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吃饭

  • 藏天帝
  • 花梦林海
  • 2036字
  • 2022-05-30 12:25:05

十来个护院全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但却没有一点修为,全都是普通人。

可是在这样的穷乡僻壤能有这些壮汉护卫,已足够称霸一方。

主人一发话,这些护院当即冲了上去,将藏锋包围了起来。

“呦,还要和本公子动手,有点意思,那就来试试吧,太久没运动了,正好也活动活动筋骨,只是得收一点才好。”

周刁贵目露凶光,指着藏锋咬牙道:

“好,给老爷我打!往死里打!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有你向我求饶的时候。”

护院们个个手拿木棍向藏锋身上招呼,毫不留情。

面对来势汹汹的十几个大汉。

藏锋淡定从容。

毫无惧色。

脸上笑容依旧。

他把头一侧,堪堪躲过一根木棍。

再一个侧踢,正中最前一人的胸口。

那人倒飞而出,发出一声惨叫:“啊!”

藏锋收脚出拳,又是一人飞出。

又是一声惨叫:“啊!”

飞出的两人又撞倒两人,又连连发出两声惨叫:“啊!啊!”

一人的木棍被撞飞,抛在空中。

藏锋一把接住。

抡起木棍。

一棍又抽倒一人!

这还没完,他继续手起棍落。

一棍一个!

片刻间就将那些原本凶神恶煞的恶仆全都打倒在地。

“啊!啊!啊……”

“哎呦……哎呦……”

惨叫声连连。

藏锋随意拿着手里的木棍,笑道:

“垃圾!不尽兴,不尽兴,连蝼蚁不如,打你们如扫尘埃,扫兴至极!”

要知道藏锋从始至终都没有使用修炼者的手段,就连普通武者的武功都没用。

别说是修为武功,就是他的力气都没用,若是用上一分力气,这些人恐怕得被他一棍抽碎打爆。

不要怀疑,藏锋就是这样恐怖。

这些普通人在他眼里真是比蝼蚁还不如。

碾死一只蚂蚁至少需要用上那么一点点力。

但这些普通人,真的如尘埃一抬手就扫灭了。

这时有汉子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可还未站稳,眼前又出现一根巨大的棍子。

接着只能再一次无可奈何地倒了下去,继续惨叫。

只要谁试图爬起来,藏锋上去就是一棍。

直到每个人挨了好几棍,这些恶仆才老实了,再也不敢动弹,甚至连惨叫都不敢了。

刚才一个叫得最惨的哥们已被藏锋抽成了猪头,生死不知。

藏锋终于停了下来,手里拿着那根已经沾满鲜血的木棍,感慨道:

“唉,不行了,可把本公子累坏了,你说你们都倒下了,为什么还要站起来啊?何必啊!这是何必啊!”

他那一副轻松样哪里是累坏了?

这明明是闲的没事干时的无病呻吟。

藏锋一边感概,一边又随手给了他脚边一个大汉一棍。

那大汉乖乖躺着,一点没动也一点没说话,却是遭了无妄之灾。

藏锋这一棍直接将他的一口好牙打碎了。

但他还不敢叫。

只能用手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嘴。

这才真叫打掉了牙往肚里咽。

在这些人眼中藏锋根本就不是人,而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藏锋现在就是在戏耍这些人,他沉睡太久了,这刚醒来自然要找点乐子。

他随意提着那还在滴血的木棍,慢慢走到那已经被吓傻的周刁贵面前,开口道:

“现在你还要本公子向你求饶吗?”

一听这话,周刁贵那直打哆嗦的双腿当即一软,跪倒在地,乞求道:

“大侠恕罪,大侠恕罪,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大侠,小人知错了,小人知错了。”

周刁贵这样土著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修炼者,只认为藏锋是那江湖中的大侠高手。

以他的见识认知也就这样了。

井底之蛙安知外面天地的辽阔。

很多事往往就是这样,结果总是让人意想不到。

刚才还一副大老爷模样趾高气昂的周刁贵周大员外,现在却像一条狗一样卑微地跪在地上求饶。

周刁贵一边求饶,头一边往那地上磕,声泪俱下,鼻涕直流,那模样简直比死了爹娘还伤心。

藏锋用手里的木棍在他头上敲了敲,说道:

“本公子饿了,想让你请我吃顿饭。你没意见吧?”

那坚硬的木棍敲在头上生痛,周刁贵敢有意见吗?

意见?

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敢有意见?

他更卖力地磕头,肯定地说道:

“没意见!没意见!完全没意见!”

藏锋随手将木棍一丢,又道:

“既然没意见,那就快去准备吧。”

周刁贵回道:“是是是,马上给大侠准备。”

周府大厅中,一张方桌居中,上面摆满了各种菜肴,令人食欲大开。

藏锋独坐上方,双手齐动,正在大吃特吃。

而这周府的主人,周大员外周刁贵,此时却像一个仆人般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着藏锋。

实在是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能吃的人。

这得是饿了多久才能有如此吃相?

一年?

十年?

一百年?

这怕不是饿死鬼投胎的吧!

藏锋一边吃一边吩咐道:

“上菜啊!”

丝毫没有作为客人该有的客气。

他这一声直吓得周刁贵浑身一个哆嗦,颤声安抚道:

“大侠别急,菜马上就来,您稍等一下。”

说完又急忙走到门外喊道:

“你们倒是麻利点啊!快快快!”

又是一道道菜肴上桌,藏锋又开始大吃特吃。

院落中,十几名精壮的汉子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如猪狗般嚎叫着。

他们实在是忍不住了,浑身都疼,巨疼!

藏锋一走,他们便再也管不住自己的嘴。

周刁贵现在已经顾不上他们了。

他现在一心只想着如何伺候好眼前这位大爷,尽早打发他离去。

不然这些护院可就是他的榜样。

藏锋又道:“你这没有酒吗?”

男人总是爱喝酒,藏锋也不例外,已经吃了个半饱的他自然也想畅饮一番。

这些菜虽然是些乡野俗食。

但对于已经不知道多少岁月没有吃过东西的藏锋来说,填饱肚子还是能凑合凑合的。

藏锋本早已非凡身俗体,早已可以辟谷绝食,但此次参悟大道,更让他明白返璞归真,顺应本心的大道真理。

他在尝试做回一个平凡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