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声音
  • 书楼诡狸
  • 赤灵01
  • 2082字
  • 2020-03-09 20:55:38

安之与周遭的格格不入,是由她的性格和家庭决定,这也是张总经理为什么会答应帮安原的原因。懦弱、怕事、不合群、没有朋友,所以谁会真正在意她的一举一动?

没几天后,张总经理名正言顺地把一个微型录音笔,交给了安之。

他美其名曰是在保护安之,其实是要求录一段声音,证明自己过得很艰难的现状,以此来要挟某些人,换取苏新阁顺利入一中。当然,这一切只是个开始,张总经理在不断催促安之,要视频,他实在没有耐心再等。

这一天,张总经理又来安原家,跟安之来视频,他知道她又挨了打。

“你说,死丫头,让你录一段声音,到底有没有?”安原有点狂躁地大喊,他不停逼问面前的安之。她低着头流着泪,死活不肯说一句话。

“喊什么?喊什么?你喊什么?是那么容易的事?你看看她那个死人样,还不是随你这个爸?我早说过了,她肯定不会、也不敢、更不能去!她跟你一样没用!完全没用!都是些废物!”安之的妈妈,手里握着一把沾满油的炒勺,从厨房冲出来,对安原和安之大喊道。

彼此好好说话,大家能够情绪稳定,在这个家里,是一件比登天还要难的事情。大人们的易怒、暴躁、阴郁,带给安之的东西,永远是害怕和内疚。有很多时候,她都觉得是自己的原因,才会让这个家变得像个战场。安之甚至相信,也许妈妈说的对,若没有她,这一切不快乐都不会存在。

“就你行!就你什么都知道!你。。”暴躁的安原,听到妻子的叫嚣,本能地暴怒起来。他无视站在一旁,满脸泪水的安之,自动进入一个攻击模式,还将声音提高了一度,大喊起来。

站在他们身后的张总经理,忍无可忍地怒喝一声:“闭嘴!”。

他实在是看不下去,这种家庭内部无谓的消耗,他在等安原他们完全安静下来。他的内心很鄙夷这家人,无能、懦弱、易怒、浑浑噩噩地活着,这应该是他们最好的写照。所以安之,这个人选,他真是没有选错。

十五天的时间,张总经理找了很多点播节目,给苏新阁,这也是为后面的事情做铺垫。但是,他很清楚,此刻,如傻子般不吭声的安之,才是扭转整个局面的唯一希望。前阵,他对安之已经吓过一次,不介意再吓唬她一次。

“有没有?说话!”张总经理黑着脸,大声质问。

他的脸拉的很长,连站旁边的安原看着都有点害怕。安之很怕父母吵架,更怕眼前这个穿黑色衣服的老男人,那天他说,如果今天还没有,就会让她和她的家人滚蛋,再也不能住这个房子。

她很害怕,她又想起爸妈说过的话,如果她做不到,爸妈就会离婚,谁都不会要她。这个充满争吵声的家,它也是家,安之不想和那只猫一样,夜晚连睡个觉的窝都没有。

在她内心深处,安之一点都不想答应这个要求,虽然那些人很讨厌,非常讨厌,但是她仍然不想。如果可以,她宁愿选择遗忘,宁愿找个地方躲起来,再也看不到所有人,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被逼无奈的安之,录下了一段害怕的声音。她很不喜欢声音里的自己,格外的卑微、可怜、懦弱,可是她没有选择。安之的手,极不情愿地伸进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橡皮状的东西,颤巍巍地递给张总经理。

“嗯,孺子可教!”

拿到东西的张总经理笑了,他带着人离开安之家。安之的爸妈也笑了,同样很开心,只有安之很难过,非常难过,可是没有人在乎她,就连父母也不关心她怎么想。

过了几天,“混世魔王”苏新阁顺利入学,成了东扬市一中的学生,和樊子超成了同班同学,也和那位大师姐,成了一见如故的好朋友。两天后,正在上课的安之,格外地心神不宁,好不容易等到放学,便忙和樊子超去崔伯家看猫。

安之和樊子超站在崔伯家的门口,发现崔伯正着急地到处转圈。

“崔伯,怎么了?猫呢?”樊子超关心地问。

崔伯满脸抱歉地说:“刚有个女孩来问路,转眼间,那猫就不见了!”

樊子超听到这句,脸色一下变得很不好看:“崔伯,那人往哪走了?”他心里,突然想起苏新阁今天说过的话,喜欢猫呀,那猫就是该死!

“那边,往护城河边走了!”崔伯指指胡同的另一边,他拉起安之忙朝那边跑过去。多日的相处,让安之很相信这个朋友,本来她想告诉他声音的事,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今天发现猫不见了,安之的心里更加慌乱,便越发不想说话。

她下意识觉得,如果别人知道她做过的事情,一定会很生气,不会再理她。

“安之,快看,她们在那里!”樊子超皱着皱眉头,指着河边的几个人说。

“不,别过去。我、我怕,我做了一件不好的事情!她们不会罢休的!”安之望着那些人的身影,身体不由自主地哆嗦起来。

“别怕!天还没黑呢,我会保护你,再不过去,猫会被扔到河里!再说了何洋,你能做什么坏事?我不相信,你肯定想多了!”樊子超着急又有点疑惑地说。

“樊子超!哈哈哈,就知道你会带着她来!”一个刺耳的女声响起,打断了他俩的谈话,那几个人看到了他俩,走了过来。

女人的声音尖锐而刻薄,安之和樊子超猛地抬头,发现是苏新阁她们。她们冷笑着,脸上的表情很不友好,显然对樊子超和安之总在一起的事,很不能接受和认同。猫就在苏新阁的手里挣扎着,身上还在流血。

看到猫血,安之尖叫一声“你,你对猫做了什么?”

“你想干什么?苏新阁,别以为谁都会怕你!”樊子超大声说。

他站到安之身前,把她挡在自己身后。这一举动,更加激怒了对他有好感的苏新阁。尽管苏新阁叫苏孽债,但是她还是一个女孩子,还是会喜欢男生,尤其是那种不把她放在眼里男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