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忍气吞声?

当即有人将这人取出的玉瓶接过,毕恭毕敬呈给步行兵看。

步行兵打开玉瓶看了看,又闻了闻,随后竟也摇摆不定起来,视线在林方远和那人之间不停变换。

其余人尽皆张望,林方远也很好奇,一个玉瓶还能帮人作伪证吗?

众人也不知道玉瓶内的具体情况,丹香也不浓郁,反倒有一种焦臭味渐渐蔓延。

众人虽尽皆怀疑,却也不敢当着步行兵的面释放玄气一探究竟。

“林方远,你看看这个。”步行兵面色复杂,把玉瓶递给了林方远。

林方远了然,接过玉瓶往里一瞧,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只是一些残渣,废丹罢了。

林方远疑惑,就凭这些东西,这人有什么翻盘的机会?

步行兵发话了:“你的名字是?”

自然不是问林方远,而是在问换药的那人。

那人也倒坦然,不卑不亢抱拳道:“回大人话,小的名叫陆羽,这是我弟弟陆川。”

说罢一指身后,众人这才发现原来这兄弟俩竟然分别是这次大会的第一名和第二名。

林方远一声冷笑,第一名就不是正经手段,第二名怕也和自己一样被换了丹药。

“大人,您看了小人的证据后,是否心中已然明了真正的幕后黑手了?”陆羽抱拳询问道。

这也是在场大多数人的疑问,究竟玉瓶里装了什么证据,竟然有能力扭转这必死的结局?

步行兵神态复杂缓缓出声道:“玉瓶里是炼丹大会的材料,是除了这十枚全丹以外的残渣,废丹以及普通回气丹。”

是这些残渣?那也不能当证据啊。

林方远自然是一头雾水。

“如果这些残渣加上十枚全丹,推算出的药材数量不多不少,正是本次大赛提供的一人份药材。”

随后这一句却把林方远吓了一跳。

也就是说,他的药材总量是对的上的,虽然对别人来说这不算什么证据,但对自己来说……自己炼回气丹向来都是全丹,根本没有炼丹残渣啊!

这下完了。

林方远叫苦不迭。

我总不能告诉大家,我每一颗丹药都是全丹吧?只要我敢这么说,我就死定了,哪怕是丹阁阁主也会眼红我的传承吧?

要命了要命了。

内心虽然翻江倒海,表面上却还是要稳如老狗。

“林方远,你的残渣呢?对此一下就知道了。”果然,陆羽下一句就是找林方远对质。

他肯定也是发现了自己把药材扔进去直接拿出十枚全丹,根本没有药渣!

当即有人出声道:“我看到林方远炼丹的时候,三十枚量的药材一股脑全丢进了炼丹炉,最终刚刚好只出十枚全丹,药渣应该就在林方远刚刚用过的丹炉里面!”

“来人,去看!”步行兵一挥手,有人走向了林方远刚刚炼丹的区域,面对着那口大黑丹炉,此人只是搓了搓手,便扛起了丹炉一步步走回步行兵面前。

“崩!”

一声低沉的响声,丹炉被放在了地上,众人知道,事情得水落石出了。

谁都没有释放玄气,仿佛每个人都想用双眼亲自见证丹炉的内部。

在步行兵掀开的一瞬间,林方远的心脏甚至都停了一拍。

可惜,世界上或许有神秘的力量,却是没有这种叫奇迹的东西。

空空如也,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跟正常丹炉构造一模一样,没有丁点药渣。

“林方远,你还有什么话说?药渣去了哪里?”陆羽同样松了一口气。

他刚刚也在赌,赌林方远没有药渣。虽然很危险,却是让他赌成功了!

林方远脸色一变,抬头看了眼步行兵。

步行兵摇了摇头,一件失望看了眼林方远后,渐渐走向别的地方。

“罢了,这次事是由林方远起的,惩罚就还是排名第十位吧,好好给陆小友道个歉。”

远远传来这样的声音。

言语中透漏出疲惫。

林方远眉头紧蹙,他反驳不了,双拳紧紧握住也无济于事。

抬头望了一眼四周和观众席,目光所到之处,无不是嘲讽之意。

可恶啊,可现在器灵和系统都因为某种原因被限制住了,没有人能理解他,只会让林方远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

握紧的拳头又松开,他叹了一口气,对陆羽鞠了一躬道:“对不起。”

非常平淡的一句话,却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无力感甚至让他摇摇欲坠,差点摔倒在地上。

葛老没跟着阁主走,见状赶紧走上前扶住林方远。

拍了拍他的肩膀,葛老叹息道:“林方远,我知道你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没关系,我和阁主都相信你,等下一场,我亲自守在你旁边,没有人会做手脚。”

林方远点了点头,同样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自己某一天竟然帮着别人作弊来让自己蒙冤。

所幸阁主还没放弃自己,很明显他还在偏袒自己,若是陆羽被证实偷换了自己的丹药,怕是没有自己这样只不过道一个歉就能糊弄过去的了。

林方远摇摇头,就像跟着葛老走出广场。

“慢着!”

却没想到,陆羽的弟弟陆川却是拦住了他的去路。

“干什么?已经道过歉了,年轻人别不知好歹,得饶人处且饶人!”葛老大怒。

陆川嘿嘿一笑道:“怎么?污蔑了我哥就想像啥事儿也没发生过继续参加下一场?”

林方远忍着火气道:“你想怎么样?”

陆川双手抱肩,眼中带着蔑视和嘲讽出声道:“我也不能拿你怎么样,但是我哥身为炼丹师的尊严不容践踏!今天,你得从我胯下走过去!否则,我们只好废掉你了!”

说着,还暴露除了一身大玄师中阶的修为。

气势隐隐有冲破大玄师高阶的实力!

“你放屁!”葛老怒不可遏,一巴掌就要打向陆川:“你算什么东西?”

陆川轻松闪过,大玄师初阶左右的葛老对他来说还不足以构成威胁。

林方远感觉到自己身后也是一股大玄师高阶境界的气势正在逐渐攀升,不用猜,肯定是陆羽那小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