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神医系统降临
  • 神医诊所
  • 钓鱼1哥
  • 2902字
  • 2020-03-31 13:20:23

秦蹊家的诊所位于一座繁华的大城之中的城中村--东里村,这里的房屋密密麻麻,村民们把每一个角落全部用来加建房屋。原本一两层的房屋,慢慢地加高。

诊所开在自家的门面里,每天坐在一张吱呀吱呀叫的老旧太师椅上环顾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随着城市的发展,东里村已经变成了东里街,很多在花城打拼的年轻人在东里村租住。

诊所是一间临街的二层老旧楼房,上层是秦蹊家的住房,下层是个门面,现在成了秦蹊的诊所。

一个人住在家里,父母在他考取中医执业医师资格证的时候便宣称要让他从此完全独立。其实秦蹊早就知道父母早已经分道扬镳了,只是一直装糊涂。父母各自奔向各自的幸福,给他留下这套老房子。如果老房子拆迁了,也能够一拆暴富。但是要等到猴年马月,谁又能知道呢?父母留的钱不多,勉强开了这个诊所。

站起身,环顾了这个诊所,脸上带着一丝失落与无奈。虽然学了五年的中医,在市中医院也实习了两年,但真没学到什么。虽然是中医,其实现在大部分中医也已经完全依赖机器给病人看病了。

诊所主要的业务竟然是感冒药和避孕套。在城中村租住的都是一些年轻人,毕竟东里街的房子虽然破旧,但贵在租金低廉。

每天利润不高,但日子还过得下去,秦蹊倒是乐得当一条闲鱼。

外面烈日似火,店内虽然没开空调,但嘎吱嘎吱作响的吊扇依然能够送来一丝丝凉爽。

老款式的小米手机依然能够承受秦蹊的万般蹂躏,就是电池有些不耐造,玩游戏的时候,必须连着充电线,以免突然宕机。

“秦医生,那天跟你说的新款进来了没?”进来了一个老顾客,隔三岔两的来秦蹊诊所买套套。秦蹊有些担心这家伙拿那些套套当气球玩了,要不然哪用得那么快呢?

“还没去进货呢。”秦蹊抬头看了来人一眼,眼睛又转向手机屏。

“你们本地佬当真是懒得要命,一个个天天在家里闲着,也不出去做事。做生意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跟你讲,做生意要用心思的,晓得不?就拿这套套来说,就有很多种类型。我跟你讲,不同的类型有不同的用处,唉,跟你一个单身狗讲这些你也听不懂。”老顾客用不可救药的眼神看着秦蹊。

“我们都有房。”秦蹊抬头幽幽地说了一句。

老顾客半天都没说话,承受了几十吨的打击。

“可你还没女朋友。你不懂得女人的妙处。”老顾客挣扎了一下。

“可我有手机游戏。”秦蹊手机里发出集结的音效。

老顾客又沉默了半晌,然后安静地从诊所里离开了。

一得意,结果落地成盒,骂了一声卧槽,结果旧木椅已经难以承受重量轰然碎了一地,秦蹊自然坐到了地上,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好几个插孔已经有烧融痕迹的古董插板也在扯动之下从柜台上掉落下来,不知品牌的手机电源突然冒出了一股烟,一道蓝色的电弧突然蹿了出来,沿着手机充电线直奔秦蹊手中的小米手机。

只来得及瞪大眼睛,便开始享受那种欲生欲死的触电的酥麻,蓝色的电弧在全身上下不停的蹿动。

“完了。”秦蹊在失去意识之前冒出的唯一的念头。

这个时候,诊所已经被熏得漆黑的空气开关终于起了作用,啪嗒一声响,身上蹿动的电弧终于消失不见。

诊所里安静了下来,只有头顶那台嘎吱响的吊扇还在慢慢地转动,转速越来越慢,许久之后,终于也停了下来。

“滴滴,系统绑定开始,绑定结束。”

奇怪的声音突然在秦蹊耳边响起,睁开眼睛,脸上满是惊讶的表情。

“我还没死?”秦蹊睁开眼睛环顾四周,依然是陈旧的熟悉的房屋。刚才差点把自己害死的插板依然冒着烟,还好没烧起来,不然的话,自己可能已经被免费火葬了。突然有了一个古怪的念头,将来要是死不起,说不定这也是一条路子。

“不对,刚才是什么在响?”秦蹊突然抓住了重点,系统!刚才好像有个电子音说自己绑定了系统!

“系统?”秦蹊低声说道。

“在的,亲。”一个毫无情感的声音在秦蹊的脑海中响起。

“啊?真的有系统?”有些懵,小说中的事情竟然在自己身上发生了。

“你是什么系统?有什么功能?”秦蹊一脸镇定地问道。

“神医系统。本系统将会帮助你成为一名生死人、肉白骨的神医。”系统的声音依然是那么清冷。

“来吧。”秦蹊闭上眼睛,以为系统会一下子给他灌输多种医学技能。

“你想多了。想要成为本系统的真正主人,先完成考验任务。”系统冷冷地说道。

“什么任务?”秦蹊感觉有些不妙。

“考验任务第一步,请完成以下5套动作。”话音刚落,秦蹊脑海中出现了五个人。这些人面目模糊不清,但是形体极其完美。他们都在不停地做着不同的动作。有如猛虎发威势;有如熊侧身而起,张手摆脚,左右上下垂摇摆;有如麋鹿回头看尾;有如如猿抱树摘果;有如鸟立地展翅欲飞之状。

“五禽戏?”秦蹊觉得这些动作有些熟悉,在大学的时候,他是学过五禽戏的,只是在学校学的五禽戏跟系统给的这套五禽戏又完全不一样。

按捺下心中的惊骇,开始仔细观察这五个人的动作。他把注意力放到其中一个人身上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操控了一般,做的正是五禽戏羡门虎势戏的动作。

直立,低头,两手据拳伸向前下方,如猛虎发威势。弯腰,然后两手如提重物,身躯随两手缓缓提起,直至身躯直起,再吞气一口入腹,意念引气上行、再下降,可以感到腹内如猛虎嘶吼。

做完一遍,便发现自己的意识已经回到了自己身上,脑海中的那个画面已经消失不见。但是刚才做的那套动作却依然记忆犹新。

“要不,先试试看?”秦蹊开始学着做刚学到的五禽戏羡门虎势戏。

在学校的时候经常搞运动,身体素质不错。但是尝试这套五禽戏羡门虎势戏的时候,便发现这套动作非常吃力,完全跟在学校里学过的五禽戏不是一回事。勉强做完一遍,双腿便酥软如泥,再也无法动弹了。就是一套五禽戏羡门虎势戏就已经将他的体力消耗的差不多。懒得再动,一屁股坐在地上,斜斜地靠着柜台就睡着了。

再一次醒过来,是被饿醒的,肚子空空的,好像能够伸出一只手来,把能吃的东西往肚子里抓。秦蹊连忙爬起来,跑到楼上,打开冰箱,里面还有几瓶酸奶,几个面包,还有早上吃剩下的两个包子。

把能吃的全部拿了出来,将面包和包子放进微波炉加热,打开一瓶酸奶便咕咕地喝了起来。

将所有的东西都吃了下去,才算缓了过来,这种饥饿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吃过东西,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即使到现在,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神医系统以及考验任务,一切都真实发生过,那套五禽戏羡门虎势戏的动作,还清晰地记得。

“完成五套动作是考验任务的第一步。那后面还有哪些任务呢?这第一步又怎么算是完成呢。之前自己已经将第一套动作--五禽戏羡门虎势戏做过一遍,算是已经完成了吗?”

“你想多了,第一套动作的完成度还不到1%。”系统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

“我心里想什么你都知道?”感觉自己的内心世界已经被系统偷窥了。

“你那阴暗的心理世界本系统从不感兴趣。”系统不屑地说道,然后接着说,“只有跟本系统有关的心理活动,当你希望本系统给你一个明白的时候,本系统才会应答。”

五套动作的第一套应该是最简单的,后面的动作只怕会越来越难。那么辛苦竟然才完成了不到1%!

秦蹊还有一点想不明白,为什么考验任务要完成这五套动作呢?神医系统顾名思义,肯定是要辅助宿主成长为神医的,难道这五套动作与医学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五禽戏的由来,他是知道的。《三国志·华佗传》记载:“吾有一术,名五禽之戏,一曰虎,二曰鹿,三曰熊,四曰猿,五曰鸟。亦以除疾,兼利蹄足,以当导引。体有不快,起作一禽之戏,怡而汗出,因以着粉,身体轻便而欲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