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衙门王大人

郭老倒是没想到林方远竟然也是一名炼丹师!会点燃丹火,在这一击之下没丝毫抵抗之力就被贯穿身躯!

“恭喜斩杀玄师初阶修士,获得经验一百点。”

嗯?经验变少了,是因为我升级了的原因么,林方远摇了摇头,不再在意这件事,还有一个人头在旁边等自己去收割呢!

向老救援不及甚至自身都难保,只能眼睁睁看着郭老被刺穿身体又被丹火沾身,随后丹火蔓延到全身使其化为灰烬。

向老被吓破胆了,林方远的实力哪怕是在玄师中阶也是战力极强的佼佼者!自己再打下去根本就是死路一条!

老话说的好,心中萌发退意顾忌就会越来越多,破绽也会越来越多,他无心再战,只想迅速脱离这里!

飞起来的他迅速撞破屋顶,但他却是犯了和之前瘦师弟一样的错误,无暇顾忌后背,最终被青雉破体而出步了郭老的后尘,在空中被丹火燃烧殆尽。

“恭喜斩杀玄师中阶修士一名,恭喜获得经验一百点……”

刚赶到此地的马浩带着衙门大队人马,正好看到向老在空中变成一堆火焰,随后那杆霸王枪又飞进屋子里。

刚刚那个凌空的人好像是玄师强者吧……就这么被杀了?这就是林方远的实力吗?

马浩强忍心慌,告诫自己一定要镇定,差人包围了晨星商会。

随即,他大声叫道:“林方远!你犯下了滔天罪行!赶紧放了屋里的人质出来投降还能宽大处理!如若不然……如若不然,我等就冲进去了!”

此时的林方远召回了青雉,正准备一个一个跟屋里的人算总账,闻言,他也并不当回事儿,区区城主府的小儿子罢了,哪怕是要杀也只是顺手的事儿。

不过这丹火确实好用,高温之下竟然连玄师的体魄都能烧掉,林方远很满意新学会的技能。

“丹火当然好用,除了炼丹,威力也是一绝!”系统兴奋道,没想到林方远竟然是靠自己独立就点燃了丹火,这等天骄,值得自己全力培养!

随后只见林方远走到晨星商会众宾客面前,微笑道:“就是你们看我不顺眼?想杀我?”

众人皆惊惧,唯恐被杀掉,聚集在一起仿佛这样就拥有了安全感一般。

林方远手一抬,诸葛云就被林方远用隔空移物的手段提了起来,扔到了自己脚下。

他踩着诸葛云的胸腔道:“我来了呀,你杀我呀,我就在这儿让你杀。”

他俯视着诸葛云,仿佛在看一个蝼蚁。

说罢,移开了脚步,将青雉枪头上的丹火收回体内后把它放在了诸葛云的手边。

“你这个恶魔!别杀我儿子!”诸葛奔眼见儿子就要被杀了,也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刀就冲了上来。

可怜天下父母心,明知不敌也想救下自己的孩子。

可诸葛奔一介凡人,怎么伤的了修炼了圣级中阶炼体术太古玄元体的林方远呢?

一刀砍在林方远的身上,只听见金铁轰鸣的声音,却是连林方远的皮都没有蹭破。

林方远回头一脚踹出,诸葛奔倒飞出去撞在一旁的墙壁上,喷了一口血的他还想要再次站起来。

“爹!”诸葛云惊呼。

林方远仿佛发现了好玩儿的东西,他指了指地上的青雉对诸葛云道:“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捡起来,把你爹杀了,你能活,或者你自杀,你爹就能活,你怎么选?”

宾客们都惊讶了,这不是让人自相残杀吗?

一时间众人屏住呼吸,想看看诸葛云在生和孝之间选择哪一个。

只见诸葛云颤巍巍站起来,慢慢捡起青雉,费力的拖动着,走到诸葛奔面前。

“爹,你不会怪我的吧?你不会怪我的吧?爹!你知道云儿还不想死的吧,爹……”

诸葛奔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笑了笑,说道:“云儿,爹一直为有你这样的儿子骄傲,只是你娘走得早,爹没能好好教会你做人的道理,让你惹下这等大祸,希望用爹的死,可以教会你以后与人为善的……”

然后他想说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青雉已经扎进了他的胸口,他喃喃着不清晰的话语,温柔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之后再不动弹。

诸葛云松开了握住青雉的手,转头对林方远道:“我做到了!我做到了!你要实现你的诺言,放我离开!你说要放我生路的!我不用死啦!太好了!我不用死了!”

说到后面已然急切起来,他太想活了,想活到甚至能为了生违背孝道杀死自己的老爹。

林方远叹了口气,说道:“你爹对你这么好,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老爹?我终究还是不想让你这样的狼心狗肺之人活着啊,抱歉,我食言了。”

随后诸葛云面露惊恐,在丹火的焚烧下也是化为了一堆灰烬消散在天地间。

众人无不唏嘘父子俩的结局,但来不及让他们关心诸葛云父子的死亡,他们甚至自己都已经自身难保了。

林方远这会儿瞄到了金器一家。就是这个金家在自己父母失踪后进入自己家拿着所谓的欠条搬空了家里所有东西,甚至杀死了这具身体的前一任主人!这样的人,该不该死?

只是还没待他把想法化为行动,又听到外面马浩的声音。

“林方远你出来!我们手上有你妹妹和杨捕头三人!”

林方远也是一愣,让杨捕头保护好自己的妹妹和小丫鬟,怎么还落到了马浩的手里?

他随即瞟了一眼众人,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出去后又关紧了房门,他可不希望等处理完外面的事后里面的人都跑了。

马浩见他出来,赶紧道:“林方远你快放下武器投降!”

林方远看着骑着高头大马的马浩,还有身旁同样骑着马的杨捕头,杨捕头还穿着今日的女装,随后他眼神直直盯着杨捕头。

“杨捕头,我需要一个解释。”

杨捕头颤声道:“林方远你放下武器投降吧,事情的经过我都跟王大人说了,王大人说会明查秋毫,还你清白的,里面聚集的月安城富商自然有王大人审讯,有些人罪不至死,杀不得!”

林方远被气笑了。

“好一个杀不得,你还没对你的衙门失望呢?你还觉得你的衙门一定秉公执法吗?这里面的人恨我入骨,如果今日我放他们离去,明日怕就会买通杀手前来取我性命了吧,躲得过一次,还能躲得过第二次,第三次吗?你真觉得我是铁打的?我林方远,有仇一般当场就报!”

“小远子你说的不对,你不是铁打的,你现在的体魄比铁硬多了……”明明是这么严肃的情况下,系统却是不合时宜地吐了个槽。

林方远怒喝:“闭嘴!”

系统赶紧禁声,它知道林方远是真的生气了。

杨捕头还不肯放弃:“林方远,你再相信衙门一次吧……”

林方远摇了摇头,转身不再理会杨捕头,准备回屋杀光里面的仇家了。就在此时,他眼中寒芒一闪,身体往右一侧,却是躲过了一把朴刀。

朴刀插在地上发出“咄”的一声,尾端还在不断颤动,刚刚如果林方远稍微犹豫一下可能就会凶多吉少!

他回眼望去,只见黑漆漆的夜色中渐渐有个人飞行而来,竟然又是一名玄师修士!

来人明显很强,不是之前斩杀的小鬼宗四人能比的,他丢了个侦查术过去,发现赫然就是白天见过面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他打入大牢的王大人!

“小远子,来人实力和你现在的实力相差不多,是个劲敌!”系统出言道。

林方远又是一个侧身,躲过朴刀从地上飞向空中的一击,定眼望去,朴刀已然被王大人持在了手里。

“大胆贼人林方远,今夜斩杀无辜百姓无数,还妄图斩杀月安城富商毁我全城基业,现在我变要将你捉拿归案!”

这句话从王大人口中说出正义凌然,仿佛林方远确实就是十恶不赦的恶人一般。

林方远偏头看了看杨捕头,眼中的失望之色毫不掩饰。

杨捕头看到林方远的失望,内心一阵绞痛。

她翻身下马跪在地上对天上的王大人道:“王大人!您说会明查秋毫的!您说会让晨星商会的人伏法的,您不是说过吗?您要食言吗?”

回应她的只有呼呼号叫的夜风,这夜风仿佛吹进了人的心里,直叫人心中发冷。

王大人此时没空搭理杨捕头,他眼中只有林方远,在他的眼中,仿佛林方远已经成为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林方远盯着天空中的王大人也是一声冷笑,拿我当鱼肉?那也得看你这刀锋不锋利。

他手往后一握,握住被召来的青雉,另一只手点燃丹火往枪头一抹,已然做好了战斗之姿。

王大人一声冷哼,手握朴刀从空中直劈而下,仿佛认定这一刀就能要了林方远的命。

“跟你的青雉一样,这把朴刀也是灵级中阶,不过这把应该是制式的,官府每个玄师应该都有这样的武器。”系统分析道。

虽说没有了武器的优势,但林方远又何惧之有?

硬接下王大人的这一招后,林方远对玄师中阶的实力有了初步的估摸,果真是和自己不相上下,看来此战不会太轻松了。

王大人也是一愣,仿佛也没想到区区一个玄徒中阶的修士能接下自己玄师中阶的全力一刀,这中间明明隔了一个大境界啊!

来不及惊讶,王大人赶紧抽身而退,转而发出第二刀。

林方远又岂是只知道接招的傻子?他在王大人后退之时,已然手持青雉追击而去!

一枪刺出!

在丹火的加持下竟然把迅速防守的王大人都震退了一步。

王大人感觉到手中传来的力道更是心惊!他和之前死在林方远手中的玄师一样想不明白区区玄徒中阶的修士究竟是怎样做到的竟然能力敌玄师中阶的修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