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薅羊毛

惊鸿哈哈大笑,一端茶杯仿佛端酒一般:“痛快!不愧是我的好哥哥!老弟这厢先饮为敬!”

林方远举杯也是一饮而尽道:“老弟啊,你这喝茶搞得像喝酒一样,咋不搞点儿真酒喝喝?”

惊鸿眉毛一皱,又给自己倒上一杯茶道:“我眼瞎你也眼瞎?老弟我才十岁你就让老弟我喝酒?不怕官府给你抓起来?”

林方远:“……”

敢情您还在乎官府呐?就这实力那还不是一两刀的事儿?哪个官府敢找您麻烦?

心中不满嘴上却是不敢表现出来:“惊鸿老弟,你给老哥一个痛快话,你这次拿了丹药就走行不行?”

惊鸿哈哈大笑道:“那当然!老弟还能让老哥难做不成?既然不欢迎老弟,那老弟这就走!”

说罢,也不见有什么动静,突兀间惊鸿已消失了身影。

林方远长叹一口气,这熊孩子终于走了,他仰面朝天躺在房间地产上沉思良久,觉得丹药还是得炼,不炼不行!

明明有钱人的生活就在眼前,自己还能让这机会溜走不成?

俗话说得好,把握机会就把握住人生了!日后美女好日子还会远吗?

整理了一下脑海里的胡思乱想,继续重复炼丹的动作。

打开炼丹系统,起锅烧油……不对,是丢进药材,选择丹方,点燃丹火,掌控温度。

渐渐,一股丹香又逐渐覆盖了房间,林方远的好心情再次回归,释放出玄气包裹住丹炉感受药材的变化。

化成水了!

提高丹火温度!凝丹!

漂亮!这一波操作行云流水!如果系统在的话那还不知道怎么夸自己呢!

嗯?系统?林方远这才发现系统一直没说话。

“系统?系统?你怎么不说话?”林方远呼唤着系统,却是久久得不到回声。

莫非那熊孩子又来了?应该不会,难道是系统被惊鸿搞自闭了?嗯!倒是有这个可能。

林方远不在管系统,怕错过取丹最佳时机的他缓缓托出十枚丹药放在手心。

这次他留了个心眼,取丹的时候四处张望,甚至跑到窗户面前把窗户给关的紧紧的。

嗯!安全了!

虽说肯定防不住惊鸿那熊孩子,但是至少自己有了一个心理安慰不是?

林方远捏起一枚回声丹放入嘴中。

嗯!入口清香,瞬间化开,随着感觉到药力在身体中充沛的流动,内力值也瞬间回满!

爽!

“好吃不?”

林方远猖狂大笑,一扭头骄傲道:“真是太好吃了!我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丹药!不愧是……不愧是……”

他赫然发现自己身边又多了一个人……

这人手持一柄破木头做成的“剑”,双眼紧闭,鼻子却在嗅动,还在砸吧着嘴……靠!刚刚系统不回话就担心会出问题!没想到又是这熊孩子!

“好吃就好啊!老弟我也觉得好吃!这不,特地又来找哥哥讨要丹药了嘛!”

说罢,惊鸿从一脸惊愕的林方远手中掏走剩下的九枚回气丹。

“老哥也是厉害啊,这越炼越有经验了不是,哈哈哈!”惊鸿丢糖豆一样一口一个,还不忘夸赞一番林方远的技术高超。

“老……老弟,你不是走了吗?”林方远不甘心问道。

惊鸿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哎呀!讨厌啦!本来我都已经走远了,突然又闻到丹香,这不,又来了嘛!”

难道这事儿还得怪我不成?林方远觉得着惊鸿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决定好好跟他讲讲道理:“老弟!我话就撂这儿了!最后一次!行不行?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搞定你就赶紧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惊鸿倒是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道:“不就几枚丹药嘛!你看你小气的那样,好好好!这是最后一次了。”

林方远也没想到这回惊鸿答应的这么痛快,见状也不在多说什么,闭上了眼睛继续躺在地上沉思。

这熊孩子是来薅羊毛了啊,薅掉一层又一层,要不是打不过他,真得让他见识见识羊的反击!

这一闭眼,林方远却是觉得困意袭来,竟是渐渐睡了过去。

在梦里,他梦见自己搬山填海,施云布雨,玄气就像大海一样无穷无尽,翻手灭掉诸天神佛,踏脚击穿九幽地府,好不威风!

满足自己大肆破坏的欲望后倒是觉得玄气有些不充足,于是决定炼制一炉丹药回复一下状态。

开炉,投药材!

凝丹!

丹成!

还没来得及等他高兴,突然丹药不见了,他四处找寻,却是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个孩童的声音:“老哥我又来借丹药啦……”

林方远被吓的瞬间从梦中惊醒!

房间里已经是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起身推开窗户,窗外一轮明月挂在繁星点点的天空,原来是自己一觉睡到了半夜。

靠!在梦里都不放过我?这熊孩子真是够了,林方远还不忘吐槽一下惊鸿。

这一天真是让人难受,林方远无奈,还好已经得到了惊鸿的保证,只拿最后一次丹药。

就这四周安静的吓人,估计惊鸿也早就走了吧。

想到这,林方远竟喜极而泣,不容易啊,小爷终于送走了那尊瘟神,太好了,美满幸福的有钱人生活在向自己招手……

林方远决定趁着夜色继续炼制一炉丹药,这可是个好习惯!必须得坚持下去!

老样子,打开炼丹系统,投入药材,点燃丹火……

一番操作下来,林方远自己都为自己这娴熟的动作心疼。

不容易,真的是不容易。

凝丹!

看着手中又出现了十枚香气扑鼻的回气丹,林方远只觉得人生其实也没那么难。

还是那句话,生活会时不时跟你开个玩笑,只要心中有爱,那没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林方远现在就觉得自己心中的爱都快溢出来了。

“老哥这么大半夜不睡觉还炼丹啊?”一道声音却是再次响起。

林方远一愣,不会吧,这惊鸿不像是不守信用的人啊。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听错了,毕竟被折磨了一天,可能是有了一些幻觉吧。

一只手搭上了坐在地板上的林方远的肩膀,嗯,这幻觉有点真实的样子,自己果真是太劳累了,得赶紧吃枚丹药回复一下状态……

他也不回头看,一张口就要吞下一枚回气丹……

“靠!你这熊孩子还有完没完!”咬了一嘴石头碎屑的林方远怒不可遏。

这尼玛是薅羊毛?这是逮住一只羊往死里薅啊!也不怕把羊给薅死了?

惊鸿摸了摸林方远的头,故作深沉道:“我答应你是最后一次,但我还没走,所以最后一次显然还没有结束……”

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明明很滑稽,林方远却是笑不出来。

“那什么时候这最后一次才结束?”

“很简单,你炼完丹药就结束了。”

林方远松了口气,他道:“那我已经炼完丹药了,我准备睡觉了,回见,不,再也不见!”

说罢他闭上眼睛直直躺在了床上,眼不见心不烦!

这次总该走了吧?我都不炼丹了!

还没等他想太多东西,就感觉到床震了一下,却是那惊鸿躺在了他的旁边。

林方远:“……”

林方远语重心长劝解道:“老弟啊,我不是已经不炼丹了吗?我都要睡了,这最后一次应该已经结束了哇!”

“不,你还有灵草,灵草完了还有内丹,炼制完我就走!决不食言!”

林方远:“……”

靠!我心态崩了啊!有必要这样?我造了什么孽被你这个熊孩子往死里薅羊毛?

你给羊留点皮毛过冬啊!也不怕把羊薅死了?

但是林方远已经麻木了,真真正正的麻木了,他现在只想送走这个瘟神,再也不要出现在他面前。

他起床,点上了房间的烛火。

重复着步骤,打开炼丹系统,投入材料,控火,凝丹……

投入材料,控火,凝丹……

投入材料,控火,凝丹……

投入材料,控火,凝丹……

……

客栈小二很奇怪,住在天字号房间的那位有钱的客人已经待在房间里两天不吃不喝了,听四处的街坊说这位客人是个仙人,还是个被情所困的仙人。

哪怕仙人不吃不喝没关系但是这个心结得有人帮他解开呀!小二觉得自己对于情感方面很有发言权。

他这次端着大厨特意做的拿手饭菜来到门前敲门道:“客官,吃点东西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