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开会

  • 神医诊所
  • 钓鱼1哥
  • 2558字
  • 2020-03-28 09:27:46

秦蹊本来以为毒经是什么搞毒药的玩意,没想到这毒经还真是个好东西,研究的不是毒药,而是药物的毒性。怎么样处理才能够消除药材的毒性,或者是怎么样在安全的毒性范围内给患者治病。

传统中药材里面不乏具有显著毒性的药材,很多人误以为这些毒物对疾病的治疗无益,反而对患者的身体有害。但是在中医理论中相辅相克、君臣佐使等等,这些药材是可以入药,但是需要通过合理的搭配。

“叮咚!”

这一回不是脑海里响起系统提示音,而是区卫计局的通知。区里要举行年度举办个体诊所业务培训班,每个诊所的执业医师都要参加。培训内容为认真学习卫生法律法规,努力提高依法执业意识,严格按照诊疗技术规范开展工作,要全面做好人员资质认定、科室设置、院感消毒、抗菌药物使用、医疗废弃物处理、病历书写、医患沟通等各个环节的工作,做到有效预防和控制医疗纠纷,同时应注重理论联系实际,通过培训学习不断汲取新知识、新技能,努力提升业务素养和诊疗水平。

秦蹊不反对参加这样的培训班,但是问题来了,他从诊所开业到现在为止,除了马丽娟来捣乱那天,还从来没有休过假,给自己上班,还休什么假?

无论卫计局安排的培训时间是哪天,秦蹊都必须将那天预约的病人推迟到别的时间。

“小浦。”秦蹊喊了一声。

浦诗云跑了过来:“师父,什么事?”

秦蹊将手机递给浦诗云:“把那天的病人推后一天,以后每个星期至少要空出两天来休息。不然这么常年累月地连续工作,我怕赚到了钱没命花。”

“师父,我打工的都不觉得累,你当老板的还觉得累啊?”浦诗云笑道。

“打工的可以请假,我当老板的可以请假吗?”秦蹊没好气地说道。

连续工作这么多天没休假的只有他自己啊,浦诗云一个月总会请那么几天假。毕竟合同里也写明了每个月可以休假几天的。每次浦诗云一休假,他就一个人忙里忙外,累得像狗一样。

现在医术大涨,以后名气越来越大,病人也越来越多,要是长期这么搞,就算那两套动作效果再好,这身体也撑不住。

而且,完全没有空闲时间对秦蹊医术成长也是不利的,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总结、学习。完全依赖系统的每日任务来获取新的技能。系统固然好,但是如果完全依赖系统,那他就成为装了系统的机器人了。

浦诗云费了老大的劲才将每日的预约安排重新编排了一遍,但是新问题又出来了。

“师父,要是照这么编排,咱们每天的病人几乎都排满了。如果有新来的,根本没法收治了。”浦诗云说道。

“以后我速度加快一点,把治疗时间稍微缩短,这样每天可以多收治大约二分之一的病人。这样一来,咱们每周上班五天,收治的病人数量反而比以前更多。”秦蹊说道。

“师父,要是这样的话,以后下班的时间会不会很晚啊,我租住的地方离这里有点距离呢,要是每天走夜路,不安全。”浦诗云担心地说道。

“你以后下班还是以前的那个点。不推迟下班。连续工作时间太长,我也受不了。”秦蹊说道。

秦蹊思考着,现在卡里又有了一些钱,是不是该考虑买辆车。或者先付个首付买套房,以后楼上就可以给员工当宿舍了。想不加班都不成。

“师父,你想什么呢?坏笑坏笑的,准没好事。”浦诗云说道。

秦蹊吓了一跳,现在的女孩子都这么厉害了吗,这都能够看得出来?

“没想什么,就是想着是不是弄个宿舍出来给你住。”秦蹊说道。

“真的呀。那太好了,我一个月可以省下不少房租钱呢。”浦诗云笑道。

“你先别高兴得太早,我就是这么一说。问题是卡里的钱还不够,我是在犹豫到底是先买车呢,还是先买房。”秦蹊说道。

“那我觉得你还是先买房。”浦诗云说道。

“为什么?”秦蹊问道。

“你每天在诊所,买了车也基本上开不了几回。再说,你就住在诊所楼上,你买车干什么?不如买房,房价只会往上涨,从来没看到往下跌。早买早赚。车价只会跌,配制只会越来越高,你买得越早,亏得越多。你说对吧?”浦诗云说道。

“但是我要是买了房,那我以后就不住在诊所里了,我准备把楼上的房间拿来当宿舍。以后你每天上班下班就不用走那么远的路。可我以后得从住的地方走过来。没个车不方便。”秦蹊说道。

“你是准备拿二楼当宿舍啊?”浦诗云问道。

“怎么,你还嫌弃啊?”秦蹊问道。

“二楼你装修那么好,舍得拿来当宿舍?”浦诗云问道。

“难道我买新房子给员工住,自己住在诊所里?”秦蹊问道。

“这倒是。”浦诗云嘿嘿笑了起来。

“那还是先买房,反正房子买回来,不一定马上就住进去。等可以入住的时候,说不定你已经有钱买车了。”浦诗云说道。

“先看看吧。你先把时间排好,不然哪里有时间去看房?”秦蹊说道。

诊所从业人员培训安排在区里的行政楼,离东里街有些远,秦蹊现在不差钱,直接打的过去。

同样作为诊所从业人员的吴田柱也在培训人员名单之中,不过吴田柱是自己开车去的,秦蹊从的士上下来时候,吴田柱的车从他身边开过。

吴田柱恨不得直接撞上去,不过这人也就只有心里想一想的胆。

秦蹊根本就不知道吴田柱的心理历程,也不认识吴田柱的车。可没想到座位安排上,他与吴田柱相邻。

秦蹊找到自己座位的时候,吴田柱正在与周围的同行打招呼,谈得很热乎。

“老刘,你那个诊所今年情况怎么样?你那里好,位置好,住户多,比起我强多了。”吴田柱说道。

“哪里好得来呀?我又不是医保定点,医保卡都刷不了,现在的人看病去医保定点去了,买药去药店刷医保卡。我们这些小诊所,日子越来越难熬了。老吴,东里街应该还好啊,那边药店也少。”老刘摇摇头。

“好个屁。现在多了个不懂行规的,唉。”吴田柱看了秦蹊一眼。

老刘问道:“听说你们东里街有家诊所,治疗不孕不育症很厉害,那个医师你认识么?”

“怎么不认识?化成灰我都认识。就是他在背后搞鬼,才害得我诊所一点生意都没了。”吴田柱恨恨地说道。

“他怎么害你了?”老刘好奇地问道。

“他是本地人,他在街坊面前说我的坏话,说我的药卖得比外面的药店贵。现在街坊们都跑到附近的药店买药去了。”说起这个,吴田柱就恨得直咬牙。

“那这种人要不得。”老刘看了秦蹊一眼,皱了皱眉头。

隔得本来就近,吴田柱说话的声音也不小,秦蹊自然听得清清楚楚,笑了笑说道:“吴医师,你说的是我吧?”

吴田柱自然不会承认:“我跟别人说话,没点名没点姓,我爱怎么说怎么说,你管不着。”

“你看你这人,医术不高,心术不正。敢做不敢当。你诊所没人去真的是我搞的鬼?”秦蹊反问道。

“我没说是你。”吴田柱面色赤红,却不敢反驳。

“上次无中生有,去卫计局举报,是你干的吧?”秦蹊问道。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吴田柱哼了一声,却没有什么底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