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杨家小院

“系统,我现在能不能把修炼功法传给别人啊?”

林方远寻思着能不能把自己圣级中阶的修炼功法传给自己的妹妹林小水。那不就是赚翻了么。

“不行,先不说功法无法剥离出你的体内,就算有了功法普通人也不能直接修炼,还得花费几年的时间熬练体魄,俗称炼体。”

“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你妹妹送进门派中修炼,一来普通修士修炼太耗费时间,二来你的修仙之路必定要杀敌获取经验,没时间也没精力照顾你妹妹。”

林方远点了点头,心里打定主意要将妹妹送进宗门。

哪个宗门好呢?一气宗就不行,表面名门正派,背地里还不一定啥样,木青宗可以考虑,黄安等人看着也挺不错的……

“小水!我回来了!”

还只远远看见林家破旧的房屋,林方远已然迫不及待见到自己妹妹了。

走近家里到处找了一下,竟然没看见妹妹的踪迹!

“小水你在哪儿?快出来,阿兄回来了!”林方远急了。

莫非有人趁自己不在绑架了林小水?她我不的期间她该多绝望啊,林方远内心忍不住自责起来。

“其实我有时候真觉得你是个智障,你他妈之前不是把你妹妹丢杨捕头家里了么?”

林方远尴尬一笑,还真是这样,倒是忘了这茬。

随即林方远兴冲冲出门冲向杨捕头家,他真是一刻都不想耽搁。

他跑到杨捕头家时,发现院门没关,往里一瞥,杨捕头正在院子里给墙角的草地浇水。

他敲了敲门,折了一枝花咬在嘴边,倚靠在门框上面带笑意看着杨捕头。

杨捕头回头一看,发现是林方远后,又扭过头继续给花浇水。

“稀客啊,从遗迹回来了?”

林方远笑道:“是啊,这不是来看你了么?”

“你是想起你把你妹妹丢在我这儿了吧?”

杨捕头并没停下浇水的动作。

“哈哈哈,是啊,我这不是来接我妹妹回去嘛,你看,还给你带了一束花来着。”

杨捕头回过头白了林方远一眼道:“如果我所料不错,你这花应该是我门口种的……”

林方远哈哈一笑,也不尴尬,他道:“那不是顺手摘的嘛,我妹呢?她在哪儿?”

杨捕头依旧未停下草地浇水的动作,她道:“等我浇完水我带你去。”

林方远挥了挥手中的花儿笑道:“墙角的野草有什么好浇水的,我看别人家墙角长草只会拔了它。”

杨捕头摇了摇头道:“你不懂,野草有得选择的话也不会成为野草吧,凭什么花儿就要留下,野草就要拔掉呢?这样对野草也太不公平了吧。”

林方远听不懂这样的大道理,他没接话。

又等了一会儿,杨捕快终于给野草浇完了水,跟林方远道了声跟我走。

她领着林方远走进宅子的偏院,林方远啧啧称奇,有钱人啊有钱人,住的地方这么大,一个宅子那么多房子也就算了还带几处院子!

这院子里还有池塘!有钱有钱!

杨捕头朝池塘中心的亭子一努嘴,池塘边上穿着一身青衫正和一个丫鬟玩水的背影不是林小水又是何人?

他轻轻喊出口:“小水……”

林小水似有所感回头一望,道:“是阿兄吗?”

随即跌跌撞撞奔向林方远,丫鬟赶紧搀扶起林小水走向林方远。

林方远抱住林小水道:“哥哥回来了。”

林小水抽泣道:“我还以为哥哥不要我了,哥哥是大坏蛋丢下小水跑了那么久!”

林小水用拳头轻轻锤着林方远,林方远也不恼,任由林小水捶打自己。

杨捕头道:“你妹妹行动不便,这些天都是小丫鬟陪在她身边的。”

林方远感激地看了一眼丫鬟对后者点了点头。

林小水停下抽泣拉着林方远的手道:“杨姐姐也可好了~杨姐姐还给小水买了新衣服~。”

林小水轻笑着转了两圈道:“好不好看。”

林小水一身青衫裙,转起来果真是美极了。

林方远摸了摸林小水的头道:“好看,乖,那你有没有惹杨姐姐生气啊?”

林小水摇了摇头:“小水可乖了。”

林方远在心里和系统对话:“像这种先天性失明有办法治好吗?”

系统观察了一会儿后道:“像这样的先天性失明不能外物解决,除非自身达到玄宗级别,玄宗境界的话哪怕断了一根手臂都能再长出来。”

林方远心里有数了,对杨捕头点了点头,准备回家了。

“这些天小水多谢你们的照料了,小水我就带走了呀,杨捕头。”

说罢,林方远就牵起林小水的手准备往大门处走。

“哎哎哎?你们回哪儿?”杨捕头询问道。

“回家啊。还能回哪儿?”林方远回道。

“就那个城西危房?都快塌了你们还回去?”杨捕头奇怪道。

“就算是危房那也是我林家宅子,是我俩的家啊!”林方远回头一笑。

“等等,等等。”杨捕头招手。

“那你俩干脆在我家住一两晚,等过两天差人去修修你家,好歹也是修士了,可不能寒酸了。”

杨捕头指着偏院一个房间道:“那是你妹妹的房间,那旁边一间早就跟你收拾好了。”

林方远想推辞:“这不太好吧,这毕竟是你一个女孩子的家。”

杨捕头无所谓道:“别多想,我家丫鬟下人有很多,而且也不是一起住,我住后院。”

林方远继续推辞:“还是不了吧,这小水已经打扰这么久了都。”

杨捕头看似不经意道:“诶?听说明天有几个宗门就在我家对面的客栈招收资质好的弟子呢,也不知道某人有没有机会进宗门呢?这排队也要排好久吧……”

“请务必让我们住下!”

林方远一个九十度的鞠躬道。

倒不是他想进宗门,主要是想让林小水进宗门修炼,现在求仙缘的这么多,万一真排不到队,那可真就让人泪流满面了。

杨捕头微微一笑,满意地点了点头,指了指林方远的房间,然后拿着水壶回后院了。

丫鬟上前扶着林小水对林方远道:“林公子,这几天就由奴婢服侍林小姐,您先去房间里换一身衣裳吧,小姐早就为您准备好了。”

“这杨家丫头不错。”就连系统都对杨捕头表示了认可。

“辛苦你了,那你们玩儿,我去看看我房间。”

林方远点了点头,推开门,房间虽然不大,看着却是相当温馨。

一张桌子正对着门,一张小床放在靠窗的地方,他摸了摸,忍不住惊叹,多少年没睡这么软的床了。

床头整齐叠着一套衣衫,林方远换上后对着桌子上的镜子照了照,或许是修炼排出身体杂质的原因,颇有一种大家公子的感觉。

“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啊,你换一套行头看着人模狗样的。”系统笑道。

林方远摆了摆手,去去去,什么蠢系统,连夸人都不会夸。

他扑到床上,一阵舒适的感觉传来,啊~真是太舒服了,这杨捕头也太好了吧~客房的床都这么舒服,太软了,躺下就让人不愿意起来。

林方远这几天在遗迹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连过去多少天都不知道,更别说好好睡一觉了,这一放松,竟是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

“嗯……我这是睡着了啊。”

待林方远醒来,看着窗外,窗外已经繁星遍布,他赶紧询问系统道:“系统系统,我睡了多久?”

“别慌,只是三个时辰而已,离明天早上还远着呢。”

林方远起床推开门走出去,他却是已经睡不着了。

已经深夜了,小水和杨捕头都睡了吧,丫鬟仆从也应该睡了。

他抬头看星空,开始思念起故乡来,当然不是思念城西那间破房子,而是远在地球的家。

在地球他是个孤儿,不知道从哪儿来,也不知道去哪儿,没有被孤儿院收养的他,小小年纪就跟野狗抢东西吃,没有亲情,没有爱情,直到二十几岁某天乞讨时被大货车撞死。

只有一年冬天让他记忆深刻,那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世界的关怀,有个女孩子不但给了他很多吃的,免得被饿死,还给他唱了一首歌。

他不禁对着星空慢慢哼唱起来。

划一根火柴,将慵倦的夜点亮。

吐出一缕烟,飘向半掩的窗。

你纵身跃入酒杯,梦从此溺亡

心门上一把锁,钥匙在你手上

快将尘埃掸落,别将你眼眸弄脏

或许吧,谈笑中你早已淡忘。

而我在颠沛中,已饱经一脸沧桑。

思念需要时间慢慢调养。

歌声透着一丝凄凉随着夜风飘向远方。

林方远不知道的是,后院的杨捕头还没有睡,她的房间点着蜡烛,她正趴在案头审查着公文案底。

听见歌声,她抬起头停下手中审查的公文推门走了出去,隔着一堵墙,她听了很久。

她喃喃道:“快将,尘埃掸落,别将,你眼眸弄脏。这是多么悲伤啊,想不到这林方远还有着这么一段感情,久久还不肯遗忘。”

他深受感动,一瞬间对林方远的好感直线上升。

久久之后,她回到房间里吹灭了烛火。

看着漆黑的房间良久后,取出火柴点着,微弱的火苗照亮了一小片黑夜。

“划一根火柴,将慵倦的夜,点亮。”这一瞬间,她仿佛理解了林方远的忧愁,不禁潸然泪下。

只是她不明白吐出一缕烟是啥意思,最终归结于炼体的时候吐出的体内杂质。

火柴熄灭后,她长叹一口气。

长夜漫漫,今夜有两个不眠之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