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金针赋针法小成

  • 神医诊所
  • 钓鱼1哥
  • 2648字
  • 2020-03-21 08:40:05

秦蹊当天好不容易凑齐了十个病人,幸亏是之前几天的病人到了做第二次治疗的时间,这才凑齐了,要不然还真有些悬。接下来几天倒是不用担心凑不齐,因为之前一天可以满了十例的,只要全部来了,即便没有新病人过来,十例也凑满了。就算有一两个没来,这一天总能够来一两例新的吧。

【当日日常任务完成,你获得任务奖励,金针赋针法小成。】

秦蹊一看系统提示,立即眼前一亮,这可不得了,金针赋针法可不简单,这是针灸方面的经典有体系的针法。这一套针法掌握了,那可真是了不得。金针赋中对以气运针更加系统更加全面。掌握了金针赋以气运针之法,秦蹊的针灸技术立即可以提升一个档次。更何况,这一次运气爆棚,竟然直接随机到小成技能,在诊所属性的加成下,再加上与伏羲针法的互补,秦蹊现在的针灸技术整体肯定超过了大成境界,虽然还没有达到圆满,但是秦蹊相信,假以时日,他一定能够达到圆满境界的。

一股庞大的信息猛然涌进秦蹊的脑海,他仿佛一下子经历了从被金针歌赋,到针灸技能慢慢成熟。

《金针赋》的主要技法有下针十四法,调气与运气法,飞针走气四法,治病八法。

下针十四法与调气运气法是基础技法,而飞针走气四法中青龙摆尾、白虎摇头、苍龟探穴、赤凤迎源等则是高级技法。治病八法中,烧山火、透天闵、阳中隐阴、阴中隐阳、子午捣臼、进气与龙虎交战、留气、抽添等技法,更是高级应用技能了。

信息量及其庞大,秦蹊相当于一下子拥有了一个针灸小成高手毕生的针法经验,也幸亏秦蹊经过了系统的考验任务,练成了五套动作与十二套动作,否则这么庞大的信息量突然涌入他的脑海,不让他大脑立马宕机才怪。

“哎哎哎,秦医师,你发什么呆?我问你,是不是可以下班了。我们学校离这里有些远,我一个女孩子回去太晚不太安全。你能不能早一点做饭啊?”浦诗云今天被秦蹊小浦小浦地叫了一整天,到现在都还是气嘟嘟的。

秦蹊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太多的信息涌入脑海,一下子也没办法完全消化掉,还得花些时间去适应这些经验,然后转化成自己的能力。

“你不晓得去外面去吃盒饭呀?”秦蹊说道。

“秦医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签的协议上说,你这里可是包吃的。我没要求你包住已经不错了。你去别的诊所药房问问,他们哪家不包吃包住?五千块钱的工资在东海够干什么呀?在东里街这样的破地方租房子一居室也要一两千吧?”

“我没说不包住,楼上有三间房,我住了一间,另外两间,你随便选。”秦蹊说道。

“你想得美。”浦诗云白了秦蹊一眼。

“是你自己不愿意住的,可不是我不包住哈。美得你,我一个人住还舒服多了。”秦蹊根本没打算让浦诗云住他楼上。

浦诗云有些犹豫,住楼上一个月可以省下一两千,按照诊所的装修档次,楼上的房间应该很豪华,肯定比在租住的廉价房要舒服得多,还不用自己掏钱。但是跟一个男孩合住,万一对方狼性发作,那自己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你还是赶紧去做饭吧。我吃了饭还得赶回学校呢。”浦诗云说道。

“你可真是够抠的啊。少吃一顿你会死啊?”秦蹊今天被金针赋针法小成灌输得有些晕,一点都不想动,就想躺下来睡一觉。

“咱们合同上写了包吃,今天上了一天的班,就得在你这里吃了饭才回去。”浦诗云说道。

“你会做饭菜吗?”秦蹊问道。

“你什么意思?”浦诗云有种不好的预感。

“楼上厨房里什么都有,菜在冰箱里,你要是觉得还不够的话,隔壁就有家果蔬店,你想吃什么买什么,回来我给你报账。想吃什么就做什么吃。帮我也做一份。我说包吃,可没说我做给你吃。你自己可以做啊。”秦蹊扳回一局,得意地笑了。

浦诗云气得脸都涨红了:“你,你,你,真是太可恶了。自己做就自己做,不过你别想吃现成的,我只做我吃的份量。”

“等等,要不这样,我也不让你吃亏,以后做饭,咱们轮流做。一人做一餐也好,一人做一天也好。你看怎么样?”秦蹊说道。

“好。不能找借口推脱!”浦诗云咬牙切齿地说道。

“行。”秦蹊满口答应。

“不许偷工减料,每餐至少要有两菜一汤。”浦诗云连忙又增加一个条件。

“没问题,我做的话,保证每餐三菜一汤。将来我也是东海名医,吃饭不能马虎。”秦蹊说道。

“得了吧。你能够成为不孕不育专科医生就很不错了。”浦诗云不屑地说道。虽然她承认秦蹊在不孕不育这一块可能有些真才实学,但是想成为一个中医名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中医可是全科医生,跟西医分工越来越细。

浦诗云最后还是去做了晚饭。

“我可跟你讲好了,今天是我做的饭,明天就轮到你做了。你要是敢不做饭,看我怎么收拾你。”浦诗云去叫秦蹊吃饭的时候,一路嘀嘀咕咕个不停,可等走到秦蹊房间门口,发现秦蹊和衣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看来还真是累到了。”秦蹊今天看了十个病人,针灸、炮制中药、煎药全是一手完成,浦诗云根本插手不进。想到这里,不由得有些愧疚。做一餐饭就做一餐,这家伙其实也不容易,就是嘴巴讨嫌得很。

秦蹊醒过来时,天已经快黑了。他以为浦诗云应该吃了饭回去了,没想到走到餐厅时,餐厅还亮着灯,浦诗云拿了一本医书在看。秦蹊书房里有不少医书,有些甚至是淘来的手写版的古医书,可花了秦蹊不少钱。其实这些书,秦蹊买回来大部分没看。浦诗云看到这些医书却以为秦蹊的医术是靠着自学这些医书一点一点的学成的。

“你怎么还没回去呢?”秦蹊问道。

“这不是等你吃饭么?你老板没来,我一个打工的哪里敢先动筷子?”浦诗云没好气地说道。

“小浦,真没想到,你还是蛮讲礼貌的。”秦蹊笑道。

蒲诗云翻了翻白眼:“早知道我先吃了,然后往锅子倒一锅水。”

“你刚才没那么做,现在后悔也晚了。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学校,难道你今天晚上想睡这里么?我可告诉你,就我房间里铺了被子。别的房间被子全收起来了。好几年没用,就算拿出来也是一股霉味。”秦蹊说道。

“猪才会睡这里。”浦诗云趁机骂了秦蹊一句。

秦蹊也不计较,端起碗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嘿,手艺还不错。就是这饭水稍微放多了一点,煮得太烂。以后还要改进。”

“你不爱吃就别吃。不吃拉倒。”浦诗云说道。

“这青椒炒肉不错,我爱吃。”秦蹊笑道。

吃过了饭,浦诗云准备回学校。

“这么晚了,要不睡这里算了。”秦蹊口花花地说道。

浦诗云白了秦蹊一眼:“你要是再占姑奶奶的便宜,信不信我直接卷了你五千块钱跑了?”

“还真怕,你要是跑了,我就没钱再请人了。”秦蹊最近病人不少,但是只收到了杨雨梅的那笔钱,何大爷和林桂茂两个人的治疗费,连进药材都不够。现在中药材的质量越来越差,价格是越来越贵了。

浦诗云没有理会,背起包就要走。

“我横竖没事,正好要出去散步消食。要不一起走?”秦蹊说道。

浦诗云知道秦蹊是找借口送她,心中一暖。东里街这边路灯昏暗,一个女孩子晚上在这样的街道行走,还真是不太安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