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崔敬是主角?

那么拥有这么强实力的崔敬为啥会这么忧愁呢?崔悬也不复刚刚的活泼,这其中究竟有啥样的秘密!

林方远越想越有求知的欲望。

“刚刚我侄子……不,崔敬他往那边走了,要不我们去看看?”崔悬沉默后提议道。

林方远正有此意,欣然应允。

随即两人调转方向跟随崔敬而去。

崔敬也确实心事重重,低头行走犹如行尸走肉,就连后面跟着的两个人都没发现。

随后他来到某个拐角处推门进了一个房间。

“炼丹房,这炼丹房没有主人,缴纳相应的炼丹值就能在房里用一段时间,里面还配有炼丹炉。”崔悬仿佛看出了林方远的疑惑,出声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这里确实是挺方便的。”林方远点点头。

于是林方远和崔悬趴在门上耳朵贴紧,努力想听清里面的情况。

有时候就不得不佩服丹阁这房间隔音做的很有水平,两人听了半天竟然啥都没听清。

不过从里面偶尔出现的几道声音来判断,里面肯定有女孩子的存在,嗯!而且男人不止崔敬一个。

林方远推了推崔悬问道:“你侄子也到了这个年纪,该不会来丹阁和女孩子私会吧?”

别说,几男几女,还挺会玩儿!

崔悬一脸尴尬:“不……不应该吧。”

林方远笑嘻嘻道:“这可真讲不好哎,孩子大了,你们这些长辈可是管不了啦!”

崔悬一脸嫌弃:“去去去,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闷骚,我这侄子可是有婚约在身的,怎么可能私会女孩子!”

林方远倒觉得更有可能了,毕竟有婚约在身的人更渴望自由,说不定就在外面养了什么漂亮的小妹妹慰藉自己。

突然,房间里传出一阵响动。

林方远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道:“你侄子动静挺大啊~要不要敲敲门让他们小声点?”

话语中调侃满满。

崔悬满头黑线:“这小子!真是调皮。”

就连崔悬本来没有这方面的想法都被林方远不知不觉带偏了。

随即崔悬就打算拉着林方远走开,如果真是这样那自然不能打扰崔敬的好事。

响动过后,房间里传出一个粗大的男声高声道:“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吧!崔敬!你修仙天赋太差,这么久过去连玄气都感知不到,你已经配不上小丹了!”

嗯?什么情况?玩儿着玩儿着几人还产生了矛盾了吗?

林方远和崔悬对视一眼赶紧又把耳朵贴在门上,想得知后续的情况。

“废物就是废物!我爷爷定下的这纸婚约我退定了!”这是个女孩子的声音,想着应该就是那个小丹了。

随后一阵沉默,林方远和崔敬耳朵贴的更紧了。

“你们敢这样,就不怕我崔家的怒火么?”这是崔敬的声音无疑。

一个苍老的声音随之响起:“崔敬啊,我们也无意与你为难,但是小丹已经拜入我一气宗门下,从此她前途不可限量,你却……”

随后一阵沉默,显然是极其不看好崔敬的未来成就。

又是一气宗么,就感觉这名门正派不像名门正派,老搞一些邪门歪道才干的事。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们等着!莫欺少年穷!”能听出来这是崔敬死死咬住牙关发出的声音。

“去你的三十年!三十年后老子早就到大玄师了!而你估计还在玄徒初阶苟延残喘?”又是个名粗重的男声。

随后又是一阵声响,还能听出闷声想起,不难猜出里面八成是打起来了。

林方远一把扯住就要推门冲进去的崔悬道:“别冲动!想必他们敢来肯定不是我们能打得过的,哪怕最后事情闹大怕是崔家也会颜面扫地。”

崔悬赶紧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随后继续听着里面的动静。

动静渐渐平息,随之脚步声响起。

有人要出来了!

林方远和崔敬马上闪身躲进拐角阴影处。

“咔擦”一声门从里面打开了。

一名强壮的男子提着崔敬走了出来,随后手一松一脚踹在崔敬身上。

“切,越级挑战又如何,垃圾!”这名男子随后向躺在地上的崔敬吐了一口口水。

“崔敬,还请你以后不要再骚扰我了!也不要再拿着我爷爷说事!我们走,张师兄。”一名女子和一个老者从房间里走出,随后跟那名强壮男子头也不回向一边走去。

退婚流?这尼玛崔敬不会是和自己一样从地球穿越过来的吧?林方远想到前世在地球听有文化的乞丐说的那些小说中的情节。

往往退婚流的主角都是修炼天赋不行,最后被女方退婚,然后奋发变强狠狠打脸,最后赢得一群美人归。

这名女子也只能说长得略有姿色,却还远远达不到林小水和杨捕头那样的容貌。

等一气宗的人走远后,崔敬慢慢爬了起来,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衫随后一瘸一拐也走了。

崔悬这回倒是没有冲上去扶住崔敬。

沉默许久,崔敬也看不见了。

他叹了口气对一旁的林方远道:“你想知道我和崔敬之间的事吗?刚刚不想说,现在想说了。”

你看看这人,刚刚不说现在说,我还不想听嘞,林方远虽然这样吐槽,却也只是点了点头等待崔悬的后续。

随着又一声长叹,崔悬说出了一切的一切。

原来,这崔悬在崔家排行老二,少年时就展现出了超常的修仙天赋,还没用草药淬体就轻轻松松就炼体一层了!身为崔家二少爷的他要资源有资源,要人力有人力!倒也风光一时。

但这崔家却有一个传统,就是每代天赋最杰出的弟子都会修炼一个被诅咒的炼体功法,这个林方远就知道了,是那个圣级初阶的小玄体。

林方远现在修习的北冥神术就是由它融合而来的。

要说这小玄体也是强悍,明明每个人都知道这是圣级炼体功法,偏偏没人对它动心的原因就是修炼它会让仙路一片迷茫,修炼此法这么多年来还没人能突破到大玄师境界!

感受不到玄气那是常有的事,就算感受到了玄气也会吸收缓慢,难以寸进。

当得知自己要修炼这种功法时,崔二少当然不同意!当即荣华富贵也不要了,连夜翻墙出了崔家,拜入丹阁某个长老座下!

这位长老得知此事,花了大量天材地宝给崔悬炼体,他的天赋也确实惊人,一夜之间竟然就让他突破了玄徒境界。

要知道,这小玄体只能在炼体时修炼,到玄徒境界就再也修炼不了了。

崔家得知此事大发雷霆,但是事已经成这样了,也只能无可奈何放弃把他抓回来,从此宣布与他断绝关系,他不再是崔家人!

这事儿本来也就告一段落了,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二年,他大哥的儿子出生了。

小崔敬与他二叔一样天赋极其惊人,并且对修炼小玄体展现出了以往从没有的亲和力,这下让崔家众人看到了打破诅咒甚至改善功法的希望。

出了崔悬这事儿后,崔家对崔敬看得那叫一个紧,直到崔敬完全修炼成功小玄体才对他放松监视。

到这儿,崔悬和崔敬的关系林方远差不多是了然了。

林方远感叹不愧是天才,一个二个都这么牛逼,自己如果不开挂现在估计还在月安城某个角落捡垃圾。

“你再也没和崔家产生过交集了?”林方远问道。

崔悬又是一口气叹出,随后招了招手让林方远跟着他。

边走崔悬边说道:“崔家不认我了,我自然也不会对他们有所归属,就是可惜这孩子了,我大哥生他那么早,想必也是想错开下一代的时间,他也没想到吧,那些为我准备的材料和功法最终却正好让他把自己儿子送进了深渊。”

原来如此,崔悬回不去也不敢回去了,整个崔家怕都已经没了他容身的地方。

之后崔悬又和林方远说了些事,与其是说一件秘密,倒不如说是在诉苦水。

崔悬脱离崔家后,时不时跟师傅学学炼丹,更多的时间却是在城门口那边兼职守门赚外快。

那天林方远大闹城门口他正好来上差,之后的事各位看官也都知道了。

林方远感叹,果然啊,豪门水深的很哪!

有时候出生到这种大家族,连行动都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崔悬能当机立断逃走,崔敬却是没能逃脱。

两人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丹阁,领回了自己的储物袋后,林方远随着崔悬来到了城里一处店铺。

“到了,这就是我的家。”崔悬指了指这破旧的店铺。

林方远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身为玄师境界的高手竟然住的房子竟然这么破旧。

崔悬掏出钥匙开了门,往里面呼唤道:“师父!我回来了!”

只听见里面有道声音回道:“啥?老虎跟着你跑进来了?那你还回来干嘛!快滚快滚!把老虎引走!”

崔悬尴尬一摸头,对林方远笑了笑道:“我师父有点耳背,没事,我们进去吧。”

走近这房子里面,发现这大堂还有一些货架,上面杂七杂八的摆放着很多东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