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员外

  • 藏天帝
  • 花梦林海
  • 2013字
  • 2022-05-30 15:04:07

不过他这次用的是手掌。

尽管他现在很饿,但拍门的力气还是有的,厚实的木门被他拍得砰砰作响。

如果他愿意,甚至可以一掌将这破门拍成碎片。

但他不会那样做,毕竟他不是一个野蛮人。

他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文明人。

还是刚才那个家仆。

只是一开门就换了一个更凶狠的表情冲了过来,直接对藏锋怒吼道:

“你他妈是聋了吗?老子叫你滚!听不懂人话啊?臭乞丐!”

面对如此恶仆当面,藏锋的脸色变了。

他的嘴角开始微微向左上扬,眼睛眯了起来,低头望着自己的右手。

在那个遥远的璀璨的时代里,但凡知道藏锋的人都清楚,他这是生气了。

他一生气,后果往往很严重。

原本他是不会如此轻易生气的。

但谁叫他现在饿了。

饥饿的人往往很容易愤怒。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藏锋缓缓问道。

一字一句。

咬字清晰。

好像生怕别人听不清楚。

那家仆骂道:“我说你他妈······”

那名家仆的骂声截然而止。

他再也骂不出来。

因为他的脖子已经被藏锋的右手紧紧扼住。

并且身体还在缓缓上升,双脚渐渐离开地面,悬浮在空中。

他就像一只鸡仔被藏锋捏在手里。

这名家仆叫刘四。

他现在的脑子里只要一个想法:

“完了,要死!要死!”

他从没有见过力气这么大的人,只是一只手就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近距离看着藏锋的脸,刘四才发现这人绝不是一个乞丐。

没有一个乞丐的眼神…

会那么坚定!

会那么可怕!

简直了!

他第一次感觉自己的生命是这样的脆弱。

藏锋冷漠地望着脸色已经涨得痛红的刘四,淡淡地道:

“罢了,不过是一条看门狗。”

刘四的生死全在他一念之间。

但他现在不想杀人。

于是这刘四也就不用死了。

他随手一扔,就丢一个破麻袋般,将手中的刘四丢了出去。

刘四那足足一百二十九斤的身体就这样倒飞而出,直接撞开了那半掩着的大门。

“啪”的一声!

落在里面的院子里,捂着屁股难受地不断咳嗽着。

要知道藏锋刚才可是差点捏断了他的脖子。

看着那个凶人迈过门槛,一步一步向着自己走来,刘四吓得连忙爬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跑进了内院。

一边跑,一边扯着他那已经沙哑的嗓子喊道:

“员外!不好了!有人闯进府来了!”

对于这个看门狗的狂吠,藏锋毫不在乎。

他像是走在自家的后花园里一般,大摇大摆,理所当然。

走马观花般进了这周府。

他并不介意刚打了狗再教训一下狗的主人。

有这样的恶仆,主人家也指定不是什么善人。

既然不是好人,那就没有必要对他客气。

死在他手里的为富不仁之徒,不在少数。

刘四如此大的喊声当然惊动这周府的主人,本村唯一的员外周刁贵。

他名下有良田百亩,山林数片,在这穷乡僻壤中算得上是家大业大,什么也不用干也可以坐享其成,吃穿不愁。

这些全都是他祖辈积德换来的福报。

据说这周家祖上原本也是一穷苦人家,靠砍柴为生。

一日上山砍柴时偶遇一位白衣公子在山中采药,见天色已晚,便邀请他到家中歇息。

第二日,那为了表示感谢,那白衣公子临走时竟然给他们家留下了一块宝石。

那宝石正是藏锋来到这里闭关时身上带的唯一一块元石。

乡下人孤陋寡闻,竟将一块在修炼界都珍贵无比的元石当做宝石换了金银。

要知道那一块元石可是足以给一些中小家族造就一位顶梁柱。

这周家用那元石换取的金银买地建房,就此也算是发了家。

祖上积德儿造孽。

传到周刁贵这一代,早已将那山里人的朴实善良丢到了脑后,眼里只剩下了金钱美色,贪图享乐。

平日里仗势欺人,作威作福,鱼肉乡里,坏事做尽。

村民们都是敢怒不敢言,无不在背后诅咒这周家的十八代祖宗。

人们背地里都称这周刁贵为“周扒皮”。

缘该如此,那赐予周家富贵的人是藏锋,现在收回这份财富也是藏锋。

成也藏锋,败也藏锋。

富贵贫穷由天定。

活该是这周家倒霉的时候了。

却说这周刁贵听到家仆的喊叫,慢悠悠地从床上爬起来,不满地喊道:

“死东西,大早上的鬼叫什么?”

大早上?日上三竿,太阳都晒屁股了。

床上一个赤裸的艳妇人揉着睡眼,娇柔地喃语道:

“嗯~还早啦,再睡会儿。”

这是周刁贵的六姨太。

最漂亮也最年轻。

这周大员外平日里最喜欢的也是她。

周刁贵披上外衣,活像是一只肥猪穿上了花衣裳。

他转过身来又望到床上的春光,邪笑道:

“我先去看看,马上就回来,等我哦,小宝贝。”

周刁贵挺着一个大肚子走出内院,来到前厅便看见刘四狼狈地向他跑了过来,家中的管家和十几个护院也闻声而来。

周刁贵问道:“刘四,你小子瞎叫什么?”

刘四回道:“员外,外面来了个臭乞丐。”

周刁贵恶道:“乞丐?要饭要到这儿来了,叫他滚,这点小事也来烦我。”

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奴才就有什么样的主子。

刘四委屈道:“我叫了,可是······可是我还反而被他打了。”

他委屈得眼泪鼻涕直流了。

周刁贵怒道:“没用的玩意儿!走!随老爷我去看看。”

“不用麻烦,本公子已经不请自来了。”

藏锋一身破衣烂衫,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周刁贵上前一步,喝道:

“臭乞丐!你还真大胆!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就敢乱闯!”

藏锋笑道:“这天下还有本公子去不得的地方吗?”

周刁贵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怪人,打扮得像个乞丐,一开口却那么嚣张。

他也笑了,命令道:

“来啊!把他给老爷我围起来!”

那笑里带着刀,他今天估计是要杀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