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睡过头了

  • 神医诊所
  • 钓鱼1哥
  • 2228字
  • 2020-03-22 09:14:26

刘喜亭与王秀君回到家里,似乎感觉家里有些不大一样了,总觉得一切都不对劲了。

楼上的小孩这个时候玩得正疯,玩具到处乱扔。跳子棋的玻璃珠在地板上乱跳。滴滴答答的声音,在楼下也能够听得很清楚。要是平时,两口子肯定听着就很烦闷。但是今天却一点都不当回事。

“哎呀,这么晚了?要做晚饭了。”王秀君说道。

“老婆,你累不累?要不我们今天到外面去吃吧?”刘喜亭说道。

“秦医师吩咐过的,这一段最好注意饮食。外面的饭菜可没任何保障。还是在家里做吧,冰箱里买了不少菜呢,还不快点吃就不新鲜了。”王秀君走进厨房,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几样菜出来,还从冷冻柜里拿出一块肉放在一边解冻。

刘喜亭也走进厨房:“我来帮忙吧。”

“不用,你去外面看会电视,我马上就好。”王秀君温柔地说道。

“电视有什么好看的,没我老婆好看呀。”刘喜亭笑道。

两口子其乐融融地一起将饭菜做好,饭菜做得很丰盛,也很香。两口子今天胃口大开,竟然将饭菜吃了个干净,感觉今天这饭菜比平时香了十倍。

“老婆,你厨艺精进啊。今天这菜太好吃了,我都吃得有些撑了。”刘喜亭伸出了大拇指。

“我也感觉今天做的饭菜特别香。可是炒法不是跟平时一样的么?”王秀君也很是意外,自己的手艺怎么突然这么好了?

儿子没回来,两口子有些不大适应二人世界,总觉得有些冷清。打开电视搜了搜节目,也没有能看得下去的节目。现在电视台为了收视率,只考虑年轻人的胃口。一些电视剧综艺节目也是粗制滥造。看了一会,便觉得枯燥无味。刘喜亭跑到房间里拿了本书看。王秀君则拿起手机翻看微信群朋友圈,看一看朋友圈里的搞笑视频。

“秀君,别老是看手机。秦医师讲了,这一阵能不碰手机最好别碰。”刘喜亭说道。

“秦医师这么说了?”王秀君疑惑地看着刘喜亭。

“肯定说了,百分之百!”刘喜亭斩钉截铁地说道,让王秀君无法怀疑。

王秀君只能无奈地将手机放下,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今天怎么这么困?我去睡觉去了。”

刘喜亭也好像被感染了一般,也打了一个哈欠:“早点睡去。趁着楼上的还不算吵。”

时间还早得很九点不到。平时这个时候,他们肯定是还在外面散步的。今天有些疲倦,两个人都不想出去走动。

本来刘喜亭还想在床上看会新闻的,只是往床上一靠,就有了睡意。索性放下手机熄了灯,开始睡觉。

等刘喜亭再次睁开眼睛,发现窗帘的缝隙中透过来很强烈的光线。虽然东海现在到处都是不夜城,如果不拉上窗帘的话,房间里被外面路灯彩灯照得很亮,但灯光也是昏暗的,但是绝对没有这么强的光线。

刘喜亭用手在床头柜上摸索了一下,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按了一下锁屏键,屏幕一亮,刘喜亭发现上面的时间竟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八点多了。

“老婆,快醒醒!快醒醒,八点半了!”刘喜亭用手推了推妻子。

“才八点半?这么早?你还要过多久睡觉?”王秀君还以为刚睡觉没多久。

“老婆,是早上八点半,你马上就迟到了!”刘喜亭说道。

“啊?”王秀君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拿过手机一看,还真的是八点多了,立即慌了,“完了完了完了。今天要迟到了!”

两口子急匆匆洗漱完了之后就出了门,在楼下的早餐店买了两份早餐就匆匆开车往单位赶。两口子上班的地方顺路,刘喜亭平时都是先将王秀君送到单位上,然后再去上班。

这个时候是上班高峰期,车辆行驶速度慢悠悠的,刘喜亭看着前方堵塞的道路,无奈地给领导打了个电话:“领导,今天可能会晚来一点。”

刘喜亭是副主任,跟主任关系不错。所以主任只是让他抓紧点,待会卫计委有个会。这个会,卫计委几个领导都已经碰过头,基本的条条框框已经研究清楚了,今天要在会上宣布。刘喜亭是这个条条框框的制定者和修订者之一,文本大多是由刘喜亭来完成。

王秀君之前请假休息,她是单位里的一把手。只需要给办公室打个电话。

“秦医师这里的调理效果真是好。从来没像今天这样睡得这么香了。”王秀君笑道。

“好是好。只是要是每天这么睡,工作都会被睡掉。等过两天去秦医师那里投诉去。”刘喜亭笑道。

秦蹊的诊所里,林桂茂又过来了。

“小秦医师,你帮帮忙,把这夹子取下来吧。我的手应该已经好彻底了,我今天试了下,稍微用点力都感觉不到痛了。上个夹子,实在不方便。”林桂茂还用手拉了一下受伤的手。

“这个夹子又不是给你止痛的,只是固定不让你骨折部位不会受到二次伤害。你可别乱来啊,手再断了,搞不好会落下残疾的。”秦蹊警告道。

“那你再帮忙看看我的手好彻底了没?”林桂茂说道。

“你这么急干嘛?你不是说你还有一只手啊?”秦蹊笑道。

“我跟你开玩笑的你也信啊。我这只手上了夹子固定了,没法上班做事啊,再这么下去,我都要被公司开除了。”林桂茂着急上火。

“没想到你是在公司里面上班?你们是什么公司啊,你这样的也要?”秦蹊说道。

“我怎么了?我能力很强的。在公司里也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干将。”林桂茂不满地说道。

“看不出来,你在公司里当领导。”秦蹊真的有些意外。

“领导算不上,至少也是业务骨干吧。”林桂茂说道。

“你就说是业务员嘛。”秦蹊说道。

“你别扯这么远,夹子能松掉吗?”林桂茂问道。

“可是可以松掉,但是你的手要是残疾了,可别找我。”秦蹊警告道。

“那还是算了。再等几天吧。”林桂茂沮丧地说道。

“不用等很久,过三天过来拆夹子吧。”秦蹊说道。

“真的?”林桂茂欣喜地问道。

过了三天,林桂茂再次过来,秦蹊当即给林桂茂解开了夹子。

“秦医师,在你这里治疗,真的好的快。我们公司一位同事,之前骑摩托车摔了,也是手骨折,位置都跟我差不多。他整整一个月都没好利落。”林桂茂说道。

“也许是你的比他的轻微。这个很难说的。有人恢复得也比较快。”秦蹊也没有趁机自吹自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