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美丽的意外
  • 北岛的歌
  • 笔名c哈
  • 10078字
  • 2022-05-02 13:58:11

这个世界只要你有求于人,就不会独善其身。

老文最近也不嚷嚷着让我找对象,小混世魔王上学,所以耳根子清净了不少。是时候鼓捣新的饮品了。上次三儿说她要买走我店里的那几幅画,我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前两天就真的找了个快递来拉东西,我错愕了。

没了这些话画,店里显得有些清寂,也许我也应该买些画装饰一下,可是白昊天连续一个月神神秘秘的,压根找不到他的影子。算了吧,过些日子再说也行。

店门前的那棵梧桐树的叶子一片又一片的落下,冬天已经来了。

莫名的想起了唐寅的《桃花庵遇仙记》

那时那日此门中,桃花树下初相逢。

只见仙人种桃树,未闻仙人看花红。

朝朝期待仙人顾,日日桃花笑春风。

忽闻仙踪一朝至,桃花人面分外红。

桃花谷里桃花仙,桃花美人树下眠。

花魂酿就桃花酒,君识花香皆有缘。

美酒消愁愁不见,醉卧花下枕安然。

花中不知日月短,岂料世上已千年。

不入浊世凡尘染,情愿枝头做花仙。

春来三月香风送,便是花奴问君安。

要不要让臭小子的朋友画一幅画呢?古风的那一种,就像那一幅。

“老板,这都冬天了,怎么突然想起桃花了。你是不是又有新灵感,我们你是不是又要出新品了”月亮走了过来,一脸的兴奋。

“我觉得你老板是想谈恋了”卢瑟一是一天不来我这转悠是心里躁动不安,还没消停几日,又出来了。

“你这么一说,我也苟同”臭丫头,平时也没见反应这么快,这个时候风向的挺快。

“你怎么知道,不会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我踢了一脚坐的跟大爷似的卢瑟一,“明天三儿和她说男朋友过来,你不回她消息,她让我逮着你,你给她吱一声”

“我最近昼伏夜出,蹲剧组,衣服都四天没换了,你问问馊没馊”说完就拼命的呼扇衣服,一股怪味逼近。

我捏着鼻子,揪着她的衣领,“要不我把你扔到大街上,要不你赶紧去后面冲一下”

两种选择,我狠狠的瞪着她。要不是我这奶香味浓郁,不知道会吓跑我多少客人。

“最近咱们店里的红豆蜜枣包卖的挺好的,顾客大多数女生。”翌晨走了过来,某人迅速逃离到安全距离。冲我做了个鬼脸,钻了进去

我摇了摇头,看着帘子摆动的方向,这么多年也习惯了。

“确实,到了养生的季节了,她们。。”突然脑子里来了灵感,也许这一季的主打可以是它,“好好干,我去办点事儿。”

登噔噔蹬

后面传来翌晨的担忧,“老板不是玩真的吧,她朋友这么弱不经风。。。”

我一个趔趄差点滚了下来,后面的我是听不进去,但是这弱不经风。。。这孩子的眼神怕是不好使。

“我这一季用“姜”做主题如何?”打开电脑,没有含蓄客套,就像认识很久的老朋友似的。

“滴滴”来了消息,竟然在线。可是他好像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有些小失落,不过也很快的抛到脑后面。

“可以”他回复说。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有些小失望。

沉默了一会儿,正当我准备把“开玩笑”这三个字发过去的时候,“滴滴”

“设计师都有自己的想法”比刚才多了几个字,有些小欢喜。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会不会吃不习惯,毕竟姜味太重?”

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你觉得用酥油和姜粉混合,做一款面包如何?”

也是灵光一闪

“也许你可以试试,可能有意想不到的惊喜,或者。。。”

我挺好奇他后面的话

“或者什么”我好奇的补充道

“或者惊吓”

“噗呲”一口水喷在电脑屏幕上

“你。。。”发了一个无语的表情,“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是看我笑话”

“对了,我今天想起来唐寅的一首诗,应该算是诗吧”

“?”又恢复冷酷无情

算了,大人不记小人过,谁叫我是倒贴呢,但是“噼里啪啦”的键盘声表达着我的不满,“《桃花庵遇仙记》”

“桃花谷里桃花仙,桃花美人树下眠。花魂酿就桃花酒,君识花香皆有缘。美酒消愁愁不见,醉卧花下枕安然。花中不知日月短,岂料世上已千年。”嚯,他竟然也知道这个,有一种小小的窃喜。

“你怎么知道是这四句,太神奇了,当我读这首诗词的时候,一下子被唐伯虎的浪漫想象带入节奏。”我兴奋的打出一长串

“还有啊,你不觉得桃花美人还有酒,就是古偶电视剧的标配嘛”当有一个共同点的时候,不免有些开心

“你。。。喜欢电视剧?”

今天太意外了,这个木头人竟然没有下线

“喜欢啊”说起电视剧,想到年在我们班级那是有一定名气的,尤其是在韩剧方面那是元老级别。“我可是韩剧迷”

“哦”一直在输入,最后就“哦”,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最近的电视剧也不错,韩云琛你知道吧”鬼使神差的就发了过去

沉默不语?企鹅灰了,不会又下线了吧

有些失落,不过也安慰自己,没关系,反正只是一个没见过面的朋友,万一人家也是忙呢。

“童姐,外面有人找”是月亮的声音

“好的”准备合上电脑,“咚咚”又上线了

“你喜欢他?”

他问我喜不喜欢韩云琛?这难道是在试探我?不会是喜欢我吧?

扯着嗓子,问卢瑟一,“亲爱的,有人问你是不是喜欢另外一个人,是不是意味着他对他有意思?”

“什么?”卢瑟一顶着一头泡沫出现,还有。。。。。喷血的身材

“妹妹,衣服能不能裹的紧一些”,我指了指她若隐若现的沟

“喜欢吗?给你看”某人怎么看起来就像卖弄风骚的金莲妹妹

“滚”如果我是个男的,这香艳的场面那是赚了

“他问你什么?”美人计不奏效,某人又恢复了大爷的姿势。

“卢瑟一,你能不能坐有女孩子的坐相”我指了指她的坐姿,某人也只是象征性挪了两公分的屁股。

“他问我为什么喜欢韩云琛?”我又重复了一句

“韩云琛?你脑子没病吧,那云端上的星星,我们都追不到,就凭你”某人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得出的结论,有继续插刀,“人家就是正常问一下,看你那冒心心的桃花眼,话说你不会暗恋上你聊天的对象吧,我告诉你网上诈骗的挺多的,是小白脸还好,如果对方是个又丑又老的老头,白叔叔和文阿姨还不哭个死去活来。如果想谈恋爱,姐妹给你找,手里资源还是有的。。。”

不愧是做娱记的,一开口噼里啪啦的一串字,听的我脑仁疼

“停”我手指着浴室的方向,“滚进去洗澡去”

扭过头,傻眼了,“老卢”语调里带着哭腔

“又怎么了?姑奶奶,让洗澡不”

“擦,还不是你的问题,刚才我们说的话录进去,给他发过去了”

“给谁”某人弹出一个泡沫脑袋

“他”我恨铁不成钢,“你,。。。你刚才的话都录进去了”

“撤回来呗,企鹅不是有这个功能么”

“我当然撤回来了,可是我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这个消息”,停顿了一下,“关键我不知道录了多长,录了多少”

“我有一个办法”她一脸神秘地说

我像是看到救星似的,突然觉得此刻的卢瑟一形象如此高大上,急切的问“什么办法?”

然后,她一脸真诚的看着我,缓慢的蹦出几个字:

。。。。

哈哈哈哈哈。。。恶女狂笑

当然,我也没让她好过,浴室反省二十分钟

“所以,我被关的这段时间,你怎么处理的”某人赖在沙发上,喝着我的水。

“我就说刚才有只小狗乱说话,不要放在心上”鼓捣着手里的食材

“他怎么回的”她问

“他说哦”

“然后你就信了?”一脸的不可置疑

“对啊,不然呢”我说。

他说我撤的很快,然后我就想当然的以为他还没有来得及听。后来,当再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卢瑟一一脸不可置疑,说我出去混被卖了都还给人家数钱。

不过也纳闷,怎么突然自恋了呢?为一个离我十万八千里的人跑了神。

“啪”自恋的泡沫消失在空气里

新鲜的姜汁太难收集,一斤才榨出来一个底儿,月亮调侃说如果这这样开发下去,估计我们的小店经济会瘫痪,而且姜味太浓,也是一个问题。

失败一次,算什么,望着镜子里那个戴着醒目的“奋斗”两个字的自己,战斗力熊熊燃烧

太硬了,不行

太浓了,不行

有渣子,不行

。。。。。。

再抬起头的时候,星星都出来和月亮约会了

城市里很少可以看到星星,一直想去看一次流星雨。望着镜子里面粉做面膜和染发剂的自己,逗乐了。

至于卢瑟一什么时候走的,不太记得了,只知道她接了一个电话,就火急火燎的跑了,还顺走我的杯子。

“哎”我碰了碰旁边的翌晨,“小不点今天兴致不高啊,整个脸都拉胯了”

“她和室友闹矛盾了”月亮也凑了过来

“不对啊,丫头脾气挺好的啊,不是惹事的主”我疑惑道。

“具体也不清楚,不过意思好像是睡觉打呼之类的,然后就和她室友争论了起来”月亮说

嗐,确实有些棘手。当年我们隔壁宿舍的小姑娘也是如此。我也有点打呼,不过没那么严重,她们说我是太胖了所以呼吸沉重。哪有,只是微胖而已。

因为是没有规律性的,后来她们也就习惯了,现在想想挺感谢她们当年的包容的。

“那怎么办?”我扭过头问月亮,“要不给她放假半天放松心情如何?”

月亮两眼放光,“那老板我。。”

“打住”,我给了她一个栗包子,“你又没事,别偷懒哈”

“你好,多少钱”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走了进来

小不点一边熟练的打包,一边噼里啪啦的敲键盘,堆着假笑,“二十三,扫这里就行”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对月亮吐槽道

“我也是”月亮附和道

“小晚,你明天上午就休息,不用上班了”我满脸微笑

“梓桐姐,你笑的太假了”她说

一口水喷了出来,不是我,是旁边的月亮。

我。。。。。我。。。。。我太冤了

“但是为什么让我休假呀”她又补充道

“老板让你休息,又没说不发工资,哪有这么多“为什么”,“可是”之类的”月亮赶紧打圆场。

好吧,算你有眼色,会说话。听他们说小姑娘听到是真的放假后挺开心的。我想大概是再也遇不到我这个有良心的老板了吧

“梓桐姐,谢谢你—韩晚意敬上”一条消息

我是在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收到小丫头的消息的,看到前面挺暖的,直到看到“敬上”两个字,我的心是慌了一批,这太慎得慌了,使不得,使不得。。

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里在中韩朝三国任意穿梭,途中遇到一个朝鲜士兵,军装是土黄色,拿着一把枪指着我的脑袋问我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关键是他用英语问我,我就用蹩脚的英语回答他

一整夜,都在争辩自己是个好人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卢瑟一,她说我一定是闲的发慌

“中午几点去”在群里发了个消息

半天没动静,都八点半了,该起床了

“中午吃啥”

“男朋友确定带?”

“要不整一杯咋样,今天店里东西不多”

“肥肠记得要来一份”

“猪蹄也是,特辣的”。。

。。。。

“白梓桐,你脑子有病吧”卢瑟一第一个站起来反抗

“我昨天蹲庄源他们组合蹲到了凌晨三点,头刚挨着床”

“你能不能饶了我”

“大爷,是下午,下午约”

“你实在饿,就啃你们家的面包”

“再发一个,我灭了你”

。。。。。

噼里啪啦,压根没有给我缓冲的机会

“那个。。。”还是鼓起勇气,“我只比你多发一条”附带了一个眼泪汪汪的表情

“三儿你们把她带走吧”是卢瑟一悲怆的声音

我才放心的放下手机

冬天来了,可是这里第一场雪都没下,只是淅淅沥沥的小雨

从学生的衣着你是分辨不出季节的到来,它是属于青春的色彩。我们的青春啊,已经飞走了好多年。

算了,不这么矫情了,收拾收拾,还得继续鼓捣我的作品。早上老白打电话,说我再不回家就把床给撤了,我知道这是老文同志的指示。最近确实忙着工作,吃喝拉撒都在店里,有些疏忽了。

方师兄也打电话过来,说是师娘想我们了,让聚聚。我觉得挺好的,一口就答应了。我能想想的到方毅凡电话那头一脸不可置疑,“你。。。。你的店不会经营不善干不下去了吧”

呸呸呸,这家伙就是来找骂的,“师兄,脑子有包,去精神科”

“我就是觉得你答应的太爽快,有点儿不适应”方毅凡鬼扯道,“我这不是关心你吗”

“滚”

“师娘说到时候会有客人,你别素面朝天的就来了,咱丢不起这人”方毅凡又碎碎叨叨。至于嘛,不就第一次给师傅过寿辰,穿的太不起眼,从此就踏上的被他鄙视的道路。每每都是旧时重提。

“大师兄才不像你这样整体婆婆妈妈,絮絮叨叨,小肚鸡肠,斤斤计较。。”气上头,瞬间就文采飞扬。

咳咳咳,“小桐,你还是听方毅凡的话哈”

是大师兄的声音,方毅凡肆无忌惮嘲笑的声音我听的一清二楚,我石化了,有。。。。有这么丑吗?

作为自由工作者的好处就是时间的安排,坏处就是一不小心就会喝西北风。所以,有的时候想要不要过白领生活。可是一想到996的日子,牙根就发紧。

每当这个时候店里已经三五成群的学生了,今天有些奇怪,门可罗雀。不知道该不该庆幸昨天给大家放假。实在是太无聊,趴在桌子上数着来往的行人,一个,两个,三个。。。。

阳光暖暖的,让人产生慵懒的感觉

“你好,请问有姜味的红豆包吗?”是一个年轻的声音,但是很好听。

抬起头,阳光扎到了眼睛,不由得眯成了一条缝。背对着阳光,加绒的墨蓝色牛仔外套里搭配着卫衣,配合着黑色的笑脸针织帽子,黑色的口罩。

“是黑客吗?塞这么多,明明一件羽绒服可以解决的事情。裤子不会是黑色吧”不知道为何脑子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噗呲”忍不住笑了出来。

回过神,已经晚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眼,他也看着我,他的眼睛亮亮的。如果三儿她们看到我,一定会说我没出息。

“那个。。你。。你需要什么?”紧张的说话都磕磕巴巴的。

“姜味儿的红豆包,我看到那里写着”他指了指门口的小黑板,他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除了那一道若隐若现的红色疤痕,不当手模可惜了。

可能是注意到我的目光,他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遮住了。

“那个。。不好意思啊”确实过分了。

“没事”他的声音还是和刚才一样。

对了,他要红豆包,我下意识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忘了手里还有一个板子“乖乖,好疼”我龇牙咧嘴道。

虽然带着口罩,但是我觉得口罩下面的他笑了,虽然快的只有一秒。

“那个。。红豆包,你们。。”他看着我,再次指了指门口,最终欲言又止。

“那个,”一直沉浸在刚才出洋相的状态,忘记了正事,估计是饿晕了,我暗暗安慰自己。但是还是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新品还没有上架”

“哦”他转身准备离开

“那个。。。”有些犹豫,最后还是鼓起底气,“如果不介意,昨天的试验品能不能请您品鉴一下?”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我他会拒绝。

我盯着他的眼睛,等着他的拒绝。

“好”他说

果然是拒绝了,有些失落,不过也是人之常情嘛。

“不好意思,是我冒昧了,我可能。。那个脑子坏了,才对顾客您提出无理的要求”我点头哈腰道。

“我是说我可以”他又说

什么?他。。他竟然答应了。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怎么样?”有些忐忑

“姜味有点重“

意料之中的答案,可还是有些失落

”是不是盖住了红豆沙的味道?”我补充道。

“有点,不过面包的松软挺适口的”他说

莫名的有些小窃喜

“那是,我这店虽小,但都是货真价实的材料,我师父可是很厉害的”忍不住炫耀。

他笑了,这一次我看的真切,眼睛里发光,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儿见过,但就是。。。

“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说完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么老套的搭讪方式竟然被我用上了。卢瑟一知道后一定会哈哈大笑。嗯,虽然后来却是不出意外。

“是吗,也许是大众脸”他淡淡地说,然后话锋一转,“不过”他指了指那个可怜的躺在玻璃罩的另外一个试验品,“我可以带走一个吗?”

“你不怕有毒?”脱口而出

“你不怕我讹诈你”他说

愣了愣,相视一笑

。。。。。。。

“我觉得我真的好像在哪见过他?”吃饭的时候我还在想早上发生的一切。

三儿说,“花痴了吧,就早上一会儿竟然艳遇”

彭悦说,“万一他真的是讹诈你呢”

亚杰也插了一刀,“你完了”

“卢瑟一呢,怎么还没到?”我转移话题。

“别想拿我转移话题”说曹操就曹操,吃饭的东西往旁边一搁,就加入了八卦的阵营。于是,我又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傅云瑶她们也是添油加醋的梳理了一遍。

“我怎么觉得这语调有些熟悉呢?大众脸?是不是谁说过?”卢瑟一这新闻媒体人的敏感度绝对牛。不过也是很久以后才被证实的。

最后被三儿整的“我也说过”就过去了。

“你未婚夫呢?让姐几个等不太好吧”卢瑟一大腿翘到二腿上,一脸得瑟

“啪”的一声,先声明不是我打的,是彭悦。卢瑟一龇牙咧嘴的更甚。我和亚杰笑的直不起来腰。

“不好意思,来的路上突然下小雨,路上有些堵。按照瑶瑶的命令给你们几个买了不同口味的奶茶”

“呀,还没有和大家介绍你叫什么名字呢”三儿在桌下偷偷拽了拽那个男生,小声嘀咕。三儿这么小女生的样子我们还真不多见。我们装作没听见,亚杰没憋住把水喷在了我身上。我就这样默默地看着她把我鼓捣一下午的妆容毁于一旦。

“那个。。。我叫王晨,比瑶瑶大五岁,第一次和大家见面有点紧张”虽然说紧张,可是言谈举止中并没有看到。是见过世面的样子。我和彭悦看对了眼,她也这么认同。

彭悦站了起来,“我们和三儿都是多年的朋友哦,胡吃海吃了很多年,很高兴认识你。”

我和亚杰也屁颠屁颠的站了起来,“彭悦是我们老二,我是老大,亚杰老四,瑟一老幺,你女朋友老三”

卢瑟一补了一句,“我们是抓阄排序”

这家伙还在为当年的排名耿耿于怀。

“很高兴认识你们,我开车来的,就以水代酒,表示心意”王晨一脸微笑。

“现在都流行代驾,三儿有驾照,对吧老白”死卢瑟一,自己张嘴干嘛让我来补锅。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笑着说,“那个是的,三儿有驾照。不过不喝也没事,以水代酒也行,也行”

“那就干了”他豪爽,我们也不扭捏。

“滴滴”

“怎么样,还不错吧”三儿的消息

死丫头,面前秀恩爱就算了,还在群里。发了个鄙视的眼神。

“还不错”卢瑟一很少夸人,看来这杯酒加分。

“你们头都钻到桌子底下了”彭悦的信息

“我们要给三儿撑场子,不能丢面儿”

“开始吧”

嘿嘿

“你们。。。要干啥?”三儿发了个惊恐的表情。

“一会儿就知道了”亚杰回复道。

于是

“血型”

“哪里人”

“和三儿怎么认识的”

“哪所大学”

“谈过几次”

“说出喜欢三儿的三个优点”

“什么?我不同意”某个人不满的插嘴道,“为什么说三个优点,我这么多优点”

“姑奶奶,你能不能矜持些”我笑道。

“就不”

哈哈哈哈哈

“飘雪了”不知道谁说了一句,餐厅的氛围达到了高潮。

“我们一会吃完打雪仗去呗”初雪,不知怎么的,总是能让人怦然心动。

“下不下来,雨夹雪”彭悦泼了一盆冷水。

“要不一会儿去KTV吧”某人旁若无人地撒狗粮,“我记得阿晨你唱歌还不错,对吧”

“我看不下去了”

“我也是”赶紧附和卢瑟一。

“你们真的很有趣,阿瑶告诉我你们的英勇事迹的时候,我还不相信,现在我信了八九分”王晨笑着说。

“为什么八九分?”我随口问了一句,但是感觉某人又往后缩了一下,是我的错觉吗。

彭悦拿起桌子上的果酒,微微地晃了晃,她的手很漂亮,像手模,“估计剩余的几分说的是你”

彭悦瞅向我,我瞅向了三儿。这家伙装傻呢。

“嘿嘿,我什么也没说”某人矢口否认。

“那个。。。不可以说么?对不起啊,是我唐突了,不是阿瑶的问题”护花使者及时站了出来,不然某人会很惨。

“不是什么大事,就是。。”

“死彭悦,敢说就毙了你”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要不你自己说”某人接受我的一记白眼后,竟然酷酷地扔给了我。

“就是,你说”卢瑟一一手勺子,一手筷子,正卖力的往自己碗里加。

我求助地看向亚杰,作为人民的教师,她是最理解人民的。

”别看我,自求多福。”亚杰给了我一个自求多福的手势。

“见笑了”我呵呵掩饰尴尬,“就是教科书式的教训,当年太年少,认识一个网友,他说没钱,我就借钱给他了。”

“当年我们说他是骗子,这家伙不信,说是认识这么久不可能骗他骗她”

“也许有什么隐情”

“你看人家王晨,多会说话,就你们跟批斗地主似的”我兴奋道,“哥们,知己,喝酒”

呃。。。。。一时激动矜持没了。

“装不下去了吧”卢瑟一拽拽地说。

“滚”

呃。。。。。。

“你们挺有趣的”

“是吧,我们家是不是很可爱,你看彭。。”三也得意忘形道

“闭嘴吧”四个人异口同声道。

“我受伤了”怎么没发现某人挺狐狸的

“回去给你补补”某位男士是真的不掩饰啊

我和卢瑟一他们频频摇头,“加分还是减分”

“加分”

OK,既然加分那就干一杯。除了王晨,我们几个意领神会。

虽然是鸡尾酒,不过还是不能开车,毕竟醉驾是要吃国家饭的。拦了一辆出租车,我们四个一辆扬长而去。半路上,先送亚杰回教师公寓,彭悦也下了。卢瑟一说和我顺路就死皮赖脸不下车。

月亮打电话说店里的水管坏了,我就赶紧回去。

“你可以让他们自己处理”卢瑟一不紧不慢的跟着。

“她好像临时有课,我们店里有个小姑娘心情不好,我就临时放假了”我说

“你这老板当的挺有人情味的”卢瑟一说。如果不说后面那句话,我觉得她是在夸我,“估计喝西北风去了”

“滚”

谁说的雪下不下来。今年的初雪下的挺大的,青松上都落满了白。

“走慢点儿,小心车”还算有良心。

要不是出租车大叔的车半路抛锚,我们也不至于步行这么久,看到雪落下的城市。

我慢慢的听雪落下的声音,

闭上眼睛幻想他不会停

你没办法靠近绝不是太薄情

只是贪恋窗外好风景

我慢慢的品雪落下的声音

仿佛是你贴着我叫卿卿

。。。。。

不知道是哪家店里这么应景,竟然放了夏天最火热的剧。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感觉一下雪太冷了。”卢瑟一在后面嘟囔了一路,“让你打出租车,死活不肯。这么多年,还是那么喜欢雪,有什么好的,冻死了”

“你个南方人,不懂北方人对雪的深情”我抓起马路边上集成的雪,朝她扔了过去。被她灵活地躲开。

“别闹,太危险了,有本事回去打”某人一边老夫子似的教训,一边不服气道。

就不,哈哈哈,我又弯下腰抓雪,抬起头的时候她已经像兔子一样找不到了

“卢瑟一,人呢?”我发了一个消息

“嘟嘟”

“刚才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我先撤了”

已经习以为常,有的时候挺羡慕他们这些媒体工作者,有的时候又觉得干她们这一行太不容易了。

回到店里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店里的灯应该是这条街最靓的了。翌晨困的在柜台困的直打哈欠。

“修好了?”我问。

“师傅说天太晚了,明天再来修,让我把水管的总闸给关了”翌晨说

“没办法,那就明天歇一天,反正你也相当于值晚班了”我拍了拍这个和我弟年纪相仿的少年。

“那我就不客气了”这孩子开心的像是中了乐透似的。

“赶紧关门,回家睡觉”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特别豪气。

“姐,你没看到那个。。。”他像是下定什么决心,最终鼓起勇气,“我们有客人”

客人?光惦记着他打哈欠,还没环顾四周。再说这么冷这会有客人也挺奇怪的。扭头,哎呀妈呀,这一身黑包裹的严严实实,这场景不说是来打劫的估计都没人信。

“那个。。你刚才不害怕??”我扭过头,悄悄地问他

“还行”,一脸傻笑,“来这既客,就是有点奇怪,过来就点名要姜味儿的红豆包。我们好像没有出新品吧?还是我记错了?”这孩子已经陷入自我怀疑的状态。

咳咳咳,我被呛着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中午的时候遇到一个怪咖,晚上又遇到一个。可是那个是试验品,该怎解释呢。

“那个。。。我们这一款还没有出来。您刚才也听到了店里明天维修水管,所以也无法营业。这样吧,如果你周一来,我可以给你预留一些,如何?”黑口罩,黑帽子,黑色羽绒服,这是真的黑呀,不由自主的笑了。

“可惜了”他的语气淡淡的。最近都流行酷盖的角色吗。

“我们几个月前见过”他准备离开,又转过身冷不丁的说。

呃。。。我是不是接点什么才不会太尴尬。不过开玩笑的吧,见过的话怎么不记得。眼睛挺好看的,就是脑子有些。。。

“面包,剧组”他抿了抿手里的茶,淡淡地说。

剧组?几个月前?面包?这是什么鬼线索。耍我玩的吧,火气腾腾的窜。正准备质问他,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场景

“他的房间穿过这条走廊,右拐尽头再左拐有一个临时休息室,韩云琛一般中午会在那休息一小会儿”

“喂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你也喜欢他?”我打趣道。说完后又觉得有些不妥当,赶紧解释,一着急把手里的面包丢了出去。

“所以你是。。。”我惊讶的可以塞下一个鸭蛋

“嘘,秘密,”他冲我眨了眨眼,又很快的恢复冷静。这孩子估计不知道自己的动作可以迷倒万千少女吧。

“那你是。。。”

“有人说你这里姜味儿的红豆包不错,我不太信,就过来了”他将口罩往上一拉,又抿了一小口。

这搞笑的姿势能被我这等凡夫俗子看到,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不过他怎么知道,那早上的那个人不会是。。我这一次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仿佛猜透我的想法,面前的这个家伙微微的点头承认。

咳咳咳,情绪不激动是假的,这一天遇见两个被万千少女追捧的star,是上面那老头可怜我这一年的霉运,所以来安慰我的吗?

“老板,你的手在抖”翌晨从后厨走了过来,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地说,“要不咱就报警吧”

报警?我有些疑惑,才意识到这家伙以为我手抖是因为怕他。这不会已经脑补了一部警匪片吧。我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

翌晨对我的行为有些迷惑,纠结报警还是不报。

如果不是刚才他让我保密,估计我都要张灯结彩了。

怕孩子忧思过度,拍了拍孩子的肩膀,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那个你先回去吧,没事。咱这都和110联网着呢”

再三保证人身安全下,翌晨才离开。

“需要喝点什么”虽然知道很火,但是咱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毕竟时不时有剧组来我们学校附近采风。我记得大学的时候为了见莫若寒,我还翘课去横店跑龙套。更重要的是我喜欢另一个。

可惜了,如果知道是他,怎么都不会收费的,毕竟亲笔签名才是追星女孩最想要的。

“这个就可以”他举了举手里的杯子。应该是自己带的。听卢瑟一说艺人一般不会喝陌生人给的东西。所以也就没强求。

“那个姜味的红豆包没了,不过有一款比较经典的地瓜吐司,要不要尝一下。甜度适中,挺适合你们艺人的”我尽量让自己平静。淡定,淡定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你好像有很多疑问”

呃,被看出来了

“我挺好奇你们艺人的,但是又觉得不应该问什么多”,我说,“不过屏幕上你看起来都冷冷的,感觉。。”

“感觉不太一样”他回答道

嗯,确实,毕竟生活的圈子不同。

“嘟嘟”不是我的手机铃声

“抱歉,有机会再尝”话音刚落,一个穿着同样一身黑的人走了进来,俩人很快的消失在夜幕里。

就几分钟的对话,恍若隔世。签名,我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疼。。。。

上天垂怜又如何,我总不能拿着摄像头对来往的人说当今的两大顶流来过我们店。估计会当做疯子被骂死,而且招牌也会被砸了。

很快的否定,就当作初雪里的一场白日梦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