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通牒
  • 北岛的歌
  • 笔名c哈
  • 9091字
  • 2022-01-28 18:22:15

老文说,过年领不回家一个就别进门了。我想要不要租个男友回家应付应付。彭悦她们骂我是个没脑子的,现在交友软件这么多,总会遇到愿意跟你回家的。然后她们笑的像杀猪似的。

我挺羡慕她们的。

彭悦,女强人,事业型

卢瑟一,虽然不务正业,但是年年也是业绩优+。

亚杰,英年早婚,儿女双全

三儿,海归人士,即将奔向婚姻的殿堂

而我,好吧,我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自己。

是不是每逢过年,单身投人士都像我这样焦虑啊。

自从上次初雪,今年的冬天暖和的都可以一件羽绒服一件打底度过。大年三十希望下雪,我暗暗的祈祷,那样就可以睡懒觉了。

一想到大年初一拜年,七大姑八大姨的关心,脑仁疼。

不知道是不是吃凉的太频繁,这两次来亲戚的时候疼的是翻来覆去。老文说带我去调理调理。然后不知怎么的,就和医生刘阿姨聊到了一块,俩人说年轻人该结婚的时候就结婚,太晚了身体机能都跟不上了。

我想说我才27,还好吧。

走的时候,刘阿姨还特别热心的张罗,说是有合适的小伙子就替我妈留意留意。老文听了那是喜上眉梢,连忙说过年了老姐妹几个搓麻将,培养感情。

我想告诉老文,大牌是不可取的粗鲁行为,应该及早扼杀在摇篮里。“啪”的意思,果不其然,她打了我一下。挺疼的。

我问她为什么不让白昊天找女朋友,小心以后他找男朋友。我妈不知道男朋友的意思,或者是也没听明白。她就紧紧的握着我的手,说,“你堂姐三十三出头,想要孩子都要不上,你大伯他们愁的头发都白了。你莫到最后让我和你爸也这么为难”

我想纠正一下老文的错误思想。怀不上孩子除了年龄还有其他原因,我们应该以客观事实为依据,不要萝卜白菜都混一堆谈。可是我没敢说,因为老文的头发有几根不知何时偷偷的变白了。

我打电话问卢瑟一,是不是大年三十他们都不休假?她问我怎么了?我说她挺没良心的,两年没回家,都不想回去看看。

卢瑟一有一个哥哥,好吃懒做,一不顺心就打骂媳妇,后来她嫂子实在忍受不了,俩孩子也不要就跑了。他哥有两个孩子,听话的孩子,老大高一,老二初二,在班里都是名列前茅。她常说她最牵挂的就是她这两个侄儿。

卢瑟一说她大哥曾经也是天之骄子,他和她大哥同时考上大学的时候,他哥偷偷选择放弃,于是她成了一名大学生。那个时候助学贷款是国家的政策,可是当时他爸妈思想落后,以为是高利贷,就是不肯。后来他哥去工地干活被包工头忽悠,从那时起就酗酒成性。大一结束她选择调专业,选择新闻媒体行业。我们那时还有考试,不知道她是幸运还是上面那个老头子的恻隐之心,总之顺利通过。只不过阴差阳错她走进了娱乐行业,她观察和爆料的是上层人物。

大四那年,她出去实习,被她们带队老师揩油,我想拿刀宰了那个狗东西。而她只是轻描淡写的说,被摸一下,又少不了一块肉。我啪的给了她一巴掌,其实我自己也愣住了。我记得她说的话,她说,“我欠她哥的,这辈子都还不清。”

我还想骂她,被三儿她们拦着,后来进入社会我才懂得,未经他人苦,莫论是与非。不过自此以后,我们不知道谁最后成了谁的狗皮膏药。

她说,我只把我的美好给你们,那是我唯一幸福的

“想什么呢,我哥他们前几年就根据国家政策住进新房子了,我嫂子也回来了,俩孩子昨天还乐呵给我视频”卢瑟一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老白,你不会还。。。”

“打住,我有些尴尬了”

“哈哈哈哈”我清晰地听到电话那头无情的嘲笑,上气不接下气,“那个。。你。。你不要。。”哈哈哈哈

过了一分钟,“笑够了没”

她说,“没有”

“挂了”

“别别,我错了”卢瑟一说。哼,小样,和我斗怎么可能。

“你过年也不回家,要不来我家吧”我没告诉她顺便抵挡一下老文的炮火。

“不会是想拿我当挡箭牌吧”被她一眼戳穿

“你。。。你来不来嘛”撒娇。

说实话别人撒娇是为了男朋友,我学习撒娇就是为了卢瑟一她们。

“阿姨卤的肘子不许跟我抢”她说

“好”我咬牙切齿道,大不了多买几个。老文卤的肘子那是一绝,金黄酥脆,一点也不油腻。

总感觉哪里不对,有一种入圈套的感觉,“你是不是就等着我往里钻”

“哪有,碰巧工作和友人相邀,这不是垂怜嘛,再说多个暖被窝的不好么,还可以替你挡风遮雨”

垂帘你妹儿。我就说这家伙答应的太过爽快,有猫腻。

“你家老胡就不能给你过年补贴啊”我调侃道

“咱又不是国企,哪来的福利待遇,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宝贝多想了”电话那头突然兴奋,估计逮到大鱼了。果不其然,“先不说了,我和老李他们今晚要请君入瓮,拜”

“记得护膝”

“嗯”

寥寥几句,心意是相通的

睡觉前和白昊天发了一个消息,“快点滚回来”

“嘟嘟“

“一周后”

我笑了笑,很快的进入梦乡。

自从上次见到三儿的男朋友后,这家伙在朋友圈变本加厉的秀恩爱。

“早安,AT精灵。放一首《入夜》”

“好的主人,韩云琛的《入夜》”

入夜时分谁又印上谁的唇

那沧海的桑田化为了灰烬

月下的阁楼冷落的孤影

谁又是谁生命里的唇下痣

明明是可伸手触摸的滚烫星辰

穿越漫漫长河的界

斩不断的爱恨纠葛

此生无悔入夜

嗔痴一眼万事轮回

前世今生的续缘

是否如初见

一念成魔一世周全

入夜暗雨纠缠

万箭心穿

一世的修行悟道因缘

哪怕万箭穿心

不再遮掩

爱恨嗔痴是过眼云烟

唇下痣的贪恋

佛可愿意成全

纵有不堪

不过是痴痴缠缠

入夜

不过是心安

“嘟嘟“

“主人,有消息。”

“AT精灵念一下”

“好的,主人”

“我是吴越,有快递帮我收一下。mua“

八百年不出现的某人发消息,没什么意外,“噗呲一声”漱口水喷了一镜子。

这年头都智能话到这一地步了。话说这小子再不出现,估计就被踢出组织了。

“主人,又有一个消息”

“念”

“我是吴越,快递是绿植,顺便帮我养一下,哈哈哈哈哈,五个哈”

“哐当”一声,手里的牙杯自由落体。吴越你脑子有病吧,大早上来折磨我。

仰天长啸,无人应答。

“白白,我看最近新闻一直说纳税的情况,你也纳税吧?”老白的电话也打了进来。

“爸,想什么呢,虽然我这店小,可是纳税很积极的”一口煎蛋一口面包,反正也不知道老白能不能理解。

又补充道,“爸,咱们小老百姓交税比他们上面的积极,你就别瞎操心了哈”

“嗯嗯,交就好,千万不要像那些明星一样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啪嗒一声,挂了

敢情就是来问这个的,我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关于纳税这个问题,虽然和切身相关,有多少人真正的了解呢?反正我是没怎么细致的了解,一般都是上面让交,咱就交。

不过老白也提醒了一点,是该补充点法律知识了,上次消防来的时候说的我一头雾水。法治社会,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自己还是个法盲,传出去挺跌份儿的。

拍了拍脑袋,吃饱了喝足了,突然有些困。看到桌子上缠的弯弯绕绕的绿色东西,这就是吴越嘴里说的宝贝?

打视频给他,“这是什么玩意儿”

“鸢萝”某人竟然破天荒的没工作。

鸢为女萝,施于松柏。不过这玩意儿花期挺长的,从四月一直开到十一月份左右,生命力顽强。

“别告诉我你想把这玩意儿整在你屋里”我鄙视了他一眼,虽然视频里的他视而不见。

“对啊,我准备着手这项伟大的工程”一脸的自豪

“估计没戏”我趁热打击

又补充道,“就你这三天两头不在家的,万年的王八都能被你饿死,更何况这弱小的东西”

“那不是有你嘛”某人的脸突然凑近屏幕,吓得我的手机在空中三圈半才接住,“要死啊,突然靠近”

“是不是被我的雄性荷尔蒙着迷了”自恋起来,吴越自称第二就没有人敢称第一。

“我扔了”威胁到

“别”某家伙慌了起来,“签名照”

“谁的?”我有意无意的拿起旁边的剪刀。

“韩云琛”

听到满意的答案后,象征性地就掉几片叶子。视频里的吴越恨不得像日本的贞子似的钻出来。

“大姐,我都给你韩云琛的签名照了,帮忙照顾几天呗”吴越像个小媳妇似的委屈巴巴的。

“一周,死了不管”说实话,我对自己养花花草草也没信心,毕竟当年把乌龟饿死也有我的一份责任。

“好好,一周就回去”吴越爽快的回复。其实听到他爽快的答应我挺诧异的,像他这种跟拍随行的,基本上行程不定。后来也印证了他说的话就是放屁。

煎蛋的收拾了一下,过两天就是圣诞节了。

虽然是洋人的节日,不过作为大国我们的格局还是有的,街上已经初显节日的气氛。商场里竟然有圣诞老人,胖胖的身材,红红的大袄,不过看上去总觉得少些灵魂。

“你说圣诞老人为啥穿红色的衣服”一个女孩的声音

“喜庆”

“我觉得应该是大红牡丹”

三两年轻人路过。

对,缺少中国特色,既然圣诞老人来中国了,当然要入乡随俗,东北大棉袄整起呗。脑海里画面那叫妙不可言。

“女士,请问需要给您推荐一下我们家的最新款吗”同样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昨天三儿说让我去柜台给她取东西,好家伙,这价格就是败家子的存在。

“那个。。我是来去东西的,前几天有一个女孩过来看了一个包包,已经预付订金了。”坑坑巴巴说了很多废话,验证码,身份证,单据,一个不拉。

这不就是变相的繁文缛节嘛,不过从消费者角度来讲也算是一种保障吧,我就先忍了。

看着手里精致的盒子,再看看小票,不成正比,忍不住骂了一句:傅云瑶,败家娘们

“白白,我晚上再去找你,东西暂存,是暂存”傅云瑶打电话再三叮嘱,看来是花费了心血的。

路过公交站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可惜是在画报上。原来韩云琛又代言了一家啊。空瘪瘪的钱包不允许消费,心情down了一个梯度。

公交车师傅停车的技术杠杠的,不偏不倚的停到那条白线上。

“吱呀”一声,门开了。师傅又化身为指挥员,疏导人群。

坐在后排的唯一好处就是你可以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以及人群中的她们的故事。

“莫若寒准备拍刑侦剧”

“还没有官宣呢”

她们看上去是高中生打扮。她们一路上窃窃私语,所以有幸全部传到耳朵里。

“据说会和韩云琛”

莫若寒和韩云琛?没听过卢瑟一说过啊。卢瑟一的主编老胡虽然不咋地,但是她们公司在业内还是有一席之地的。有的时候我会对她死缠烂打才抠出星点消息。

“假的吧”刚才那个女孩说。

“有的人说男二是甘昊辰”

“怎么可能,两家粉丝上次广场开杀的场面历历在目”刚才还淡定的女孩声音微微提高一点,看到周围人群的反应,耳朵红了,“可是我希望他和甘昊辰二搭啊”

哎,长长的叹息,红色羽绒服的女孩看上去更失落了。

“只是营销号传的,我们静观其变呗。”另外一个女孩看上去挺理智的,赶紧安慰道。不过下一秒就破功了,“所以说还是咱们CP粉最难,像夹心饼干,一出事混合双打,我们不过是两个都想守护啊,哪一个都舍不得抛弃”

“就是啊,我们太难了”

。。。。。。

呃,我想我的定力挺好的。看着她们,就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我们。像她们这样年纪大的时候,我们也是这样的讨论自己喜欢的人。只不过上了年纪,表达喜欢的方式慢慢的变得含蓄了起来。

我把这个所见所闻分享给了她们,只有卢瑟一酷酷的摔了一句,“一般不是空穴来风,不过我们得到的答案也是模凌两可”

后来店里又碰巧来了几个人,也是讨论他们的,我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们,但是有点怂了。

元旦,店里有些冷清,这样下去估计喝西北风去了。

吴越的出现,我挺诧异的,毕竟他的工作时间比较特殊

“叮咚叮咚”门铃的声音

“谁呀,大晚上不让睡觉”一想到白天惨不忍睹业绩,这心里就火燥的慌儿

入冬了,虽然北方供暖,可是我这屋里一点热气都没聚拢,明天赶紧找物业问问。

“叮咚叮咚”我想骂人,是谁这么欠儿。猫眼里看了一圈儿,一个人影都没有

试图推开一个门缝,保险栓挂着,挺沉的

门缝里,一个鬼影都没有看到

深井冰吧,要么就是按错门了。准备关上门的时候,一个胳膊摔了出来

“啊”尖叫划破长空

“别叫,是我”吴越的头,另外一只胳膊都出现了,傻呵呵的笑

“有病吧”一边扶着他进屋,顺便踹了一脚,反正他明天就忘了

“喝了点儿小酒”喝醉后某人只顾着傻笑,“但是我没醉”

“是是,大爷你没醉”一边倒水,一边哄着,“那是我的杯子”急忙从他手里夺了过来。

“切,小气。韩云琛有什么好的”,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嘟囔,“还不就骗骗你们这些小女生。真不知道你们喜欢他哪一点”呵,仗着喝醉酒耍酒疯。

“闭嘴”,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如果我打电话给吴波波,你觉得你会。。。”我晃了晃手里的手机,威胁道。

“姐,你是大姐大,我错了”吴越双手合十,可怜巴巴的眼神。

哼,臭小子,我还治不了你。吴越其实最怕的是他妈,每逢佳节都会叮嘱一句,“儿子,我儿媳妇呢”

别说他怕,我都怕了,他妈和我妈还有社区的几个大妈那是趣味相投,天天都在交流心得,想想画面就很恐怖。

“别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酒量”我戳了戳趴在桌子上的家伙,“说吧,要帮什么忙”

没有动静

“那我和阿姨打电话了”我也找了一个舒适的位置,轻叩桌子,“10,9,8。。。。。。”

“女侠,你就不能让我思考一下”一挥刚才醉眼惺忪的状态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这家伙眼神闪烁,绝对有猫腻

“我想吃你做的面包”

嚓,面包?我的耳朵没听错吧?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都始料不及。

“没了?”我疑惑道。

“没了”他说

我还以为让我帮他抵挡过年攻势,条件都想好了,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事情,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

“你去店里吃不就行了”我起身热了一杯咖啡,卢瑟一说晚上喝咖啡是个坏习惯,可是我觉得这些对我没用,就当作简单的饮料喝了。

“喝咖啡不好”一转身就被截胡。

“呀”我只能看着某人怡然自得的喝咖啡。

“轻度脂肪肝,不适合”吴越大言不惭地说,“要不要告诉你妈”

说着,晃了晃手里的咖啡。

“你敢”我吹胡子瞪眼。虽然说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如果被老文知道又得小题大做,去年轻微骨折就被她养的胖了四五斤。胖倒也能忍,主要是看到她那段时间愁容满面,我这罪过的心啊。

“我说你能不能出息一点,从小到大就知道威胁我”我只能再冲一杯咖啡,这一次躲的远远的。

“那你能不能出息点,从小到大就告我的状”吴越像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

我挺纳闷的,虽然吴越说一周之后回来,但是每每都放我的鸽子,所以见到他挺意外的,而且还喝酒。

“喂,你没事吧”我还是问了出来,“怎么突然喝酒了”

沉默

“要不要整一杯”从冰箱里拿出冰镇的,大冬天的喝简直不要太爽。还有昨天剩下的鸡爪,毛豆。

“行”爽快的回答

“真不说?”望着地上横七竖八的易拉罐,某人只是闷头畅饮?”

“失恋了”试探的问了一下

还是沉默

“家里出事了?”不对啊,如果有事,我肯定也会知道,毕竟老文同志的嘴是最漏风的

补充道,“你是不是被炒鱿鱼了”

只有这么一种可能,失恋这个不适合他。

“肤浅”正当我耐性消磨殆尽的时候,某人慢悠悠的蹦出来两个字

“我希望我不是把你踹出去的”沙发上坐的太不舒服,干脆坐在地上,只是可惜了我刚买的毯子,“喂,挪一下”用脚踹了某人一脚

“那是什么”不死心的追问

“谁说喝酒就是坏事”某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爬了两三米远的距离

“吴越”河东狮吼也不过如此。我在这边嘘寒问暖,敢情屁事都没有,小丑竟是我自己。我步步紧逼,“不打死你,我名字倒着写”

某人哪有刚才蔫蔫的样子,窜的比兔子还快。

“停”某人慢悠悠的从兜里掏出一个红红的,应该是明信片

明信片?突然想到前几天拜托他的事情。

“韩云琛的?”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必须的”某人又开始得瑟,“要不要休战?”时不时地晃手里的东西

又补充道,“今年的,亲签”

怕我不相信,小气吧啦地漏出一角。虽然说是新粉,但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休战”我爽快的放下手里的拖鞋,手一伸,“拿来”

“真不打了?”某人一脸的欠揍样

“不打了”虽然嘴上说,但是。。。哼哼,君子报仇一会儿不晚

“休战”

双方达成和解,下一秒一声惨叫,“唯女子难养也”

“叮咚,叮咚”

估计是外卖到了,刚才又点了烧烤。既然罪恶,那就罪恶彻底吧。

打开门,寒气逼人

谁能抵挡住美食的诱惑

“记得转账给我”

“下次,下次”

。。。。

迷迷糊糊中听到吴越说对不起,可是听的不太清楚,也就不了了之。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一片狼藉,除了垃圾还是垃圾,罪魁祸首早已经不见踪影

“死吴越,别让老娘看见你”

打扫都折腾了两个多小时,来到店里某人跟大爷似的坐在那。如果不是有客人,早就扫廊腿过去了。

“戴上口罩”随手甩了一个过去

“没事,她们又不认识我”吴越不以为然

“大哥,别逼我出手”现在的粉丝个个都是福尔摩斯,一丝丝蛛丝马迹就能顺藤摸瓜。

“戴口罩,更扎眼,相信我”吴越一边喝咖啡,一边说,“粥喝了吧,我做的”

不提也就罢了,一想到厨房乱七八糟的,我就一肚子火。嗯,虽然粥做的确实不错。

“勉勉强强”回了一句

又回过头忍不住打量了某人一圈,挺奇怪的,去年没回家过年,挺正常的,毕竟天天跟着艺人转悠,时间不稳定也挺正常的,不过今年回来这么早有些奇怪。昨天死缠烂打的,愣是一个字都没蹦出来。

“喂,你真没事吧”不知道是不是阳光暖暖的缘故,屋外的那颗树特别美。那颗树还是开业的时候吴越送过来的,他说种在土里活的更好,我白了他一眼,他在暗示我是植物杀手。毕竟最好养活的绿萝都换了好几盆。

“多少年了”

“两年了吧”

“能活着真不错”

“滚你。。。”

看到月亮走了过来,及时刹住了。

“老板,这位顾客要姜味的红豆包,我告诉他咱们还没有出来,你看。。”月亮把我拉在一边,有些为难的看着我,又偷偷的瞄了一眼吴越。

我想笑又不敢笑,忍的太辛苦了,这家伙出门估计没有照镜子,昨晚的卡子还在头上挂着。怪不得月亮从刚才到现在一直不断的打量。

“没事,我朋友”我捏了捏月亮的脸颊,示意她不要担心。

月亮意味深长的表情让我哭笑不得,敢情在她眼里我也是这样一个奇怪的形象。

。。。

吴越说,“喂,你员工怎么看我的眼神奇奇怪怪的,我刚才说是你朋友,才给了我一杯水喝”

“活该”,顺手摘了他头上的发夹,“你怎么知道我门店有姜味儿红豆包”

“韩云琛不是吃过,圈儿就这么大”不以为然道。

确实,圈儿就这么大

“我那个是试验品,说实话我挺佩服他的,我以为艺人都不食人间烟火,或者他们的饮食会很苛刻,安全警戒性高”

“大哥,她们是人”遭到吴越无情的白眼

好吧,也懒得反驳。不过以前真的没有思考作为明星他们吃什么,现在想想也是,总不能吃空气吧。

“我。。。”

“吴越你再不回来,我们家小白白都瘦成萝卜干了”

死丫头,有这么夸张吗

“就是,我们家小白对你日思夜想,都憔悴了”

还没进门就听到声音,偶尔有一两个人透过了疑惑的目光,我也是只能歉意的回以微笑。

我擦,今天各位大爷是唱哪一出戏,贬低我抬高某位人。

“你怎么可以有假期,我听说宋。。。”

傅云瑶被我的眼神及时刹住。

“不说,就不说呗”立马像一个受委屈的小脏猫。

一个,两个,三个。。我数了一下,除了彭悦没来,一点也不例外。

“你。。。你们怎么来了”看着眼前这几位,我用目瞪口呆形容自己一点也不为过。

“吴越呢”卢瑟一张嘴就找人

我奴了努嘴,“诺,在那呢”

停顿了一下,“讨论公事,楼上哈”说实话,我这小店生意,还是不希望卷入江湖的是是非非。

“什么?怎么可能”楼上卢瑟一一惊一乍的,楼下的人也听的一惊一乍的

“那你告诉。。。”声音突然没了

反正我也不怎么好奇

一旁的傅云瑶跺着脚,“老板,你这屋里暖气不咋地啊,冻死我了”

“就我们这店,能开得起暖气已经是万幸了”翌晨走了过来,还有几杯热腾腾的姜茶。

呸呸呸呸,三儿一边吐舌头,一边转圈,“烫死了,烫死了”

翌晨在一旁满脸的歉意,我挥了挥手让他去忙乎其他客人。

“别装了,烫个鬼”一眼戳穿她的把戏,小样儿

“开个玩笑嘛,嘻嘻”某人厚着脸皮说。

“你也是,这是店里,砸场子呢”不得不说,还是我们家亚杰最省心。

“有没有新款的,一会儿打包几个,不过最近手艺退却了哈”后面的话我想掐死他。上帝,请允许我收回刚才对她的溢美之词。

。。。。

卢瑟一一脸沉重的下了楼梯,后面的吴越面无表情。呃,吵架了?不可能啊。

“别瞅了,不会告诉你的”某人冷冷的丢了一句话就走了。

呃,我脸上的求知欲有这么明显吗?扭头看了一眼三儿,某人十分配合的点了点头。

“那个。。”

“别乱想,没事”吴越走过来拍了拍我的头,微笑着。我的耳朵刷的一下子红了,气得,觉对是气的。

已经开始引起屋里不必要的骚动。

“好帅哦”

“是员工吧”

“没见过”

“女生太肤浅了,不过衣品还行”

。。。。。

“一边坐去”我将罪魁祸首往柜台前一按,“今天的业绩就看你了”

挥了挥拳头,赤裸裸的威胁

三儿投来赞赏,一阵操作猛如虎。

实在是无聊,这三个女人就去逛街,只有我和吴越大眼瞪小眼。本来我也是要去的,可是突然接到老文的电话,说是一会儿白皓天带着小魔王过来,我也就只能乖乖的呆在店里。

“你和老卢没发生什么吧?”我看了他一眼,问。

“没有”干脆果断。

“那你们刚才争执。。”

“工作问题,比较兴奋”某人迅速打断我想问的

算了,都是成年人,我就不信有我在,你们还能老死不相往来。“噗嗤”笑了

吴越一脸疑惑的看着我,似乎想问什么,被我酷酷地拒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吴越的缘故,店里的客人陆陆续续的。果然都是看脸的时代。有几个还议论到了点子上,因为我发现吴越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你们知道吗,宋可冉恐怕要被公司雪藏了”一个头发短短的女孩说

“瞎说什么呢”一个卷头发的女孩附和。

“就是,前不久还说要和韩云琛二搭戏”旁边的一个男孩说。

“对了,不过我认识的一个站姐最近更新速度确实慢了”那个卷发的女孩补充道

“我怎么听说因为宋可冉瞒着公司单方面试戏,所以被他们公司上面知道后大为震怒,僵持下去可能还要支付违约金之类的”短头发的女孩说

“不对啊,听说她现在的剧组要来咱们这取景”

。。。。。。

和韩云琛搭戏?宋可冉?难道她和韩。。。我回过头看到了吴越正低头把玩着手里的杯子。

吴越说他要追宋可冉的梦想的时候,我哭了一晚上,冷战三个月。

后来,他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自己的选择。前些年,我还时不时地打击他一下,说他不要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当年,关于宋可冉的家境有不同的版本,有人说是背景夯实的官二代,有人说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但是最真实,最贴切的就是他爸是某个地方的煤老板。像我们这些小门小户的人家,着实有些渺小,所以我那个时候还打击他。其实也挺心虚的,因为那个时候我喜欢他。

公司拒绝了。宋可冉还打闹传出了绯闻,女方好像假戏真做,这对于艺人来说应该冲击力不小吧。

若有若无的又瞟了某人一眼,某人也是默不作声。

要不要安慰一下,或者。。。绞尽脑汁

“别皱眉毛了,都要成苦瓜脸了”吴越抬起头,“本来就丑”

呃,敢情他都看到了,但是后面后面那句话。。。。。我。。我忍

“面包这事情包在我身上”迅速的转过身。

“吴越呢”当三儿大包小包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被她的行动力折服了。才一会的功夫就。。。

“你是不是把百货商场都刮了一遍”我看着她

“你猜对了,后面还有”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没有例外,亚杰的手里也是满满当当的。

“你。。。你们。。。至于这么败家吗”

“不关我的事,这家伙说快过年了,她家那位上次不是开口说请我们吃饭失约了嘛,就给我们一些补偿”亚杰用嘴努了努,示意罪魁祸首。

“呃,我可能觉得三儿的大腿比悦悦的粗了,可以换个大腿傍傍了。”我一遍拿东西,一遍调侃道。

“就是,我也觉得。这丫头太猖狂了,有一种炫富的嫌疑”亚杰笑道

“给小不点的”某人一个甩手,一米高的玩偶抛物线地砸向我,我灵活的闪开,就砸向了出来的吴越。

“女侠,饶命”吴越双手抱拳

哈哈哈哈哈

那个瞬间,我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年轻的时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