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强抢民男?

林方远催动着灵光上升的鸡冠处,看能不能通过灵光搞清鸡冠的作用。

结果只是让鸡冠发亮而已,红通通的,怒发冲“冠”?

唤出属性面板。

姓名:林方远。

性别:男。

身份:月安城临时捕头。

种族:人类。

等级:炼体五层(30.1/50)

血脉:野鸡血脉。

技能:乱七八糟桃木剑(老手 19/20)

声望:林小水+100,王大娘+20,衙门+10(令牌+30),王然+30,诸葛云-5,金器-30,向西安-50。

很好,一切欣欣向荣,除了多出了负声望点数外……

至于鸡冠想也想不明白,暂时就先用布包着吧,先睡觉!

……

第二天的林方远起的很早,衙门等待着捕快们,心里盘算着去哪儿祸害了,哦不,是去哪里惩奸除恶。

好不容易等来了众捕快,告诫他们这几天特殊情况,治安什么就靠我们啦!随之带着他们四处巡逻。

突然!不远处某个巷子里传开了男人和女人的叫喊声,林方远心想,莫不是邪修这么快就漏出马脚了?

林方远向着叫喊声声传来的地方跑去,察觉到立功的时候到了!

“住手!”林方远一声大吼,仿佛正义的天使从天而降!

靠近一看是一个大汉被一个悍妇追着打?这么强壮的男人被打还不还手,莫非这个悍妇是个邪修?打不过?

他立马招手让捕快控制住那个女人,没想到这个男人反过来还帮着女人。

“你们干什么!为什么抓我老婆?”

“啥?老婆?”林方远凌乱了,捕快们也凌乱了。

敢情您二位是老婆打老公啊?家暴现场!

林方远向四周吃瓜群众了解到了情况,原来是这一家的儿子闲着没事帮家里打扫卫生,本意是好的,只是没想到从某个地方发现了父亲藏的私房钱……

林方远一声长叹,拍了拍大汉的肩,长叹道:“你也挺可怜的,别怕,你要知道,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大汉震惊了,没想到这捕头还有诗人的天赋不成?

“你要知道,生活还有以后的苟且。”

“……”

“您继续打着,我等就不打扰了,告辞!”林方远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转身带着一众捕快快步离开巡视其他地方了。

只留下泪眼朦胧的大汉继续被自己婆娘追着打。

林方远走着走着,发现有个捕快情绪不高,一路上唉声叹气。

这怎么能行?林方远赶紧问原因,有情况就得赶紧排除,办案就得有好心情才是。

一问才知道,原来是那个捕快刚刚看见有一户人家在打小孩,触景生情?

“我听说小时候打孩子对孩子的教育并没有帮助,我小时候的打算是白挨了,呜呜呜。”

林方远瞪大眼睛,道:“怎么能算白挨呢?打你真的是在教育你吗?”

捕快挠头,不是在教育我是在干嘛呢?

“说不定是为了解气呢?”

“……”这捕快突然觉得头儿是不是被邪魔附体了,这话咋说得这么让人不开心呢?

“快去看快去看,有人打起来了!”

一群看热闹的人引起了林方远的注意,打架!这回总是有问题吧,就算不是邪修也总能抓个进衙门关着吧。

随即带人追了过去。

果然是有人在打架,两个男的在用拳头互相问候,撕扯来撕扯去。

林方远察觉机会来了,月安城治安就由我来维护!

林方远皱着眉头赶紧叫停:“给我停!月安城巡捕办事!”

好不容易,捕快们分开了两个男人。

“你们为什么打架啊?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

一男子指着另一人气愤道:“聊着聊着,他翻我旧账!”

林方远生平最不喜欢翻旧账的人了,然后追问那人翻的什么旧账。

没想到那人想到这里更气愤了:“老子去年欠的银子,他今年还好意思找我要!”

林方远愣住了,兄弟,不要脸也得有个限度啊,我服了。

一抬手,有捕头赶紧上前把那人绑住送去衙门了。

这不行啊,整个城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哎,这个任务做的好没意思啊,怎么说也得搞个灭城危机让我拯救拯救吧。

林方远抬头望天,默默无语。

真是和平的一天呢。

也没啥事儿做,去哪儿呢?正摇摆不定是去哪儿混一混的时候,突然瞥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不是那向西安向公子又是何人?单枪匹马的他在林方远的眼里就像小白兔一样弱小可怜又无助。

向西安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一抬头,看见了口水都快滴在地上的林方远。吓得浑身一抖,仿佛老鼠见了猫,赶紧拨开人群狂奔出去。

“别跑!向公子,向公子,别跑啊!”林方远笑嘻嘻的领着一众捕快追过去。

这向西安本来就瘦弱,跑的也不是很快,林方远也不着急追着他,他开始享受起这猫捉老鼠的游戏了。

向西安人在前面发疯的跑,林方远就带着捕快在后面慢慢追,向西安貌似发现速度是不行了,于是钻进了小巷子里拐来拐去。

向西安拐了半天,发现已经看不见后面的林方远等人了,他松了口气,一转身,撞到一个人。

“哟,向公子走迷宫呐?好雅致啊,一起走?”

向西安一愣,这声音咋这么耳熟?

一抬头,林方远正摸着下巴对他笑。

“累了吧,喝口茶?”

向西安憋红了脸气道:“姓林的你欺人太甚!”

“哦?我就欺负你怎么了?”林方远带着众人往前走了一步,这一步仿佛踩在了向西安的胆子上。

“光天化日之下,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你这样还有没有王法了?”

林方远笑了,这台词很耳熟啊,只不过这次轮到自己当恶人了。

“笑话,王法?在这月安城,小爷就是王法!”

众人嘿嘿笑着慢慢靠近向西安,准备甚至有捕快拿出了绳子拉扯着,准备给他来个捆绑游戏。

向西安一步一步往后退着,直至被抵在墙上,认命地闭上了眼睛。

“住手!”

嗯?为什么每次这种时候都会有人来搅局呢?林方远怒喝道:“什么人胆敢阻挡官府办事?”

“哼,你们一群狗官,说出来怕你们吓着,姑奶奶是一气宗的弟子梁慧!”

嗯?又一个宗门弟子?听名字倒不像是个邪修宗门。

林方远转头一看,只见来人是个小女孩,小脸俊俏,双眼犹如溪水清澈明净,双手叉腰,挺起了一对大过头的胸脯,一张樱桃小嘴正质问着自己等人。

“这可是邪修啊,小姐!这里危险,你还是快些走吧。”林方远挥了挥手,不当回事。

“淫贼!官府的人光天化日之下干出这种勾当也不觉得丢脸,没想到你们竟然好这一口,只怕我一走,这位小哥就身不由己了吧?”

不怪这梁慧想歪了,只是这情景和强抢抢良家妇女又有什么区别?在她的想象里,自己要是再晚来一步,怕是这弱男子就要污了清白。

“我不好这一口啊,我真是个好人。”

“看你就不像个好人,大白天包着头,莫不是练了什么邪功?”梁慧得理不饶人。

“找死!”两个捕快冲上前就打算制服住梁慧。

还没等林方远叫住就看见二人连身都没近就被拍翻在地。

隔空打物!玄徒境界!

林方远一个侦查术就丢了过去,看到了详细资料。

姓名:梁慧。

等级:玄徒初阶。

……

系统判定:被秒杀。

这个被秒杀就很过分了啊!

“哼,恼羞成怒了?你们打不过我的,放人!”梁慧皱了皱眉头。

要完,刚刚捕快一时冲动,真像个恶霸一样不考虑后果,林方远心里直呼冤枉。

林方远也是怒了,这女人怎么不讲道理!他大声质问道:“万一这个人真是重犯呢?”

梁慧虽然长得好看,但在林方远这儿只觉得是个胸大无脑的女人。

林方远踢了向西安一脚:“快证明你的身份,把你那什么阴灵葫芦拿出来!”

向西安装傻:“什么葫芦?我就一普通散修,今天本来唱着歌儿,开开心心的出门,没想到半路被这个狗官看上了我的美色,女侠你要为我做主啊!”

向西安还抖搂了下身上的口袋,确实啥都没有。

他挑衅地望了林方远一眼,傻了吧?爷今天出门啥都没带!

“好,好,好!今日我认栽了,只希望你他日不要后悔才是!”

林方远知道今天是讨不到好处了,招呼了其他捕快抬着伤者就往衙门走。

“姑奶奶行的正,坐的直!后悔的是你才对吧,你小心走路摔死在路口!”

林方远一个踉跄,怕真应了她的乌鸦嘴,再不敢停留。

走出小巷,一捕快请示道:“林捕头,怎么办?”

“这事儿不能算了,你带一个人先送伤者回衙门,我和剩下的弟兄在巷口守着,等他们出来,这女的总不能一直在向西安身边吧?”林方远吩咐道。

他顺势坐在了巷口不远处的一个茶铺,紧紧盯着巷口。

林方远看了一眼属性里的声望值,果然,梁慧的声望值已经跌到了-10。

林方远也不恼,就没想过和这样一点都不明辨是非的人交好。

他不由得想起在地球时常听人提起的一句话,胸大无脑,以前还不信,现在看来还真是这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