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崔悬

我林方远会上当?

“一口价,六点炼丹值换你三颗清心丹,行就是我的好兄弟,不行就不是我的好兄弟!”

林方远表示这是最低限度了,能行就行,不行走人。

“妥当!成交!”没想到那兄弟答应的如此爽快,林方远都觉得自己是不是出价高了。

那兄弟手脚也是利索,马上清点了三颗丹药放进了小玉瓶递给林方远。

“兄弟!来!划个卡!”对面兄弟笑嘻嘻递过来一枚青色令牌。

划……划卡?林方远接过这青色令牌才发现这也是一个炼丹师令牌,凡级炼丹师么,付炼丹值就付炼丹值,说得这么先进,搞的让人以为自己又穿越了……

林方远于是在腰间一抹,转了六点炼丹值过去。

灵级炼丹师的令牌在这小摊位中间仿佛夜空中的月亮那般显眼,众摊位主人无不侧目偷看,竟然会有灵级炼丹师光临这种散户摊位!

“灵级炼丹师!卧槽!兄弟牛逼!”这兄弟惊讶了。

划掉六点炼丹值,还剩21点。

林方远点了点头,随手把小玉瓶放进口袋就要上二楼,其实也不算太亏,他问过系统了,这就是行价。

其他小摊小贩见林方远要走,一时间吆喝声也变大起来,他们感觉清心丹都可以卖出去,说不定自己的东西也能被买下!这些高等级炼丹师特别大方,说不定就能多给些炼丹值当小费呢!

林方远却是没有再买其他东西的心思了,摇了摇头,转身走向二楼楼梯口的方向。

“等等,等等,兄弟等等我!”

林方远回头一看,原来是那兄弟追了上来。

“怎么了?清心丹给多了?”林方远疑惑,就这样丢下摊位来追他,不怕摊位上丢东西么?

没想到那兄弟一脸不在乎道:“嗨!清心丹而已!给多又如何?况且我也不知道那摊位是谁的,寻思着帮别人看看呢,你就来了。”

难怪那么爽快,原来你还白赚六点炼丹值啊,搞的我还以为买到假货了。

“兄弟!正所谓不打不相识,你我相遇也是缘分一场,交个朋友,我叫崔悬。”崔悬笑的一脸灿烂。

崔家人?林方远一愣,还有这么自来熟的吗?

“你好!林方远!再见!”林方远自报家门随后就踏上了去往二楼的楼梯。

他可谓是把拒人于千里之外发挥得淋漓尽致。

如果是普通人还能结交一二,如果是崔家人那还是算了,之前还听说崔家迫害许三虎一家,这其中的事由怕也不简单。

“哎!兄弟你别这么高冷嘛!想必兄弟也是初次来怀远城,对这儿不是怎么熟悉,就让兄弟我来带路吧!”崔悬哈哈大笑,一点不觉得尴尬。

林方远注意到他时不时瞥向自己腰间的令牌,一脸怀疑问道:“干嘛?没见过灵级炼丹师啊?去去去!再看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炼金师想偷牌子了。”

崔悬一脸嫌弃道:“灵级炼丹师倒是经常见,你这么年轻的还是第一次,想我三十几岁成就玄师,才搞明白凡级丹药怎么炼制……哎!”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乃是崔家人,兄弟你听过崔家吧,我绝对不会是炼金师偷令牌的,区区买药打折我们崔家不差钱……”

走个路都不安宁,一路上崔悬喋喋不休,口若悬河,废话如流。

“你别不理我啊,我跟你说啊,其实我很自卑的,你得对我好点啊……”崔悬看林方远一直不理他,决定坦白。

“自卑?”林方远倒是来了兴趣。

如果他自卑的话那我嘲讽两句岂不是就能让他一边玩儿去玩耍?

想到这儿,林方远一脸笑吟吟:“真的啊?你有多自卑啊?”

“我真是太自卑了,走在路上都不敢牵别人老婆的手!”崔悬一脸悲痛。

林方远:“……”

你丫这不是自卑,你丫这是找死的快捷方法吧……

这丫自卑个鬼,满嘴跑火车!

林方远走得更快了,真是一刻也不想喝这个话痨待在一块儿。

“兄弟我跟你说啊!在二楼必须得来这个地方看看!里面很多宝贝的!”崔悬拉着林方远走向某地。

“宝贝?”林方远乐了,这个好这个好!身为崔家人眼界想必不会低。

他兴冲冲跟着崔悬跑到某个房间四处张望。

感觉像卖杂物的,和一楼的小摊相比也无非就是多了个店铺来着。

“尊敬的炼丹师大人,您需要点什么?本店有各种小东西,想必您不会失望。”柜台后面是一猥琐中年大叔。

玄徒境界,不像是炼丹师。

这种地方真的有好东西么?会是什么好东西呢?高级丹炉?炼丹典籍还是神秘丹方?

“店家咱也是老顾客了!一般东西咱肯定也是看不上的,把存货取出来吧!”崔悬把令牌拍在柜台上直言道。

“嚯嚯嚯!我就知道。”说罢店主也不含糊,从柜台地下神神秘秘掏出一大堆玉碟放在柜台上。

这就是好东西么!不过这是啥?一片一片的像是地球的光碟一样。

“这是记录画面的宝贝,放入玄气就能观看里面的东西,里面可能有炼丹师的感悟之类的,小远子你可能捡到宝了!”系统解释道。

林方远好奇拿起一枚玉碟放入玄气感知起来。

沉浸感知后,里面浮现的画面是个大房子,林方远还在疑惑为啥大房子里连个炼丹炉都没有的时候,几个身着寸缕的女子和一名赤条条的男人走了进来……

随后……

随着一片莺莺燕燕的声音响起,林方远脸红了。

“这……”系统都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

难怪想崔悬这样自卑得都不敢牵别人老婆手的人会说是宝贝……

靠!竟然是这种不正经的东西!我身为新时代的好青年,怎么会看这种东西呢!

猥琐大叔神神秘秘地道:“好东西都在这里了,也不卖贵了,一点炼丹值拿走两枚怎么样?”

崔悬笑嘻嘻拍了拍林方远的肩膀砍价还价:“我都给你带来一个新顾客了,不考虑考虑便宜一点?”

猥琐大叔一咬牙,深思熟虑一会儿后道:“一口价,三枚怎么样!小本生意,还得交租,养家之类的根本赚不了你们几个钱!”

林方远一闪身,脸上浮现怒容对崔悬叫道:“我这么正经的人会跟你来买这个?实话告诉你吧!这种东西一点炼丹值四枚我都不买!”

崔悬暗道坏事了,没想到这样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竟然不吃这一套。

“一点炼丹值五枚!”猥琐大叔张口就来。

“成交!”

崔悬:“……”

猥琐店主:“……”

原来你小子正经的理由就是价格不到位……

店主一脸懊恼,暗道失算失算,被这么个小狐狸砍价这么狠还得逞了!!

“我也来五枚!”崔悬当机立断决定跟着大哥走,以求吃喝全都有。

随后在店主一脸懊恼的表情中两人笑嘻嘻捧着包好的玉牒走了出去。

在他们走后,猥琐店主却是露出一抹笑容。

哼,小狐狸,你以为我会告诉你成本价一枚炼丹值能换二十枚玉碟?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跟我斗还嫩了点!

“兄弟牛逼啊!”这边崔悬对林方远算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从没想到有人砍价能砍得这么牛逼。

林方远邪魅一笑:“小悬子啊,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啊……”

一直以来还只有系统叫他小远子,这一下轮到自己教导别人了,别说,这感觉就是爽!

崔悬点头应是,活脱脱就是一狗腿子在舔主人。

系统:“……”

是我的搭档被带坏了还是我搭档本性暴露了……

两人谈笑风生边走边笑,就连迎面走来一个人都不知道。

来人低着头在想些什么东西,完全没有注意到前面,这边和林方远谈笑风生的崔悬也是没有看路。

系统也没有提醒林方远马上就要撞在一起了。

随即两人果然撞在一起,崔悬爬起来就破口大骂:“瞎眼啦!也不看看我崔悬是……崔敬?”

来人竟然是崔敬,崔敬爬起来低声打了个招呼:“二叔。”

自从上次遗迹一别,感觉崔敬成熟了不少,也或者说是沧桑了不少,林方远当初是遮着脸的,也没有被认出来。

随后崔敬鞠了一躬也不再管崔悬,继续低着头走路。

原来崔悬竟然是崔敬的二叔!林方远感觉果然是无巧不成书。

出了这么一档事的崔悬也不再言语开始沉默,一路喋喋不休的他好像失恋了一般沉默不语。

“你侄子?”林方远想打破沉默。

闻言崔悬叹了一口气道:“哎,是啊,曾经是。”

林方远从这一声叹息中听出了有故事,随即继续追问道:“为啥现在不是了呢?”

崔悬却是不再回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林方远点了点头知道可能有一些事可能不是自己一个外人能知道的。

不过崔敬确实是成长了很多,一段时间不见实力已经成功踏入仙途成为了玄徒初阶,按照一般情况来说,他有小玄体的帮助轻松干掉一名玄徒中阶不是问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