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借生
  • 书楼诡狸
  • 赤灵01
  • 2045字
  • 2020-03-07 19:12:19

“只要能让我开心让我出了这口气,我才不在乎她是谁。说清楚,事要办不好,你、你和你们家人,呵呵都要给我消失!那死老头的气,我可不想受!”苏新阁恶毒地说着,表情像一条随时会咬人的眼镜蛇。

“好好,好,小苏总放心,我一定处理妥当,你保管再也不会担心!”

嗯,永远不会担心!死人怎么会有担心?张总经理恶毒的想,他将最后这两句话吞进了肚子。

“新聚集团”曾是东扬市一中的大赞助商,身为总经理司机的安原,苦苦哀求过张总经理,帮他孩子转学去一中读书,以便将来能考个好大学,有个跟父母不一样的好前程。但是,张总想都没想地拒绝了,如今,倒是奇怪的答应。

不仅是答应,张总经理还跟安原许诺了很多东西,安原高兴的不得了,他读书太少,不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句话,若是知道,他便会去想想原因。

张总经理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将乖巧的安之,转学进东扬市一中。只是,集团和一中的关系已经很僵,对方如果知道,安原是张总经理的司机,那必然不会同意安之的转学,何况后续出事也会给自己带来直接伤害,所以安之想转学,就必须用一个全新的身份。

对于这个假身份,他想了整整一夜,还是没有答案。在快要天亮的时候,张总经理站在阳台上透气,看到有家老人在出殡,瞬间,借尸还魂这个词,出现在他大脑里。因而当天,活生生的安之就死了,理由是急性胰腺炎。

安原带着一堆证明材料,给她办了销户。也就在当天,另一个叫何洋的女孩,又活了过来,她叫安原是姑父。

一周后,东扬市一中的高(一)班,多了一位叫何洋的小女孩。她脸上戴着副老旧的黑框眼镜,齐耳短发,脑袋低垂着不敢看人。统一的蓝白条校服,穿在她瘦小的身上,显得格外肥大宽松,她脚上那双崭新的白球鞋,将黝黑的皮肤衬托得越发明显。

“大,大家,好!我,我叫何,何。。。。。”

作为一名刚转学来的新生,她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磕巴的普通话声越来越小,没有人能听清她在说什么。小女孩很紧张,两只手使劲扯着衣角,似乎要攥出水来。

“你,你,你就叫喝高!下去,快下去吧!别耽误我们上课!”一个男孩捣乱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她的介绍。

全班哄堂大笑,连老师也笑了,女孩的头低得更加厉害,似乎是想缩进胸膛里。老师见状,安慰地拍拍她后背,客气地维持了下纪律,就让毫不起眼的她坐到了后排空位上。

没人会真正在乎这样的孩子,能考进东扬市一中的学生,成绩都是个顶个的拔尖,性格上也多是自信,或者说是有点自负。这样的孩子都很阳光、爱笑、爱闹,说起话来毫不胆怯,跟这个女孩完全不同。

女孩身上表现出来的一切,只证明了一件事,她不属于这里,这里也不会欢迎她。而这样的结果,正是张总经理想要的。安原夫妇把一生不得志的憋屈,都寄希望于孩子身上,虽然他们知道安之的性格、能力不适合一中,但还是满怀希望。

在他们心中,进入了一中,安之的命运就会发生变化,那种很好的变化。所以,安之的想法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听话、会听话,尤其是听张总经理和老师们的话。安之的座位在最后一排,没有同桌,那张桌子和她一样,都是临时让人硬塞进来的。

安之坐到座位上,才恍然发现,她看不到窗外的阳光,笼罩整个课桌的,只有阴影和人们的疏离。她向来沉默寡言,不善于和人打交道,父母之间无休止的争吵,更让她对人充满了胆怯和惶恐。

她只想安稳度日,但一些不请自来的恶意,总是不肯放过她。

转学后的第一天,还没有到放学的时候,何洋同学凭什么进一中的原因,就成了同学们谈论的重点,她成了风口浪尖上的人物。传言中,既然有各式各样的风言风语,那必然还会有五花八门的幸灾乐祸和添油加醋。

面对这些,她只会像只鸵鸟,本能的沉默和害怕。她是在故意吸引大家的注意,这是某个人得出的结论,对此有人信了。

这人是高中部的大师姐,在苏新阁还没有来之前,没人会去招惹她。成绩不好长得漂亮,认识很多不想上学的小H混,习惯成为众人的焦点,也习惯拥有最好的东西,比如高中部某男神帅哥的青睐和赞赏。

大师姐就是张总经理确定,会很讨厌转学来的何洋的人。张总经理是混迹商场的老手,猜测大师姐的想法易如反掌,他收买了一些人,到处乱说,某男神在阻止其他人说何洋的坏话,还刻意将何洋的照片,放到男神的书包里,并且让大师姐看到。

张总经理这么做有他的原因,因为他调查过男神,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第二步,挑起大师姐对何洋的愤怒,第三步就是需要苏新阁的积极配合。果然,人性中的恶,经不起嫉妒和愤怒的催化,大师姐对何洋的丑陋,在小事中一点点被放大,直到十天后爆发。

那天放学后,瘦弱胆怯的安之,在回家路上遇到几个不熟的不良青年。她们对安之连扯带拉,将她拽到一条偏僻的胡同里,一顿不分青红皂白地恶意攻击,最后还不解恨地踢了几脚。等到那些人扬长而去的时候,蜷缩在角落里的安之,衣服上全是口水和脚印。

她用手扶正了打歪的眼镜,才发现眼泪已经糊满了视线,就像她的未来,什么都看不清。安之很伤心,她在黑夜里蜷缩成一团哭着,直到有大人过来问她怎么了,她才停止了哭泣。

一瘸一拐地站起来,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瞄、瞄、瞄”一声很凄惨虚弱地猫叫声,从胡同边的墙角传来,吸引了安之的注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