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七十大寿
  • 北岛的歌
  • 笔名c哈
  • 9827字
  • 2022-05-02 18:40:57

“哎,你说韩云琛喜欢的女生类型是什么样的。”

“神经病”一大早上就被这魔刹鬼一半的敲门声折磨醒,鞋东倒西歪的一扔,嘴里嚷嚷有词,什么赔了夫人又折兵。

“大爷,大早上的,周末,咱能不呢不带这么玩的啊,我好困。”送她一记白眼

“你还好意思说困。早上我的手机都被老胡给打爆了。”

“你家老胡?就那个脱发的主编?他找你管我屁事啊,大早上的来折磨我。”实在是困啊,昨天被胃痛折腾了一夜,虚弱啊。算了,估计她也不懂。

“别在床上躺死了,大周末的我买了粥,你喝点儿”奶奶个腿,你也知道大周末的,就不能在家做个安静的躺尸一族吗。

“你怎么知道我想喝粥”刚才一直没注意这家伙手里随手往桌子上放的东西。

“喏”她朝着对门方向抬了抬下巴,“吴越说的。他说昨天叔叔阿姨来了,还说你昨天夜里胃有点疼,让我来的时候帮你带点白米粥。臭小子,还挺关心你的”卢瑟一神秘一笑,我瑟瑟发抖。

“切,他要是关心我,怎么不自己来送”我和吴越啊,这辈子估计只有兄弟的命了。神色黯然。

“瞧你那黯然神伤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面前坐了一个怨妇呢”

“吴越怎么不自己送。”喃喃道

“他今天早上给宋可冉拍摄啊,他给我说他给你发信息了呀,奇怪。”

信息?莫不是。。。急忙回卧室,打开手机,噌噌噌,一连串的消息

“我把叔叔阿姨送走了”

“你睡了吗?”

“刚才敲门,你没动静”

“胃还疼吗?”

“要不要去医院?”

“睡了?”

“那。。晚安”

早上的,“我今天有工作,我让卢瑟一帮你带早餐,记得按时吃。”

“啧啧啧,你确定吴越不喜欢你?”这女人不知道看了多久,我的耳根子瞬间红了。

“哪有,他喜欢宋可冉。”心中还是有窃窃欢喜。

“那你耳朵红什么,不会是春心荡漾吧?”手机被卢瑟一抢跑

“滚”追着她满客厅的跑。

气喘吁吁

“说实话,我觉得吴越也没这么无情吧。也许,他对宋可冉没有那么的痴情,可能是蒙蔽了双眼,当年。。。。。。”

“好了,好了,别说了”打断了她的话。三年前,那场大雨,狼狈的年轻人。又能怪的了谁呢。

“对了,你大早上除了送粥,为啥这么急躁躁的”一想到刚才她火急火燎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

“一提这事我就火大,昨天,就昨天。。”

“昨天怎么了”昨天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昨天你不是说疑似看到韩云琛了吗?”

“对啊”喝了一口买粥,“然后呢?我不是说不确定吗?那时我肚子疼的厉害,哪有精力思考”

“就是韩云琛,你说咋让你这猪头碰上,上一次也是。世界这么大,怎么偏偏你们总是碰上”某人絮絮叨叨个没完没了。

“额。。。“此时辩解不算是明智之举,还是等某人情绪稳定再说,“那个你喝点水,润润喉咙,嗓子都激动的哑了。”递过去一杯水。不过那真的是韩云琛,包得这么严实,如果不是。。。。。算了,庸人自扰,不过。。。。那个”别针“。突然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还有老文的声音“梓桐,衣服我放到洗衣机里了,你记得拿出来亮一亮。”

“你怎么了,脸上表情怎么这么难看。”

“一一,你说”顿了一下,“那个。。。明星的东西是不是都。。。那个挺贵的哈。”

卢瑟一翘着二郎腿,看了我一眼,“那当然。就像走红毯的时候,明星他们带的珠宝啊饰品啊一般都是高定的,有些都是要还回去的。有一些咖位不够,压根都找不到品牌赞助商,有的还会带一些高仿”我的腿不知道那么软。“最便宜也要好几万吧”,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怎么啦”

“那韩云琛会不会带高仿?”试探的问了一句。

“韩云琛,怎么可能”一个鲤鱼打挺,某人坐了起来。“韩云琛怎么可能带高仿。想让他带着自家品牌出席各大场合的品牌方那是比比皆是,排一条街都不夸张。就像香奈儿,迪奥,GUCCI这些大品牌巴不得天天挂在他身上。”

“这么厉害,确实。。”哈哈,腿更软了。

“除非他脑子进水。但是你问这个干什么,不会是被他迷上了吧。”卢瑟一看了看我。

“我。。”百口莫辩

“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花痴,才助长那些明星的气焰。那些温柔啊笑容啊都只是镜头,专门骗你们这些小姑娘的”

“想啥呢,我就随便我问问”胃又疼了,“应该。。。不是他的吧。如果是,怎么可能餐厅不打电话呢。”嗯,也许刚才多虑了。不过那个别针呢?糟糕,不会是被老文一起洗了吧。完犊子,着。。。。。。

咦,怎么没有呢?兜里是空的?还是说昨天放在前台了?没啊,我记得我们结完账就打车,然后。。。。

“找什么呢,神经兮兮的。要不要我不帮。。。。”

“不用”果断地拒绝。

巴拉拉了半天,对对,还是打电话问问老文。

“妈,你昨天洗衣服,兜里的东西呢”

“什么东西?”电话那头。

“就是红色的,上面有一个竹子还有一个环。。。。,像别针又像。。。反正就是一个装饰品”

“你说那个啊,我给你放床头了,什么贵重的东西,火急火。。。”

“谢谢妈,我挂了”没等老文说完挂断电话,跑进卧室。打开盒子,长长的嘘了一口气,那个东西正安安静静的躺着。

“这是什么东西”难逃魔抓,“不过,怎么看着有些眼熟,好像。。。。怎么想不起来了。。。。在哪里见到的。。。”

一把抓了过来,有些心虚,“地摊货,以前买的。”鬼知道为啥说谎。

“是吗?”卢瑟一说。

嗯嗯,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可能吧,不过我忘了。你赶紧喝粥吧,一会儿不是要去店里吗?”

“刚才的铃声怎么这么耳熟,是不是桃花坞的片尾曲”

“对啊,我最近在追”

“还说没有陷进去”

就是这个道理。尤其是当你看到一个红了眼的女人出现在你的门口,还没有化妆洗脸.

一整天心神不宁。打开电脑,他竟然在线。

“我发财了。”

“?”

“但是。。。。。”

手机铃声响起,“稍等一下”

“嗯”

“你好,请问你是白小姐吗”

是不熟悉的声音。下意识地,“你是?”

“白小姐您好,我是某某的服务员。我们这里有一张客人为您预约的尊享服务?”

“那个……不好意思,您刚才说是哪个酒店?”脑子里嗡嗡的,幻觉,一定是幻觉。

“白小姐您好,我们这里是际州酒店,为您预约的客人留下的信息是‘您今天过来的物品已经找到失主了‘。鉴于顾客身份的特殊性以及我们酒店里的规定,所以不便透露更具体的信息。不过失主为了表达对您的感谢,特意在我们酒店为您预约了一次贵宾服务,您可以在您方便的时候和朋友光临我们酒店。”

际州酒店?“都有哪些服务”脱口而出。

“白小姐,您放心,那位失主是我们酒店的尊贵会员,所以您会享受到最尊贵的会员待遇。”

“那个。。。。。可以拒绝么?”天上掉馅饼也太突然了吧,不会是商业圈套?不会是钓鱼的的吧?

“白小姐,您选择拒绝,是吗”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淡定,仿佛已经知晓我会拒绝,一点也不感到惊讶。

“那个。。。。。您好像不惊讶我的决定。”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

“是的,白小姐。对方说如果您决定拒绝的话,这是您的自由和权利。不过我们酒店依旧会为您保留半年时间,您可以随时光临。”

这么体贴,还这么大手笔,态度又这么诚恳,感情那个东西确实挺贵重的。还好老文同志没有扔进垃圾桶。一想起丢进洗衣机的悲惨命运,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虽然老白常说天上不会掉馅饼,不过这一次也算是人品爆棚。

“刚才有事?”滴滴

“发财是……滴滴

“发财就是银子喽”忍不住又补了一句,“不过你今天怎么这么好奇的”忍不住窃喜

“在干什么?你是不是在傻笑”

吓得整个人从椅子上滚了下来,他……他怎么知道。环绕了四周,除了一群年轻的学生。

咳咳,刚才的一惊一乍惊扰到了顾客。不好意思的回了挥手,抱着电脑灰溜溜的爬回休息室。别说,虽然改造浪费了银子,不过这些眼前这个舒适的小窝,着实觉得值。

“我这边有工作,先下了”滴滴

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说了出来“我们……有一天会不会遇见”

没有滴滴,也没有闪灯,也许是工作了没看到,也许对于他来说不过是……萍水相逢的缘分,也许是想的太多,自己才会有这种错觉吧,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有一些失落。哈哈,估计是最近闲的太狠,店里重新开业那会儿生意火热,吸引了顾客。好景不长,店里除了一些老顾客,还有一些来学校打卡的年轻人,勉强裹住房租。唉,这样下去估计喝西北风去了。

关上电脑,如果……我是说如果晚一秒关上,或许我们……

师父七十岁大寿

方师兄说我提前一周来师父这里,哪里是来拜寿的,就是来蹭吃蹭喝的。虽然不可置否,可还是被我追着满屋子跑。

“师父,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种面包什么样的面包好吃的可以让人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味道”谄媚的给师傅倒酒,正好看到方毅凡那厮偷偷的对着我做鬼脸,气的我牙根痒痒的。

“最好吃的面包啊,为师倒是吃过,不过……”师父停顿了一下,“小桐啊,师父记得你好像也吃过啊”

我吃过?师父一脸慈祥的对着我笑,可是我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住头脑,无奈转过头求助大师兄“师兄,我是不是老年痴呆了”

牧师兄看着我可怜巴巴的小眼神,依旧不为所动,忍不住腹诽,“大冰块,祝你今年赶紧找个媳妇”

哄堂大笑,牧师兄的脸色依旧,臭臭的,冷冷的。

“师父,师父,我真的记不住了。要不你给我一个线索呗,就一个”可怜巴巴的瞅着师父他老人家,师父他老人家笑得合不拢嘴,就是卖关子,“以后你就明白了”

“师父说你太笨了”

“闭嘴吧方毅凡”狠狠的踢了他一下。

又是哄堂大笑

“师娘”

“嗯?”

师父当初为什么收牧师兄和方师兄为徒啊”

“你啊,脑袋里天天都是问号”方毅凡说。

“吃死你算了,刚才吃这么多,现在还在吃”

“小胖子,师兄再怎么吃也比你瘦”。方毅凡,一米七八,虽然他自我介绍时总说自己一米八二,当然抛去他垫在鞋里的增高垫的高度。

“师娘,师父有没有后悔收方毅凡,你看他泼皮无赖的样子哪有师父半分优点。师父当初一定被他给骗了。”我说

“你俩就喜欢天天斗嘴,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如果你们能……”师娘在一旁笑道。

等等等等,师娘果然又准备老话重提,“师娘,那个我去洗个澡哈,水……水烧开了”从沙发上弹跳起来,顺手把方毅凡拖离现场。

身后一声叹息,“你俩啊……”

“你洗澡拽我干什么”

“怕你一会儿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相处这么久,方毅凡的性子我还是能猜出一二。

“你有病吧”

“被你气的”

……

“店里生意如何?”

“老板,你才走了三天,信息十回,电话三回。你不疯,我和乐嘉都要被你折磨疯了”电话那头声音听起来是被打扰到了。

有吗?以前和卢瑟一她们出去倒是没有觉得时间过得很慢。

“老板,我先睡了,明天还要早起,挂了”

“我……‘”嘟嘟,电话被无情地挂断。师父他们老人家作息比较规律,老早就休息了。方毅凡在房间打王者荣耀,压根无视我的存在,我吃了几把鸡就放弃了。实在是太无聊了,虽然大师中牧念尘的房间是亮着的,但是我不想被冻死。早知道把电脑带过来了,本来想等登一下账号,可是把平板密码给忘记了,鼓捣了一晚上,最后给锁死了。这该死的安全防御系统,搜索了百度上,五花八门的答案,说的也太复杂了,最终还是放弃。

师父的院子挺大的,一年四季中了不同的果树,师娘没事也喜欢养养花。葡萄架旁有一个吊床,来师父家最喜欢这张吊床。方毅凡每次调侃我说我回来看师父其实是借口,就是想师父家的那张吊床了。

咦,有人,谁大晚上的不睡觉,当然除了我。悄悄地走近一看,牧师兄?他不是应该在房间。好像再打电话,为数不多的一次在短短时间看到大师兄脸上多种情绪的转换。这退也不是,进也不是,担心也不是有意的,机会千载难逢,还是偷偷的藏起来,还好有一棵树可以挡住。

“妈,我这周末回去”还是冷冷的语气

“王女士,我保证这一次我一定不放鸽子,你赶紧休息吧”冷冷的语气里一丝不耐烦

“妈,我答应你,你不要哭好不好”语气有些缓和,更多的是妥协。电话里究竟说了什么竟然会让眼前的大冰块,不会又是阿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老戏码吧。想起上一次我在阿姨的逼迫下整蛊大师兄,虽然阿姨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我的钱包那段时间空的比我的脸还干净。古人云,非礼勿听勿看,趁发现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转身离去。但是,天算不如人算,还是人精。

“妈,小桐就在我旁边。我当着她的面答应你,明天我让她帮忙给我们老牧家最温柔贤惠的李女士挑一件漂亮的纱巾,你可满意”

我去,牧师兄什么时候发现我的。害得我被蚊子咬都不敢出声。臭冰块,刚才吃饭的时候都不帮我,我凭什么帮你,正想拒绝,看到某人的口型,“还债”。我欲哭无泪。怎么师兄个个都欺负我

“记得明天给你李阿姨挑一件丝巾哈”

“那师兄你呢”

“我过两天还要去上海出差,参加一个展览”

“师兄,那你去上海的时候能不能满足我一个愿望,不然明天……”

“说吧”牧师兄脸上就像一个调色盘,让人忍俊不禁。

好不容易逮到大冰块服软,怎么能轻易放弃,我要狠狠的薅这个黄金单身汉的羊毛“莫若寒的签售会,你代我拍个队呗”

反正最近去不了上海,正伤感着,正好他去上海可以代劳一下。想起上一次大冬天排了三个多小时的队,不寒而粟。嘻嘻,有替罪羊,又何必不多爱一点自己。

“男的女的”

什么?他竟然不知道莫若寒?“莫若寒,师兄,你竟然不知道莫若寒?你是不是老古董啊,阿姨都知道”一连串的。

莫若寒,十六岁同时被北电,中戏,上戏,军艺同时录取,最后在父母的支持下选择北电,当时年纪是班里最小的,后来十八岁成名。娱乐圈江山代有人才,莫若寒能占有一席之地其实并不是因为她的演技多么优秀,相反这是她的槽点和争议,但是她身上有我喜欢的真。娱乐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不好评说,毕竟不是剧中人,不论是与非。她的十八岁与我相仿,所以总有一种同龄人惺惺相惜的感觉。27岁生日那天她受邀参加一个直播带货,在那一次直播中第一次看到莫若寒在镜头面前情绪失控,旁边的主播一脸尴尬,虽然后续他们都把各自的情绪安抚,但是还是引起轩然大波。营销号铺天盖地,说她没有职业操守,拿了人家的钱不做事,刷明星架子,不明真相的网友谩骂声也是铺天盖地,她也不解释。粉丝心疼她,可是更想骂她,因为小姐姐都还好,她们相信她做出那样的举动是有原因的,可是她只愿意默默的把委屈肚子里咽,也清楚自己这样做会被营销号断章取义,可是她是莫若寒啊,就是这样一个很酷酷的又有些执拗的可爱女孩。

“不知道”牧念尘的波澜不惊,一点儿也不让我意外

“干什么呢?俩人鬼鬼祟祟的”

“滚,是你鬼鬼祟祟吧”

身后突然惊现方毅凡的声音,下意识的回过头又被他的那张自以为很帅的脸吓得后退了两步,然后完美的狗啃泥,罪魁祸首在旁边笑的枝花乱颤。

“幼稚”

“大师兄”我和方毅凡异口同声,相视一笑。于是,最后的结局就是三个人顶着一头鸡窝躺在草地上看星星。以为师父他老人家早休息了,所以当他出来看到我们的样子笑的格外欢唱的时候,我们脸上数条黑线,更不用提大师兄了。

“好”师父他老人家又不合时宜的感叹一句,我是哭笑不得。要不是师娘有意无意地碰了碰他,估计这老头子更乐呵。

师娘说,“夜深露重,你们别感冒了”

“嗯,师娘,你和师傅也早点休息”狠狠地跺了方毅凡一脚,屁颠屁颠的挽着师娘的胳膊,趁着师娘不注意回头冲着方毅凡做了一个鬼脸,无声道“小样,和我斗没门。”

“老姐,电脑借我用几天,我的拿去修了,老妈批准了哈”睡前白皓天一条信息把我的睡意炸的全无。

“不借”

“那我找妈投资去”

“你敢”

“借不借”

“300租借”

“好”

白皓天怎么可能突然这么大方,但是又说不出哪里古怪,可是那也是以后发生的事。

师父的寿宴比较低调,不过有一束花让人比较在意。

“大师兄,为什么这送花还匿名啊。”

“估计是圈里的人送的,不方便透露”方毅凡说。

“哪个圈”这么神秘,“话说你怎么知道”

“师父当年可是很厉害的,还有剧组邀请师傅去指导呢。就是前些年拍摄偶像剧特有名的陈导还找师父去剧组做指导呢”

“叫什么”

“应该是猫城吧”

猫城南巷有故人,那不是韩云琛的剧组吗?自从被韩云琛的演技深深吸引,就稍稍的了解一些。卢瑟一说我这哪是稍稍的了解,就差一点就是脑残粉了。

“应该是。。。”我刚开口就被师兄打断。

“别打小算盘,师父是不会告诉你的”牧念尘一句话,一头凉水。

又补了一句,“我也不会”

咳咳咳,“师兄,我也不是这样假公济私的人”即使心虚的,还是死鸭子嘴硬,“师兄,我去帮忙了”迅速的逃离冰块现场。

“小桐啊,你是不是有心事”临别的时候师傅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不是啦师父,徒弟觉得再这样下去都快要砸了你老人家的招牌了。”其实,前天店里打电话说店里消防不到位,要整顿。完了,到时候又得找老白救济救济了。

大师兄寄给我莫若寒的签名照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入秋了。原因很简单,这个家伙去国外培训一个月,然后就忘了。后来听方师兄说这签名照还是他从一个熟人手里周转过来的,我还一度怀疑是不是冒名顶替的。当看到龙飞凤舞的莫若寒这三个字的时候,我才把心稍微放下。确实是她的气势。

“师傅,我的面包这一批生病了,客户反映口感不好,师父帮帮我”撒娇是我的必杀技,师父他老人家当年也是被我磨的没有办法才破格收我为徒弟。

“情况多久了”

“第一次,我们也是和那边第一次合作,可是这砸招牌啊”其实,我还心疼原材料,白花花的银子。按照师父的脾气,他是不会建议我以次充好的。

“是不是发酵的时间过长,导致面粉的味道改变”只要关于面包的,无论多晚,师父他老人家都是精神抖擞,而且是非常严肃。他老人家常教导我们一句话:做面包就和做人一样,要真。

其实,刚入行的时候我并不清楚这个“真”是有什么特殊,直到有一次事故发生。其实也是一种意外,我们的糕点一般存放时间3到四天,奶油制品的话一般保存时间更短,2到3天的时间。那个时候师傅的糕点房和一个学校有对接活动,委托我们做一些孩子们喜欢的点心。装的时候,阿娥姐觉得还有一天保质期的面包丢了太可惜了,就擅自主张把剩下的面包连同新做的糕点一同送到了学校。当天学校里就有小朋友出现类似疹子的问题。她们打电话质问,师父和我还有师兄急忙赶到医院。医生说患疹子的小朋友应该是误食了过敏的东西,还需要进一步观察。

那时,我第一次看到白发的师父一个劲儿地给校方道歉,心里面如刀割。师兄他们虽然不吭声,但是我知道其实他俩和我一样都不好受。

后来阿娥姐主动承认错误,说是看到面包扔了太可惜才想着送给孩子们。我们知道阿娥姐是无心的,师父本来想赶她走的,但是看到这么多年兢兢业业,还是心软了。不过那个时候阿娥姐被师父分配到店里货物对接的岗位。师父说,“做错的人才会更深刻记住懊悔的感觉。我们知道师父的脾气,也就没说什么。

事情解决后,我偷偷的问大师兄,“师兄,阿娥姐会不会怨恨师傅的无情”

师兄愣住了,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按照师父年轻时候的脾气,犯这么简单的错误早就被师傅赶出去了。阿娥姐像你这样的年纪就来店里跟着师父学习,虽然师傅名义上不是她师父,但是师父对她的付出她自己也清楚,所以即使她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可还是呆在店里。这一次师父没有辞退她,除了无心还能挽救,其实师父也怀旧。”

“笨蛋,师父平时怎么教我们的?他告诉我们做人要真。这个“真”不仅是材料货真价实,还要较真儿。”那时的方毅凡褪去平日的吊儿郎当。

“时间我都是固定好的,面粉也是老合作伙伴了,应该不会造假。温度也是和平时的发酵一致。只不过最近我。。。。。,师父,我先挂了”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匆忙的挂了电话。

“翌晨,我们的鸡蛋还是原来的供货商吗”

“是的,怎么了”电话里的翌晨连连打哈欠。

“奶油呢”我问。

“奶油还是原来的。。。糟了”

“怎么了”我有预感,但是还不确定,所以想找翌晨确定一下。

“我想起来了,前两天接货的时候是乐嘉,她是不是把植物鲜奶油和动物鲜奶油混在一起了,我记得当时咱们库存不多”翌晨说

“我知道了”挂了电话,打开电脑,监控里果然是这个环节出现了问题,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和师傅挂了电话,看到有消息。

“前两天心情不好,没怎么研究新品”打出了几个字

“为什么”嘟嘟嘟,竟然很快的回复。

“我都要气疯了。新店员把植物奶和动物奶搞混了,打出的奶油口感出现问题”我按耐着脾气,噼里啪啦的键盘上才能舒缓我内心的急躁。

“也许你可以问问理由”嘟嘟嘟,又发来几个字。

“可是解决不了问题啊,我白花花的银子都要付之东流”不心疼是假的,谁不爱财,疯子也知道票子的重要性。

“也许,你可以尝试换一个角度,有人喜欢植物奶油呢”

“我感觉你在揶揄我”

“没有。过几天我给你拍一张甜品,也许你就心情好了”他说

“为什么不是今天?”我想知道他葫芦里卖了什么药。

“今天在工作”他还是很干脆

“好吧,不打扰了”我识趣的发了一个笑脸附带过去

“早点休息”

我想发一个“晚安”,又觉得不太合适,纠结了一会儿,还是选择放弃。盖上电脑感觉空唠唠的,想了好几个词,最终敲定了:寂寞了。

和吴越发了消息,就睡了。早上是被翌晨的电话震醒的,“老板,你再不来,我们就要关门了”

“什么情况”我吓得一个咕扭掉下了床。在惊恐中听他絮絮叨叨完,八十米长的大刀都收不住。

来到店里,三四个穿着制服的小哥哥,其中有一个还拿着一个小本本。我的腿有些发软,说话也坑坑巴巴,“同。。。同学”,“呃,不对,是同志”我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那。。那个我们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好不容易捋顺了思维。

“别紧张,我们也就是例行检查。需要带点你们的样品回去检测”其中一个比较年长一些的对着我说,“你是老板?”

又补充了一句,“挺年轻的哈”

我也不敢接话,就乖乖的站在一边。一阵叮铃咣铛之后,看热闹的人群也散去。那个时候我能感受到后背大大的凉意。翌晨她们嘲笑我太怂,我说他们不懂得老板的痛。

午饭过后,乐嘉找我,小姑娘满脸通红,小手不停的搓着。我知道她想说什么,虽然我也很生气,可还是故作潇洒,“没事了,还好成本回来了,不过下次有不懂的一定要问问月亮她们”

卢瑟一说我是好面子,找罪受。她骂我说如果不是吴越帮忙,我估计就不会这么悠闲的喝下午茶。我噗嗤了一声,水喷了出来,是的,我刚才在朋友圈发了一个惬意享受的文案。

“请你吃饭”我给吴越发了一个消息。

过了好久才发过来,我已经习以为常,“最近不行,宋可冉行程比较紧”

好吧,我为没有自由的他默哀一秒钟。老白打电话让我有空回来一趟,我以为是很重要的事情。一周后,我回了家。

一进门,我就感觉到气氛有些凝重,就连平时都不在家的白昊天此刻正乖乖地坐在沙发前。我朝他挤眉弄眼,“谁惹的?”

他回复了我一样的表情,我想掐死他。老白使了使眼色,碍于老文同志波澜起伏的情绪,暂时休战。

“母亲大人,我回来了”我试图用自己热情的怀抱融化她阴霾的心情,可是某人直接拒绝了。白昊天躲在一旁幸灾乐祸的。

“你也别得瑟,坐好”果然不出所料,风向瞬间转移。站在老文后面的我朝着他做了一个鬼脸,:小样,跟我斗,嫩着呢”

“别在我后面做鬼脸,我还不知道你俩什么德性”老文突然转过头,点了一下我的额头,“你们坐好,我有话说”

我和白昊天乖乖地缩在一起,老白挺聪明的,呆在厨房不出来,美名是为了给我们做饭。高,实在是高。我和臭小子对视了一眼:不愧是呆在老文身边这么久的红人,老狐狸一只。

“母亲大人请明示”我和白昊天异口同声。

“你们谈朋友了没”老文倒是挺直接的,单刀直入。

“没有”

“有”

“你有?”我俩望着对方,又再次一致。

“严肃的点,别没个正经。”不知何时,老文手里拿了一只筷子,有的没的的敲着桌子。我俩有点瑟瑟发抖。

“谁有朋友了?”

“我姐有”被白昊天摆了一道,不过我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莫不是个傻子

“妈,真的,我以我自己的人格发誓,我姐真的有”某人信誓旦旦的,好像亲眼见过似的。

“妈,别听他瞎说,忽悠你的。我整天忙的跟狗似的,哪有时间谈恋爱”再不解释,估计老文都要信以为真了。

“好好说话,一个女孩子天天嘴里挂着狗狗的,多难听”

“就是”老白从厨房探出头,接了一句

“爸,你别掺合了”我无奈地冲着老白比了一个手势,老白很上道。

“说吧,什么时候的事”老文契而不舍。

“哪有,母亲大人,不要停小人的谗言”我狠狠地瞪了罪魁祸首一眼,我也纳闷臭小子怎么一口咬定我有男朋友。

“上次我姐的电脑,我就看到了”我就说这臭小子胡说八道,还这么坚定。

“那不是我男朋友,别听他瞎说。我们只是认识。”

“网友?安不安全?有没有骗你钱?你们见过面没”老文的重点总是能跑歪。

“是啊,橦橦,可不能受骗了。最近新闻上不是一直提醒你们这些小孩要注意什么a?”老白又加入讨论的行列。

“爸,是Pua,就我姐这样,你担心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的”臭小子,今天是故意和我对着干。

“啪”的一声,老白果然出手了,“小兔崽子,损你姐也得有个分寸。”

“爸”白昊天一脸的委屈。装,继续装。

“别扯开话题,你和那个男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文板着脸。

“妈,没什么,我们就单纯的分享一些关于甜品的经验,说实话他是男的是女的我都不肯定。还有啊”,我停顿了一下,“妈,我怎么闻到了糊味”

“可不能糊”,老白同志第一个站了起来,“小卢好不容易来一趟,天天念叨我做的猪蹄”得,是不是每个大厨都有自恋的情节。

“叮咚叮咚”

说曹操曹操就到。来的果然是时候,及时堵住了老文的话。饭桌上其乐融融,老文被夸的忘记了叫我回来的目的,我偷偷地给她梳了个大拇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