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赖账
  • 神医诊所
  • 钓鱼1哥
  • 2536字
  • 2020-03-24 08:43:14

“师父,这个马丽娟有些不对劲嘞。马丽娟应该前天就过来做调理的呀,怎么到今天都还没来呀?前天我给她打电话,她说家里有事,过一天再过来。可是这都过了两天了,还不见人来。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吧?”浦诗云指着病人登记簿上的记录说道。

“再去个电话,问问情况。”秦蹊说道。

“咦,怎么电话拨不通了呀?”浦诗云有些疑惑。

“那你拿手机拨一下试试。”秦蹊说道。

“拨通了。”浦诗云有些意外,为什么手机能够打通,座机却不能拨通。

“你好,请问你是哪位呀?”电话里传来马丽娟的声音。

浦诗云连忙说道:“马女士,我是秦蹊诊所的小浦啊。你不是说这两天到诊所来的吗?怎么不见你来呢?你最近身体状况还正常吧?”

“我在你们诊所调理,一点效果都没有。以后我不会到你们诊所来了,你们不要给我打电话了。”马丽娟今天的语气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秦蹊从浦诗云手里拿过手机:“等一等,马姐,我是秦医师。如果你觉得在我们诊所调理没效果,那我们可以协商终止治疗。你如果不方便,我们可以去你家里签终止治疗协议。如果你不签终止治疗协议,我们会根据协议要求你付款的。我想你应该已经在医院做了检查了,已经怀孕了吧?”

“我是怀孕了,但是跟你们诊所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马丽娟急了。

“按照协议,你应该立即支付我们医疗费了。你来我们诊所调理,诊所都有记录,监控记录和你的签名记录,我们都有存档。但是你如果真的觉得我们的调理没有任何效果,我同意和你终止协议。”秦蹊说道。

“好,我们终止协议。”马丽娟急忙说道,生怕秦蹊拿着协议去法院告她。

“你看是你到我们诊所来,还是另外找个地方我们把终止治疗协议签了?”秦蹊问道。

“当然是……”马丽娟本来想让秦蹊到她家里去,后来又害怕秦蹊将来找人去她家骚扰,连忙改口,“到凯瑞中庭咖啡店!不过费用要你出!毕竟是你提出来要签终止治疗协议的。”

“没问题。”秦蹊说道。

刚挂上电话,浦诗云就不解地问道:“师父,你怎么这么轻易就退让了啊?这人明明就是无赖,在我们这里调理好了怀上了孩子,就立即翻脸不认账了。这种人不能够纵容。”

“咱们开诊所的,难道有时间跟她一个无赖去耗着?这事就算能够打赢官司,最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从她手里拿到钱呢。”秦蹊说道。

“难道就这么算了?”浦诗云问道。

“这种人会受到教训的。来我们这里做调理的病人怀孕之后为什么还要定期来诊所做调理?”秦蹊问道。

“他们大多是高龄产妇,身体状况不是最佳状态,孕早期风险很大。定期做调理,可以减少风险。”浦诗云说道。

秦蹊点点头:“她们之所以很难怀孕,大部分都是因为体内激素水平不正常,即便怀孕了,体内激素水平也还是没有恢复到正常状态,我定期给她们做调理,就是通过中医手段来调理她们体内的激素水平。使胎儿能够正常的发育。”

“她们不是也可以去医院使用激素保胎么?比如服用孕酮之类的药物,同样可以保证体内的激素水平啊?”浦诗云不解地问道。

“那她们为什么之前在医院里一直治不好还要跑我这里来呢?”秦蹊说道。

“那这个马丽娟在孕早期会不会出问题?”浦诗云问道。

“这就要看她的运气了。运气好,说不定不会出什么问题。”秦蹊说道。

“师父,你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会有人赖账,在给她们做调理的时候,故意留了一手?”浦诗云说完,偷偷看了秦蹊一眼。她有些后悔说这话了,毕竟这种想法太恶毒。

“我可没这么大本事。每次调理的效果都是有限的,所以病人要定期过来。”秦蹊说道。

一个病人跑单,对于现在的秦蹊来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现在诊所的资金充裕,等这一次名气打出去,更不会愁没有病人过来。但是这个马丽娟是有后患的,钱没收到没关系,后患必须彻底除掉。

第二天,秦蹊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提前了十几分钟来到凯瑞中庭,叫了一杯咖啡,便坐在那里静静地等待。

马丽娟与她丈夫孙天宇足足晚了半个小时才到。

“秦医师,不是我们要赖账,而是医院的医生说中医不可能通过调理治愈不孕症。我们之所以能够怀孕,是因为我们这一段时间在医院做的治疗。”马丽娟说道。

“没关系,既然你觉得在医院做的治疗更有效,那我们的治疗协议可以终止。不过在终止之前,有些事情我要跟你说清楚。孕早期是非常关键的阶段,这个阶段要特别小心,既然你在医院治疗有效果,那就定期去医院进行检查……”

马丽娟打断了秦蹊的话:“这些就不劳你关心了。协议我们带过来了,你的带过来了没有?”

马丽娟丈夫孙天宇拿出当初双方签的协议。一式两份。

秦蹊也将协议拿了出来:“治疗协议虽然终止,我们在协议终止之前签一个协议终止同意书。既然协议终止,以后出现任何问题,你们都不能以曾经在诊所做治疗为由要求诊所负责。诊所没有收取你们任何费用,所以也不会为你们在终止治疗之后出现的任何结果负责。另外,你们的终止治疗理由,也要在这上面写清楚。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们双方就友好终止治疗协议。”

马丽娟与孙天宇仔细看了一遍秦蹊的终止治疗同意书,觉得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生怕秦蹊给他们挖坑,看了一遍又一遍。

“你们也别担心,这个同意书就是说明了,我没有收取你们任何费用。你们认为治疗没有效果,要求提前终止治疗,双方友好协商,同意终止治疗,我方不收取你们任何费用,你方也不要诊所对后续出现的任何问题承担责任。非常清楚明晰。我也不能够再凭借之前的协议向你们索要任何费用。”秦蹊说道。

马丽娟与丈夫孙天宇对视了一眼,还是在同意书上签了字。

秦蹊将同意书收好,然后将两份协议当面撕毁:“单我已经买了,诊所还有事,就不陪两位了。”

秦蹊起身就走,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马丽娟倒是有些迟疑:“秦医师怎么这么干脆?三万块钱他真的无所谓?”

马丽娟还是有些心虚的,毕竟是赖掉了别人三万块钱,但她把钱看得更重,三万块钱呢,小半年工资了,这么容易赖掉为什么不赖掉,只是秦医生为什么连句斥责的话都没说呢?让她心里很没有底。

“孩子都怀上了,担心什么?大不了,我们多去医院检查几次。小心一点就是了。”孙天宇说道,赖账的主意本来就是孙天宇出的。到现在他还觉得秦蹊很傻,竟然先治病后付款。医院都没办法收回病人欠费,你一个小诊所还能比医院的能量更大?

秦蹊回到诊所,将同意书交给浦诗云:“把这个归档保存。”

“这有什么用?协议都终止了,还用这个干嘛?”浦诗云说道。她好气啊,三万块就这么被跑单了,虽然这钱是秦医师的,跟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她真是很讨厌马丽娟那种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