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番外:唐言(二)

“这里?”白袍老者笑了一下。

“这里你都忘记了啊。”红袍老者同样笑了。

“什么和什么啊?我应该知道么?你们好奇怪啊。”唐言一头雾水。

“呵呵,也对。善,你忘了么,他忘了。”红袍老者对白袍老者说道。

“……”唐言果断沉默。

玩儿文字游戏很有意思么?这看上去就像作者故意水字数一样。

这……究竟什么意思?我怎么不懂?

“喂,小子,把衣服穿上!”白袍老者递给唐言一套麻布衣裳。

唐言这才发现自己身无寸缕,唐言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恶,怎么办?”白袍老者问道。

“没办法,既然他忘记了,那就培养吧。”红袍老者看向唐言,“小子,你是叫唐言是吧?”

“嗯,是,干嘛?”唐言有点戒备地看着面前的两个老人。

“其实,我们认识。”红袍老者露出一个自认为很慈祥的微笑。

“胡说,我们才见面。”他的微笑在唐言眼中却是魔鬼般的邪笑。

“恶,你这么说他不懂。”白袍老者推开了向唐言凑过去的红袍老者,“我们在你几世前见过。”

“……”

“对对,我们那时候可是很好的伙伴啊!”红袍老者又凑了上去。

“然后你们打算说我们以前其实是很好的基友是吧?”唐言欲哭无泪。

一个时辰后……

“哦,我懂了。”唐言摸着头上新增的几个包说道:“这里其实是我的那把剑里的空间,而你们就是这把剑的剑灵。穿红袍的是叫恶,穿白袍的是叫善。”

“完全正确!”善打了个响指。

“我们之中善主要是智慧,我主要是武力。”恶又补充了一句。

“哦,我还有一个问题,那么一把剑怎么会有两个剑灵?”唐言又问道。

“其实,我们不完整啊。”善忧伤地看了一眼恶,“只有我们融合到一起才是真正完整的剑灵。”

“融合在一起?”唐言低头若有所思,“还说你们不搞基?”

唐言刚一抬头就感觉到了两股强大的杀气:“你们干什么?别过来!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叫了!”

几分钟后……

“我又明白了,就是说你们原本是一个剑灵,是被分裂出来的。而我是你们主人的轮回,并且在武学,炼丹,炼器上有极高造诣。”唐言抚摸着身上正在愈合的伤口说道。

喂喂,不要动武好不好?虽然我是轮回之体不怕受伤,但是,会疼啊!

“是,这就牵扯到关于三千七百多万年前的大战了,咦?那场大战发生了什么事来着?”恶突然忘记了。

“你真健忘,那么重要的事情我可不敢忘记。”善拍了拍恶的肩膀,“还是让我来说吧,呃……我怎么也忘记了?”

“这……难道是沉睡太久了?”恶的眼中出现一抹惊骇,“善,你还记得什么?”

“我只记得那场大战最后是以我方失败告终,主人陨落,在主人陨落之前他把他在炼丹和炼器上的造诣封进剑中,然后封印突然破解剑灵被强行分为我们两个然后散去全身修为变成一道灵魂体逃到别的位面去了”善说道,“我的识海里有炼丹的知识。”

“我的识海有关于炼器的资料……”

“算了,我们才刚刚苏醒而已,三千七百多万年了,记忆还会恢复的。”善摇了摇头。

“没想到我以前那么强悍,难怪我能成为武林第一高手……”唐言露出恍然的神色。

“情况就是这样,三千七百多万年以前和我们开战的一方是谁我们也忘了。而你是被剑选出来的,所以你就是主人的轮回。”善说道。

“反正你是轮回者的事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恶看了看唐言,“否则,就是死!”

呃……至于吗?三千七百多万年了哎?唐言有点不信人可以活那么长时间。

“以后,你就跟我们学武学,炼丹,炼器吧!”

“那场大战还没打完呢,小子!以后我就是你的老师了!”

……

一片大森林中。

“终于出来了!”一道光芒闪过,一个人凭空出现。

只见此人一身麻布衣服,手握一柄小剑。

“那两个老头太啰嗦了……”唐言一脸后怕。

他在剑内空间被善恶两个老头逼着学了炼丹和炼器。剑内空间竟然有着几十块药田,而且还库存有海量的金属……而且还被逼着听他们讲理论知识……

善恶在剑内空间教他很多东西,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在这个世界的等级划分境界之类的。

其中到了玄师境界就可以通过御气飞行,更好深的境界甚至可以凭空上天下海无所不能!

按照那两个老头说的话,唐言炼体六层的武者,炼丹和炼器都是普通级的入门水平。

“喂,小子,你别把好心当成驴肝肺!”脑海中,恶生气的声音响起。

“算了,恶,别发脾气,这也是一种发泄的方式。”随后善的声音又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唐言震惊了,“你们怎么能和我说话?”

“别大惊小怪的,这很正常。”善的声音不紧不慢,“只要以你的身体为媒介,就可以把我们所想的传给你,放心,别人听不见。”

“说起媒介,话说……”唐言抬起手,手上是一柄小剑,这把小剑只有一分米那么长,这么短的剑还叫剑么?不如改名叫匕首算了……

“这……真的是我的那把剑?”唐言实在是无法接受自己帅气的宝剑就这么缩水到这么一点。

“喂喂,不要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这只是邪灵剑的平常形态,你试着用心去感应它,你会感觉的到它就像你身体的一部分……”恶又开始啰嗦了。

唐言已经习惯了,它自动过滤掉恶的啰嗦,盘腿而坐。

感应它?把它当成身体的一部分?我试试。

半个时辰后……

“我怎么有种被耍了的感觉?”唐言看着放在面前草地上的小剑,“喂,这里怎么有这么多奇形怪状的动物?”

“小子!感应也是把它拿在手中感应啊,就像你的手被人家切断了你难道还能控制它么?”善比唐言更觉得自己上当了,这个其实不是主人的轮回才对,这么蠢有木有搞错?

“至于已经围了一圈的动物,那是妖兽。”恶开口了,“看样子你有麻烦了啊。”

“靠!不早说!”唐言抓起面前的小剑就起身向身后跑去“妖兽是什么意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