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恶仆

  • 藏天帝
  • 花梦林海
  • 2018字
  • 2022-05-29 20:40:27

一名活着的长发男子。

一名活着的长发男子从这间被盗墓贼挖开的石室里苏醒了过来。

“我······这是?”

说话了,“死人”竟然说话了!

这是诈尸了?

他使劲拍打了一下自己昏沉沉的脑袋,开始回忆过往的种种。

记忆如潮水。

他原本漆黑的眼睛渐渐有了神采。

那是一双如星辰般深邃的眼睛。

包含万千。

透着无穷无尽的神秘。

此人绝不简单!

他纵身一跳。

落在地上。

不过却是脸先着的地。

·····

他狠狠地摔了一跤。

“哎呀,这身体······好饿啊!”

藏锋当然饿。

不饿才是怪事!

藏锋是他的名字。

藏锋的藏。

藏锋的锋。

在他所在的年代,这个名字真正是如雷贯耳,根本不用解释。

这个名字就是一个名词,一个专属他的名词。

在这元央界,四大域中,唯有一个藏锋。

一个天下无敌的藏锋。

元央界中,关于藏锋的传说不知有多少。

他那传奇的一生早已被人用笔用墨记载下来,成为一个个传奇故事。

一桩桩一件件,无不是惊艳绝伦。

他是一个传说!

他的一生都是璀璨的,就如那如烟火。

炫丽缤纷却又短暂无比,只有那一瞬的辉煌。

他在登临巅峰之后就如昙花一现般神秘消失了,世间再也找不到他的行踪。

谁能想到他竟然就在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山洞里坐着。

而且这一坐便是沧海桑田。

藏锋从地上爬起来,环顾四周。

这石室是他当年闭关参悟大道时随手建造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多了些灰尘,多了些时间的痕迹。

地上落着一只火把,还没有熄灭,火苗跳动着,正是它照亮了这个石室。

“终于结束了,本公子总算是回来,心魔已破,道心已成,是时候了,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藏锋说的出去走走,可不是你以为的出去走走。

那是走出这个世界,走出整个元央界。

那将是全新的世界!

那将是一个全新的人生!

他捡起火把,走出了石室,没有丝毫留恋。

想当初这里本来就只是他的一个临时落脚处。

除了他从不离身的佩剑。

他的身上再没有其他物品了。

本来身上还有一块元石,也已经给了山脚下一处人家。

只因为当时那主人留他住宿了一晚,并请他喝了一坛自家酿的山泉酒。

藏锋从不喜欢欠人。

只要他欠了别人,总要想办法还上。

不然,他会睡不着觉。

有恩必报,是他的道。

他的剑不见了。

别的东西都可以被人拿走,唯独他的剑不行。

那可不是一把普通的剑。

他得去找回那把剑。

不管它在哪里,也不管它被谁拿走了,他一定得拿回那把剑。

藏锋从那盗洞里爬了出来。

面对一片坟包,他自然是毫无惧意,反而脸上还带微笑。

这种重见天日的感觉真好!

这种醒着的感觉真好!

他冲着周围一抱拳,朗声道:

“还真得感谢那两个挖洞的高手,要不然还得陪你们这些好领居在此长眠不醒,

本公子就不打扰了,你们慢慢睡,

告辞,不用送了。”

他的心态是何其的乐观,何其的洒脱。

一人,一火把,沿着杂草丛生的山道渐渐远去。

只留下一个个坟包在月光下闪耀着渗人的莹光,一棵棵怪树在夜风中摇晃着枝丫,像是在和他挥手告别。

这天下,无敌的本公子归来了。

本公子,归来了!

……

第二天,清晨。

远山上升起一缕霞光,凉月渐隐,旭日东升,沉睡的群山醒了。晨雾朦胧,在山间弥漫,飘忽不定,各种鸟叫声回荡在山谷里,清脆响亮。山脚下就是一个村庄,人们正在做早饭,炊烟四起。

藏锋沿着山路往村庄走去。

饥饿使他四肢无力,全身发软。

但在行走时他的背脊却是始终挺立的,如一柄出鞘的利剑,笔直不屈。

他的骨子里透着骄傲,透着属于强者的骄傲。

那份骄傲绝不允许他弯腰。

藏锋走下山道,来到村里。

这是一个极其普通的村子,和一般的村子没有什么两样,这里太过于偏僻,里面的人都是普通人,肉体凡胎,连个练武的都没有,这是一个普通人聚集的普通村子。

他打量着这个村子。

村民也在打量着他。

对于一个外来人,村民们充满了好奇。

他来自哪里?

要到哪里去?

叫什么名字?

来这干什么?

这些问题不用问,他们只是看藏锋一眼便知道了答案。

一个他们自以为是的答案:

他是一个流落他乡的可怜流浪汉,流浪到了这里,至于叫什么早已经不重要了。

人们眼中多数是防备。

毕竟这是一个陌生人,他们这里很少会来陌生人。

更多的是怜悯。

山里人最是朴实善良,如果藏锋开口讨要,他们并不介意给这个看上去并不讨厌的可怜人一口吃食。

藏锋一言不发,径直朝着村中最大的一家门户走去。

在山上他就已经观察过了,全村只有这家最大,最气派,升起的炊烟也最浓郁。

他要吃当然要吃最好的。

当然也就得去这最大的一家。

这家门前,摆放着两座半人高的石狮子,一扇朱漆大门紧闭,上方悬挂着一块木匾,匾上写着“周府”二字。

藏锋走上前,拿起黄铜做成的门环,敲了起来。

毕竟是有求于人,不管怎样也得有点礼貌吧。

“谁啊?”

大门半开,一个睡眼朦胧的年轻男子,从门缝里探出半个身子向外观望。

看打扮像是个家仆。

他一看藏锋的衣着,直接就皱起了眉,不耐地道:

“哪里来的乞丐?跑这里要饭来了。”

藏锋也不生气,开口解释道:

“我······”

“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人家,快滚!”

却被那家仆恶狠狠的话语打断,说完更是直接关上了门。

这还真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

藏锋有些恼怒,却依旧面色如常。

他刚刚苏醒的好心情让他并没有立马发作。

藏锋再次敲响了那冰冷的大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