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是金子总是会发光

  • 神医诊所
  • 钓鱼1哥
  • 2346字
  • 2020-04-02 07:13:41

梅立诚已经卧床了,看见刘喜亭进来,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喜亭,你来了啊。”

“老领导,这位就是上次我说起过的秦大夫。别看他年轻,医术非常高明。我之前失眠很严重,就是在他那里调理了几次,现在彻底好了,晚上睡觉雷打不动。你看,要不要他给您诊断一下?”刘喜亭问道。

“好的呀。”梅立诚说道。

“俊豪今天从京城请了一个名医过来,你看是先让名医给看,还是先让秦大夫先给你看病?”刘喜亭问道。

“让秦大夫给我看。俊豪做事没什么脑子,他请的人不靠谱。”梅立诚对这个儿子不太满意。

刘喜亭用征询的目光看向秦蹊。

“我看还是让梅老家人商议一下再做决定吧。毕竟这看病不是一下子能够看好的。”秦蹊没有动,他是不想节外生枝,自己现在羽翼未丰,和这些衙内打交道自然要多加小心,免得麻烦。至于梅老的病情会不会耽搁,这就是梅家人的问题了。

刘喜亭也说道:“老领导,这事你还是跟俊豪他们两兄妹商量一下吧。不然秦大夫也不便出手。”

“唉!这个混账东西。我这病都是他气出来的。”梅立诚叹息道。

梅俊豪陪着吴行进了梅立诚的房间,一进房间,便大咧咧地向梅立诚说道:“爸,这回我把京城名医吴大夫请了过来,你要配合治疗,肯定能够药到病除。”

有外人在面前,梅立诚倒是没有表现出他的怒气冲冲,但是眼睛看都不想往梅俊豪身上看,只是瓮声瓮气地向吴行说了一句:“吴大夫,辛苦你了。都是俊豪不懂事,还大老远让你走一趟。”

“梅老先生言重了,我之所以能够来,都是因为被梅总的一片赤诚所感动。关于,梅先生的病,我会全力而为的。”吴行说道。

“吴大夫,真是对不住。我不知道俊豪去京城请您了,这边我托人请了医生,约的也是今天晚上。人家已经先到了,要不,吴大夫先到外面休息一下?”梅立诚说道。

还没等吴行说话,梅俊豪就忙说道:“爸,你怕是有些老糊涂了。吴大夫是京城名医,我好不容易才从京城给请过来的。这个医生怕是哪个医院请来的实习生吧?”

“不是,我是开诊所的。”秦蹊说道。

“你看看,现在的年轻人当真是胆子大,半灌水的水平,竟然敢自己开诊所了,还敢跑到佘山月湖来给人看病了。年轻人,你知不知道佘山月湖住的都是一些什么人么?你胆子可真不小!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梅俊豪说道。

“住嘴!你怎么能够这么说秦大夫?没有真本事,人家敢出诊?你不学无术,鼠目寸光!你赶紧给我滚出去!”梅立诚说道。

吴行是个很圆滑的人,立即说道:“我看梅老先生是有信之人。我很是敬佩。既然秦大夫先到,那就先由秦大夫做诊断治疗,如果秦大夫觉得有必要一起会诊,我再与秦大夫探讨一下梅老的病情。”

“那就多谢吴大夫能够理解。”梅立诚连连道谢。

“吴大夫,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出丑了。”到了这个时候,秦蹊自然不能够退步了。

正儿八经向着梅立诚施展了一个诊断技能,在医箱的属性加成之下,小成中医诊断术变成了大成技能。诊断能力自然大幅度提升。光是气势上就跟之前完全不在一个水平上了。

“肾气虚衰,金水不能相生,亦痿躄之机也。经曰:肺热叶焦,则生痿躄。吴大夫,请多指点。”秦蹊诊断完之后说道。

吴行一听秦蹊的诊断,还没去给梅立诚复查,便已经觉得秦蹊不简单,这话可不是能够随便蒙的。

“既然今日有幸相遇,那便与秦大夫一起会诊一下。”吴行也坐过去给梅立诚做了一个诊断,结果发现他的诊断结果与秦蹊大致相同。又重新诊断了一遍,结论还是一致,冲着秦蹊点点头:“我的诊断结果和秦大夫一致。秦大夫,既然你已经诊断出结果,是否已经有了合适的治疗方案了?”

秦蹊点点头:“确实有了方案,我准备针药结合。”

秦蹊将他的治疗方案详细说了说,药方也没有隐瞒,直接从医箱里拿出纸笔,写下药方,并且签了名。

吴行看了一遍,却略微皱了皱眉:“此方案中规中矩,倒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梅老先生的身体情况,这方案只怕难以奏效。”

秦蹊笑了笑:“这方案看似简单,其实最关键的两个因素在于以气运针,以气炮制药物。”

“以气运针,以气炮制药物,谈何容易。嗯?秦大夫既然制定出这方案,想必是可以做到以气运针、以气炮制药物了?”吴行猛然醒悟,这以气运针的能力他是不具备的,那些名医之中有多少人知道,吴行不是很清楚,但就算是有,也应该是凤毛麟角。

秦蹊点点头:“吴大夫觉得我这方案可行吗?”

“可行,当然可行。真是人不可貌相。真没想到秦大夫年纪轻轻,竟然能够做到以气运针,今天有幸碰到秦大夫,当真是三生有幸!”吴行激动地站了起来。

“既然吴大夫没有异议,那我就准备采用这套方案了。”秦蹊说道。

“我同意。”吴行走过去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你们家属有没有什么不同意见?”秦蹊问道。

连京城名医吴行都这么赞叹秦蹊的医术了,梅家人哪里还会有什么异议?

梅立诚说道:“秦大夫,从一开始,老头子就觉得你虽然年轻,但是有名医风范,将我这条老命交到你手中,我非常放心。犬子之前多有得罪,老头子替他向你道个歉。琪蓁,秦大夫和吴大夫有什么需求,你去安排。你哥哥做事不靠谱,让他滚远一点,别到这里来碍眼。免得惹得秦大夫吴大夫不高兴。”

这一回,吴行都懒得说客套话了,梅俊豪的所作所为着实让人讨厌。

“东西不需要准备什么。银针我自带了,需要的药材我诊所里有,待会我回去之后炮制好,你们派个人过去取吧。我先用针灸给梅老先生调理一下。”秦蹊说道。

吴行对秦蹊的针灸很是期待,恨不得将医箱从浦诗云手里抢过来,自己来给秦蹊当助手。但是一看浦诗云长得那么漂亮,又跟秦蹊年纪相仿,谁知道这两个小年轻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个念头立即打消了。只能够站在一边。

“别挡住光。”秦蹊嫌弃地将吴行赶开。

吴行很是尴尬,只能跑到另外一边,隔着一个浦诗云,自然看得没之前那么清楚。这个时候,就算把眼睛凑到银针上也不嫌近啊。

刘喜亭很是欣慰,自己请来的医生靠着自己的实力为自己正了名。不过,无论如何,这梅家,以后他不会常来了,最多是逢年过节过来露个面。别的事情,就不会再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