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出诊

  • 神医诊所
  • 钓鱼1哥
  • 2406字
  • 2020-04-01 17:45:01

“咦,师父,你什么时候买了一个这么精致的药箱?看起来跟古董一样,很贵吧?”浦诗云看到秦蹊背着一个医箱从楼上走下来,很是奇怪。

“这东西可买不到,专门找人定制的,一般的木匠可做不出来。这么贵重的东西我肯定不能够随便放,一直在我房间里的柜子里锁起来的。”秦蹊说道。

浦诗云没去过秦蹊房间,所以秦蹊房间里有没有药箱,她自然无从得知。

“我背一下试试。”浦诗云看着这医箱是越看越喜欢。

“别碰,摔坏了把你卖了也赔不起。”秦蹊将浦诗云的手拍开。

“我还不稀罕。”浦诗云嘟起了嘴巴,把本姑娘卖了,怎么也能够买十个八个吧!

秦蹊很珍重地将医箱背在身上,一只手还搭在上面,生怕医箱掉落到地上。其实医箱有一个属性--永不损毁。有了这个属性,就算放到地上使劲砸也砸不坏。

刘喜亭来得很准时,不过脸色有些不太好,下车之后,带着歉意走到秦蹊面前:“秦医师,对不住,有个情况我得先跟你说一下。本来呢,我在老领导面前推荐了你,老领导对你比较感兴趣,便约好让我今天带你过去。但是没想到老领导的子女自己又请了专家。好像来头还不小,是京城专门给大领导看病的。这样一来,我就有些担心你今晚过去,可能会受到冷落。如果你不愿意过去,我就跟老领导说一声。”

秦蹊当然有些不满意,一事不烦二主,请两个医生同时上门诊治便是对医生的不尊重。更何况,那老领导子女从京城请名医过来,显然是轻看了秦蹊。

要不是因为有出诊任务,肯定是毫不犹豫地拒绝去看病,自己现在也不缺病人,也不用攀龙附凤,没有必要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可是系统给的任务奖励太丰厚了,秦蹊实在不舍得放弃。出诊任务虽然也可以在别人身上完成,但总不能为了任务,自己强行去做一个出诊任务出来吧?到时候能不能得到系统的承认也很难说。

“不管怎么样,既然已经约好了,还是过去看一下吧。不然刘主任到时候也不好交代。”秦蹊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

“我没关系。老领导虽然对我帮助很大,但我走到今天,也是靠我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实干上来的。”刘喜亭对今天晚上的事情也非常不满意。自己虽然对老领导很敬重,但自己并非老领导的家臣。但是老领导的子女却经常把他当成他们家的仆人,吆五喝六的,让人生厌。如不是看在老领导的面子上,刘喜亭根本就不会再去这家走动。过了这一次,刘喜亭以后再也不会像以前那么勤快地去老领导家了。

“还是去吧。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算过去治不了病,也可以向京城来的名医学习学习。”秦蹊说道。

“那好吧。秦医师,这一次是我对不住你。以后再向你赔罪,这事回头会被你王姐骂死。早知道,真不该去管别人家的闲事。”刘喜亭还是非常愧疚。

“刘主任,我知道这事你不是有意的。你就别这么自责了。”秦蹊连忙劝慰道。

“秦医师,你以后别刘主任刘主任了,叫我刘喜亭也好,叫刘哥也好。”刘喜亭说道。

“行,那我就叫你刘哥。你也别叫我秦医师了,叫我小秦吧。”秦蹊笑道。

上了车,到了车上都还没将医箱放下来。本来刘喜亭是想让他将医箱放在尾箱里的,秦蹊坚持要背着,说是作为一个医师,出诊的时候,医箱绝对不能离手。

“待会你给病人看病也要把医箱背着?”浦诗云问道。

“那肯定要放下来,这医箱很重的,你以为轻松啊。”秦蹊说道。

“我看看,到底有多重?”浦诗云双手去抱医箱。

秦蹊连忙将浦诗云的手拍开:“不能乱动,知道么?”

刘喜亭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笑了笑,年轻就是好。

那位神秘的老领导住在佘山脚下的别墅区,从刘喜亭那里,秦蹊得知这个老领导叫梅立诚,现在已经退休多年了。刘喜亭曾经当过他的秘书,经常去梅家,所以跟梅家人很熟悉。

梅立诚的子女都站在门口迎接,让刘喜亭露出了笑容,可是当刘喜亭准备下车时,却听到梅立诚的儿子梅俊豪在喊:“刘喜亭,谁让你把车停在这里的?赶紧把车开走!吴大夫就快到了。”

刘喜亭没有理会,将车停下,跑到后门将车门打开:“秦大夫,蒲大夫,请下车!”

秦蹊没有马上下车,而是将手中的医箱递给浦诗云:“你来背医箱。”

“你现在舍得给我背了?”浦诗云随口说了一句,说得很小声,就只有车里的两个人听得见,手上倒是很爽利,飞快地将药箱背了起来。

秦蹊不紧不慢地从车里钻了出来,看了看梅家人,一点表情都没有,

“刘喜亭,跟你说话没听见啊?赶紧把车挪开,吴大夫马上就到。吴大夫可是我好不容易从京城请过来的,你知道我费了多大的劲吗?耽误了给我爸看病,你负责不起!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梅俊豪瞪了刘喜亭一眼。

“老领导那天让我把秦大夫请过来,现在我把人给请过来了!”刘喜亭说道。

“不是跟你说了,我已经请了京城的名医过来了,你请的人用不上了。你还请人过来干什么?你看你请的是什么人,这么年轻,懂什么医术?”梅俊豪问道。

“你要说我不懂医术我是不同意的,免费给你诊断一次,酒色过度是个大夫都能够看得出来,肝病也不难诊断,我就来说点比较难诊断的吧。你不小心染了性病了吧?这种病还是得去正规的医院治,不要怕丢面子。”秦蹊直接给梅俊豪来了一个望诊。

“哥,你,你竟然……你快离我远点。真恶心!”梅立诚女儿梅琪蓁很嫌弃地走到一边,生怕被梅俊豪给传染了。

“你胡说八道!小心我告你毁谤!”梅俊豪说道。

“不去告是孙子!”秦蹊笑道。

梅俊豪有些慌,他是真的有啊,这一阵他经常往外地跑,就是为了治疗性病。梅俊豪私生活糜烂,交往的女性什么样的人都有。

“老妹,你别信他的,他是胡说八道的。”梅俊豪想靠近一点解释清楚。

“别别,你别靠近我。既然他是造谣污蔑你的,你去告他呀。”梅琪蓁说道。

“秦大夫,里面请。”刘喜亭领着秦蹊往里面走。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辆汽车开进了梅家院子。

本来想阻止秦蹊等人的梅俊豪,连忙迎了上去。

京城来的名医叫吴行,他确实曾经给大领导看过病,但是已经很多年没再进过红门大院了。

“吴大夫,一路辛苦了。本来我应该去机场迎接您老的,只是家父身体抱恙,我放心不下。还请吴大夫不要见怪。”梅俊豪非常热情地迎了上去。

“梅总说哪里话。这一路上都被你安排的人照顾得妥妥帖贴的,实在是万分感谢。”吴行也是个人精,与梅俊豪很默契地商业互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