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出世

  • 藏天帝
  • 花梦林海
  • 2065字
  • 2022-05-29 20:39:49

这里是一处坟地。夜深人静,乱石成堆,一棵棵光秃秃的怪树在阴森森的月光中摇曳着。虫鸣不断,偶尔远方还会传来几声野狼的长啸,这声音一听就让人毛骨悚然,汗毛直立。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土包上荧光点点,阴风一吹,一簇簇碧绿的鬼火在黑暗中飘来飘去。

像这样阴森恐怖的鬼地方晚上绝不可能有人来!

“二狗,快挖!”

“急什么?老子不是正挖着嘛!时候还早着呢,这地方又不会有人来。”

“那倒也是,这鬼地方除了咱兄弟还真没有别人敢来。”

那这说话的又是谁?

难道不是人吗?

他们是人吗?

他们当然不是。

他们不过是两只披着人皮的老鼠。

因为只有老鼠才会打洞。

打出如此漂亮的盗洞。

他们是两个专门盗窃别人坟墓的贼。

没错!

这是两个盗墓贼。

一个叫李大鸡,在家排行老大。

一个叫李二狗,在家排行老二。

二人是亲兄弟,有道是:

鸡鸣狗盗一家亲,兄弟齐心把坟挖。

这二贼正在月光下埋头苦干着。

忽然他们脚底下的土地突然一松,塌陷了下去,连带着二人一起向下掉落。

“啊!”

“啊!”

“哎呦!”

三声惨叫。

底下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李二狗顿时慌了,叫道:

“大哥!大哥!你在哪儿?”

就听见李大鸡的声音:

“叫什么叫!我在你脚下,还不快滚开!”

二人折腾一番过后,这才从携带的布包里摸出一个火把,用火折子点燃了。

昏黄的火光带来了光明。

这里的空间还挺大,像是一个山洞。

所幸他们挖的洞口还在,只要二人配合就能重新回到地面。

“大哥,我们快走吧,我有点害怕。”

“走?你忘了你我兄弟是干什么的了?”

“你是说······”

“跟着我,说不定有好货。”

兄弟二人借着火把的火光慢慢往洞里探索,没过多久便到了石洞的尽头。

那是一个石室。

说是石室,其实不过就是一个大一点的山洞。

李二狗问道:“这不像是墓啊?”

李大鸡答道:“确实不像,倒像是一个山洞。”

李二狗道:“别管了,快找找有没有好东西。”

其实没什么好找的,整个石室就一块大石板。

李二狗惊道:“大哥,你快看!那是什么?好像是个人。”

李大鸡道:“人?不可能吧,过去看看。”

二人凑近一看。

那块大石板上果然端坐着一个人。

一个死人。

只要不是活人,二人顿时就放下心来。

他们兄弟什么样的死人没见过。

他们兄弟什么样的死人都不怕。

很多时候活人比死人更可怕。

李大鸡又有了发现。

他在尸体旁边发现了一柄剑。

那是一柄长剑。

一柄黑色的长剑。

剑鞘,剑柄都是黑的,整把剑锈迹斑斑,上面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看上去就像一根烧火棍。

可这根烧火棍上却有六颗的宝石。

宝石在剑鞘上,漆黑的剑鞘上竟然依次镶嵌着六颗拇指大小的宝石。

再厚的灰尘也掩盖不住这六颗宝石的光芒。

它们圆润光滑,大小不一,形状各异,五颜六色,流光溢彩,漂亮极了。

李大鸡在一瞬间便被那六颗宝石吸引了目光。

哪怕他不知道这些是什么宝石,但他知道他们这次发财了。

发大财了!!!

他们这一跤总算没有白摔。

“二狗,你看!”

李二狗凑上前一看,也顿时喜上心头,咧嘴笑了,激动地大叫道:

“大哥,我们发财了!”

李大鸡好奇地尝试拔动这把剑。

可不管他如何用力,那剑就是纹丝不动。

李二狗见他这个样子,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剑,道:

“真没用,让我来,我力气大。”

李二狗是个大块头,力气确实比李大鸡要大一些。

但他还是没有拔动这把剑,哪怕他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二人一番尝试,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那就是这把剑已经完全锈死了,拔不出来了。

这是一把废剑。

但哪怕是一把废剑,那也是一把价值连城的废剑。

兄弟二人高高兴兴地把整个石室又仔仔细细地搜索了一遍。

最后却是一无所获。

看来这里只有这把剑和那个死人。

死人?

兄弟二人不约而同,将目光又重新望向那个盘坐着的石室主人身上。

目光里全是期待。

人心总是贪婪的,得不到的,想得到,得到了,又想得到更多,永远无法满足。

做他们这一行的,扒死人衣服就跟扒女人衣服一样简单,毫无心理压力。

兄弟二人毫不客气地对那主人开始上下其手。

“咳。”

寂静的石室里忽然传出一声咳嗽。

“什么声音?”李大鸡惊道。

“怎么了?”李二狗问道。

“咳咳咳······”

这一次二人都清楚地听见了,那是第三个人咳嗽的声音。

二人同时开口问道:

“是你吗?”

“不是。”

二人又同时开口回道。

兄弟二人相视一眼。

又一起慢慢抬头。

往那坐着的主人脸上一看。

这一看可是不得了!

干枯凌乱的长发下,一张被灰尘覆盖的脸,一双漆黑的眼睛如深渊般深不见底。

但那眼睛竟然······

竟然……

是睁着的!

睁着的!

······

兄弟二人瞬间惊呆了,一动不动。

“呼~”

那主人张着的口中竟然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吹落的灰尘正好打在兄弟二人的脸上。

······

······

……

“跑!”

兄弟二人脚下生风冲出了石室。

那速度······

快如闪电。

不!

比闪电还快。

“鬼啊!有鬼啊~”

漆黑的夜晚,群山中回荡着两个男子撕心裂肺的惊叫,惊起一只只黑鸦高飞远去。

石室里,石板上。

那个端坐的“死人”竟然动了。

动了!

他双手一伸,好像是撑了个懒腰。

这一动抖落身上无数灰尘。一阵“咔咔咔”的声音在石室里响起。

那是一个人长期没有运动全身关节活动时发出的脆响。

而后他又用五指从额头梳到脑后,将那一头凌乱的长发抚到脑后,露出一张黑乎乎的脸,上面全是多年积累的灰尘。

隐隐可以分辨出这是一名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