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原来是嫌太便宜

  • 神医诊所
  • 钓鱼1哥
  • 2284字
  • 2020-03-08 07:54:56

“贵叔,这不能怪我呀。前面几天我确实是在搞优惠活动啊,结果街坊们都嫌贵,我是真不晓得她们还会来贴伏贴的呀。我这伏贴跟你卖肉不一样,一年四季天天有卖肉的,我的伏贴只贴这三伏天。我也是要赚钱吃饭的呀。”秦蹊随时注意着猪肉贵的动向,前面五套动作完成之后,身体素质进步很大,就算打不过,跑应该还是能够跑得掉的,前提是猪肉贵不拿杀猪刀当飞刀用。

“我不跟你讲这个事。你喊我贵叔,喊我老婆贵嫂,你是什么意思啊?我跟我老婆差了辈分啊?”猪肉贵不满地说道。

秦蹊一愣,还真是差了辈分了,背后里喊朱世贵都是喊猪肉贵,只是当面不敢喊,才称呼贵叔。至于贵嫂,大家当面背着都是喊贵嫂,老的少的都是这么喊。自然也跟着喊了,还真没怎么注意,这两口子竟然还差着辈分呢。

“你们差着辈分怎么能结婚呢?”一旁的卖肉的笑个不停。

秦蹊点点头:“我还以为我喊错了,原来是你们自家结婚结错了呀。”

“滚蛋!”猪肉贵将筒子骨和猪肉装进一个大袋子里,直接往秦蹊身上扔了过去。秦蹊慌忙接住,这厮用的力度还真大。

“你赶我走,我可不付钱啊!”秦蹊不满地说道。

“那没事,以后我们家到你那去贴膏药也不付钱了。我家的猪肉可没你的膏药贵。”猪肉贵用刀子在磨刀棒上嘎吱嘎吱磨了几下。

秦蹊只得老老实实地付了钱,提着袋子就回去了。

“秦医师不是一个人吃饭么?怎么舍得买这么多肉啊?”一旁的街坊问道。

“我哪里晓得,兴许是人家最近贴伏贴赚了钱,烧得慌,想多吃点肉吧。”猪肉贵猜测道。

回到家里,将筒子骨炖在电高压锅里,然后就开始考验任务第二步的十二套动作的第一套动作。

让秦蹊很吃惊的是,这十二套动作跟他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原本以为这十二套动作肯定是比第一步五套动作困难得多,可没想到这第一套动作看起来并不难,难就难在这一套动作必须与相应的观想法完全配合,才会有效果。这就很难了。尝试了一次,可是系统提示这一套动作的完成度为零。

本来并不是很难的动作,可是只要配合其观想法,就变得异常困难,因为做不到一心二用,总是顾此失彼。终于明白系统会让他先完成第一步五套动作。只有在完成了第一步五套动作,使身体的柔韧性提升到一定的层次,才有可能进行这一步的十二套动作。

有了第一步的经验,虽然前面数次尝试全部以失败而告终,但是并不觉得他无法完成。只要身体与观想意念协同一致,就能够顺利完成第二步的十二套动作。

尝试了很多次,最后肚子咕咕叫了起来,这才发现时间已经不早。

第二天,睡眼朦胧地打开诊所的大门,惊讶地发现诊所门口竟然排起了长队。秦蹊感觉自己好像走错了门似的。

“秦医师,年轻人要起早一点呀,我们都排了一早上的队了。”

“是的呀。晚上别玩太晚,熬夜对身体不好呀,很多猝死的就是熬夜熬死的。”

“秦医师自己就是医生,他晓得的呀。”

……

秦蹊听着街坊们叽叽喳喳讲了半天,听出来他们都是冲着伏贴来的。

“我跟你们讲讲清楚啊,这个伏贴已经恢复原价,现在是一贴三百块,三帖九百元,不讲价的呀。”秦蹊首先声明。

“好的呀,秦医师,一分钱一分货,我们晓得的呀。你只管贴,我家几套房,收一回租金,够你贴几时回嘞。”

抓了抓脑袋,这里排队的街坊随便扒出一个来,至少都是千万级的富翁。没办法,这些街坊土生土长的,手里要是没有几套房,真不好意思讲自己是东海人。

这些人付钱一个比一个爽快,让贴双倍就贴双倍,让贴三倍就贴三倍。秦蹊怀疑这些人上次不是嫌伏贴太贵了,而是太便宜了。有钱啊,不买对的,只买贵的。

见秦蹊一个人忙不过来,街坊们有主动自告奋勇帮收钱,维持秩序,最后把钱清点得整整齐齐地放在秦蹊面前。忙了一整天,之前准备好的100张伏贴只剩下了几张。但秦蹊知道,附近的街坊基本上都来过了,后面应该来不了多少人了,所以只补了五十张,忙乎了一晚上,睡觉的时候,已经到了半夜。

上万块的现金,微信里面还有一万多。好像很久没有这么多的现金了,看着桌子上一叠百元钞票,有些兴奋。一时间也睡不着,干脆又开始考验任务第二步。

夜深人静,城中村到了这个时候,外面窄小的街道几乎没有了行人,突然心灵福至,进入到一种很玄妙的状态,第二步的第一套动作很写意地完成了,而观想法也非常完美地与动作协同。

一遍又一遍。

第二步第一套动作完成度增加5%,8%,6%……10%……

一口气做了十几遍,第一套动作的完成度竟然已经不知不觉到了100%。

只是当第一套动作完成之后,秦蹊想要再继续第二套动作时,这种玄妙的状态突然消失。

秦蹊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倦意涌了上来,往椅子上一坐竟然直接睡了过去。

砰,砰,砰……

楼下传来用力的敲门声,将秦蹊从睡梦中惊醒,霍地站起身,才发现手脚酥麻,两条腿跟不是自己的一样,站起来根本无法迈得动步子,直愣愣地往地下倒。连忙用双手撑住桌子。然后用力在地上跺了几下,慢慢地有了一些感觉,才缓慢地往楼下走去。

“秦医师,你在里面干什么好事情呀?半天都不见你下来,别不是在家里藏了什么女人吧?”贵嫂走进诊所便开始东张西望。

“昨天把我之前准备的伏贴用得差不多,晚上熬夜赶了一些。很晚才睡。贵嫂,你怎么就来了,第二贴要到中伏才贴,还要等几天呢。”秦蹊有些诧异地看着贵嫂。

“我晓得的。今天过来不是我要贴,是我侄女要贴。”贵嫂说道。

秦蹊眼又不瞎,早就看到了贵嫂旁边站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没想到是贵嫂的侄女,长得不太像亲戚啊。

“你家侄女,还是贵叔家的?”秦蹊问道。

贵嫂笑道:“秦医师,你说呢?”

秦蹊实事求是地讲:“都不太像啊。如果非要选一个,应该是你家的。”

“秦医师,你好讨厌啊,这明明就是我家亲侄女,跟我一个模子一样的呀。”贵嫂翘了翘嘴巴。

秦蹊很懵啊,真是一个模子吗?我这个眼睛好像需要治啊。算了,冲着你肯花二千七到我这里贴伏贴,我就违心地认同了。良心好痛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