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临将夜

一座雄伟的大殿,殿内有许多人,他们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高手,而坐在首位的更是世间第一大帮天下会的帮主雄霸。

可是此刻,他们浑身僵硬,一动不动,目光满是恐惧,却连战栗的机会都没有。

因为,有一个人,出了一剑。

那是冻结时空的一剑,也是天下无敌的一剑。

这一剑名为剑二十三,这是一位剑圣在生命尽头最辉煌的一剑!

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剑的璀璨,也没有人能够形容这一剑的可怕。

剑出,自无悔!

......

在无垠的时空中,一个二十余岁的青年在一股神秘的力量下飞速的游荡。

青年兴奋的神情中带着一丝慌张。

毕竟是头一回穿越,也没什么经验,哪能不慌?

不过,毕竟有系统在,所谓慌而不乱,大概说的就是他现在的心情,听听,诸天系统,一看名字就知道是个吊炸天的系统。

“叮,即将到达目的地,风云世界!”

青年一听,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此时更是已经忍不住幻想起了他左手雪饮,右手绝世,刀劈神龙,剑斩帝释天的画面了。

真是想想就开心,感觉整个人都年轻了许多,果然,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呀!

“警告警告!出现未知力量干扰!”

“初步判定,干扰来源,风云世界,无双剑圣,剑二十三!”

“穿梭异常,时空庇护即将破裂!”

青年惊了,???,剑二十三能有这么强?

时空穿梭都能给他打下来!

垃圾系统,毁我青春,骗我钱财,感受到周身护罩崩溃的那一刻,他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吾命休矣!

一瞬间,毁灭的力量蔓延开来,青年的身体直接化为无数粉末。

“警告警告!

鉴于宿主肉身湮灭,开始启动紧急预案一,灵魂庇护开启,重新开辟空间通道,穿梭路线转移,穿梭世界更换!”

瞬间,就在青年肉身破碎,灵魂也即将湮灭的刹那,一股极为神秘而特殊的力量浮现,将他的灵魂和那剑二十三的力量直接全部镇压。

“空间通道搭建成功,世界坐标确定,世界选定,将夜!”

听到这,青年心神一松,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命保住了,看来这系统还是有点东西的,来不及多想,下一刻,意识便完全丧失。

“将夜时空选定中,世界之子降临之时!”

“叮!宿主当前处于灵魂状态,启动紧急预案二,天道遮掩启动,重新凝聚肉身。”

没有人知道,就在宁缺带着生而知之的印记降临昊天世界的那一刻,同样有一个生而知之者诞生于世。

昊天不知道,夫子同样不知道,而他们不知道,便不会再有人能够知道。

“身体凝聚成功,真实幸运开启,绝对亲和开启!”

“系统能量耗尽,即将进入沉眠,预计恢复时间二十年。”

声音慢慢淡去,最终归复平静。

西陵不可知之地,一位中年道士正如往日一般打理着着观内的一切,忽然听见一道婴儿的啼哭声传来。

这里怎么可能会有婴儿?

这可是知守观,西陵的不可知之地,就算是一般知命都难以跨入半步。

他心中好奇,顺着哭声,不知不觉来到了存放道门天书的地方。

七座小草房,声音便是从那天字卷天书所在的地方响起。

推门而入,他便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个沐浴着昊天神辉的婴儿,就这么离奇的,不可思议的在天字卷天书旁诞生。

而且,在那婴儿的双目中,还有一股可怕到难以想象的剑意。

只是心念微微触动,便有一股时空凝固,万物灭绝的大恐怖袭来。

这种剑意,哪怕他奉为神明的观主也就不过如此了吧,那剑圣柳白又能否匹敌?

他瞬间便生出了一个想法,这孩子只怕是真正的昊天之子,并且下一刻,他就完全坚定了这个想法,他必然是昊天之子。

并且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生出过任何对这孩子不利的想法,甚至,他觉得,在这孩子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一刻,他人生中最为重要的意义也便出现了。

而此时的婴儿,除了在最开始嚎了两嗓子之后,就再也没有发出声音,那双眼睛中散发的灵动和智慧,完全不像是一个刚刚诞生的婴儿眼中能够出现的。

与此同时,一个只有这个婴儿才能看见的光幕出现在他的眼中。

宿主:方谦

无为剑体:凝聚身体之时,因剑二十三和此方世界特殊的天地规则而生,天生诸窍皆通,不仅会随着时间自动助涨念力,还拥有着极高的剑道资质。

修为:无

当前状态:

真实幸运(无论何时何地,发生的一切都会导致绝对有利的结果,你是命运的孩子,当前剩余时间五十三分二十七秒)。

绝对亲和(所有拥有智慧的生物都会发自内心的亲近你,喜爱你,你是世界的宠儿,当前剩余时间五十三分二十七秒)。

剑意纠缠(你的灵魂在诸天之力的作用下和超越世界的剑二十三相互纠缠,这让你诞生了无为剑体,但同时你将在数年内失去身体的控制权,直到剑意彻底与你融合,在与剑意融合的那一刻,你将拥有使出一次剑二十三的能力,过时不候)。

方谦在看到无为剑体的时候,心情是激动地,在看到真实幸运和绝对亲和的时候,心情已经汹涌到不可抑制,如果没有那个后面的时间限制的话,他说不定会激动的暴血而亡,但在看到剑意纠缠的时候,他只想说,我有一句mmp不知当不当讲。

除此之外,系统果然也沉眠了,怎么叫都没反应,没有任务,没有商城,其他系统有的东西,它统统都没有!

这找谁说理去?

明明有真实幸运和绝对亲和这样逆天的东西,明明应该是个吊炸天的系统,为什么要这么对他呢?

他现在可是个宝宝啊!

心神一激动,转眼就晕了过去,没错,他现在确实是个宝宝,根本经不起他这样剧烈的思想活动。

中年道士把他抱了起来,眼神充斥着坚决,不论如何,他都要收下这孩子,观主不在,就没有人能够阻止他做这样的一件事情。

“你,以后就叫方谦吧!”

他开口这样说道,如果方谦此时还醒着,他只能感慨,真实幸运果然恐怖如斯,起名字这种事情都能影响的到吗?

于是,从今日起,知守观多了一个小弟子,一个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弟子。

中年道人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但他是一个做事情十分细致的人,所以他一样能把方谦照顾的很好。

每日亲手给他喂食,带着他活动身体,其他时间便在方谦身边给他读书,读道经,读诗经,读符书,一卷又一卷,他从不厌烦,似乎很久以前就没有了这样的情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