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送行

此时祖祠安静得出奇,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被人听见。

半晌,妖帅点了点头,随后一挥手道:“今日便到这里吧,希望众人严密保守风声啊,各首领管好自己的人不要到处说,否则……”

没说完整,却让在场所有人感受到冷意。

否则肯定会死的很难看吧。

妖帅招了招手,随后众人纷纷离开祖祠。

嗯?不给我下秘法吗?算了,这样不更好么?没有束缚。

林方远松了一口气,召回了丹火。

他想看看崔敬有事没,一抬头,却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熊大!

熊大此时也没有初次见面时那样咄咄逼人,只有一脸和蔼的笑容。

“林方远,好!好!好!”

连带着自己的名字,随后又用了三个好,林方远苦笑不迭,他自然也是知道这三个好和之前那三个好大不一样。

熊大扶起地上的林方远随后让他坐在了刚刚自己坐在的位置。

他站着。

他竟然站着!!

林方远好怂,这一下的落差让人意想不到,甚至还有些不敢以及惶恐。

熊大一手伸出,林方远赶紧捂住自己的胸口。

这是啥意思,该不会这老妖怪还打算非礼自己吗?自己和他可能是公的啊!

熊大却是不知道林方远的想法,在即将靠近林方远胸口的时候,一道白光亮起,却让林方远胸口的一道大口子瞬间消失。

本来这道伤口刚刚还都因为熊大的压迫撕裂了,又因为汗水进去让林方远特别难受,这一下竟然让他感觉到了舒爽!

熊大一脸笑容拍了拍林方远的肩膀道:“有伤就要早点处理啊,你怎么不早点说啊,早点说你熊叔叔不久帮你治好了么。”

言语中还带有一丝慎怪,这让林方远一阵恶寒。

早点说?要不是老子体现出了老子的价值,你巴不得我早点死吧!

“谢谢熊叔叔,谢谢熊叔叔。”

虽然心中是这样的想法,表现出来却很惶恐。

熊大满意地笑了笑,随后挥了挥手就要走出祖祠。

此时祖祠除了门口把守的小妖,也就林方远,崔敬,王小狼以及马上就要踏出祖祠的熊大了。

突然,熊大回头笑了笑说道:“刚刚给你疗伤的时候不小心打进去一道暗气,你小心啊,带回来的消息若是不好,怕就……今晚早些休息,明早就上路吧。”

林方远:“……”

妈的,果然还是不放心我,还什么明早就上路……别说的这么恐怖好不好,老子不想上路啊!

上路=驾鹤西去=死亡。

林方远不寒而栗。

随后林方远看了看崔敬,也没什么大问题,顶多也就是受了惊吓。

崔敬惊异道:“师父!这里真的是妖怪窝啊!”

林方远:“……”

我的傻徒儿啊!你才发现么?你不觉得你的脑回路有点过于夸张了吗?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脑子里面装着浆糊啊!

不过都没有大碍就没有大问题了。

林方远看见了跪在地上的王小狼。

他已经停止了磕头,却还保持着磕头的姿势。

林方远走过去拉了拉他,发现他的脸庞早已经被泪水浸湿,脸上的毛发都变得脏乱起来了。

林方远劝道:“走吧,走吧,没关系的,小狼哥。”

王小狼肯定也很内疚吧。

王小狼不发一言,只是默默站起来擦干了眼泪,随后再次四肢着地像一条普通的狼崽子一样往前走着。

林方远二人随着他走出了祖祠。

王小狼走了一段路后道:“你俩还睡小少爷睡的房间,我就不和你们一起了,别过吧。”

别过吧。

三个字,却让人感觉到了远在天涯一般的距离感。

你说再见,说拜拜,说明天见都行啊!怎么说别过呢?你要一去不还还是我们一去不还啊!整点吉利点的不行吗?

林方远摇了摇头,甩开了脑海中的杂念,随后一捧手正儿八经地鞠了一躬道:“小狼哥,别过了。”

他有种预感,这次别过再见怕是很难了。

虽然和王小狼才相处这么短的时间,却已经经历过几次生死了,让人唏嘘。

林方远看着消失在夜幕中的王小狼孤寂的背影叹了口气。

……

今天的天气很棒,太阳也很暖,清风拂过脸庞就像有个姑娘在温柔的摸脸颊一般。

一整天的心情都好了很多。

“师父早啊!”

崔敬一大早就在外面修炼。

林方远定睛一看,他的境界已经到了玄徒高阶!

昨晚上林方远熬夜为崔敬炼制了几炉回气丹,硬生生把他的经脉拓宽到普通人的地步才放心睡去。

没想到一大早就看见崔敬突破了,厚积薄发么,不管怎么样,林方远也是很为他开心的。

说明以后打手变强了啊!这次去不知道会有多少危险等着他,变强一点总归没啥坏事。

这时,有一只松鼠跑到了林方远脚下。

还没等林方远逗一逗,松鼠已经口吐人言道:“林方远,妖帅和所有首领已经在祖祠等候你多时了,快去吧。”

说完松鼠就一闪身消失在了某棵树上。

林方远点了点头,照顾了一下崔敬就向祖祠走去。

应该就是为自己和崔敬送行了。

林方远他们也没啥行李要带,能带的都放在储物袋了,林方远还分了两个储物袋给崔敬。

踏入祖祠,依旧是人多的样子,正中心的长桌已经坐满了人。

长桌尽头的妖帅一点林方远和崔敬道:“坐。”

林方远没想到自己两人竟然还能有座位!

长桌这边正好有两把椅子!

林方远和崔敬有些怂,毕竟昨天这群人还想着弄死自己等人,今天就突然这么好心,让人有点摸不透。

待林方远二人坐稳,妖帅咳嗽一声,凭空摸出了一块令牌道:“这是妖族长老令牌,凭借此令牌,可让你们号令一些低阶妖族,包括未开化的妖兽,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

说完,妖帅把令牌在长桌上一推,令牌便沿着长桌滑向林方远。

林方远点了点头,把令牌受进了系统背包中,感觉只有这样才是最安全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