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新出炉的收费标准

  • 神医诊所
  • 钓鱼1哥
  • 2295字
  • 2020-04-03 15:06:48

“你真的要留在我诊所啊?”秦蹊问道。

“是啊。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就留在这里。”吴行说话的神情很严肃,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

秦蹊本来以为吴行是说客套话,现在见吴行这样严肃,自然知道吴行确实是认真的。

“吴大夫,你在京城都是名医了,有必要这么认真么?”秦蹊不解地问道。

“朝闻道,夕死可矣。你也说了,我一把年纪了,名赚够了,钱也赚够了。可我想知道医术的极致是什么样的。”吴行这番话说得很深沉。

秦蹊看了吴行一眼,算是有一点明白了。吴行和自己不一样,即便得到了系统,秦蹊最开始的目标也不过是让自己能够凭着医术在这喧嚣的城市里生存下去。现在目标远大了一点,那就是在中医这个行业混出点名堂,用吴行的话来说,就是把名赚够。可没看得吴行那么远。什么是中医的极致呢?是把所有的技能全部修满,然后把所有的技能全部提升到圆满么?

可是,秦蹊的不孕不育症治疗技能也达到了大成,在诊所属性的加成下,甚至达到了圆满。可是他一点也感觉不到那种医术达到极致的快乐。也许,对于秦蹊这样一个挂逼来说,他是没法体验那种将医术提升到极致的那种精神的愉悦的。

“真的要留下啊?我先提醒你,就算你留在我诊所,也不一定能够练出内气。练不出内气,引气运针或者引气入药都无从谈起。当然,我肯定不会留一手故意让你练不成。”秦蹊也搞不明白,吴行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比年轻人还要冲动呢?

“只要秦大夫收留我,以后我就是您这里的学徒了。”吴行很恭敬地说道。

“别别别,吴大夫,您千万别这么称呼我,我听着不自在,你就叫我小秦。”秦蹊说道。

“那怎么行?”吴行连忙摇头。

“就这么办。您要是用尊称,我就不敢让您留在诊所了。您想想看,您都这么大年纪了这么称呼我,不是把我称呼老了么?”秦蹊态度很坚定。

“那好吧,不过你也不用对我用尊称。咱们中医讲究尊师重道,我因为年龄的问题,已经不尊师了,你再这么称呼我,我心里慌得很啊。要不你叫我老吴?”吴行说道。

“好,老吴就老吴。”秦蹊总算答应了下来。

“小秦,以后我是住诊所呢还是自己找住处?我听从安排。”吴行说道。

“你要是不嫌弃我这里的住宿条件差呢,楼上就有房间。我把我爸妈的房间腾出来给你住。客房以后小浦可能住那。”秦蹊说道。

“楼上好,楼上好。以后上下班也不用走路。我厨艺也挺不错的,要不以后厨房的活我包了。”吴行还真是学徒的态度。

“那怎么好意思?”秦蹊觉得还是客套一下。

“没事,我平时除了中医,就喜欢在厨房弄吃的。就是厨艺一般,你们可不要介意。”吴行对自己的厨艺不是很有信心。

这免费的学徒还真好用,这下连吃饭都有着落了,这一阵诊所病人太多,天天吃外卖,都吃得想吐了。外面油水太重,油也不太好。

“反正比外面的外卖强多了。”浦诗云笑道。

“那肯定比外卖好,至少比外卖有营养。”看到秦蹊与浦诗云开始接受他,吴行很高兴。

秦蹊这才向梅琪蓁说道:“梅女士,现在和你说说你父亲的治疗费用问题。”

“秦大夫,你放心,只要能够将我父亲的病治好,多少钱我们梅家都愿意付。”梅琪蓁连忙说道。

“一家诊所有一家诊所的规矩,该收的,无论是你贫富贵贱,一分都不能少。不该收的,你给再多,我也不会多要一分。你如果有异议,今天的治疗费可以不支付,另请高明。”秦蹊说道。

“秦大夫放心,我们一定按照诊所的规矩来。”梅琪蓁说道。

“小浦,你去拿我们的收费标准过来。把今天的治疗费用核算一下。”秦蹊说道。

“嗯?”浦诗云不记得诊所有什么收费标准,狐疑地看着秦蹊,“我们有吗?哦,不,在哪?”。

“小浦,我看你做事太不细致了,收费标准就在柜台上。天天摆在你眼皮子底下,你竟然没看到。快去拿过来。”其实之前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收费标准,完全就是专门给梅琪蓁现做出来的。好在是有系统傍身啊,不然这事还真是尴尬。本来秦蹊一直表现得云淡风轻,好像对金钱完全不在乎,可要是因为收费标准的事情,一下子就会将秦蹊的格调降低几个档次。

浦诗云跑到柜台一看,还真是有一个本子,上面写着诊所收费标准。浦诗云对自己的记忆有些不自信了,难道真的有收费标准?之前我怎么就没看到呢?难道我真的这么粗枝大叶么?

“还愣着干嘛?赶紧拿过来呀!”秦蹊催促道,你想破脑袋也想不清楚这收费标准怎么来的。

浦诗云将收费标准递到秦蹊手中。

“梅女士,出诊治疗的费用与在诊所治疗的费用标准是不一样的。出诊的费用要比诊所治疗费用高出五倍。你父亲今天如果是在我诊所治疗,针灸的费用大约是3000,药物炮制费用1000,然后加上开方与中药的费用大约是1000,煎药就免费了。总计五千块。但是今天是出诊,费用则变成了两万五千元。”秦蹊说完看向梅琪蓁。

梅琪蓁给秦蹊准备了一个十万块的红包,算是秦蹊今天的出诊费。后面的治疗自然不会每次都有这么多,最多给个一两万。可没想到秦蹊的医疗费竟然这么高。如果秦蹊每次出诊,她只给个一两万,还不够治疗费。

“秦女士,有什么不明白的么?”秦蹊问道。

“没有,没有。你们这里可以刷卡么?我身上没这么多的现金。”梅琪蓁说道。

“小浦,带梅女士去刷卡。”秦蹊吩咐了一声。

“梅女士,跟我来。”浦诗云刚才也很吃惊,诊所的治疗费用都这么贵了么?

梅琪蓁付完费,那边煎药也差不多煎好了,自动化煎药砂罐就是好用。

“梅女士,这一剂药,你带回去,给你父亲服下。我们还要去吃晚饭,就不留你了。”秦蹊用一个瓶子给梅琪蓁装好,是进药材的时候,批发部赠送的赠品。

梅琪蓁看得出来,因为之前在梅家遭受了冷眼,秦蹊到现在很不待见梅家人。虽然心里有些不忿,但多年的从商经验,让她并没有情绪上脸,反而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双手递给秦蹊:“秦大夫,这事我们秦家的一点心意,还请秦大夫笑纳。”

秦蹊没有接:“我之前说过了,该收的,我一分都不会少收,不该要的,我一分都不会多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