有很多人主动要求多贴一贴。秦蹊怀疑这些人都是贵嫂带过来的。

“秦医师,这个就是我儿媳杨雨梅,上回我跟你讲过的事情,你要放在心上呀。”蔡米燕这回把儿媳带了过来。

杨雨梅快三十岁了,身材略微有些瘦小,长得还算清秀。

以秦蹊现在的本事,只能够看这些外在的,至于蔡米燕儿媳不孕不育的原因,他可看不出来。把脉也不用把,他现在最多能够把出来别人还有脉动。但是,人家活蹦乱跳的,眼睛没瞎的话,谁都能够看得出来的。

没有自责自己大学没学好专业,而是立马责怪起系统来,别人的系统一出来就是各种大礼包,各种开挂,自己的系统竟然先要进行考验。人比人当真是气死人,系统比系统真的该扔。

“我记得的。没这么快就有进展呢,一有消息我就通知你。”秦蹊说道。

“好的呀。”蔡米燕笑了笑。

杨雨梅也在秦蹊这里贴了两贴。本来以杨雨梅瘦小的身材,一贴就够,可蔡米燕觉得漏了第一帖没贴,干脆在中伏补回来。

秦蹊其实是非常想治好杨雨梅的不孕不育症的,因为任务奖励是不孕不育症治疗术大成。这可是最来钱的技术。没前途,谁吃了饭没事干到处贴专治不孕不育的“狗皮膏药”?干这个大有前途。将来这个技术到手,秦蹊完全可以把诊所名改成不孕不育专科诊所。

三伏天很快就要过去,秦蹊靠着三伏贴大赚特赚,赚得附近的诊所都眼红得不行。离秦蹊的诊所不到百米的地方就有一家私人诊所,只不过人家的诊所是西医。这家诊所的医生叫吴田柱。

吴田柱的诊所气派得多,既是诊所也是药房,里面还有一间注射室,每天都有好些个在那里打点滴的。吴田柱一个人忙不过来,还请了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帮忙,既当护士,又当售药员。每天钱钱赚到手,日子还非常有情调。他本来一向都对秦蹊的诊所看不上眼的。平时还经常和两个貌美护士挤兑秦蹊的中医诊所。

“小赤佬迟早亏得内裤都没得穿,学什么不好学中医!”吴田柱经常向两个年轻貌美的护士说道。

但是没想到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三伏天这段时间,秦蹊彻底把他的风头抢光了。

“唉,如今这世道是傻子太多,骗子不够用啊。明明就是骗人的狗皮膏药,这么多人还抢着送钱去。”吴田柱坐在老板椅上来回转动着。

小护士咯咯笑了笑:“我听说隔壁一开始伏贴是一百块钱一贴的,没人去贴,后来隔壁小医师涨了两次价。结果他家的伏贴越传越神。”

“小赤佬这么做,迟早是要出事情的。”吴田柱心里在盘算着,一张贴三百块,这三伏天,小赤佬的生意越来越火爆,每天都排着队。小赤佬贴伏贴比他打点滴可快多了,赚得也多多了。这么多钱都进了小赤佬的袋袋里,气死人啊!

“哎哟!”小护士啪地把吴田柱的手拍开,老色鬼!

吴田柱老脸一红:“失误,失误。”

“哼!”小护士瞪了吴田柱一眼,找借口能不能上点心,一个借口用了多少回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