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救活了

  • 神医诊所
  • 钓鱼1哥
  • 2461字
  • 2020-03-29 16:18:03

十几根毫针刺入中年男子的身上,若是仔细看,这些毫针并不是静止的,而是不停地以某种频率不断地震动着,如果周围不是这么嘈杂,兴许还能够听得见这些银针在细微的低鸣。

秦蹊以气运针,能够让气进入患者体内,而作为沟通桥梁的银针则保持着震动,直到这缕气在患者经络之中消失。

中年男子倒地已经有几分钟的时间,由于心肌梗死引发的心脏骤停也已经有几分钟的时间,脸色早已经有些发青,如果心跳与自主呼吸不能够及时恢复,全身的脏器就会因为缺氧而造成损伤,甚至是无法逆转的损伤。所以心脏骤停的这前十分钟,一般称之为抢救的黄金十分钟。

秦蹊并不紧张,虽然不在诊所里,没有诊所属性加成,他的中医诊断术只是小成技能,与在诊所里比起来差了一大截,但好在中年男子的病情并不复杂,他所要做的也不是要治愈患者的病,而仅仅是救命,让病人苏醒过来就达到目的。至于后续的治疗,如果病人需要,可以去诊所。也可以去别的医院。

秦蹊的针灸完成,病人已经开始有复苏的迹象,所以秦蹊已经不担心了。但是周围的人却以为秦蹊的治疗毫无用处,反而耽误了病人的治疗。

“年轻人,你快让开吧!如果你不懂得做心肺复苏术的话,最好还是不要在这里耽误病人的治疗。”有人对秦蹊的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很是恼怒。

“我让开,你敢给他做心肺复苏吗?”秦蹊回头问了一句。

那人有些语塞,然后说道:“我是不会,但这么多医师在这里,总有人会吧?”

“你们谁愿意来给病人做心肺复苏么?”秦蹊大声问道。

结果人群里你推我我推你,没有一个敢站出来的。

“就算没人会做,你也不能拿病人做实验啊!你这完全是胡来!救护车很快就到了,你还是赶紧把银针取下来吧。”那人又道。

“我把银针取下来,要是病人出了问题,你来负责么?”秦蹊问道。

“是你给病人做针灸,出了问题,自然是你负责。”那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秦蹊才好。

秦蹊笑了笑:“不用你们负责,病人马上就会苏醒过来。”

秦蹊话未落音,那中年男子先实眼睫毛动了一下,然后手指弹了几下,然后眼睛张开嘴巴呼了一口气,眼睛被阳光刺着有些睁不开,抬手挡住太阳光,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看。

“我这是怎么了?”中年男子问道。

这一下,四周的人吃惊地议论起来。

“真没想到,针灸还可以用来急救!这是碰运气碰的吧?”

“那你刚才怎么不上去碰碰运气?”

“这年轻人也胆大,竟然敢用针灸救人。看来是有真本事的。”

“我刚才看他针灸就有些不大一样,那作态就跟中医大师一样。肯定是中医大师教出来的徒弟。”

“是啊。中医现在是没落了,但是有些中医还是很厉害的。”

“救护车到现在还没来,要不是这小伙子出手,等救护车来了,这个人怕是真的已经凉了。”

……

“你感觉怎么样?”秦蹊问道。

“我现在感觉很好。”中年男子说道。

吴田柱松了一口气:“你刚才突然冲到我的车前,然后就倒下了,我还以为你是碰瓷的呢,没想到你是真的生病了,还好你苏醒过来了,不然这事还真的说不清了。”

“对不住,我今天感觉有些胸闷,以为没什么事,准备等明天再去医院看看。没想到差点没命了。我可不是什么碰瓷的。”中年男子说道。

中年男子叫周峰,是区里的副区长。刚刚出去了一趟,正准备回去办公室,结果没想到还没到大门口就发病了。

这个时候大门口的门卫匆匆跑了过来。

“周区长,我刚刚去食堂吃饭了,就一会功夫,听说门口这里出了事,我就立即赶过来了。”门卫老肖很是紧张,生怕周峰事后问他的事。并不知道出事的竟然就是周峰自己。

“没事没事,你去忙你的吧。大家都散了吧,这里没什么事了。”周峰说道。

周围的人一听这个中年人是副区长,连忙散开了,刚才他们围在这里什么事都没做,要是周区长追究,他们这一次的培训结业说不定就有困难。

而吴田柱则快哭了,竟然把副区长当做是碰瓷的了,紧张得不行:“周区长,真是对不住,我有眼无珠!您看您身上哪里受伤了没有,刚才我开车的时候也是有些开小差,不知道有没有蹭到你。要是蹭到了,我会负责一切医疗费用的。”

“没事没事,不怪你,是我疏忽了,应该早去医院看一下的,胸闷了有一阵了。平时工作一忙,就没有注意锻炼,看来以后要多注意一下身体健康问题了。小伙子,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只怕不一定能够醒得过来。”周峰转向秦蹊,感激地说道。

“周区长,你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不过我只是缓解了你的病情,你的病情可还没有解除。之后你最好还是去大医院彻底检查一下。”听说周峰是副区长,秦蹊就没建议对方去自己诊所了,给这种大人物治病是有风险的。

“你自己不就是医生么?刚才你给我针灸我感觉很舒服,轻松了许多,我这病要是在你哪里用中医治疗,能不能治好?”周峰问道。

“我之前没有治过类似的病例,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我不敢确定能不能治好你的病。另外,我诊所不是医保定点,你在我那里治疗是没办法报公费治疗的。”秦蹊说道。

“这倒是个问题。”周峰笑了笑,接着又问道,“可不可以给我留一个你的联系方式,还有你诊所的位置?”

“这个没问题。”秦蹊从包里拿出纸张,将诊所的地址与自己的联系方式写在了上面。

“你原来是东里街的啊。诊所是自家的房子?”周峰问道。

秦蹊点点头:“自己家的。”

周峰没有多说什么,话题立即转换了:“回头我可能会去你诊所去。我觉得我这病在你那里治疗可能会效果更好。”

“好吧。周区长,我们下午还要参加培训,我先进去了。”秦蹊说道。

“行,你去参加培训吧。”周峰点点头,手在秦蹊肩膀上拍了拍。

“周区长,您真的没什么事吧?”吴田柱不敢走。

“没事没事,你去忙你的吧。以后开车还是要细心一点。”周峰说道。

吴田柱如逢大赦,连忙上车将车开往停车场,这一次他开得小心翼翼的。今天真的是把的小心脏给吓怕了。

周峰给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安排了一下下午的工作,就请假去医院去了。

过了一会,一辆黑色的轿车开了过来,周峰上了车,说了一声“去六医院”。

黑车的轿车一溜烟离开了现场。这个时候,救护车才乌拉乌拉地开了过来。结果一个人影都没看到。打电话问时,反而被刚才打电话叫救护车的人骂了一顿。

“这都过去多久了?等你们过来,人早就凉了!幸好有个医生出手把人给救过来了。

急救医生听着手机嘟嘟的声音,有些想哭,路上这么堵能怪我么?宝宝心里真的苦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