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住持有请
  • 崩乱西游
  • 易尘夕
  • 2103字
  • 2020-03-07 16:57:48

“师兄且好好安息,明日我们再见!”

年轻和尚神色匆匆,拂衣而去。

孙悟空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地关上了房门。

“该不会是向那老住持汇报去了吧?”

孙悟空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话,不过他想了想,这个寺院的和尚都是普通人,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

再者说,观音禅院也是有背景的,上有观世音菩萨罩着,地有黑熊精照拂。

想起那黑熊精,孙悟空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这也是一只了不起的大妖王。

毕竟观世音菩萨的三个金箍,一个给齐天大圣带上了,一个给了黑熊精,再一个就是穿着红肚兜,扎着丸子头的红孩儿了。

凡是有资格带上紧箍咒的,无一不是超凡脱俗,出类拔萃的顶尖存在!

像黑熊精和红孩儿若是与那手持金箍棒,曾经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正面交战,依然是丝毫不惧。

一天经历的事情太多,孙悟空又困又累,翻个身,转眼间就沉沉的睡去了。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孙悟空早早的起来,推开房门,静静的打量着这幽静而又檀香四溢的观音禅寺。

僧人们正在做早课,大殿之内,诵经声阵阵,整个寺院一派祥和之气。

孙悟空看了一下太阳的方向,大概清楚了长安的方向。

那唐僧经常说: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

这大唐就在取经路上的东边,而观音禅院,正是取经路上的一个节点,所以他要想去长安城,最好的办法,就是乘坐七彩祥云一路向东方飞去。

经过一夜的休息,体力恢复,丹田内的法力也存储满了,孙悟空有了驾云离去的资本。

本想立刻就走,但孙悟空念着在寺院叨扰了一夜,临走之前还是要告别的。

“师兄,我家住持有请。”

孙悟空的身后,忽然传出一道熟悉的声音,他一回头,认出正是昨天接待他的那年轻和尚。

“请师兄带路。”

孙悟空略一沉吟,便点头答应下来。

那老主持无非是想见一面和自己谈谈佛法罢了,他索性就和他交流交流,然后再告辞也不迟。

上一世,身为教授的孙悟空涉猎颇广,对佛法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他心中有底。

另外在他的印象之中,如今的南瞻部洲,流行的皆是小乘佛法,大成佛法几乎不可见。

甭提上上乘的禅宗佛法了。

禅宗佛法,来自昔日灵山佛祖的拈花一笑,代代相传,后由禅宗初祖达摩传入中土。

禅宗佛法,不立文字,直指人心。

禅宗又称为心宗,这是一门极其高深的佛法,也是这世间最为霸道的佛法。

说它霸道,是因为后世的很多禅师,发明了很多匪夷所思的开悟方法。

……

孙悟空跟着年轻和尚一路穿行,来到了大殿后方的一处佛堂,见到了一位年迈的老僧。

这老僧手杵着星云拐杖,满脸鸡皮,一身僧衣,极其华丽,头戴方帽,脚踏八宝僧鞋。

这极为符合孙悟空印象里的那个珠光宝气的老和尚。

“见过方丈!”

孙悟空双手合十,像模像样的行礼。

老僧睁开眼睛,污浊的眼珠中却透着精光,可见也是精通养气长生之道。

“施主,请上座。”

老僧低声说道,旁边的小和尚立刻奉来香茶,孙悟空不好推却,也只好坐了下来。

老僧单掌放在胸前,悠悠说道:“昨日听闻小师傅一句偈子,令老衲惊为天人,此等慧根不入我佛门,实在可惜。”

“糟了!”悟空一听这话要坏,这老和尚摆明了让他出家当和尚啊!

他可是知道,观音禅寺的这老和尚主意正,当年可是连袈裟都动过贪心,还差点放火烧死了唐僧。

总结一句就是,人狠,话不多,不择手段。

孙悟空自然不会出家,他心中念头急转,思索着该如何回答。

几秒钟之后。

孙悟空想了想,有模有样的答道:“心若安处,处处是佛乡,实不相瞒方丈,我早已入佛。”

不待方丈说话,忽然侧屋之内,响起了一道浑厚的声音:“心若安处,处处是佛乡,妙啊妙啊!小师傅真是个妙人!”

门帘一挑,一个黑乎乎的壮汉,迎面走了出来。

老僧没有想到这黑色大汉会突然从后面出来,面部微微颤抖,似乎有所担心。

“熊施主,何时来也?”

老僧眼皮低垂,淡淡的问道。

黑脸汉子双手合十,脸上带着憨笑道:“金池老友,在下刚入宝刹,不料便听到如此妙语,请问这位小师傅师从哪里?”

孙悟空一愣。

他呆呆的打量着黑脸壮汉。

只见这壮汉身材高大,穿着一身粗布黑衣,皮肤上长满了黑毛,猛的一看,倒像一只山间野兽。

“莫非这是那黑熊精?”

孙悟空忽然明白过来,能和这老和尚教好的,除了那黑熊精,恐怕也没有别人了。

黑熊经在观音禅院外二十里的黑风洞里修行,也是一只了不起的大妖。

这只黑熊精除了颇为贪心,倒是一心向佛,以至于连观世音菩萨都动了惜财之念,最后把他收去,作为落伽山护山大神。

这铁塔般的黑熊精,孙悟空知道这个家伙看起来极为凶恶,却是个肚子里带墨水的有文化妖精,喜欢舞文弄墨,谈佛论道。

“如此不吃人的善妖,倒是罕见!”孙悟空心想。

他双手合十:“在下来自东土大唐,云游至此,叨扰扰方丈,昨夜借宝地住一宿,如今俗世缠身,要向方丈辞行离去!”

“施主要离去?”

黑熊精露出惋惜之色。

那老僧更是舍不得,他弟子虽多,却无一人能继承他的衣钵,这俊美青年从天而降,倒是让他起了收徒之念。

“施主佛法精通,能否在小寺多停歇几日?我们也好谈佛论道,互济共修。”

老僧枯瘦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孙悟空眨了眨眼睛。

他看得出来,这老和尚铁了心的要将他留下,旁边那黑熊精看不出目的,但若是他突然驾云飞去,恐怕这黑熊精第一个追来。

说不定,以七彩祥云的速度,并不能甩开黑熊精,毕竟这位大妖,可是与齐天大圣战成平手的存在!

“这个……”

孙悟空面露难色,这是他故意为之,他想看看黑熊精接下来怎么表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