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老学徒要不要?

  • 神医诊所
  • 钓鱼1哥
  • 2394字
  • 2020-04-02 21:47:20

秦蹊给梅立诚做的针灸时间并不长,只花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完成了第一次调理。

“病人的身体有些虚,今天先做一次简单的调理,以便后续的治疗,回头我再给病人炮制一剂中药。每三天调理一次,患者现在行动不便,前面几次我会上门来。等患者能够自己行动,后面还是麻烦患者定期去我诊所。你们家属要是同意,后面我就接着往下治,要是不同意,那这一次治疗,我就当是帮刘哥一个忙。反正你们本来是要请吴大夫的,那就由吴大夫接着治。”秦蹊将银针清理好放进医箱,然后向梅家人说。

梅家人还没开口,吴行连忙说道:“中医有中医的规矩,秦大夫医术比我高明,他治过的病人,我可不敢接手。秦大夫,待会我能不能跟您去诊所,观摩一下你炮制中药的过程?”

吴行一改刚来时高傲的样子,变得极其谦逊,谦逊得有些过分,就好像一个晚辈在一个长辈面前一样。搞得秦蹊很不自在,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吴行这么卑微地请求,还真不好意思拒绝。

“当然可以。”秦蹊说道。

“真的?太感谢了。”吴行激动得不行。

梅家人一看吴行这架势,显然是承认自己的医术不如秦蹊了。连京城来的名医都自叹弗如,这样的大夫梅家人自然不愿意错过。

梅立诚立即答应:“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就是一个普通的退休老头子。自己能够行走,自然应该自己去诊所看病,哪里能够麻烦大夫这么大老远地跑过来?”

梅琪蓁本来是想说什么的,但是一看梅立诚的态度,赶紧闭嘴,再说什么不是明显招骂么?再说人家大夫也说了,要等父亲能够行走了,才不上门诊治。

“没问题。秦大夫和吴大夫我们都信得过。”梅琪蓁说道。

“那待会你们谁去我诊所一趟把煎好的药带回来。”秦蹊说道。

“我去吧。”梅琪蓁也想去秦蹊诊所看看。

“到了诊所,顺便把今天的医疗费付一下。”秦蹊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梅琪蓁一愣,我梅家还会少你的医疗费?连忙说道:“两位大夫的出诊费我都已经准备好了。”

梅琪蓁包了两个大红包,准备等送人的时候再给出去。

“秦大夫,吴大夫,晚饭已经准备好了,还请两位移步去餐厅就餐。”梅琪蓁说道。

秦蹊摆摆手:“吃饭就算了。刘哥,还是要麻烦你送我们回去。”

秦蹊看得出来,刘喜亭现在在这里待得有些别扭。

“好。”刘喜亭点点头。

“背好医箱,我们回去。”秦蹊看了浦诗云一眼。

浦诗云连忙将药箱背了起来。

吴行陪着笑向浦诗云说道:“重不重,要不我来背吧?”

“不行,我师父说了,这医箱花钱都买不到,摔烂了你赔不起。”浦诗云说道。

吴行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我赔不起?我京城有几套房,还有一套四合院。你太不把京城名医当回事了。不过这医箱当真是从来没见过,要是摔了,花钱真的可能买不到,还真是赔不起。算了,我忍。

本来梅琪蓁也开了车跟着去诊所,可吴行还是坚持要和秦蹊等人挤一辆车。只能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上了车,秦蹊向刘喜亭说道:“刘哥,今天让你受委屈了。”

“没事。以后我应该不会常去了。把你介绍给老领导治病,就算是报了当初的知遇之恩。经过了这一次,我也无所谓了。”刘喜亭说道。

吴行连忙说道:“今天对不住了,秦医师,刘主任。我是确实不知道是这种情况,否则梅家多少钱请我,我也不会来。”

“梅家花多少钱请你?”秦蹊好奇地问道。

“五十万。”吴行说道。

“五十万!”浦诗云一声惊呼,没想到当大夫这么赚钱。

吴行还是很得意的,到了他这个层次,来钱还是很快的。

“师父,差不多相当于你小半个月了。名医还真赚钱啊。”浦诗云说道。

这回轮到吴行吃惊了,秦蹊医术虽然不错,但吃亏就吃亏在太年轻,没有什么名气,即便医术再高明,论起赚钱,肯定不如他们这些戴着名医头衔的。可没想到秦蹊一个月竟然也能够赚这么多。

“秦大夫,你诊所很大啊?”吴行说道。

“待会你就知道了。”秦蹊说道。

车很快在秦蹊诊所门口停了下来,吴行一看秦蹊的诊所,虽然装修风格非常古朴,但是诊所可没他想象中那么大。

秦蹊自己上前打开诊所的大门,将吴行等人请进去。

“秦大夫,诊所有多少人?”吴行问道。

“就我和小浦两个,本来还准备再招一个,招聘告示贴出去几天都没人上门应聘。”秦蹊说道。

“那你一个月怎么可能赚上百万?”吴行不解地问道。

“其实也没那么多。还是先去炮制药物吧,早一点弄完再去吃晚饭。”秦蹊白了浦诗云一眼,这家伙嘴太快,什么都往外面说。

一听炮制药物,吴行立即来了兴趣,他还没亲眼见过以气炮制药物的呢。

秦蹊打开装中药材药柜的抽屉,随手就从里面抓出一把把中药材。别看他抓得随意,其实相当不简单。厉害的中医随手一抓,能够精确到钱。这么随手一抓,不差分毫。这本事吴行也有,但像秦蹊这么年轻的中医,已经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了。因为现在没人会去练这功夫,很多药房都已经直接上电子秤了。

几味药材并没有被混合到一起,而是分别用纸包了起来。到了煎药室,秦蹊开始炮制药物。每一种药材都有完全不同炮制工艺,过程非常繁琐,但秦蹊操作得非常快。没多久便已经将几味药材炮制好了。

整个过程,吴行都不敢眨一下眼睛,一直盯着秦蹊的手,恨不得把每一味药材的炮制工艺全部记下来。只是年龄一大把了,别说看一遍,就算让吴行看十遍都未必能够全部记下来。动作记下来还是没用,他做不到引气入药。自然没办法用秦蹊的方式去炮制药物。

吴行整个过程连大气都不敢出,就好像当年跟在师父屁股后面看治病一样。生怕打搅到秦蹊。

“小浦,可以拿去煎了。”秦蹊说道。

煎药的过程,不是特别复杂,诊所里直接购买了商店里卖的那种可以自动煎药的电力煎药陶罐,一键完成。

“我们去喝茶吧。”秦蹊说道。

“秦大夫,今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真是没想到能够在东海遇到一个能够以气运针,引气入药的年轻大夫。对了,你诊所不是要招人么?你看我怎么样?”吴行问道。

秦蹊摇摇头:“请不起。”

“啊?”吴行楞住了。

“你身价那么高,请你我还不亏死?”秦蹊连连摇头。

“我是说我到诊所来当学徒。不要工资,每天管我吃饭就行。实在不行,吃住我自己解决。”吴行说道。

“以气运针可不是那么容易学的。你年纪太大了一点。”秦蹊有些嫌弃地看了吴行一眼。

“没事。我慢慢学。”吴行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