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杨雨梅怀上了
  • 神医诊所
  • 钓鱼1哥
  • 2608字
  • 2020-03-14 16:39:41

“怎么样?能治得好么?”何大爷问道。

“先试试看,连续治几天。看看有没有效果。”秦蹊说道。

“行。我这肩周炎啊,老毛病了,只要受寒,肯定会痛。这左手根本就提不了东西,有时候穿衣服、拧毛巾都困难。”何大爷说道。

秦蹊让何大爷俯卧在病床上,取穴跳口透、承山、肩髃等穴,以气运针,针法自然与一般中医的针灸手法大不相同。

“小秦,你这针法确实不错。我感觉左肩有些发热,但是很舒服,好像能够感觉得到肩周的寒气被一点一点地挤出来一样。我觉得在你这里治疗几回,肯定能够治好。”何大爷感觉左肩的痛觉一下子就被清空了。

“何大爷,你可别高兴得太早了。你这是一种错觉。我这针灸的手法有些不一样,这毛病可没这么容易好。”秦蹊实话实说。

“我到医院去治疗过很多回,进口的药也用过,但从来都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但是你今天这针灸,银针刚刺进去我就感觉病松了很多。”何大爷长吁了一口气,秦蹊的这针灸还真是很舒服。

秦蹊只用了十来分钟就完成了治疗。

“这就结束了?”何大爷有些意犹未尽。

“明天再来吧,先把今天的诊费付一下。针灸一次240块。总共取了八个穴位,每个穴位30块。”秦蹊说道。

“这么贵?去中医院才10块钱一个穴位呢。”何大爷忍不住说道。

“那下次你可以去中医院。我这就是三十块一个穴位。我的针法跟别人的不一样。”秦蹊说道。

“确实不一样,你的比别人贵多了。”何大爷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二百四十块钱。老人家真不差钱,家里好几个门面呢,还有退休金之类的,一个月的钱花不完还有剩的。

秦蹊指着墙壁上贴着的价格单说道:“何大爷,你可看清楚了,明码标价的。”

“要不我也跟杨雨梅一样,定个总价,治好了再付。”何大爷说道。

“不行。杨雨梅只要怀上孩子,就算治疗好了。可你这怎么算治好?”秦蹊摇摇头。

“可我要是每天来,一个月岂不是要八九千?”何大爷问道。

“这个看你自己。如果你觉得好一点,并不需要每天过来。这肩周炎可不是很快就能够完全治好的。也说不定根本不可能完全治好。”秦蹊说道。

虽然秦蹊说了不用每天去针灸,但何大爷还是每天都过来了。

“不是说不用每天来么?只要你肩膀不痛,就可以不用过来。”秦蹊第二天看到何大爷又过来了,连忙提醒。

“你大爷我不差钱。每天连续治,效果会更好一些。”何大爷不在乎地说道。

毕竟没有什么名气,就算诊所重新装修了,来诊所看病的人依然非常少。看起来很简单的每日任务,秦蹊从来都没有完成过。想要拿到每日任务的奖励实在太难了。还好何大爷每天给秦蹊送二百四十块钱过来,要不然早就闹经济危机了。秦蹊有时候觉得何大爷之所以每天过来找他针灸,其实是为了帮助他度过难关的。

“小秦,我感觉我这肩周炎好像好得差不多了。”一个星期之后,何大爷欣喜地说道,他的左肩肩周炎就算平时不发作,也是没办法提重物的,但是在这里治疗了一个星期之后,他感觉左手好像有力了,今天在米油盐店里提了二十斤香米上楼都没感觉到痛。

“是好转了。可以停止针灸了。这病是长期积累起来的,治疗也没这么简单。我已经通过针灸将肩部体内的寒气全逼了出来,但是损伤部位要重新恢复,还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秦蹊说道。

“这么说,我还应该继续坚持过来?”何大爷问道。

“那倒不用了。平时稍微注意一点,尽量不要提重物,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秦蹊说道。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杨雨梅突然惊喜地跑过来,告诉秦蹊一个喜讯。

“秦医师,秦医师,我怀上了,多亏了你啊!”

秦蹊连忙四处看了一下:“杨姐,我只给你治好了病,你怀上孩子这事可不是我干的。”

杨雨梅噗嗤一笑:“你要是愿意,也是可以考虑的。”

秦蹊脸上一红,他哪里是这种有夫之妇的对手啊。人家老司机,他才新手上路。大学毕业之后,好久没摸方向盘了。

“我让老公去做了一个锦旗,他去取去了,待会就送过来。我急着过来告诉你喜讯,就提前过来了。”杨雨梅说道。

“杨姐,那我就恭喜你了。不过医药费你得付给我了。不然这个月我都没米下锅了。”秦蹊笑道。

“你帮了姐这么大的忙,姐还能让你饿着。等我老公过来,我让他加倍付款。”杨雨梅高兴起来,也是不顾一切了。

“那倒不用。咱们签了协议的,按照协议付医疗费就行了。”秦蹊说道。

正说着,就听见外面敲敲打打的锣鼓声响了起来。

杨雨梅笑道:“应该是我老公他们过来了。”

“他们?”秦蹊有些疑惑地跟着杨雨梅走到了诊所外面的街道上,果然看到一大群人敲着锣鼓过来了,还有人提着电子鞭炮,噼噼啪啪地传来鞭炮声。

街坊们都从房子里走了出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队伍走到秦蹊诊所门口停了下来。

杨雨梅老公张勇兵双手捧着锦旗走到秦蹊面前,大声说道:“秦医师,妙手回春,让我老婆怀上孩子,我今天特来表示感谢!”

“我只管治病,你老婆怀上孩子,那功劳是你们两口子的,外人可帮不上忙。”秦蹊笑道。

张勇兵哈哈大笑:“秦医师医术高明,是我们全家人的大恩人,我们张家一辈子记住你的恩情!”

吴田柱站在诊所里看着外面的一切很是嫉妒,脸上露出不屑的表情:“姓秦的真是走了狗屎运。让他胡乱一治,竟然刚好碰上了。他怎么就这么走运呢?”

“吴医生,说不定他在哪里弄到了秘方,真的能够治好不孕不育呢。我听说杨雨梅去好多医院看过病,都没有治好。在秦蹊这里治疗一下子就治好了。”吴文竹说道。

“你懂个屁!”吴田柱瞪了吴文竹一眼。要不是这个吴文竹是他的堂妹,就凭她胳膊往外拐替秦蹊说话,他就要把她给开除了。

吴文竹翻了翻白眼,这个堂哥就是小肚鸡肠,老想着让秦蹊倒霉。其实两个人的诊所并没有太多的利益冲突。秦蹊的诊所虽然也卖药,但是种类不多。对吴田柱的生意并没有太大影响。可吴田柱就是看不得秦蹊诊所好。

张勇兵家没有赖秦蹊的账,付医药费的时候,还另外给秦蹊封了一个红包,医药费秦蹊一分都不少,但是红包被他退了回去。

“老实讲,医药费我收得不便宜。但是我对得起你们的医药费。但是这红包我不能收。你们拿回去,你们以后有了孩子,花销可不少。你们这么大张旗鼓的给了做了宣传,就已经帮了我大忙了。”秦蹊说道。

秦蹊诊所这一回出了一个大大的风头,以后的日子自然要比以前要好过得多。

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东海的年轻人,趁着年轻都要努力打拼。结婚的年龄都在慢慢地推后。因为长期的超负荷工作与巨大的压力,身体状况大多处于亚健康状态。等到事业稳定下来想要孩子的时候,却发现很难再怀上。另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二胎政策放宽之后,很多错过了最佳生育期的想要再生育也变得非常困难。所以,当秦蹊治愈了杨雨梅的不孕不育症之后,名气一下子就打出去了。很快就有人慕名上门来求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