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可以遇上的不一定是缘分
  • 北岛的歌
  • 笔名c哈
  • 9933字
  • 2022-05-21 16:48:50

“喂,我最近想了一款新品叫秋风不知*夏晚意,我只想到用金黄色代表秋意,可是怎么也想不到用合适的口味代表夏意”我在帖子里这样写道。窗外乌漆嘛黑的,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

“滴滴”一条回复跃入眼帘,“为什么”。哦,原来他在线啊。

“因为我把蟹黄当作底料的话,就需要用另外一种气味去掩盖它本身特有的腥味啊”虽然不满某个人的拽酷,我还是如实的回答。

“蟹黄?”对面的家伙又简简单单的发来两个字。切,抠门。

“嗯,其实也不是我的原创啦。就是上次创作一时没有灵感,然后和朋友聚餐无意间品尝到一味甜点,觉得颗粒感不错,多方打听才知道创作者在里面加了一些蟹黄,虽然有那么一丢丢腥气,不过也不完全影响口感。”

“挺奇特的”

“是吧,你我就猜你也会这么觉得。”想当初这配方还是吴越那小子弄过来的。虽然后来问他怎么弄到的,可是这家伙支支吾吾的,找各种理由给我搪塞过去了。

“为什么?”这家伙今天挺闲的哈,不知道为什么,心中莫名的有一丝窃喜。

“因为你也是奇特的人啊”又追了两个字,“哈哈”。

嗯?还是没有消息。

咚咚咚

“安安,这么晚了还不睡,熬夜对身体不好。”

“我知道了妈,你和爸先睡吧”如果不是老白下最后通牒说不回家以后各走各的路,我才懒的回来。

打开窗户,小风拂过。下过雨的城市夜晚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嘛。过了很久还是没有消息。不会吧,这么小气,说一个人奇特又不是骂人,至于这么敏感嘛。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白皓天那一张惨绝人寰的妖艳的脸。把我吓得一下子从床上滚回地上。

“你。。。你进来多久了”大清早的血压飙升。

“30分钟零30秒”某个罪魁祸首一脸的得瑟,“刚才你还说梦话,哈喇子都滴在你电脑上了。咦,恶心死了。”说完,白皓天一脸的嫌弃还佯装往后倒退几步。我忍,我忍,我忍。为了不爆发小宇宙,我试图转移目标。毕竟这是我的房间,搞成车祸现场最后还得我乖乖地收拾。又下意识的瞅了白皓天一眼,“扑哧”

“你这是整的什么鬼,头上脸上五颜六色的,大早上没碰见老白吧”我才不相信如果老白碰见他这种鬼模样还能让他如此得瑟。”

“你。。。你想干嘛”白皓天仿佛知晓我的意图,身子向前倾斜准备捂住本侠女的嘴。哼,本侠女闯荡江湖这么多年,岂能是吃素的,灵活的转过身子,逃过某人的魔抓。幸灾乐祸道,“小子,老白看见不扒拉你的皮?爸,你。。。。”唔唔唔,该死的,一时大意,最终还是没能逃脱某人的魔爪。

白皓天无视我的白眼和努力挣扎的辛苦,十分淡定,“姐,我是你亲弟弟,不带这么坑人的”

“滚,有本事把你的脏手拿开”虽然嘴巴被捂得死死的,可依旧不妨碍我用眼神传达我的愤怒。要不是胳膊被牵制住,老娘让你找不到东西南北。神啊,为啥给了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一副好看的皮囊,又给了他1米8的个子。再瞅瞅我,个子矮还有肉。苍天啊,你们也太不公正了吧。

“姐,只要你不把老爷子引来,我就答应放开你。我们休战”你是大爷的白皓天,当然你说了算。小样,有本事松开我试试,我一会儿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天堂和地狱。

我使劲地点点头。君子报仇,一会不晚。

“真的?”

“嗯”

“爸。。。。。”唔唔唔

“姐,说好的休战,不许耍赖”,他喃喃道,“唉,怪不得孔夫子说唯女人和小人难养也。”

唔唔唔,“我。。。。”“放开你的脏手”咦,白皓天怎么这么听话竟然松手了。绝好的机会,张嘴准备呼救老白。

白皓天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很淡定,“姐,这个是谁?”

嗯?臭小子又想耍诈。“我怎么知。。。。”猛地转过身,气冲冲的,但是看到白皓天手里拿着晃悠的正是我的笔记本电脑时,特没有骨气的放低语气,“知。。。道他。。他是谁”

“姐,我怎么感觉你在心虚啥呢”

“臭小子,滚,江水不犯河水”脸微微发烫,“1,2,3.。。。”

白皓天一溜烟的跑了出去,我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突然又钻出脑袋,“姐,你要薄荷干嘛,为什么对不起?你是不是在谈了恋爱?我敢肯定不是吴越”

“趁我还念及姐弟之情前赶紧给我滚。

“好嘞”

白皓天刚才说什么薄荷?下意识的瞅了一眼电脑,是他的消息。

“抱歉,昨天有事所以没来得及说”

“也许可以用一些自带香气的植物,比如薄荷凉气比较强烈,有一定的遮掩效果”

第一次见到他打这么多字。老天爷,你是听到了我的祈祷对不对。哈哈哈

吃饭的时候,老文问我为啥傻笑,我狠狠的在桌子底下踢了一下白皓天,示意他闭嘴。食不言寝不语。

“老板,问你个问题啊,明星在名誉诉讼当中,平台作为传播的媒介,是否应当担当责任呢?”一大早上的,月亮就没头没脑的抛来一个问题。

“姑奶奶,我是生物,生物,懂不懂,不是法律专业的”顺便赏了她一个栗包子。

“嘻嘻,老板我这不是认为你是全才嘛,平常你不也总是扒拉法律方面的书嘛,而且上次你还说全民普法从你做起呢”

我说过吗,我怎么都不记得。不过看新闻明星在诉讼当中都会把平台当作共同被告,但是最终平台是否承担责任呢?

“平台但不担责任要看平台刷不刷滑头”三儿?她怎么来了。哦,忘说了,傅云瑶,我们宿舍的高材生,毕业的时候拿了两个学士学位,其中一门就是法律专业。“这就要看平台是否能够使用避风港原则进行抗辩。”

“什么是避风港原则?”我和月亮异口同声。

“咳咳”死丫头还没讲就开始摆谱了。“月亮,你去给姑奶奶倒一杯茶,让她老人家清清嗓子。”

“好嘞”月亮屁颠屁颠的去端茶。

“避风港原则就是当权利人发现自己被侵权后第一时间向平台发出通知,而平台收到权利人的通知以后,后台管理员就回去核实这个帖子是否侵权,同时联系发帖人进行核实。如果发帖人不能够及时提供相关的相反的证据自证清白,平台就必须立刻删除帖子断开链接。如果平台做倒了以上行为,就可以通过避风港原则来主张免责。。反之,如果平台没有按照以上步骤去做的话,今后就要共同承担连带责任。”

“那不是明摆着耍赖吗?即使平台做了以上行为又如何?那只是减弱了对后续的事情的影响,但是平台所引发的效应是持续长久的不间断的,怎么可能不做了这些影响就摸得一干二净?而且前期已经给当事人的形象个人权益造成极大的恶劣影响,这些造成的损失平台都可以逃避责任吗?”

你们店里的小丫头片子今天吃错什么药了,怎么火气这么大?三儿用眼神示意我赶紧安抚安抚小姑娘。我视而不见,确实,挺气人的,这不就是钻法律的空子嘛。万恶的资本啊。

“瞅你俩那愤世嫉俗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被侵权的当事人那呢”某人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喝起茶来。

“呸呸呸,好烫”果不其然,这大大咧咧的样子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没变。

“那么被侵权人她们应该通过什么途径去追求平台的责任?”

“祖宗,我只是学过法律,又不是律师,你俩放过我吧。我都忘了我来的目的是啥了”三儿一张怨妇脸道。

“老板,蟹黄土司来一份,还有“遇见”一杯,打包”

“好的,你稍等。”话音刚落,月亮这丫头就像兔子一样三蹦两蹦的跑了过去。说实话,当初就是看到这个丫头的机灵劲儿。

“你好,请问是店里的会员吗?咱们周四一般有活动”

“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女生说。

“没关系,你可以办一张,免费的,以后还可以换积分”月亮这丫头死缠烂打。

“不了,我不习惯,谢谢”大概是被月亮的过分热情吓住了,姑娘说完谢谢,拿上东西很果断地离开了。

“唉,我说你们家小助理挺积极的哈,就是积极的太狠了,刚才那个美女如果不是太饿或者怎末滴,估计早跑了。”

“啪”一个响亮的声音,某人就龇牙咧嘴的上蹿下跳,至于吗。我拍了自己一下,嗯嗯,也就那样。

“滚,说什么风凉话,你以为生意好做啊。哪像你,妥妥的大小姐一枚,怎么也不会饿死。”白了她一眼。

“切,你这虽然是小老板,不也过的风生水起。这不就是你大学梦寐以求的吗,怎么,后悔啦?”一张映入眼帘的大饼脸。

后悔,倒也不是后悔。想当年出校门的时候我白梓桐慷慨激昂,”有朝一日,我白梓桐一定成为一个有名气的面包师”看看现在就因为差了名气,唉,富婆梦就此告别,年少无知啊。

“上次不是挺火的嘛,据说那个叫什么韩的明星的很多粉丝都慕名来你店了啦?”

“姑奶奶,那也是一时啊。”想想那个时候的火热,无尽的怀念啊。

“面包挺好吃的,这一点儿倒是没有砸你师傅的招牌。就是营销有问题。还有啊你这个店里的格局也要转换一下。你弟不是学插画的吗,你可以让他那个忙给你设计一下呗。”

“他是插画,又不是搞设计的。”

“有人总没有的强,你就别斤斤计较了。对了,你旁边那个不是店铺迁移了吗,你可以把它盘下来,这样面积就大了一些,你也顺便把后面的院子也给整理出来,堆得乱七八糟的都荒废了。”

“想得美,再盘下隔壁的,那我这一年准备喝西北风”。这么不切实的想法,我还不如多研究几款新品吸引顾客呢。不过后面的院子确实可以捯饬捯饬一下,确实有些浪费了。

”老板,刚才牛乳供应商打电话说是他们那边出现一些问题,今天给咱们供应不上”翌晨说。

”别人呢?“

”别人我没问,他们就挂了”

“那怎么行,翌晨你打电话让他们多少送来点儿”

“老板,刚才电话里他们好像提到他们奶牛场的奶牛是什么炎症,最近食品监管部门检查的挺严的,他们也不敢顶顶风作案”

“shit,他们不敢顶风作案,那我们也不敢啊,但是这开门生意还是要做的,老板,咱们的存货应该也不多,除了昨天新出炉的一批外”翌晨说。

“对,刚才他们是要一周呢,早知道昨天多整点了”月亮说

“扑哧”我笑了,点了点月亮,“你啊,谁能未卜先知啊,不过。。。”,停顿了一下,“你一会儿和乐嘉说一下,其他奶茶店应该也有使用牛乳的,看看他们愿不愿意借给我们?”

“人家会借吗?这不是正好是你竞争盟友最喜欢的结局嘛”傅云瑶这个丫头,典型的欠揍。

死马当做活马医,万一真的有活菩萨呢。

“滚,挪个地”转过头,安慰她们道,“没事,实在不行我给你们放假呗,那个乐嘉不是要考什么资格证嘛,说不定时间可以空出来。翌晨也陪陪女朋友,月亮。。。爱干嘛干嘛去吧”。实在想不出什么了。反正最近也正在研究新的口味。我过两天让白皓天来店里策划一下,后面的小院子给腾出来,外面再捯饬一下。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补充道,“得,各位小主就别在我面前愁眉苦脸,一个个都是戏精儿”

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可是一想到一天的房租这白花花的银子就打水漂了,不心疼骗鬼的。但是偏偏有些人还特不识趣,“我咋觉得你的内心在滴血呢”

“爬”咬牙切齿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笑声丧心病狂啊。。。。

“对了,过两天陪我相亲”

“不去”

“去不去”

“不去”

。。。。

早知道现在,我又何必当初这么决绝。站在诺大得玻璃面前,里面人来人往得。苍天啊,一想到一大早被傅云瑶魔鬼般的折磨,不吃得他心肝疼,就对不起我这些天的各种折磨。这家伙也是奇葩,自己相亲还非得上带上我这个拖油瓶。还好没有发神经的让我和他们共进晚餐。

一想起昨夜的连环轰炸

“去嘛,亲亲”

“不去”斩钉截铁地说

“宝贝,小白白。”

“没用”一边敷面膜,一边伺候电话的大爷

“你不爱我了。回国这么久你都没有和我单独出过饭,我受伤的心啊。。”演,继续演,这几年不见演技是炉火纯青,脸皮厚的超越了城墙。

“闭嘴”

“就不闭,你想想我一个人去多害怕,多孤单,我这么貌美如花,万一。。。万一对方是见色起意怎么办”电话那头的疯子絮絮叨叨了快一个小时了。看了一眼床头的表,十二点半。这面膜敷的有屁用,几十块钱呢。

“你好服务员,来一份你们这正宗的佛跳墙,烤羊排,鲍鱼粥,法国樱桃鹅肝,”,停顿了一下,“哦,麻烦刚才我点的那些甜点先上哈。”早就听说这家酒店的甜点是出了名的贵,关键还好吃,是网红打卡之一。

“好的”,服务员说,“那请问还有什么需要的的吗?”

“对了,我听说你们这还有那个松露肥肠挺出名的,麻烦也来一份”故意不去瞅向隔壁桌杀猪般的眼神。哼哼,资本主义的羊毛要狠狠的薅。

“好的”美女姐姐说。

“哦,对了,你们还有什么值得推荐的吗?”我邪恶的一笑。

“松茸乌鸡羹,对女生比较好”,服务员迟疑了一下,又说,“客人,您好,请问您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一位”我说。虽然表面风平浪静,其实内心波涛汹涌。刚才就注意到时不时有人朝我这边看。看着几乎塞满整张桌子的菜,哈哈。。哈哈。。。确实有些过了。但是,还得硬着头皮演。

“那。。。”服务员欲言又止

“没事,我家里还有几张嘴,一会打包,不用担心浪费。”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个服务员听到我说不浪费后深深的松了一口气。现在的大酒店服务都这么周到,竟然都关心铺张浪费的问题了?

“请问有扁蛋拍黄瓜吗”

扑哧,果然不出意外,,点这道菜果然需要遭到鄙视的。

“你好,请问酒水呢?”

“酒水啊,要不。。。就这个”点了点菜单,故意不让某人看到。小样儿,知道姐姐发威是要烧钱的吧。

相亲的过程挺无聊的,一问一答。区别呢无非是谁问谁答喽。

“你认识”

“不认识”

“哦”

“正式介绍一下,我叫。。。”

“你好,我叫。。。”

“你为什么来相亲?”

“我。。。,你呢?”

“请问你家有几口人?”

“我。。。。”

“你老家是?”

“我是。。。。”

“那你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我。。。。”

“好巧,我们是校友,大你两届?”

“是吗,你哪个专业的啊”

“我是。。。。。”

“那你认识那个谁谁吗?”

“打过招呼。。。”

于是,这就是一整套相亲的流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派出所查户口,或者是房地产公司搞调查似的。最后,“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谈的高兴合适呢,你就会听到对方甜甜的一句,“好呀,辛苦你了”当然,如果是无感的那一种呢,你就会听到淡淡的拒人千里之外的一句,“不用麻烦了,今天聊的很愉快,下次见”然后,石沉大海。

我不知道傅云瑶是哪一种,总之,当我大包小包的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我被她狠狠的搂住,然后在男方绅士的注目下离开。

看现在坐在沙发上看手机傻笑的她,估计脑残了。不过回想起那一天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像甘昊辰的人。呵呵,一面之缘的人,时隔这么久还能记得清楚,大概是眼花了吧。那个。。。。韩云琛。。脑海里突然又蹦出另外一个人的名字。一个抖擞,造孽啊。

“阿嚏”

“怎么了”一个女生的声音。

“没事,估计被谁骂了”电脑屏幕前,那双修长的手。

“剧本。。。”

“我说你和那个相亲男聊的怎么样?”没憋住。

“一般般”

“那你为啥笑得那么花痴”鄙夷。

“有吗?”傻笑。

“嗯”无力吐槽。

“我乐意”得瑟。

当初也不知道是谁死活都不愿意去相亲,打脸真好。

“晚意,月亮,翌晨还有余年,明天起给你们放假三天,你们想去哪就去哪?”

“不用看店吗”

“不用,z这次给你们充分自由”

“万岁”,月亮高呼道,“谢谢老板,我终于可以去我们家哥哥最爱去的店打卡了”

“你们家哥哥”疑惑道,“你哥来看你?”

“不是,我说的是韩云琛”

晚意他们笑得前俯后仰。

“你不是喜欢好几个吗”翌晨吐槽道。

“嘿嘿,墙头很多,不过韩云琛是我的本命”月亮解释道。“晚意不也喜欢吗?”

“不不,我只喜欢剧里的他”晚意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想要脱离是非之地。

看了看他们,无奈的摇了摇,又觉得挺好笑的,“那你爱豆谈恋爱你咋办”

“谈呗,我也谈,他为啥不谈?”现在的粉丝有这么理智,还是说眼前的这位是个例外啊。

“哦,他不和你恋爱,那你为啥还喜欢他?”我问

“喜欢就是喜欢,哪有什么具体的理由”,月亮停顿了一下,“不过喜欢他能让我开心,那就足够啦。做人嘛,开心才重要啊。”他又补充道,“姐,你们95前的追星也太老套了,喜欢又不一定是占有。”

额。。。。。

“姐,明天和我一起去呗”

“哪里”

“星河月”

“不去”除了我的声音,还有一个声音。我回头看了看沙发上的人,某人正吹胡子瞪眼,赶紧扭过头。

“为什么”月亮追问道。

“哈哈,没钱,没钱”只能傻笑

“她敢”这。。。怎么小心眼起来没完没了的,傅云瑶,不像你的作风啊。

“上次给你们打包的就是从那里来的,买单的是后面那一个”我凑近月亮的耳朵,悄悄地说。月亮睁大眼睛,嘴巴可以塞的鸡蛋。在他发出任何声音之前,被我无情的堵住嘴吧,逃离现场。

秋风不知*晚来意,有些意外的火爆,有些受宠若惊。

钻研了一个多月,终于成品“秋风不知*夏晚意”,店铺重新装修后,果然眼前亮眼许多,后院整顿出来一间小书房,流水环绕,自是惬意。

“啧啧啧,当初说谁小资呢,看看这装饰简直是奢侈糜烂。”卢瑟一说

“就是,就是”三儿附和道

“花篮”彭悦伸出手。

“又不是新开业,还整这噱头,谢谢各位老板”嘴上说不要,可还是很诚实的接住。

可是一想到白花花的银子就这样进入白皓天的口袋,心碎。不行,这个月的伙食一定要让他包在身上。

“晚上做东,请你们吃饭。”

补充道,“但是不许喝酒。”

怎么年纪一到,这男人都成了饭局上的持续热度的话题。

“这包间隔音效果也太差了吧”

“要不换一家”“

”别介,虽然环境不咋地,但是这一家的孜然羊排那是烤的一流棒,外表看着金黄酥脆,肉质鲜美而嫩。五花肉那是肥瘦相间,吃起来肥而不腻,关键如果你幸运还会遇到网红哟。”卢瑟一脸的兴奋。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我就是送大众点评上搜索的,感觉评价高,就定了。”我说。说实话,我就是比较懒,从大学开始,出来聚餐的时候一般都是她们出主意,我就服从就ok。这一次还是缘于偶尔一次听到来店里的顾客买面包说时了解到的。

“刚才咱们进来的时候,是不是有一大群人,拿着各种奇怪的设备,应该就是网红吧。”

“这个地方打卡的挺多的,别说网红,明星也常来。就是上次那个古装剧男二的那个甘昊辰就被狗崽拍到,不过被拍得还有一个女生。真不知道是不是他们公司故意炒作,议论好几天了呢。

“现在的小明星,真是为了热度什么都干得出来。”一脸老成。

“应该是朋友吧?朋友出来吃饭也正常,他们是人,也需要点人间烟火气息。”

“天真,我们这些做狗仔的才是最惨的。怎么做都是里外不是人。上边老板不满意,下边明星粉丝把你骂得狗血喷头。有些公司还故意透露自家公司艺人的行迹,许多粉丝就蜂拥而至。”卢瑟一比划着,“就上一次哈,上面暗戳戳地说哪家哪家的艺人会在什么地方出现,让我们去蹲,关键还没有加班费。好了,你屁颠屁颠的去了,发现子虚乌有,人家溜你玩儿呢。关键采不到稿子你还被领导骂的体无完肤,说你不敬业,让你卷铺盖滚蛋还不是最伤人的。妈的,大热天的呆在空调间不好吗?丫丫个呸,当时蹲在垃圾桶旁,大人热天额那气味让人一辈子都难忘。”

“这么可怜?”亚杰接话。

“可怜?还有呢。在我们圈里有这么一句话:如果你的采访对象是男艺人。沐浴更衣焚香虔诚祈祷。”卢瑟一说。

”为什么?“

“为什么?多简单。因为男明星的受众粉丝那女生居多啊。你敢和女生讲道理”

“不敢”

可乐插话道,“女艺人采访好一些?”

“也别太乐观。就上一次我们在某个洗发产品发布会上采访一个女艺人。就因为放出来的图比较胖。你们知道吧,一般这些艺人工作室放图给粉丝的都是精修过的,然后和我们的一对比,呵,你们知道什么叫换脸不?那差的仅仅是一个腰围吗?那脸本来是微胖硬生生地修成锥形脸。这倒不是最可怕的,关键那身高都可以一米五拉出一米八大长腿的感觉。我们被骂的狗血喷头啊。那留言有多难听就多难听。还有一些艺人的对家也买稿子,最后忍辱负重的还是我们。看多了你都会抑郁的。有的时候,我们就想:要不这些艺人就别出门了,想发什么新闻就让他们的经纪公司给张美图,发个指令就行,这样我们也清净”

“想得美”我说

“是啊,想得美。要想过得去,还得努力干下去啊。干杯”

“干杯”

。。。。。

“对了,说个正事,我准备带王晟回家见我爸妈。”三儿说。

“这么快?”掐指一算,他们从网聊到上次见面再到现在撑死也就两个月吧。这速度也太快了点儿。

“快吗?我和王晟都觉得还ok,上次我们唠嗑竟然发现我爸和王晟他一个远方表舅是同期,缘分真的很奇特,对不对?”某人一脸的花痴样儿,我和彭悦相视一看,耸了耸肩。女人啊,陷入了爱情活脱脱的一个傻子。捧着手机傻乐呵。

“婚姻挺严肃的,要好好的磨合。磨合好了,你就舒服”这句话来自最有发言权的已婚人士亚杰。

“反正现在看着还挺舒服的。”

“他谈了几个?”

“嘻嘻,我比他多谈了一个。两个”

“那都有经验了,应该挺会哄女孩子欢心的。”

“可是他分手的那一个谈了六年。”三儿有些沮丧,不过转瞬即逝,“不过没关系,谈恋爱久又不是罪。”

“为什么分手?”

“我没问。”

“为什么没问?”

“他也没问我呀”

“你是不是傻”异口同声

“那个,你们先吵着,我去上个厕所。”鬼知道中午吃的麻辣烫是不是没煮熟,还是说辣椒加多了,总之从刚才就一直在疼。

“去吧,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卢瑟一大手一挥。

门缝里

“我说你多少也得谈个小半年,不然。。。”

厕所呢,哎呀妈呀,这肚子疼起来真的是六亲不认,压根就不顾念你对它平时的好。

顺着服务员的指引终于找到厕所,这怎么还排队呢。这店里还是得重新设计啊,这么火爆的店,竟然只有三个厕所,关键还都满人。如来否组玉皇大帝,让里面的姐姐妹妹叔叔阿姨都赶紧出来吧,在下真的等不及了。管天管地管不住上厕所啊。瞧了一眼前面遮的严严实实的人,大热天的也不觉得热。这年头,装酷真的是千奇百怪。

哗啦来,哗啦来

如此悦耳的冲厕所的声音。一秒,两秒,一分,三分。靠,怎么还不站出来。这三个厕所的门纹丝不动。

“姑奶奶,你们在里面洗漱打扮呢,这麽久。憋着屎会要人命的”自言自语道,冷汗掉了一滴。丝毫没有注意到前面那个人是不是听到我的话迟疑了一下,又很快的恢复如常。

哗啦啦哗啦啦

“该出来了吧,花钱在厕所里多缺德,多。。。”

“那个。。。同学你不急吧”看背影挺年轻的小伙子,刚才就看他挺淡定自若地,应该不急吧。

“我。。。。”

此时,“啪”门打开。一个猫腰钻了进去,动作行云流水,“兄弟,江湖救急”。刚出去的女生被震慑得一愣一愣的。

无意间,就是无意间,瞥到那双眼睛。是不是在哪儿见过,有点儿似曾相识。当然,如果对视的那一瞬我能看到他眼中的错愕,以及不经意间的笑意,估计就不这么诧异了。

爽,排泄之后果然一身清爽,发誓再也不要胡乱吃东西了。当然,这也只有在疼痛来临之后才会有的觉悟,过一会儿就忘了。出门的时候,那个人就不见了。嗯,估计已经办完事了吧。

咦,地上有一个亮亮的小东西。别针?挺卡哇伊的,谁掉的呢?看着也没那么贵重,但是挺好看的,扔了也怪可惜的。用纸包上,放进口袋,走的时候放前台吧,万一是谁的宝贝呢。

推开门,surprise

蛋糕?什么鬼?环绕了一周。”砰“一个栗子,罪魁祸首笑得枝花乱颤。

“今天不是你生日嘛”

生日?我怎么不知道?打开手机,没啊,现在才八月份,还有一个多月呢。“不啊,我还没到呢,谁说的?”

“是可乐”卢瑟一嗓门是几个里面最大的。

“别看我,不是我,我天天写教案,脑子不够”故作黛玉弱柳扶风样,“就心疼心疼人家嘛,好歹也记着,不像他们一个个没有良心,嘿嘿虽然记错了”

“管她呢,错就错呗,反正有蛋糕吃。”没良心的卢瑟一说。

我说,“对了,我刚才去厕所,看到一个挺奇怪的人,带着口罩,虽说是八月,可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在哪儿,我去看看。”果然,不出所料,第一个蹦出来的是卢瑟一,这工作狂的称号不是白来的。

“姑奶奶,你坐着吧。人早走了,还等着你来抓。万一看错了呢。就象某些人不记得我的生日,某些人还把生日记错。”故作哀伤。

“别演了,饭菜都凉了”彭悦一瓢冷水,精神抖擞。

“万一是个新闻呢”喃喃道

“吃饭,想什么,逗你玩的”

“真的?”

“嗯”

。。。。。。。

“白梓桐,衣服再不洗就馊了”

大晚上的,老文同志和老白不知道发什么风,突袭我住的地方。如果把钥匙提前放在吴越那里,估计二老就要露宿街头了。

“妈,我睡会儿,你放下别折腾了”老文是一点都不闲着啊,辛勤的忙碌。

“我把衣服放到洗衣机洗了哈”

“好”

“我和你爸去你二姨家看看,你哥和你嫂子闹离婚,他们忙的焦头烂额”老文说。

“哦”

“你别老哦,你有时间也和你嫂子聊一聊,你们年纪相仿,应该比我们这些老头子老太婆有话题”

“遵命,知道了妈。你们走的时候记得锁上门。”

“滴滴”消息

“一会儿托你这尊佛送送我们家老太太老大爷。”最近吴越休班,正好在家。我们租房子在对门,所以经常把钥匙放在他那。起初老白他们觉得我一个女孩子出去租房子不安全,死活都不同意。后来我死缠烂打把吴越请到了对面,老文他们觉得吴越住在对面,所以才小小的放心。我知道他们肚子里打的是什么小九九。至于吴越知不知道,我也懒得管。

“可以。你怎么了?”

“吃饭,胃疼。”

“要不要买点药”

“没事,我备的有。别说漏嘴了。”就是不能让我们家老太太看到,不然又得絮絮叨叨的。“辛苦了哈,明天见。”手机一扔,睡觉。

梦里,看到自己拿着一个东西,一直追着一个人,可是怎么也追不上。不知道为什么本来是花海的路突然间燃起了大火,像极了一双手红彤彤的眼睛。我害怕的跑,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抬头看到是刚才那个一直奔跑的人,鬼啊。一声惊叫,推开那个怀抱就跑,只是那个人眼中的悲伤怎么也挥之不去。拼命的逃,拼命的逃,然后场景转化。一个漫天雪白的地里,有一个小木屋,屋里有一个男生背着我,看动作应该是撕茶袋。那修长的手?似乎在哪儿见过。那个男生转过身,胸针?和我在餐馆吃饭的时候捡到的有些相似。男生的脸由模糊变得清晰,”韩云琛?“他怎么又出现在我的梦里,微笑的那么不真实,还有点儿悲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